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漠女王(2)

二人对视一眼。

她已经站起来,站起来的姿势也很奇怪,腰肢如水蛇一般,又如春日的第一支柳枝,身子,胸脯,本来全是风骚入骨的媚态,偏偏脸上,是婴儿一般的纯真。

她一挺高耸的胸脯,随手一晃,拿出一个骰子,摇晃几下:“二位英雄请。”

阿刺知的目光一直盯在她的胸脯上,声音有点涩:“好,你若赢了,这个女人就归你了,草原我也不敢要了。”

小王子冷笑一声,也点头算是答应。

红衣女人依旧天真无邪地摇着骰子,浪声浪语:“二位,这赌注太小了。不如玩大点。”

阿刺知瞪她一眼,但是,她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胸上,吐气如兰:“你若赢了,我是你的,草原是你的,小王子的人头也是你的。”

二人勃然变色。

她却笑起来,媚眼扫过二人面孔:“怎么?怕了?”

小王子狞笑一声,“好!”

她的手放在中间。

小王子沉声道:“大!”

阿刺知竟然冒出冷汗。

她的笑声更是风骚入骨,芊芊玉手翻开,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小王子出手如风,一刀已经横在阿刺知的颈上,他连叫都没叫出来,已经人头落地。

而红衣女人的手,分明还没来得及开出结果。

小王子,果然并非浪得虚名。

他看也不看后面的战况,凶狠地一伸手,一把捞起了红衣女人就往篝火边的客栈里走。

月亮那么大,那么圆。

红衣女人的身子倒在床上,一支红烛,将她的圆润的酥胸,照耀成一种粉红的颜色。小王子根本不取下头套,庞大的身躯已经压了上去,蒲扇般大小的熊掌,重重地按在她左边的胸脯上。

她笑得那么轻盈,那种风骚,一丝一丝的,从眼睛里渗透出去。

“你就是小王子?”

他喉头咕噜一声。

但是,这一声饥渴,很快被吞进了肚子里。

因为,他的眼珠子已经突出来,大大的,不可置信,看着那把插入自己心脏的匕首——太深了,削铁如泥,几乎连鲜血都看不到,他的庞大的身躯已经倒下去。

红衣女人笑了,一把推开他,拍拍手,慢慢地站起来,然后,取下他的铁甲兜鍪穿在身上,当然,还有他的标志性的青狼面具。

外面正在饮酒作乐的士兵们,忽然停下来,看着他们的小王子。

小王子端坐上首,中气十足:“大家听好了,今夜狂欢结束,马上集结,向居庸关进发。”

众人面面相觑。

今天是中秋节,打仗是玩命活,双方也该有个双休日之类的。明明出发之前,小王子就说好了只是出来HAPPY的,怎么又要去砍人了?

“我已得到情报,大明皇帝朱厚照,已经率军御驾亲征,估计不日将出居庸关,抵达宣府。我们要趁他未立足之前,将他活捉,重现土木堡之战的荣光。”

众将还是面面相觑。

虽说这几年,小王子屡次进犯大明边境,抢了不少钱粮和女人,可是,再一次和大明决战?有这个实力吗?

小王子站起来,一挥手。

众人蓦然回头。

但见夜色里,一支奇怪的军队忽然冲出来。

他们是一队一队出来的,每一队旁边都操纵着一个大家伙。领头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亲自操纵着一尊大家伙。

“这是从葡萄牙人手里买来的,叫做红衣大炮。”

鞑靼骑马打仗,马刀挥砍,哪里见过什么红衣大炮?

但见“小王子”一挥手,说了几句什么,领头的洋人叽里咕噜地回答几句,随即弯下身,后面配合的几名士兵一起,调转炮口,走到远处,对准了前面的一个目标。

那是“一夜香”客栈的一间废弃的储藏物。

“趴下!”

洋人一挥手,大炮射出。

但听得“轰隆”一声,震耳欲聋,鞑靼士兵们面如土色,只觉得脚下的土地都在颤抖,惊心动魄时,一看,远处的那间坚固的石屋,已经轰然倒塌。

一众将领,哪里还敢有半点违逆?

“马上向宣府进发,迎战朱厚照。生擒赏赐万两黄金。”

一声令下,彪悍的鞑靼士兵们,簇拥着“小王子”,立即往宣府而去。

彼时,距离夏皇后之死,已经五年了。

而在居庸关的里面,大明皇帝朱厚照正在率军,星夜奔驰。

京城。

每天都有急报送来。

宣府告急!

大同告急!

应州告急!!

7月,大同守将阵亡。

8月,宣府守将阵亡。

大批财物被小王子掠走,更严重的是,关外几十万百姓也被小王子掠走,抓去当了奴隶。

……

奏折堆积如山,大臣们如履薄冰。

就连顽童朱厚照也被惊醒。离开了他的豹房,终于正经八百地来上朝了。

朝堂上,大臣们熙熙攘攘,七嘴八舌。

力主作战的,要求惩戒鞑靼和小王子,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但是,更多的大臣却在反对。

想当年,也先纵横江湖,在大明外围打来打去。明英宗听信了权监王振的话,轻率出征,80万大军不堪一击,土崩瓦解,皇帝都被俘虏,真真是耻辱到家了。

亲征不成,反而被也先打到了北京城下,若非是有一个于谦,大明帝国半壁江山早就玩完了。

于谦已逝,放眼当今,谁敢认为自己是于谦之才?

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不支持战争。

不战怎么办?

求和?

通婚?

割地赔款?

你以为是软弱的南宋?

自从太祖朱元璋以来,大明从来没有丧权辱国的任何先例。按照朱元璋和朱棣一概的做派就是:你抢我?我就打你!

要想割地赔款?你做梦!

当年明英宗被俘,也先以为抓到了一个大明帝国的最高级别信用卡,可以无无限量透支,带了明英宗到处去要求赔款,结果,一文钱没有捞到,反而被于谦痛揍一顿,从此元气大伤,瓦刺从此走向衰亡。

现在鞑靼打来了,谁敢轻言求和?

求和是没有出路的。

应战呢?

怎么打?

目前的名将都用完了,貌似谁也不是小王子的对手。

大家吵吵嚷嚷,一时没有任何办法。

而龙椅上的朱厚照,一直一言不发。

谁也没注意到,他的眼里,已经冒出金灿灿的光芒——鞑靼来了?

***,骚扰了这么久,居然敢直扑居庸关了?

要知道,这哥们从小武刀弄棒,他说不上残暴,没有什么人肉沙包,但是,专门以玩豹子为乐,不知玩残了多少凶猛猎豹。

可是,豹子哪里比得上真人?

祖先的尚武精神,在骨子里流淌,旋转,早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小王子到底有多厉害?

我还不信,这丫的,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他决定亲自去会会小王子。

没有任何意外,当他提出这个想法时,遭到了全体大臣的一致反对。

无论主战派还是主和派,都异口同声地否认:

御驾亲征?太危险了!

想想英宗皇帝吧。

陛下您还是在豹房里玩儿豹子算了。

至于小王子,您玩不起。

朱厚照尽管气得内伤,也无济于事。

因为,兵部尚书已经做了总结性发言:“当务之急,应当从地方上调派军队,征召名将。”

至于陛下你,一边凉快去吧。

朱厚照勃然大怒,脾气上来,什么也不管了,我还非就要去亲征,你等能奈何我?

他甚至放眼,谁敢再来劝谏,必然吐他几口浓痰(朕必唾其面。)

大家奈何不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大动干戈,操练兵马,准备御驾亲征。

御驾亲征当然是个大事,几十万兵马,粮草问题,后勤补给问题,这些,都需要充分的准备。

就在准备的时候,杨廷和坐不住了。

这次在朝会上,他一言不发,并不代表他根本没有什么想法。

当年土木堡的教训还在眼前,自己可不想再做第二个千古罪人,这一日,便再次硬着头皮去劝谏朱厚照。

朱厚照知他来意,早已卡了一管浓痰等着他。

但是,杨廷和显然不想因为浓痰被感染肺结核之类的传染病。他距离朱厚照远远的,先绝口不提出征的事情,而是拉起了家常,陛下你最近有没有练太极拳,李一道长的辟谷有没有效,打麻将有没有赢钱之类的。

巴拉了半天,朱厚照提起的一颗心慢慢放下了,老师嘛,毕竟还是不错的。想当年,自己做太子的时候,就是他细心教导,感情深厚。

于是,杨廷和才慢慢地转入正题,苦口婆心,现在国家不富裕,经不起大规模的军事总动员,纳税人的钱不能乱花。小王子当然要打,但是,最好采用奇袭,而且,你万金之躯,决不能轻率冒进。

朱厚照一听,这话倒也靠谱。

生生地,便把准备给杨老师的那口浓痰吞下去了。

他当即点头承诺:“请杨先生放心,我一定不会大张旗鼓地弄得天下不宁。”

杨廷和笑了,这个学生还是很听话的。

殊不料,朱厚照的确没有告知天下大规模地征调几十万兵马,他是悄悄地走的。由张永率领操练的豹房御林军,当天夜里,就派了大明最精锐的1000辆黑油油的奥迪A8公务车,从德胜门偷偷溜出,很拉风地直奔居庸关去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