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小王子(1)

小王子跳起来。

朱厚照一下被踢翻在地。

但是,小王子并没急于修理他,而是神色大变,此时,朱厚照也听见那声音了——是一种类似胡笳的号角声,正是军营里紧急情况发生时才有的声音。

小王子立即提了身边的火铳冲出去。

朱厚照在身后大喊:“喂,你去哪里?”

没人理他。

他灵机一动,看到旁边燃烧着的火炉。

没有人看守,行动就方便多了,他生生忍受着变成烤乳猪的危险,将自己滚到火堆旁。终于,很紧的小牛皮烧断了一根。

可是,他立即发现自己不能再烧了,再烧下去,马上就要吃红烧猪蹄了。

他疼得要命,趁着双脚稍微能活动,便跑了出去。

可是,刚跳到门口,立即被两个侍卫迎住,一左一右,将他架起来。

他暗道晦气,却也暗自高兴,看样子,是小王子的敌人来了。

敌人的敌人,往往可以转化为朋友。

但是,当朱厚照被侍卫们架到高台上藏好,才发现,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也是鞑靼军!

远远地看去,真正是连绵起伏,望不到边,夜色里,起码有三五万大军。

这是正宗的鞑靼军。

最诡异的是对方的阵仗里,一个首领骑在一匹十分罕见的黑色骏马上面,他的身子十分高大,全身铠甲,脸上一个刺青狼牙面具!

小王子!!!

不对。

朱厚照一回头,才发现诡异在什么地方了——就在这营帐的高台上,也站着一个戴着几乎一模一样面具的人——小王子!

两个小王子!!!

小王子又不是孙猴子,不能72变,岂能忽然多了一个出来?

两人都身着一样的铠甲,都骑在万里挑一的铠甲上。

不止朱厚照,双方的鞑靼士兵也懵了。

场中,顿时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屏住呼吸,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对面的那个小王子先打破了沉寂。

“兀那厮鸟,你是哪里来的东西?居然胆敢冒充本汗?”

这一面的小王子,哈哈狂笑一声,“我也正等你送上门来。”

就在这时,对面的“小王子”缓缓地揭下面具。

那是一张粗犷到了极点的男人的脸,高鼻深目,头发是金黄色的,神情无比彪悍,千真万确,是一个男人。

真正鞑靼军的首领小王子。

他手里握着一柄十分锋利的马刀,声音和马刀一样锋利:“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家伙?竟敢趁着本汗深入北疆追击留利克长毛鬼(留利克王朝即俄罗斯的古称之一,鞑靼曾经统治这里24年),出来招摇撞骗?”

对面的笑声中气十足,比他的声音传得更远:“我乃达延可汗,你是什么东西?”

达延可汗真是小王子的本称,因为大家都以“小王子”代之,久而久之,就无人提起这个名号了。

面面相觑的鞑靼兵,你看我,我看你。

谁是真的?

一个露出了真面目!

一个说出了真名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两个“小王子”之间逡巡。

最不忍的是真正的达延,自己明明被山寨了,山寨者还这么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

达延瞪大眼睛,那是他发怒的前兆,彪悍的脸上写满了凶残,刚刚攻克留利克王朝的血腥还在刺激着英雄的血液。

他也很快发现,对方虽然只有区区四五千人,但是,在高处,居高临下的二十尊红衣大炮,正瞄准了他的位置。

而那个山寨版小王子提着火铳,镇定自若。

达延可汗对这玩意并不陌生,他的祖先多次吃过大明火器的亏。

他也很想装备一二,问题是不认识人,外交不行,遭到了列强诸国的封锁,买不到这种大家伙。

但是,他一点也不害怕,神情十分傲慢:“彪悍的鞑靼勇士们,你们不要被这个山寨货给欺骗了!他杀掉了一个冒充本汗的人,沐猴而冠,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奸细。”

不料,对面却传来同样的声音:“达延可汗有令,你们也别被这个留利克长毛给欺骗了。我才是真正的小王子。”

达延暗暗叫苦,当初他戴了面具,当然不是怕明军找他索要签名——而是为了震慑力和防止飞来的流矢射中面部。这些都不是主因,主因是由于鞑靼内部纷争四起,在他统一之前,怕遭到暗杀,所以时常更换马甲,不让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不料,却引来这样的后果。

四周的鞑靼兵,有点骚动了。

达延眉头一转,笑了。

他提高了声音,用尽了浑身力气:“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晚,我只向你要一个人,只要你交出这个人,我可以放你这个山寨货一命。”

朱厚照一听,坏了,原来是来黑吃黑的。

“兀那厮山寨货听好了,只要你交出你抓住的那个大明将军朱寿,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也允许你把这五千勇士带走。”

“哈哈哈……”

笑声在夜空里散开去。

“你有本事,就自己来拿。”

达延可汗大怒:“你这厮山寨货,藏头露尾,有种的,你揭下面具看看?”

这话十分厉害。

达延可汗虽然时常戴着面具,但是,他身边的亲信将领,亲属,自然都知道他的真面目,而且,他在军中盛宴,尤其是打了打胜仗后,都会取下面具痛饮。

而现在这个“小王子”,几乎从未取下过面具,谁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这边的鞑靼兵开始动摇了,都看着己方的“小王子”——取下面具!

若他不敢,就是假的。

而达延可汗那边的鞑靼兵已经叫起来:“取下面具,快取下面具……”

“不敢取,就是假的!”

“假的,那厮是假的……”

“那厮是明军的奸细……”

……

藏身后面的朱厚照也捏了一把冷汗。

他本就在奇怪,小王子每次出动,少则三五万人,多则十万人,每每声势浩大,这一次,却只有区区五千人马就敢攻击居庸关。

这个冒牌小王子,看他怎么收场?

就在众人的鼓噪声里,达延可汗又一挥手,众人安静下来。

“大伙都看见了,这个冒牌货不敢除下面具!”

这边的鞑靼兵,也互相观望。

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统帅——

难道真的是奸细?

达延的声音更加响亮:“趁本汗不在的日子,听说你干了好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你也算英雄人物了。本汗爱惜人才,若是你肯投靠我,我一定既往不咎,委以重任!”

朱厚照暗暗叫苦。

带着自己归顺,这么天大的一份礼物,达延想得美啊。

他几乎要出声了“山寨版小王子,你可要顶住啊,千万别投降啊。”

宁愿落在这个假王子手里,也千万别落在达延手里啊。

那样,就真的会“北狩”了。

这面具,千万揭不得啊。

但是,他的希望很快被粉碎了,耳边传来一片喧哗声。

他就算看不到,也知道,那个山寨版小王子,已经除下了自己的面具。

喧哗声很快停止了。

四周,一片死寂。

所有的目光,都投射在一个地方。

良久,传来达延可汗的笑声,充满了惊喜和不可思议:“你究竟是谁?”

但是,得到的答案,却令他惊喜不起来了。

“达延,你看看这是什么?”

达延的目光,迅速地落在那二十几尊开过来的大炮面前,上面的炮手已经瞄准,距离很近,让达延确信,射程一定就在自己的范围内。

只等一声令下,立即开炮。

她的笑声十分爽朗,一点也没有因为被揭穿了把戏而感到惊惶和惭愧。

“达延,我等你很久了!若是你不想血溅当场,你知道该怎么做。”

达延目光闪动,盯着那个取下面具的人。

是一个女人!

一个充满了英气的女人!!

若非是她眉目的那种美丽,他会被那种疏朗的气息误以为是男人。

但是,他的眼睛并不瞎。

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是很大的,就算是穿了男装,也能判断出来。

尤其是她握着火铳的手,连皮套也取下来了。

第一眼,便看到那样的白皙——珠圆玉润!

修长而美丽。

鞑靼女人不是这样。

他抢了很多的汉女,也不是这样。

他无法形容那是什么。

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场,铺天盖地。

而在她的身后,一队提着火铳的侍卫已经摆好阵势,呈一个圆周行的包围。人数并非他之前想象的寥寥几个亲信,而是多达上千人。

这些人动作麻利,一气呵成,显然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也不是纯正鞑靼人。

是她的嫡系。

绝对嫡系。

这上千火铳手,可不是闹着玩的。

其中一溜的,还能看见和鞑靼人有明显区别的蓝眼睛的洋人——葡萄牙的雇佣兵。

而操纵火器的,一半是雇佣兵,一半是眉目平缓的汉人。

达延当然明白,掌握哪些大炮的,绝非是原来的鞑靼兵,全部换成了她的亲信。可以说,里面没有一个鞑靼士兵。

指望鞑靼士兵发现真相,立即反击,是不现实的。

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他。

所有人都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她的笑声更是清朗:“这是我缴获的葡萄牙人的红衣大炮,小王子,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带了这么大一群人来探望我,我怎好意思让你空手而归?”

她一挥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