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漠女王(4)

小兵交锋,主帅也不能闲着。

本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现在唯一能扭转颓势的便是捉拿了小王子。

他提了狼牙棒,冲着小王子就杀将过去。

可惜,往往事与愿违。

张永等一直护卫着皇帝,却见皇帝单枪匹马奔着小王子就杀出去,暗叫坏了。

尽管二人都很勇猛,可是,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只听得“砰”的一声。

所有人都停下来了。

因为,朱厚照的马被击毙,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左右根本来不及救援,一根狼牙棒已经伸出来,将他一挑,两名鞑靼士兵抢上来,一左一右将他抓住就跑。

“陛下……”

张永等人心胆俱裂,皇帝被人抓走了,自己等死定了。

回望居庸关,还紧闭着,这一夜风声大作,打斗声也被遮掩了,显然张钦等人根本就还不知道皇帝被人家捉去了。

众人情知这一番不死不休,反正横竖都是死,拼命也要把皇帝救回来,一鼓作气,整军又向小王子杀去。

就在这时,听得急促的马蹄声。

原来是居庸关开了。

张钦等自然不是白痴,派出的探子打探得情况,心里暗道不好,莫非是那个捣乱的皇帝偷偷出去了?

他顾不得请示,赶紧率军增援。

小王子见对方人多,根本不理睬这群败军之将,当即下令撤军。

此时,朱厚照已经在人家手里,张永和几十名侍卫拼死发动了最后一轮死攻,非要把人抢回来不可。

就在这时,对方的火铳响了。

张永等人的几十匹马纷纷坠地。

他也摔一个狗啃泥,正要翻身爬起来再战,却见自己胸口横了一根狼牙棒,正是朱厚照之前使用的兵器。

跟他说话的人是小王子:“张永,你回去告诉张钦,要想赎回朱寿,就老老实实在居庸关等着。”

张永急了:“你们想要什么?”

“我自然会派人送去。”

小王子扭转马头,一挥鞭,五千铁骑来去如风,已经远去了。

等张钦等人追来时,登高一看,好家伙,小王子撤兵了。

他左思右想,不明白小王子为何撤军,还以为是按照以前的老惯例,老朋友打不了,便跑了?

可是,他很快发现不妙。

因为,他看到倒在地上的大旗,上面的“威武大将军朱寿”几个字,被践踏得七零八落。

大大地不好了。

朱寿同志被俘了!!!

他眼前一片黑暗。

仿佛发现王振的下场降临到自己身上——凌迟三千多刀啊,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那个小祖宗,怎么劝说阻止都没用,现在拉了一大群垫背的。

然后,他看到张永等一干残兵败将跑回来。

他气急败坏:“威武大将军呢?”

张永一把鼻涕一把泪,本是要哭诉一句“张大人,这可怎么办?皇上被人家抓走了”——可是,一下听到这句“威武大将军”呢?

他一愣,哭不出来。

这便是政治水平。

他小心翼翼的:“张大人,小王子说了,叫我们开关,他才会放威武大将军。”

张钦冷笑一声:“他做梦!抓一个将军,便想让我们开关?”

大家立即明白了,反正朱厚照自己说自己是大将军,大将军被俘了,总比皇帝被俘了好。反正小王子也不认识他,不可能知道他就是朱厚照。

话虽如此,大家都睁眼说假话,但是,自己知道那是真的皇帝。

当务之急,总要设法把人先救出来。

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月色全部消失了,天空苍茫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阵一阵的寒意随风吹来,深入骨髓。

朱厚照被反绑双手悬在马背上。

拖着他奔跑的,便是大名鼎鼎的“小王子”的坐骑路虎。

寒风凛冽。

小王子穿着厚厚的皮裘,勒马挥鞭,十分悠闲,他却难受得要死。

厚重的铠甲摩擦在马鞍上,哗啦啦地作响,身上的皮肤也摩擦得十分刺疼。

初次出征,便沦为了阶下囚。

他又气又急,想起自己的老祖宗明英宗“北狩”的教训,没天理,自己也沦入了这般境地。

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晕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急行军的队伍终于停下来。

稍作休整,又上路,整整跑了一日一夜,才再次停下来。

这是一片斜走的山脉,前面,是一片十分萧瑟的山谷,草木零落,便于驻军。而且,早已搭建了帐篷。

看样子,竟然是小王子的老巢。

路虎停了,朱厚照也松一口气。

但是,由于停顿的速度太快,他的头几乎被碰在地上,重重地磕一下,几乎感觉到一股热血出来。

但是,他显然没有争取人权的权利。

也不可能要求人家优待战俘。

火堆生起,后勤兵开始做饭吃了。

很快,鼻端便飘来烤肉的香味,马奶的香味。

鞑靼将士们一个个喜形于色,围绕着居中横卧的这个俘虏。看样子,这个劳什子威武大将军,是个大官儿。

到底是多大的官呢?

令大家奇怪的是,他被俘了,脸上却一点也不害怕,十分镇定,不卑不亢,既不求饶,更不妥协,闭着眼睛,一副要杀就杀,要剐就刮的架势。

上首,小王子大刺刺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狼头面具下,只露出一双眼睛,虽看不清楚表情,也能看到她的激动。

左右分立的,都是军中将领。

自从杀掉阿刺知和那个小王子之后,她连续除掉了军中几个小王子的心腹,将自己带来的几名亲信安插成了高级将领,掌握了一切的情况。

众人七嘴八舌:“大汗,这个家伙是什么官?”

小王子不慌不忙:“是大明的威武大将军。”

“威武大将军是什么玩意儿?”

“一个将军而已。”

众人显然有点失望,原来只不过是个将军?不是说皇帝朱厚照要来么?

但是,小王子又说:“这个人虽然不是皇帝,但是,他也很重要,得到了他,我们自然可以和大明皇帝谈谈条件了。”

“哦?他到底是什么人物?”

小王子随口胡诌:“这个人是一个亲王。他的俸禄为五万石。”

亲王?

鞑靼将领不懂,但知道,也算赚到了。

因为,5万石,他们都懂。

不是到了极高的官位,是根本拿不到这个俸禄的。要知道,明太祖时,正一品才俸禄900石。

朱厚照听得分明,也开心死了——幸好幸好,小王子这厮果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看来,朱寿这个马甲,的确有点用处。

“大汗,我们就这么撤军了?大明皇帝来了怎么办?”

“我已经得到消息,朱厚照那厮胆小如鼠,刚到半路,一听说大将军朱寿被抓,就赶紧折回去了。”

众人高兴起来:“大汗威风,朱厚照这小子闻风丧胆。”

“大汗英武,下次一定要抓了朱厚照……”

……

可怜躺在地上的朱厚照同志,一口血几乎要喷出来。

却暗自惊疑,莫非,这小王子果真没认出自己就是大明皇帝?

是啊,二人从未照面,自己又换了个马甲,朱寿,朱寿,谁知道是皇帝?

他一下,又高兴起来。

先不暴露身份总是好的。

找机会自救就是了。

但是,显然小王子没给他这个机会。

就在马奶酒和牛羊肉上来的时候,小王子一声令下:“把这个俘虏带到我的营帐。”

事关重大,主帅亲自看管俘虏也是正常的。

小王子的营帐很大,布置得很舒服。

居中一把很大的虎皮金交椅,案几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美酒佳肴。

小王子挥退左右,戴着皮手套的双手,端起一大碗马奶酒一口气喝下去。

此时,已经白露为霜,天气寒冷,这一大碗热东西喝下去,身心都暖和起来。

朱厚照双手被绑,坐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小王子笑起来,淡淡的:“朱厚照陛下,要不要喝一杯?”

他心里一震,几乎跳起来!

朱厚照陛下!

这个“小王子”说的是汉语,极其流利的官语,绝非是蒙古语,尽管声音非常轻,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第一次照面,小王子却把自己的底细给看透了?这算什么?

他脸上第一次露出惊惧,“你到底是谁?”

他看到的,只是一片青面獠牙,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他的目光往上,死死盯着那双眼睛。

那是一双冷厉到了极点的眼神。

没来由的,他觉得熟悉,非常非常的熟悉,却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因为,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自己欠了她几万两没还似的。

到底是谁?

他再次开口:“你究竟是谁?”

对面的“小王子”站起来,笑一声,背着双手,慢慢地走了几步。

“你不是小王子!”

这是肯定句,而非是疑问。

“朱厚照,你放心,你被捕了也不可怕。反正到时,大明的史官并不会直接写你成了亡国之君,而会给你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北狩’……哈哈哈,北狩,有趣有趣,朱厚照,你和宋徽宗一样,在北方打一辈子猎,感觉如何?”

朱厚照的脸上红一阵又白一阵。

被俘以来,一直不卑不亢,可是,这个“小王子”寥寥几句便戳破了他的死穴。

伤自尊,太伤自尊了。

可是,谁跟你一个俘虏讲自尊呢?

“你知道宋徽宗的结局如何?”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