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新科进士王大人(5)

那个人狂野的,贪婪的,大口大口地喝着甜汤,十二分的津津有味。

他再喊一句:“兄台……”

那人终于抬起头,放下碗,盯着他,眼里闪过一丝惊疑,然后,对他使了个眼色。

王守仁立即明白,这是要自己不要吱声。

他好生奇怪,大家同学一场,这一次宴会之后,就要各奔东西,去外地做官的去外地,在京城挂职锻炼的在京城,互相问个好,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不能说话?

很快,那个怪人又在大吃大喝,仿佛对酒肉的兴趣,比对他大得多。

要知道,王守仁大名鼎鼎,他可以不认识别的人,但是,别人万万不会不认识他。毕竟,殿试的时候,他和皇帝那一番辩驳,人人都目睹惊叹。

而这个人,貌似——竟然不认识他!!!

王守仁好奇之下,正要问他,却听得司礼太监鸣锣之声。

一看太阳,已经偏西了。

意思是说,这场宴席该结束了。

你们这些人,该滚蛋了。

美女们早已陆续退去。

进士们要滚蛋,当然得先谢恩。

皇帝不知哪根筋不对了,为了表示亲民政策,不是让大家一起谢恩,而是一批一批地接见,三三两两的,都慰问几句。

当然,这些都是他的栋梁之才,今后要用的人,没准一二十年后,这里出一个把猛人,成为首辅宰相之类的,谁会不重视?

他亲切地接见并慰问了这群下属。

一拨一拨的人陆续退下。

终于轮到王守仁等最后十来个人了。

这些人,都是没去争抢彩纸的。

虽说赏赐很诱人,可是——原则问题嘛,多少还是有人坚持的。

但他太著名了,皇帝不注意他都不行。

皇帝假装喝酒,虽然喝得晕乎乎的,但是不时瞟着这厮,心想,你丫的还跟我装清高?这难道不是表示,你比我人品好?

他决心整治一下王守仁。

因此,王守仁等过来谢恩的时候,拱手行礼,他却端着酒杯,装醉了,半晌不理睬。

进士们弯腰鞠躬,先是45度角仰视,然后,都快90度了,也等不到皇帝的话。

皇帝得意洋洋,看着大家心急火燎,看你等装清高,我整不死你也气死你,让你等把腰都弯断。

他神色转动,目光充满了挑衅。

无意中,忽然落在一个进士身上。

那个进士实在是太那个啥了——在一干人里,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呢?

他好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被点名的人,不得不抬起头,但是,并不和他直视,而是微微弯腰:“臣……臣宋晓波……”

宋晓波是何许人也?

皇帝没印象,也许是三甲中的扫尾者。

其他人也晕乎乎的,没人多看,反正这是个无名小卒。

但是,王守仁却一下觉得不对劲。

因为他恰好认得宋晓波,的确是金科进士,名次也在两百多名,不引人注目。但是,宋晓波可不是这个人。

他正要说什么,但是,看到那个“宋晓波”的目光飘过来,充满了祈求之意。

他一怔,这话便不说出口了。

就在这一愣神之间,只听得宋晓波先开口,战战兢兢的:“皇上,臣等告退。”

说完,也不等皇帝开口,一拱手,转身就走。

大家都是醉醺醺的,以为皇帝同意了,跟着他就走。

皇帝还没反应过来,众人已经鱼贯退下。

“喂,宋晓波……”

这个宋晓波,怎么看起来如此面熟?

在哪里见过?

只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很快,三分酒意混淆了他的神智,更是想不起来,美人们又在催促,他就赶紧闪人了。

天快黑了。

路人的脚步都仓促起来,急急忙忙地,都要往家赶了。

王守仁也走得很快。

但他并非是为了回家。

他的老家在浙江余姚,据此千里。

放榜前后,他都住在北京城的一家客栈里。那里不是家,且24小时营业,不用起早摸黑,去晚了,也没人会阻挡你进屋。

他之所以走这么快,是因为前面的那个山寨版宋晓波走得快。

匆匆出了宫门,一众进士们自然要巴拉几句,所谓同年进士,这便是今后重要的社会关系,互相提携,互相照顾,便是一个小集团了。

但这个宋晓波,似浑然不觉这般礼仪似的,根本不和那些进士打招呼,飞也似的只是往外走。等王守仁追上去的时候,她已经穿过两条胡同了。

王守仁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顶点。

独自追上去。

“宋晓波”本是埋头赶路,如亡命之徒似的,忽然被人从前面拦住,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是从后追上来的王守仁。

王守仁但见他几乎是“魂飞魄散”的样子,显然是做贼心虚。

他长手长脚,拦住了人:“你为何要假冒宋晓波?”

那时,晚风吹来。

那是春天。

是二人的第一次面对面。

距离很近。

近得那个冒牌的“宋晓波”,几乎从对方的眼珠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那是一个极其好看的男人。

长身玉立,剑眉星目,风流倜傥,神采奕奕,孔武有力……但凡你能想到形容一个男人俊美的词语,都可以用在他的身上。

王守仁本是提高了警惕,敢于冒充别人,显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迎接他的,是一双眼睛——非常清澈,非常明亮,非常的喜悦。

纵然被揭穿了面具,也压抑不了的那种兴奋。

就如一个笼子里关押了很久的鸟儿——不不不,不是鸟儿,而是一只苍鹰,飞出了笼子!!

绝对没有失去生存的能力!

尖利的金丝的啄,仿佛正要啄向那些傲岸的光秃秃的怪石嶙峋。

比得知皇帝索要《金瓶梅》下册更加惊愕。

王守仁张大嘴巴。

但是,有人比他先开口。

声音清脆,连珠炮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这次考了第几名?”

“王守仁。二甲第一名。”

“很好,你能成为庶吉士。”

所谓庶吉士,是由科举进士中选择有潜质者担任,目的是让他们可以先在翰林院内学习,之后再授各种官职。情况有如今天的见习生或研究生。一般是科举进士一甲者授予翰林修撰、编修。另外从二甲、三甲中,选择年轻而才华出众者入翰林院任庶吉士,本朝有惯例: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故此庶吉士号称“储相”,能成为庶吉士的都有机会平步青云,入阁成为首辅,也就是实际上的宰相。

王守仁听得这个称赞,更是觉得奇怪。

但是,他还是没法开口,因为,对方又说话了。

“你放心,宋晓波只是喝醉了,在后面的御花园里睡着了,估计现在已经被太监轰起来,也出宫了,没有任何危险……”一边说话,一边指了指身上的这套服饰。

王守仁竟然是懂的。

意思是说,我只是借这个道具用一下。

一个宫里的人,“借了”一名新科进士的“道具”,混着跑出来……

但是,王守仁还是来不及发言。

“对了,王守仁,你身上有银子没?能不能给我一些?”

第一次见面就借钱。

王守仁震惊得太多了,也不奇怪了,傻傻地问:“你要多少?”

“你身上有多少给我多少。”

他真的伸手,摸出一锭银子,约莫20两左右,这是他全部的川资了,想也不想,就递过去。

当时的度量衡为1斤=16两,1斤=500克,所以1两约莫是三十几克。这20两银子,就是六百多克,拿在手里,也是沉甸甸的。

这时,他看到那个人,脱下了进士的帽子。

风吹来,将她的头发吹起来,乱糟糟的,乌黑的,带着一点野性的凌乱,眼里,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可逼视的光彩——

他再是迟钝,也明白过来——天啦,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宫女,偷了进士的道具,伪装一番,跑了。

她将道具随意往地上一扔,看着远处的暮色,满脸都是笑容:“王守仁,谢谢你,后会有期。”

说完,转身大步就走。

走了几步,又回头来:“对了,我叫夏寅宝,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小宝。”

小宝。

夏小宝。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已经迈开步子——是跑的,跑得很快。

很快,身影便消失在巷子里,无影无踪了。

慢慢地,天色已经黑尽了。

只有王守仁还站在原地。

一切,就像一个梦一般。

他掐了掐自己的手臂。

有痛感,不是在做梦。

而那个小宫女,的的确确,从自己眼皮底下跑了。

他甚至没想到后果——比如,打了掩护,又送了银两……今后追查起来,岂不是同党,是会被砍头的?

这些,他都没在意。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