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抓破皇帝脸(7)

第二日一早。

破旧的柴扉外,传来宫女拖得老长的声音:“废后,该去取玉露了。”

两名宫女阴森森的面容,憔悴而苍老,各自手里拿着一支玉簪一个玉瓶,又递给她同样的一套装备。

所谓取玉露,便是皇帝前不久听从了方士的话,说每天早上收集桂花树上最新的露珠喝半碗,坚持下去便会长生不老。这种活,必须在晨曦之间,那时,正是一天中寒气最浓郁的时候,而且还不能用手,怕玷污了昂贵的天水,必须用规定的特制玉簪,一点一点地去攒。加之这个季节,桂花树光秃秃的,露水不稳,往往一个时辰下来,也收集不到半盏。

这是一份超级辛苦的工作,宫女们平素又不怎么锻炼,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如此寒气袭人,宫女们被折磨得痛苦不堪,许多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受寒倒下。

但是没关系,宫里人多,你倒下了,别人接着上就是了。

后来,发展到但凡皇帝对哪个妃嫔不满了,想整谁谁,就让那个妃子带头去收集玉露。

现在,这差事轮到废后夏氏了。

玉簪在光秃秃的桂花树上寻来寻去。

褐色的树枝上,真的真的看不到半点露珠。

夏氏是新手,没有经验,更是没法。

老半天了,玉盏里也空空如也。

天色渐渐发亮了,更加收不到东西了。

连续几日都是如此。

领头的女官,已经很不满意,多次明里暗里警告她,再这样没有效率——有你好看的。

所以,这一日,夏氏起得更早,尽力想多收集一点玉露。

但是,过了许久,和其他的宫女一样,她依旧收集不到什么。

一个声音响在耳边,娇柔的:“哟,娘娘怎么也来收集玉露了?”

正是宫装华丽的周美人。

她一袭纱裙,走路扬起一阵淡淡桂花的芬芳,果然是花魁中人,艳冠群芳。

宫女们立即行礼:“参见周娘娘。”

周美人满脸得意,故作惊讶:“皇后娘娘……哟,不对,臣妾失言了,该是废后娘娘才对……”

她一边说,一边笑:“怎废后娘娘,何苦来做这等辛苦事?呀呀呀,真是人生无常啊……”

夏氏的目光却落在桂花树上,因为,她终于看到一片枯叶上的一点露水——珍贵的一点。

她小心翼翼,拿着玉簪就去扒拉。

一双玉手轻轻一推搡,只听得“当”的一声,玉簪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好不容易收集的一点玉露全部摔倒在地。

她怒不可遏,一拳正要挥出,却忍住,生生地忍住,垂着头,一言不发。

周美人的笑声更加娇嗔。

“啧啧啧……废后娘娘,你何时变成了这么好脾气的人?”

话锋一转,粉脸露出一丝寒意:“你当初追着我打时的气势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女人报仇,只需要几个枕头风。

“来人!”

一名五大三粗的女官上来听差。

“为陛下收集玉露,却不尽力,心怀怨愤,该当何罪?”

“回娘娘,这是欺君罔上的大罪。”

“如何处罚?”

“打板子。”

周美人凤眼一斜。

你们懂的。

凡是胆敢跟老娘作对的人,往死里打。

咸鱼想翻身?

老娘让你变成死鱼,看你怎么翻。

女官们对当红的主儿不敢怠慢。

但是,毕竟是废后。

废后也是皇后!

一时踌躇着不动。

女官们不动,不代表周美人的心腹就不动。

两个粗大的贴身宫女上前就按住了单薄的夏氏。

周美人的纤纤玉手伸出来。

20大板。

本朝流行“廷杖”制度,很多大臣动辄被脱了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般皇帝怒了,并不会说“拉出去砍了”,绝大多数是“廷杖N棍”,你就等着笋子炒肉吧。

挨打的大臣,不计其数。

但是,挨打也有一个好处,很多时候,被廷杖了,就代表着你是一个“直臣”,敢于说话,会获得很大的名声。

久而久之,负责廷杖的锦衣卫们就练就了一个绝活:具体做法是拿宣纸铺在一个砖头或者石板上,天天拿大刀砍。反复练习,按照卖油翁的那套理论,熟能生巧,等砍到砖头碎裂,而宣纸毫发无损,那你就成功了。

在责打的时候,如果有关系或者你送了很多钱,那么一棍下去,你皮开肉绽,但是,其实内里什么都没损伤,挨了一百棍,只是个皮外伤,回家躺个三五天就好了;可是,若是你没关系又恰好惹人厌,那对不起了,一棍下去,也许什么伤都没有,你就内脏大出血,呜呼哀哉了。

后宫,太监、宫女们也有被打屁股的时候。

但是,妃嫔级别的就很少了。

到打皇后……那是活腻了。

但是,周美人可管不了这么多。

“啪啪啪……”

货真价实。

而且,宫女们不是锦衣卫,没有专门训练过,一顿乱打下去,夏氏几乎当即晕厥。

周美人看得快慰极了,大声地数:“十一……十二……十三……”

老远,传来一阵笑声:“美人儿,你们在干什么?”

毕竟是皇帝。

宫女们急忙住手。

皇帝的目光落在地上,看着那个瘫软在地的倒霉家伙。

周美人却面色不改,娇嗔无限,上前一步,靠在皇帝的胸前,吐气如兰:“有人不替陛下效忠,偷奸耍滑,说替陛下收集玉露是一件蠢事,根本不能长生不老……”

皇帝大怒:“哪个大逆不道的家伙说的?”

周美人一指地上。

那个瘫软在地的女人。这一顿板子下去,真真是血肉模糊,疼得缩成一团,就如一个小小的虾子。

废后夏氏。

这人竟然是夏氏。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周美人竟敢责打废后?

周美人察言观色,她本是个丰乳肥臀的主儿,又穿得暴露,反正这天下,男人就这一个,裸奔也不算啥,现在,一对豪乳几乎要从轻纱的束胸里跳出来,不停地磨蹭着男人的胸口,拿出了她在青楼时的风月手段。

男人就是男人,经不起撩拨,没说话,只开始有点喘息了。

本要说几句什么,想起——她毕竟是太后的人。

周美人拖着他的手:“陛下,这里不好玩,我们去玩一点新奇的玩意儿……”

“有什么好玩的?”

她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他笑起来,“这几天朕真是没什么乐趣,哈哈哈,走,就去玩儿这个……”

周美人立即媚笑:“臣妾保证让陛下满意……”

二人这才携手,飘飘然地去了。

走出一截,他又回头。

那时,夏氏已经站起来。

没有人搀扶她,她自己靠在一截半枯的树桩上,脸色那么奇怪,充满了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神情——急切,坚韧,焦虑……但是,他以为是错觉,因为,那双眼睛,已经移开。

他如受到了轻慢,心里微怒。

这时,夏氏的身子忽然痉挛一下,腿也微微抽搐一下。

是湿气,也是这些天的寒意,严重地损害了她的健康。

宫女们一批一批的倒下,她也不例外。

而且更加严重。

她甚至咳嗽了一声,这一咳,就无法收拾,等弯下腰时,一张口,一口血吐出来,面色潮红,就如回光返照的最后一刻。

旁边的几名宫女相继后退,似乎她刚才吐出的血迹里,全是细菌,立即要扩散到众人身上。

周美人发现皇帝停下脚步,也回头看。

但见那个吐血的女人,面如死灰,就像马上就要挂掉的样子。

她心里一喜。

可是皇帝不走,她便拉住他的手,笑得更是矫情,声音柔弱:“装病想不给陛下干活……瞧,陛下,您看她怨毒的目光,多狠毒的一个人呀……呀,陛下,她是不是有传染病?你看她的脸色……”

传染病,宫内大忌。

皇帝赶紧后退几步,这才淡淡道:“把废后抬回去吧,这个废人无用了。”

废人无用了,当然不用再去收集玉露了。

夏氏的最后一点儿用处都失去了,自然就没有任何人再去关心她的生死存亡了。

三月十四,秋千节。

天朝上国,到处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皇宫里,也迎来了最热闹的一天。从上到下,妃嫔、宫女们,都换了新装,从云髻到画眉,从花黄到剪纸,从绫罗换到纱衣,争奇斗艳,百花齐放。而皇宫内的各大沟渠、河流等都经过了特别的疏通,柳枝温柔,春水潺潺,无限风光。

每一个宫都设置了秋千架,秋千架上纱绢飘扬,剪裁堆叠,妃嫔们想方设法别出心裁,都希望自己的秋千架最醒目最出众。

因为,这一日,皇帝大人会亲自考核。考核的内容便是,妃嫔们在秋千架上剪叠各色丝绢,以红绿为主,一人持剪,宫女妃嫔们则分为两拨,看谁捡的红色丝绢最多,谁就是胜利一方。赢的一方,按照丝绢的条数赏赐钱财,得到侍寝的机会,输的一方,要筹备酒席。

裁判,便是皇帝大人。

一大早,妃嫔们便浓妆艳抹,各自使出看家本领,聚集到宽广的鹿苑里。长期的深宫生涯,这是难得的娱乐,谁也不愿意错过机会。

但是,皇帝还没来。

妃嫔们眼巴巴地等着,谁也没有心思先自娱自乐。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