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新科进士王大人(3)

轿夫们为了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马夫人又不停催促,所以,一路都是小跑。

銮舆终于来到了豹房。

豹房里,早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到处都是秋千架,各式各样,争奇斗艳。

居中,是一座最大的秋千台。

上面搭建成一个精巧的阁楼,能容纳两三个人。

阁楼顶层正中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全是上等的彩色丝绢,以及几把崭新的剪刀。

剪丝绢的竞赛,就将在这里展开。

今日的赏赐很丰厚,有一万两白银。

如果你认为皇帝出手一万两太少,那就错了。

这一万两,绝对是超级大手笔了,就连过年后宫发年终奖,也没这么大手笔。

皇帝表面上看起来富有四海,可是,那是理论上的。如果你要找国库要钱,那么,你先得打报告申请,让管钱的户部审核批准,还得写明你什么时候会还这笔钱。如果用途不明?那对不起,不批。

所以,皇帝们极少去动国库,后宫赏赐基本出于内库,也就是皇帝自己的私房钱。

皇帝的老子孝宗生前是个极其贤明,本朝人品第一等的好人,不近女色,不奢侈,整天没日没夜的干活,每天上班时间起码12小时。皇后只有一个,货真价实连妃嫔都没得,所以,根本不怎么用私房钱。

日积月累下来,到死,内库就超级充裕,到处是白花花的银子。

但到现在的皇帝就两样了。

登基的前两年,孙猴子脱下了紧箍咒,肆无忌惮的挥霍赏赐,和他的生母皇太后以及发妻皇后的梁子就是这样结下的。

两个女人拼命劝他不要这样干。但是,他偏不听。

一怒之下,干脆挥霍得更彻底——修了这座奢侈无比的豹房,搜罗了无数美女藏在里面,干脆躲起来,连皇太后和皇后也不见了,只顾在这里风流快活,想赏赐谁就赏赐谁。

美人们一个个穿金戴银,阔得不得了。

但私房钱再多也是有限的,不好意思,两三年就折腾完了,现在是王小二过年,一年比一年紧巴巴的。

到后来,他发现一个真相——内库无钱了,捉襟见肘。

去年他想给美人儿们争取点福利,买点珠宝首饰。

没钱怎么办?

自己不是皇帝嘛?

这可难不倒,去找国库要!

但是,户部尚书很耿直地告诉他,陛下,这几年有天灾人祸,又不时有鞑靼蒙古军骚扰,赈灾、饷银都困难,好多军饷都催着呢……巴拉巴拉一大堆,大意是国事为重,圣明的皇帝不该在女眷身上花太多钱。

皇帝大怒,流氓性子上来了,本来,他也就是一个流氓小青年,这一下,挥舞着老拳,大肆叫嚣,到底老子是皇帝还是你是皇帝?国库是你的还是老子的?反了你不成?今天老子要钱,你就非给不可。

没想到,尚书也是个狠角色,胸一挺:你要给美人买珠宝,这理由不充分,我就是不批。

皇帝气黑了脸,给不给?不给老子马上廷杖你,打得你屁股开花,发配你去充军流放,全家不得安生。

尚书无所畏惧,你要打你就打,了不起啊,你打了我,天下人都知道你是商纣王,而我,我就是比干。

二人相持不下。

皇帝寻思半晌,不想把这个比干的荣誉头衔加在这位仁兄身上,只好撤退了。

皇帝气得半死,为了不自找没趣,从此,再也不好意思盯着国库了。

人穷志短。

可想而知,今后的赏赐,也没那么随心所欲了。

那些先进宫,资格老的,赶上了皇帝最初挥霍的黄金时代,捞了许多好处,积累了很多私房钱。

但是,后进宫的,再怎么受到宠幸,赏赐也有个限度了。

像周美人,马夫人这些后起之秀,是才来几个月的,再是被宠上天也没法,底子薄,私房钱很是羞涩。

不过表面风光而已。

所以,这一万两白银意味着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根据当时的购买制度,这一万两白银怎么算呢?

举例,一两银子可以买1石大米。

一石大米是多少斤?

一斗为十升,每升约重1.5公斤;一石等于10斗,1斗等于10升,所以1石米就是100升米,也就是150公斤,300斤。

当时的购买力,大约相当于人民币2元一斤米。

这样下来,一两银子能买300斤米,相当于600元。

1万两银子,自然就是600万元。

六百万,在哪里颁奖都不是小数目了,奥运冠军总奖金才100万呢。

嫔妃们一个个红了眼睛,誓死要争夺这笔巨大的奖金。

如何分配,也是一个问题。

具体来说,就是把这些精美的丝绢,剪成一条一条的细条,比如,最后恰好是一万个细条,对应一万两银子,那就是一两银子一条,你捡到100条就一百两。

以此类推,捡得越多的人越是发财。

所以,昔日柔弱不堪的美人儿,今日是卯足了劲,一个个忽然精神抖索,生龙活虎,非要争个第一不可。

三名操刀选手已经拿起剪刀。

大家等到丝绢都落下来了。

果然不负众望,三名美人儿开始卡擦卡擦……她们已经训练多时,所剪的丝绢,大小合适,比列适中,如漫天的彩雨落下去。

台下的美人们尖叫着,熙攘着,哄抢着,大声地笑,大声地争吵,互相推搡,互相抢夺……不亦乐乎。

玩闹了大半天,彩娟剪完了。

负责公证的女官就开始登记造册,点数,弄清楚了,就开始发放奖品。

一切都很正常。

登记完毕,一共有5000条细条,平均是2两银子一条。

这也不是问题,每人按照自己捡的多寡去领钱就是了。

大家都排好了队,伸长脖子,看着白花花的银子。

捡得多的高兴,捡得少的骂骂咧咧。

最大的胜利者是周美人。

她一个人捡了3000条。

也就是说,她可以领取6000两银子。

一万两银子,她一个人占去了一大半。

问题是,负责剪彩的女官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在剪彩之前,为了速度问题,头天已经先准备了1000条现成的,往下洒就是了。然后,临时又剪了1500条,一共应该是2500条才对。

但是,现在怎么点数时变成了5000条?

也就是说,平白多了2500条出来。

三个女官,就这么一会儿,要剪4000条绸子,哪怕手都剪断了也是不可能的。

三人面面相觑,小声嘀咕——

不好,莫不是周美人出老千?

是不是她私自先藏了2500条颜色相同的细条,冒领银子?

其他妃嫔们自己最多充其量每人捡个两三百,很多人才捡十几条,几十条,见周美人居然捡了2500条,本就妒忌得双眼冒火了。

你又不是千手观音,大家都两只手,凭什么你速度那么快?

可是当时场面混乱,又没人盯着她看,谁知道她的2500条是怎么来的?

大家心里嘀咕,可是周美人正当红,揭发她吧?

谁也不敢,也不好撕破脸。

不揭破她吧,难道就让她白白把银子刷走?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马夫人可不干了。

她由于身子不舒服,皇帝特赦,让恩准她派两名亲信宫女帮着抢。其他美人儿都是亲自上阵,她两个人上马,才捡得300条,不过区区600银子。如今,看周美人单枪匹马,怎么可能是6000两。

丫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作弊。

她也是个人精,眼珠子一转,想起周美人出自什么地方?

青楼!

那可是个赌徒酒徒聚集地,出老千的人,司空见惯。

再加上看到负责剪彩的女官们交头接耳,面有疑色,立即招手,悄悄地问明了缘由。

这下,她就不干了。

站起来,大声嚷嚷:“不许发钱,周美人作弊了,这丫的刷银子。”

眼看6000两白花花的银子就要到手了,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周美人怎肯甘休?立即反唇相讥:“你凭什么说老娘刷银子?你看到了?告诉你,诬陷是要犯法的,你有种的拿出证据来。”

马夫人当然拿不出证据。

因为,周美人手里的细条,和女官们剪出来的是一模一样的。

这可怎么办?

难道就白白让这厮把银子给刷跑了?

眼看周美人越来越嚣张,其他美人看到她的受宠程度,谁也不敢再真的较劲,甚至三五个平素就巴结她的美人,开始调转风向支持她了:

“人家周美人人漂亮,手脚麻利,捡得多也不奇怪……”

“有的人就是这样,捡得少就妒忌,眼红了,不好好参加体育锻炼,争取锻炼好身体,以后多捡点,反而在这里说三道四,你无聊不无聊啊……”

“周美人这个人我了解,其他的不敢说,但是她的速度是有目共睹的,质量是无可挑剔的……我信她,绝对她没刷银子……”

……

捧臭脚的出来了。

马夫人气得面红耳赤。

慌不择路,想起皇帝。

老板说真的才是真的。

问题是,皇帝大人今天不知为何,一直举着个酒杯,时不时地喝一点,神色很奇怪,身在万花丛中,竟然就像没发现这场闹剧似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