•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漠女王(5)

他不由得不寒而栗。

明英宗被俘,好歹没有连累妻子儿女宫女妃嫔;宋徽宗父子被俘,可是被金军把女眷宗室全部带走了,皇后贵妃都沦入金人的妓院,遭受无止境的屈辱。

而且,宋徽宗本人受尽屈辱死后也不得善终,尸骨被金人点灯熬油了。

这时,小王子又坐了回去,亲自斟了一大碗马奶酒,喝了一大口,又切了一大块烤牛肉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

因为戴着面具,吃饭的动作就不那么麻利。所以,她的动作很慢,也很优雅。

真没想到,这厮吃饭都不揭下面具!

这算什么?

难道长得很丑,见不得人?

朱厚照忍不住了,冷笑一声:“阁下到底是谁?装神弄鬼算什么英雄?”

“小王子”一点也不动怒,又切一块肉,好暇以整:“装神弄鬼的确不算英雄。只是,朱厚照,你身为一国之君,却荒淫无道,三两下就成了俘虏,难道你很英雄?”

英雄末路。

朱厚照的脸如猪肝一般的颜色。

真是祖宗不保佑,怎会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场?

四周变得一片死寂。

只有他粗重的喘息声。

然后,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

咕噜,咕噜!

就连“小王子”也放下了刀子。

声音的来源,是朱厚照的肚子。

十二分不争气,也难怪,他几乎两天不饮不食,只途中少少喝了点水,此时,真正是饥寒交迫了。

他出生皇家,自小锦衣玉食,几曾吃过这般的苦楚?

可是,还是坚持着一把硬气,死不低头,也不求饶。

一口肉丢下去,正好落在他的身边。

“嗟,来食!”

他涨红了脸,咆哮起来:“小王子,你竟敢如此辱我?”

小王子哈哈大笑。

“朱厚照,有得吃你就吃吧,你这个没用的废物,有什么值得我侮辱的?少装什么英雄汉了。”

真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

朱厚照同志再一次气得半死。

“朱厚照,你听好了,我抓了你,当然不是白抓的。”

他警惕地问:“你想干什么?”

“我想用你换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

“黄金三百万两,弗朗机大炮100尊,火枪火铳各三万。”

黄金三百万两?

按照明朝的比例,一两黄金约等于八两银子。三百万黄金,便是2400万银子。

大明帝国一年的GDP总额才不过3000万白银呢。

朱厚照叫起来:“你别狮子大开口。”

“哦?你认为这是狮子大开口?你的父皇,弘治元年:天下户口911万,人口5020万,田赋:米1956万石,麦677万石,丝36700斤,棉265万斤,布115万匹。户口钞8842万贯,杂课钞7300万贯,盐课204万引,茶课89000斤,军屯粮食293万石。光是减免税粮就有798万石……现在到你这个败家子了,当然一年不如一年,民不聊生。不过,一年三四千万白银也是有的,朱厚照,你认为我的要求很过分?”

朱厚照彻彻底底目瞪口呆。

惊讶的并不是这个数目,而是“小王子”随口报出来的数据。

事实上,这些数据,他本人都没有仔细去了解过,却不料,一个蒙古人居然了解得如此透彻。

他如见了魔鬼。

竟然再也没法回答。

只在想,他是谁?

他到底是谁?

这绝不是小王子。

小王子再是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对大明王朝的经济状况了解得如此透彻。

要知道,除了内阁,户部看了奏折和年中审计汇总的人,才可能得知大概。纵然是一般大员,都无法得知。

“当然,要你们一下拿出来,也不现实。不过,朱厚照,你可以分期付款……”

小王子的声音里,慢慢地已经有了笑意。

朱厚照看在眼里,不寒而栗。那是胜利者的笑容,是的,小王子已经掌握了大明帝国最大的一张信用卡,可以无限制地刷下去……至于是否把这个帝国刷破产,那就管不了了。

可是,他并没把这种恐惧表现出来,反而坐起来,端端正正地坐在帐篷的地毯上。

此时,北风呼啸,寒气袭人,帐篷里却炉火熊熊,十分暖和。

他笑起来:“既然阁下如此了解我大明的情况,就该知道我们的规矩。无论什么情况下,我们都不割地,不赔款。纵然是也先抓了英宗,不也什么都没捞到?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明英宗被俘,也先原以为会赚个盆满钵满,谁知道什么没捞到,最后发现英宗只能浪费自己的粮食,无可奈何,只好把英宗还回去了。

而且什么附加条件都没有。

“小王子”又喝了一大口奶茶:“陛下,你的情况和英宗不一样。当时,英宗还有亲弟弟,他不当皇帝了,自然有人当。他的弟弟继位了,他自然就没价值了。而你不同,你是独子。张太后就你这么一个独子,你想,她会舍得让你长期北狩?”

朱厚照再是沉着也忍不住了,纵然身上束缚着绳索,也跳起来,如见了鬼一般,满脸惊惶,嘶声道:“你到底是谁?”

小王子笑了。

端坐在椅子上,陷入了假寐。

朱厚照被绑缚着,根本没法太过动弹,只好徒劳无功地再一次倒下去。

烛光慢慢地黯淡下去。

他的目光落在“小王子”的手上。

那双手端着马奶碗。

皮套下面,隐隐地露出一截肌肤。

很白,很润。

一个纵横驰骋的粗大汉,怎么会有这样一双手?

他想看得清楚一点。

也不顾自己被绑缚着,一点一点地,慢慢地挪着身子,如一个巨大的皮球,悄悄地往小王子身边滚去。

近了,近了,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的的确确,是一截白皙的肌肤。

如此的珠圆玉润。

他惊奇地睁大眼睛,这是一个自己很熟悉的人。一种极其奇怪的直觉,但是很混乱,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怎么会在这异国他乡,顿生这样的“故人”之感。

他忽然起了个念头,一定要揭下那张狼牙面具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甚至,只要取下那双皮手套看看,就能知道是什么人。

但是,很遗憾。

绑缚他的皮筋是一种极其坚固的牛皮筋,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最悲剧的是,他越是挣扎,那皮筋就越是缩小,将手腕勒得鲜血淋漓,痛苦不堪。

折腾了许久,无济于事。

但是,另一重困顿又上来了——饥寒交迫,饿得出奇。

偏偏小王子的案几边,就是一大盘冷牛肉。

风一吹,冻了结晶,看起来亮晶晶的,更是诱人。

如果是小王子,朱厚照打死也不会去吃这些肉。

可是,此时他已经肯定,这个不是鞑靼人——

既然不是鞑靼人,那么就没必要保持“气节”了。

虽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怕的是,人死了,还哪里来什么气节?

他决定效仿越王勾践。

卧薪尝胆。

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裸奔。

他悄然地,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那盘子肉。

虽然牛皮筋动不得,可是,那案板并不太高,他挣扎着起来,横着身子一扫,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块牛肉落下来。

虽然掉在地上,但是,有得吃就不错了。

他欣喜若狂,立即弯腰下去,直接用嘴去啃。

两天以来,第一次品尝如此香甜的味道,他吃得津津有味,忽然住口,抬起头。

面前,一双充满了嘲讽的目光正盯着他。

彼时,他嘴里含着一块肉——准确地说,并非含着,而是叼着,就如一只狗一般。

嘴巴张开,肉掉在地上。

脸上的血冲起来,他满面通红,无地自容,只恨不得从地缝里钻进去。

但是,帐篷很牢固,四周没有地缝。

然后,小王子又闭上了眼睛,很舒服地在再一次入睡了。

夜阑人静,这一次,小王子是真的睡熟了。

四周那么安静。

牛肉就掉在地上,触手可及——嘴巴低下去就能够得到。

但是,朱厚照却不想吃了。

悻悻的。

他饿得很,趁小王子假寐时偷吃;现在小王子睡熟了,他反而不动了。

***,还是一句话:伤自尊啊!

他也靠在炉火边,准备睡一会儿,养精蓄锐,看看有没有机会逃跑。

但是,仅仅假寐一会,再一次醒来。

阶下囚的日子,根本无法睡熟。

这时,他听得呼吸声,非常的均匀。

小王子的确酣睡过去了。

他抬起头,只见小王子因为熟睡,手按在椅子上,长长的皮手套终于垂下去,露出很长的一截臂膊。

这一次,看得那么分明。

嫩藕一般的颜色,珠圆玉润,绝对错不了。

他慢慢地移动过去。

近了,完全贴近了,几乎就坐在小王子的脚下。

他也不知为什么,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一下就向那片手臂靠去,是用的嘴巴——并非是他色心大动,而是在他没法用手的情况下,试图用嘴巴验证一下这双手的真伪。

嘴唇贴在手臂上,果然,那是一种冰冷而光滑的味道——他忽然张口,一下咬下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