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新科进士王大人(4)

“皇上,皇上……”

直到马夫人粉脸通红,眼角含泪,他才醒悟过来,强笑一声。

“美人儿,还不去领银子,叫我干嘛?”

马夫人委屈得珠泪直流:“陛下,你就不管管啊……有人明目张胆的出老千,刷银子啊……”

“谁啊?”

“周美人,她一个人刷了6000两,皇上,这真是太不公平了,你快想想办法,处罚她吧……”

周美人但见这个阵势不妙,赶紧跑过来。

“皇上,你可别她胡说八道,我绝对没有刷银子,是我捡得多,是我辛苦挣来的……”

……

一时间,美人们分成两派,支持的,反对的,旁观的,幸灾乐祸的,口水四起。乌烟瘴气。

皇帝今日心情也不好。

区区6000两,吵毛线啊。

反正这一万银子是赏赐的,谁得也是得,都是自己的美人儿。

再说,他也忙不过来,因为,太监高凤已经走过来提醒他:“陛下,时间到了,你请的进士们等着你去开席呢。”

他啊一声,想起这件大事,立即一挥手把嫔妃们的区区小事压下去:“各位美人儿别再为区区小事多吵闹了,走,我带你们去玩更好玩的。”

美人们果然闭嘴。

“走,带你们去看帅哥。”

看帅哥?

爽!

还吵个屁啊。

长年累月,对着皇帝一个人,狼多肉少,太监众所周知,又用不得,所以,能真正见到外面生猛的帅哥,谁不惊喜?

好在皇帝大人还不算太离谱,觉得在自己的豹房让大家参观私生活,活春宫,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所以,把宴会地点定在鹿苑。

鹿苑是皇家御苑,偶尔遇到除夕或者中秋,举行大型家宴,或者邀请文武大臣赴宴,一般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新科进士们已经等候多时。

大家都穿得很周正,个别的还不停地检查自己的帽子,纽扣,生怕哪里弄歪了一点儿,毕竟是皇帝的宴席,难得嘛。

可是,左等右等,皇帝也不来。

直到肚子都要咕咕叫了,才听到传旨太监说,皇帝马上就要来了。

大家不敢忽视,一个个伸长脖子,等待陛下大驾光临。

人未到,声先到。

是笑声。

女人的声音。

嘻嘻哈哈,打打闹闹。

然后,是彩色,是香味——五颜六色,花枝招展,浓郁的脂粉赛过三月的花香。

一众进士瞪大了眼睛。

早就说了,这些女人,都不是按照规矩正式选来的,全是皇帝大人从外面拉回来的,青楼歌妓,路边卖唱,有夫之妇,三教九流……别指望她们深居简出,讲一点什么宫廷礼仪。

美人们对着一干男子,品头论足,比男人还大方。

反而是新科进士们,但见前面一群宫娥,鹿苑又这般华丽,真真是酒池肉林,这批饱读孔孟之书的男人,哪里敢正眼看皇帝的女人们,一个个低眉顺眼,暗暗叫苦,压根没料到,所谓的鹿苑宴饮,竟然是有男有女的。

早有皇太后得到报告,气得捶胸顿足,直呼,怎么有这么一个孽障,昏君,荒淫不堪,成何体统?

可是,自从夏氏废后之后,便标志着她和儿子的战争,以自己的失败告终。她已经对儿子失去了所有的控制,只气得称病不去,眼不见心不烦。

正在进士们惴惴不安时,听得皇帝哈哈大笑而来。

就如料到有人会进谏一般,皇帝早有准备,和颜悦色,先来一段开场白,大意是:你们这些人,都是国家的栋梁,社会精英,要有科学的发展观和眼光,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要为国家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这场面话是相当的地道。

进士们也的确被震住了。

问题是,当着那一群美人儿说这样的话,怎么看,怎么有点别扭。

有几个不识趣的家伙,还是要越众而出,不死谏,不成活。

皇帝恼了,瞪圆了眼睛,拔出腰间的佩刀:“谁敢不醉,朕砍了谁。”

软硬兼施。

毕竟,大家不敢真的和皇帝打起来。

进士们如进了牢笼一般,不敢后退,只得捧着太监们奉上的酒杯,硬着头皮喝起来。

所谓酒醉色迷心,三杯酒下肚,大家的顾忌就去掉了。

这群女人,大多是苏杭,秦淮地方来的名妓,本来就很会来事,见皇帝使眼色,明白用意,一个个的,便开始搔首弄姿,做出种种动人的姿态。

进士中,大多是热血方刚的年轻人,但见满庭宫娥美女萦绕眼前,又一个个美艳撩人,骚得不行,便大着胆子偷看一眼。

又几大杯酒下肚,酒酣耳热,壮了色胆,逐渐地,就更加无所顾忌。

反正不看也是白不看。

皇帝高坐台上,举着金樽,品着美酒,欣赏着这群正人君子们的表现。

这些个书生,一点到晚满嘴跑火车,高谈阔论,巴不得个个皇帝都是尧舜禹汤。

但他们自己呢?

难道自己就是姜太公,霍光、魏征之流么?

登基这几年,他被父皇留下的几个老臣管着,那几个资格老,德高望重,真是一个也奈何不得。动辄便指使言官犯上直谏。板子打了,充军的也不少了,但是,只不过成全了这些人,越是打他们,他们的名声越大,三五年,又被推荐上来做官。

皇帝上了几次当,学精了。

明白,这群新科进士,才是自己今后的主要对手。

到底要如何对付他们呢?

他绞尽脑汁,目光比狐狸更加狡猾。

尤其,当看到他们目光乱瞟,明显是落在美人儿们的胸部或者大腿上时,心里冷笑一声:叫你***一个个装孙子。所谓食色性也,你们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什么风流勾当没干过?

还好意思装,看你们能装多久。

不过,所谓看得着摸不着,心如刀割。

这些男人喝了酒,春情大发,但是,美女们是皇帝的,只能白看,动也不敢动。

如果在大街上看到了,还可以上去搭个讪,嗨,美女,你老家何处,芳龄几何?

但是,在皇帝眼皮底下,连搭讪都不敢。

煎熬啊!

悲剧啊!!

皇帝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男人那点事儿,谁不知道呢。

那些人越难受,他就越是兴奋:“哈哈哈,朕昔日听说,你等读孔孟之书,目不斜视,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喝,喝……不醉不休……来人,剪彩了……剪裁了……”

又剪彩?

剪什么彩?

刚刚才剪了丝绢,又要干什么?

原来,是皇帝心血来潮,进士如女人。

为了给这场盛宴添加一点彩头,他灵机一动,仿效剪彩,这次换成剪纸,换来三五个太监,搬来秋千架,赏赐就多了,有金银财帛,还有官爵……

这具秋千架是鲜花装饰,金玉点缀其间,太监们负责操刀,剪的是彩纸。

皇帝大声叫:“……诸位爱卿,你们都去捡彩纸……哈哈哈,谁抢得多,谁入阁做大学士……”

本朝,入翰林做大学士,那可是做宰相首辅的第一捷径。

众人听得这荒唐天子许下如此重赏,读书人为了什么?

为的还不是升官发财,机会来了,谁会白白放弃?

一杯接一杯,酒壮人胆,大家都飘飘忽忽,一切束缚,都渐渐地去掉了。

进士们,妃嫔们,开始肆无忌惮地争抢彩绸彩绢……整个鹿苑,真正沉浸在了无限的疯狂欢庆之中。

此时,只有极少数人是清醒的。

王守仁便是其中之一。

他喝得不多,也没去争抢彩纸,只是偷偷地观察看着那个醉意朦胧,不时哈哈狂笑的少年天子。

新科进士的喜悦在逐渐地消散,这个皇帝,果然如外界传闻的荒诞不经——何止是荒诞,简直当得起荒淫两个字了。

虽然尚未出现什么裸体嬉戏,可是,让一群新科进士,和宫娥们争抢嬉戏,成何体统?

他不去。

不是不想做大学士,而是不愿以这样的方式。

他怕被皇帝发现没参与嬉戏,一直都藏在角落里。

幸好人多,乱哄哄的,谁会注意谁啊。

但觉天下皆醉我独醒,更是痛苦,只好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他也开始醉眼朦胧。

不经意地转眼,发现隔壁的桌上忽然坐了一个人。这个人埋头只是大吃大喝,仿佛对前面的荒诞情形浑然不觉。

不一会儿,就吃了一只鸡腿,一大盘烤肉,还喝了两碗甜汤……

这个食神是哪里来的?

王守仁好生奇怪。

但见他也是一身进士打扮,眉目清秀,非常非常的年轻。

同年进士,也就是同学。

大家在一起这么久,许多人都很熟悉,再不济,也混了个脸熟。

可是,这个人,怎么这么陌生?

而且,王守仁记得清楚,刚刚自己身边的,根本不是此人,而是一个南京来的书生。

他喝了几杯,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睁大,仔细地看。

的确,换人了。

他也不以为意,以为大家喝醉了,随处乱窜,坐错了座位。

毕竟,两三百号人,偶尔出现一个陌生的,也不稀奇。

但见此人也没去争抢彩纸,只顾吃喝,就如三天没吃过东西似的。

他有点好感,也有点奇怪,就招呼他:“兄台,你贵姓?”

没人理他。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