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小王子(3)

为什么可以和达延见面也不想见自己?

偏偏他被看压着,没法跑过去。

而她,显然也没有转头面对他的打算。

转头的是达延。

达延的眼里放出光来。

朱厚照的眼里也放出光来。

终于,面对小王子了——这个折腾了边境十几年的猛人。

从他的父皇开始,这个猛人就三不五时地在大明的边境晃悠。最损的是,人家是打游击的,今天抢钱,明天抢人,后天抢马……抢了就跑,没有固定的根据地,你想去打也没法。

所以,大明只好抗议,抗议……从周一抗议到周五,直到朱厚照同志不想休息周末了,亲自出马。

等到小王子实力扩大,振兴了黄金家族,驱逐了留利克王朝,自认可以和大明一较高下,就大张旗鼓地干起来了。

朱厚照登基以来,每年都要受到小王子的亲切关照和慰问,对这位仁兄是如雷贯耳,久仰久仰,百闻不如一见,却不料,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相见。

所幸,谢天谢地谢亚龙,自己不是在他的手里。

他竟然因此而开心。

仿佛被俘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所以,朱厚照同志的气势很足,很傲慢,如君临天下的王者:“你就是小王子?”

小王子反而愣住了,一个俘虏,气焰这么嚣张?

“你五大三粗,也配叫小王子?更可笑的是,你居然厚颜无耻,还想用什么美男计!你也不照照镜子。”

太毒了!

不活了!

朱厚照本来没这么毒舌,只不知为何,想起达延的那个雷人联姻提议,就想掴他一耳光。***,他何德何能?

小王子虽然面皮很厚实,可是,一下被人揭穿了企图,也忍不住恼羞成怒:“你这个败军之将,有你说话的份儿?”

朱厚照大言不惭,昂首挺胸:“我又不是败在你手下,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达延几乎被噎得半死。

毕竟人家是少数民族,自来质朴,要打就打要杀就杀,从不来虚的,要斗嘴耍滑,根本不是朱厚照的对手。

被抢白了,要去扇朱厚照同志耳光吧,隔着火枪手,而且不是自己的俘虏,要打要骂由不得自己做主。

达延目露凶光。

一转眼,却见自己的山寨版发话了,玉手一挥,“达延,你可以撤了。”

显然是下逐客令了。

达延再也顾不得理睬朱厚照,退后一步。

几名侍卫立即将朱厚照逮住,上了一辆特制的马车,全副武装的看守了,立即开拔。

殿后的,只剩下几十名火枪手。

她也不啰嗦,身子一晃,已经上了她的“路虎”,一挥鞭子。

快马如风,在黎明前夕,疾驰而去。

远远的,身后传来小王子的声音,豪气十足:“阁下,我的提议长期有效,你可以认真考虑。我相信,你一定会同意的。”

无人回答他。

只有朱厚照大骂:同意个头啊!你算什么东西!

可是,他骂不出来,声音被风挡住了,传不出去。

不过,却很高兴,因为他听到小王子的失望,那种灰溜溜的失望。

他坐在囚车上,真如吃了一剂大补汤,浑然忘却了自己的俘虏身份,兴致勃勃,对看守他的士兵说:“你们的首领干得好,有骨气。”

众人面面相觑,还需要他来称赞?

“好了,你们去叫首领来,我要跟她谈谈。”

太大言不惭了吧?

一个士兵白他一眼,你算老几?

问题是人家的气派的确很大,士兵也不好发言诘难,只不说话。

朱厚照耐着性子:“快去叫你们首领,就说本人可以和她谈判。今后,你等都是大大的功臣,荣华富贵,封侯拜相,都不在话下。”

这人好大的口吻。

看守甲:你就吹吧。

看守乙:这哥们估计疯了。

没人理睬他。

朱厚照没辙了。

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囚车从黑色的云层里穿梭出去——慢慢地,天亮了。

终于,大军再次驻扎。

这是一个绝壁山谷,易守难攻。

大家在防风口停下来开始生火做饭。

朱厚照再一次被拖入营帐里。

这一次就轻松多了,除了脚上防止他逃跑的镣铐,其他什么都没有。

居中坐着那个女人。

他就站在她的对面。

失望!

他失望得几乎愤怒了。

因为,那个女人又戴上了面具。

他一睹真颜的打算再一次落空。

强烈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顶点,你能想象这种急切却又不得知的郁闷和愤怒么?

朱厚照连愤怒都没有力气了。

因为后面的侍卫已经推来了椅子,简易的军中案几权当桌子,还有纸笔摩砚,都准备好了。

面具下的声音,言简意赅:“朱厚照,我说,你写。”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精神,朱厚照同志拿起了毛笔,十分听话。

反倒是她楞了一下,不料这厮如此配合。

朱厚照却哈哈大笑起来:“能为美人效力,我向来十分乐意。”

敢情他把这活儿当成了写情书。

她还是不动怒,伸手,将他写好的纸张拿起来,仔细地看了看,从头到尾,毫无破绽。没有标记,没有藏头诗,没有耍花样。

她亲自封好,对旁边的人说:“兀木烈,你马上亲自去把这封信交给宣府守将。”

叫兀木烈的随从长相十分威猛,显然是她极其信任之人,立即领命:“是。”

去给人质家属送信,要赎金了。

只等拿钱了。

她这才悠闲地坐了,微微闭着眼睛。

朱厚照忍无可忍:“你到底要那么多黄金干什么?”

她忽然睁开眼睛,笑起来:“朱厚照,你真以为自己能值那么多钱?”

朱厚照大怒:“朕富有四海……”

“你没有儿子,也没有亲兄弟,按照兄终弟及的规矩,我算算,该轮到你的哪个堂兄弟做皇帝?”

朱厚照的气焰忽然下去。

竟然觉得无比的悲哀。

也许,正如她所说,根本不会有人来赎回自己。

大明惯例,向来如此。

明英宗就是下场。他一被俘,众人马上拥立了他的弟弟登基。等弟弟皇位坐稳了,生怕他回来跟自己抢夺皇位,就更不会主动去援救他,对于也先的条件,那是根本一个也不答应,恨不得也先一怒之下干脆先替自己干掉这个心腹大患,所以,才会出现后来也先无条件放人都生恐放不出去的怪事。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朱厚照淡淡地:“也许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除了浪费你的粮食,什么用处都没有。”

“你也不用这么悲观。毕竟,你和英宗稍有区别。张太后绝不希望别人的儿子来继承皇位。”

情形变得很诡异,反而是绑匪在安慰人质,不要灰心丧气了。

朱厚照有点感动了。

他扬起头,正要说几句什么,可是,立即闭嘴了,因为,他听到接下来的话。

“其实,你不做皇帝,对天下人来说是好事。”

他微怒。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

面具下,看不出表情。

只一字一句:“你登基以来,唯一的政绩便是两个字‘玩乐’!你亲小人,远贤臣,罢黜你父皇留下的重臣谢迁、刘建,老臣李东阳德高望重,你也把他谅在一边。你亲近的都是什么人?刘瑾之流猥琐不堪的太监,阴阳人。这个死太监最初还只是在宫里猖獗,现在好了,和大臣焦芳等勾结,一时间,权倾天下,许多见风使舵的大臣都转向他,投靠他。每个大臣进京述职,必须给他交钱考核才能过关,一次必须交1-3万两。这银子哪里来?大臣会自己出?就都摊派到了老百姓的身上,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你坐视刘瑾卖官鬻爵,鱼肉百姓,危害天下。就因为刘瑾陪你玩,是你的玩伴,所以你对这一切都不在意!”

朱厚照面红耳赤,竟然一句话也没法反驳。

“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只配和一群太监在一起鬼混。朱厚照,你比太监还不如,看看你鬼混的结果,还敢学什么太祖、成祖皇帝南征北战,就你这点三脚猫,三两下便玩完。你便是大明的宋徽宗了!刘瑾是站着的皇帝,你是坐着的皇帝!就你这种跳梁小丑,如果我真的把你杀了,朝廷上下,不知多少人庆幸得出生天。”

他的鼻孔一抽一抽的,如在拉风箱一般。

想发怒,又是阶下囚。

生平,有谁敢这样指着自己的鼻子痛骂啊?

真真是狗血淋头!

从小,父皇娇宠,母后娇惯,众星捧月,长大了就是皇帝,没有任何争夺,皇位牢固,老子天下我第一……几曾遭到这样的痛骂?

可是,他居然不敢反驳。

也无从反驳。

她笑起来:“朱厚照,你知道外面百姓都怎么称呼你?”

“!!!”

“大玩家!人家都叫你玩家!”

他的脸上,真的是红一阵,又白一阵,整个人,几乎瘫软在椅子上了。

怒不可遏,狠狠地瞪着她。

却觉得惊恐,一阵微妙的奇异的惊恐。

因为,他想起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女人曾经这么辱骂自己。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