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漠女王(3)

一出北京,来到昌平,朱厚照的心境简直难以形容。

啦啦啦,啦啦啦,笼子里的鸟儿终于获得自由了。

他挥舞着一把宝刀,心花怒放,建功立业,就在眼前。

但是,到了居庸关,发现一个问题。

关口紧闭,出不去。

与此同时,居庸关的守将,巡关御史张钦接到一封奇怪的公文,大意是说,现在有威武大将军朱寿到边关巡视,你等要好好接待之类的。

张钦一看这个称号就懵了。本朝开国以来,武将头衔是严格固定的,哪里有什么“威武大将军”这个玩意儿?

但是,仔细地看,这封公函口气很大,规格很正式,不像是村干部冒充司令官骗取妇女财色的。

就在这时,他又接到一个奇怪的指令:马上开关,让大将军朱寿出关剿匪。

居庸关是大明的门户,谁敢轻易开关?

他拿不定主意,立即去请示守关大将孙玺。

孙玺一看,大惊失色:“我今天才接到朝廷的密报,说皇上夜奔跑了,这个朱寿,莫不成是皇帝?”

张钦立即也明白过来,正是皇帝。

孙玺很焦虑:“怎么办?皇帝下令,干脆就放他出去。”

张钦也急了,“孙大人,这怎么行?你忘了太监王振?皇帝此行出关,要是碰上了小王子,被捉走了,我们岂不成了第二个王振?到时会被千刀万剐的。”

“那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能让陛下出关。”

朱厚照同志本是乘兴而来,指望一出关,就用兵如神,把小王子打得个落花流水,却不料,等来等去,关门就是不开。

他沉不住气了,再次派人去催张钦。

张钦给他回了一句话:“你是山寨货吧?皇帝在京城里,怎么会来居庸关?”

皇帝气得不行,再一次派人出去。

张钦这次不回答了,说自己出差了。

皇帝气急败坏,干脆去问守关大将孙玺。

孙玺更绝:“你是皇帝?怕是假的吧?皇帝真要出征,问过你妈没有?你妈同意没得?你***手书呢?”

皇帝绝倒。

大明王朝最好的公务车,一千两奥迪A8,便只能停在关口,不能动弹了。

但是,朱厚照是狡猾狡猾的,他见张钦是铁了心不开关了,没法,有条件要出去,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出去,当即,便大肆放出风声,说自己回去了,然后,便悄悄地趁着夜色,马衔片,足裹蹄,潜入了关沟下面的丛林里。

关沟深处地下,都是密集的原始丛林,连绵一二十里,蚊虫众多,罕有人至,朱厚照经过综合观察,发现这是一个极好隐蔽的地方。

此时,他反而不急了,静静地等待机会。

他不动,“小王子”却要动了。

朱厚照同志开奥迪A8,小王子也没闲着,鞑靼最精锐的五千辆路虎——特种骑兵上阵了。

当第一声炮响落在居庸关附近的时候,全军震动。

这还只是第一次示威。

张钦慌了。

朱厚照兴奋了。

放眼望去,关沟的高处,黑压压的,全是鞑靼士兵。旌旗林立,阵容整肃。阵中很大一面旗帜,上面老大的三个字“小王子”,生怕他们不认识似的。

连续栽在小王子手里,边关各大守将都吓怕了,张钦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反正皇帝被撵回去了,便紧紧守住关口,任凭小王子怎么挑衅,只岿然不动。

就如我外交部的工作:周一表示不满;周二强烈抗议;周三强烈谴责;周四严正交涉;周五深表遗憾……周六、周日休息。

总而言之,我就是不跟你动真格的。

朱厚照看得牙痒痒,只恨张钦这厮胆小,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天天骑着战马在密集的丛林里跑来跑去,观望地形。

按照以往的惯例,闭关锁城,小王子闹几下,也就跑了。

但是,这一次不同,炮响三声,居庸关的大地都颤抖起来。

朱厚照大吃一惊,急忙问左右张永和江彬:“鞑靼怎么有火器了?”

二人也很震惊。

要知道,大明和蒙古军交战了上百年,明军一直辅之以强大的火器攻击,从火铳到弗朗机,应有尽有,但是,鞑靼落后,火器罕有。如今,竟然拉了这么一大堆家伙摆在阵地上,照这么轰下去,居庸关岂不是很快就要垮了?

意识到这个严重问题,朱厚照坐不住了。

张钦能等,小王子可不能等。

再骂几天,大炮一轰,居庸关垮了怎么办?

这可是明长城的门户,一旦中开,胡马必然长驱直入。

他担心得一点也没错。

照张钦这么弄法,抗议是抗议不走小王子的。

只有一个办法——趁小王子开炮之前,把小王子打跑。

至少,得把那批红衣大炮给毁了。

当即,朱厚照也顾不得多想,给张永等安排了任务,趁着深更半夜,冒险从关沟悄悄爬出去了。

彼时,半夜三更。

鞑靼军已经入睡。

只有巡逻的队伍,警惕地看着四周。

当明军忽然出现在鞑靼阵容面前,大军措手不及,被冲了个七零八落。

正骑马巡视的“小王子”,一眼看到对方冲出来一面旗帜,上面绣着大大的几个字“大明威武将军朱寿”——

这是什么玩意儿?

很快,她的目光落在了为首之人的面上。

那个人一身重甲,威风凛凛,持着一根极其锋利的狼牙棒,左冲右突,如穿梭在豹子群里一般,十分勇猛。

有好一会儿,她浑身的血液,似乎有短暂的冻结。

只是,倏地一下,那血液就沸腾起来了。

此时,朱厚照显然也看到了她——

传说中的小王子。

只见这家伙,戴着青面獠牙的青狼墨镜,手里握着的并非是狼牙棒之类的,而是最新款的一支火铳——比火铳还要轻,还要短。

朱厚照兴奋得身子都颤抖起来了。

丫的,这厮还戴个墨镜,你以为谁会争着抢着找你签名?

戴个马甲,就不知道你是小王子了?

四目相对。

他忽然愣了一下。

只觉得那面具下的眼睛很奇怪。

仿佛一阵冷冷的利剑射过来。

那是一种气场,强大的气场,没来由的。

他一时觉得气短,仿佛自己曾经欠了对方几两银子没有还清。

太奇怪了。

两军交锋,胜在气势。

他急忙摇头,要甩掉这种危险的感觉,不行,气场上绝不能先示弱了。

往前一步,狼牙棒一横:“你就是甚么小王子?”

对方反问,“你又是谁?”

朱厚照一指自己身后的大旗,摇摇头,没文化,真可怕。这些鞑靼人不读书,不识字,还得劳驾自己亲自解释。

“我乃大明威武大将军朱寿是也。”

“朱寿?”

他得意洋洋:“正是本将军。”

对面的小王子,眼神变得很奇怪,盯着他。

朱厚照觉得心里毛毛的。

却还是很傲慢地上前一步:“本将军就是朱寿,俸禄5000万石的大将军!”

哈哈哈!

一阵豪笑。

在火热的战场上笑起来。

是小王子在笑,笑得惊天动地。

哈哈哈!

朱寿!

这厮竟然自己给自己封一个官,叫什么朱寿,然后,还厚颜无耻地给自己发工资:5000万石俸禄,果然是大明第一俸禄。

反正他自己发工钱给自己,左手给右手,也不费事。

不对,还有他的豹房。

现在就可以名正言顺动用国库的钱来奉养他的豹房了。

这个荒淫无耻的家伙,简直荒诞到家了。

小王子手里的火铳往上一抬。

朱厚照后退一步,仗着铠甲锋利,但是,他也知道,那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王子,你这厮,抢了我那么多东西,抢了几十万人,现在又敢到居庸关耀武扬威,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我是朱寿大将军。

他旁边的手下也争气,张永等人,带着从关沟里取来的水袋,拼命地就往大炮上倒。

而其他精挑细选的侍卫,也无不以一当十,跟鞑靼士兵对砍起来。

可别小瞧朱厚照。

他的人马可不是白来的,照样有火器有刀枪,而且,是按照当年明成祖朱棣发明的三段式进攻法:先是用火器的神机营提着火铳上阵,然后骑兵出来冲锋,最后是步兵协助跑出来砍人。

凭借这套战法,朱棣当年几度北上横扫残余元军,将成吉思汗的子孙后代打得落花流水。

这套战法理论上威力无穷。

只可惜,朱厚照的人手太少了。

本来就只有一千人,而且前几天为了麻痹张钦,又派了一百多人伪装成自己的主力回京了。

分配下来,根本不足以形成威慑。

而对方也不是吃素的。

当奥迪A8遇到路虎!

大明的商务车遇到鞑靼的越野车。

一场剧烈的厮杀很快开始了。

鞑靼军虽然人多,但是被搞了个突然袭击,而且是从关沟这里想不到的方向偷偷爬出来的,一时,手忙脚乱。

但是,朱厚照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人马陷入了敌人的包围圈里。

而且,小王子大部驻扎在关沟后面的防风林里,张钦等闭关不出,根本发现不了险情,没有及时前来增援。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