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战小王子(1)

一轮寒月,慢慢地升上天空。

夜色苍茫,寒风吹拂,连绵起伏的云层下,整个世界变得充满了一片诗意。

营帐里面篝火熊熊,温暖如春。

所有闲杂人等都被屏退。

只二人对坐。

她脱下头盔,甚至厚厚的战袍,就连随手不离的火铳都放在了一边。

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是,不及那双玉手的光辉,很清很淡,比清辉还寒。

他的目光很快移开,不经意地端着酒杯。

她的笑声那么明朗,许多年也不曾有过的明朗:“我一直想,有朝一日,若能和你重逢,一定要好好地跟你喝一杯。”

那时,他距离她,就是一张案几的距离。

甚至能在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清晰,明澈。

当年从宫里出逃的小宫女,急急匆匆,人海茫茫,不知会沦落天涯海角,却不料,乍然相逢,是如此的令人震撼。

世事两茫茫,变化太大了,完全是两个人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一时竟然无话可说。

何以压惊?唯有饮酒。

他也举了酒杯。

二人举杯对饮,酒过三巡。

士兵很远,朱厚照也隔得很远。

世界上,仿佛只剩下了两个人。

夏小宝先开口:“我听说你被刘瑾陷害的事情了。当时派人打听,什么消息都得不到,我还以为你死了。”

她找过他。

为了那20两银子。

他笑起来,身子往后一仰,但是,姿势很端正,一点也不轻浮。

是一种很闲散的姿态。

很长一段时间,夏小宝觉得自己已经很强大了,强大到足够不怕一切了--比如朱厚照,比如小王子之流。

但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依旧保持着对他的第一印象--无穷大!

如果你觉得另一个人无穷大,那你自己,就没法真正强大。

她觉得奇怪。

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刘瑾这几年益发嚣张,祸害天下,很多朝中大臣投靠于他,互相勾结,上下都是他的党羽,大肆贪污受贿,只手遮天。前年,我和一众言官上书指斥刘瑾祸害天下,他大发淫威,杖责所有上书之人,当场打死了十几个,其他的都发配充军……”

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上书的御史,没死的都打残了。

也许是王守仁当时官小,不过六品,刘瑾还没顾得上他。

后来,把大对头都消灭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清查小鱼虾,所以,名不见经的王守仁也成了必杀之人。

刘瑾亲自下令,将他流放到贵州,这厮不罢休,还派出东厂追杀,一直追到了杭州西湖。王守仁当然不想被他杀了,他想了一个很绝的主意,在一个黄昏,脱掉自己的外衣配饰放在西湖边上,仰天长嚎,高声悲叹,然后留下一封遗书,伪装成自己跳水自杀了。

当锦衣卫和东厂分别追来时,拿了这些“遗物”就回去交差了。

杭州的地方官们以为他真的死了,很同情他,还曾悄悄地替他招魂祭祀。

就是这一次,他发现单单是一个文官,一个读书人,往往根本没有用武之力,从此,放弃四书五经,游历边塞,修习兵法。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来巡查的兵部尚书王琼。

王琼和他交谈之下,惊为天人,当即把他推荐到张钦的军中历练。这一次,朱厚照“北狩”,他是随张钦来勤王的。

一切,都不是巧合。

而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当年离宫之时,刘瑾还只能在宫里和江美人等勾结,作威作福,尚未把魔掌伸向朝廷。不料短短几年,他几乎坐火箭一般飞速崛起,权倾天下,不但掌控了所有大臣,而且据说豢养了大批死士,在很多据点收藏了铠甲利器。

刘瑾之心,天下皆知。

只有朱厚照一个人不相信。

他从不认为,这个比狗还温顺的太监,能做得了什么叛逆。

最多无非是贪污点钱财而已。

太监爱钱,无可厚非。

就像当初的江美人,刷点银子而已。

他认为无伤大雅。

夏小宝举起酒杯,淡淡道:“朱厚照昏庸无能,纵容刘瑾,祸延国家,替他效命的仁人志士,几乎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王守仁没有立即回答,只看着她。

她也看着他。

四目相对。

那是一种无言的交锋。

最后,居然没人说话。

喝酒。

王守仁放下酒杯:“权监误国,可是,也只有他能够制服权监。他若出事,刘瑾之祸,必然更加蔓延。”

这是实话。

主人放出了恶犬。

也只能主人自己去收拾恶犬。

现在唯一能马上干掉刘瑾的,便只有朱厚照。

朱厚照有个三长两短,最高兴的只怕是刘瑾,混乱之下,浑水摸鱼,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本来,这里出现的人是“朱寿”--但是,此话一出口,她立即明白,王守仁也知道自己知道是朱厚照。

她无语,只喝酒。

他也畅饮。

本是很艰巨的一场谈判,无意之中,变得如此的微妙。

他甚至觉得微微的欣喜,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此欣喜,只偶尔看她一眼,发现,她的目光有时也飘过来,一切,都是不经意的。

她微醺,放下酒杯:“我想出去走走。”

他跟着出去。

那一夜,月色晴好。

两个人在夜空下坐下。

巡逻士兵的脚步很远。

四周非常静谧。

她的声音很低:“我听说,你在格物?”

格物,便是朱熹的格物致知。

王守仁考了进士,对仕途不热衷,很长一段时间痴迷于哲学。

哲学是天下一切科学的基础--可以说,掌握了哲学,才是真正打通人类无穷大潜力的一把钥匙--任督二脉,就这么通了。

朱熹说,要成圣人,就必须格物致知。但是,如何格物呢?他没讲。那是一种境界,佛家云,悟了。但是,如何又才是悟了?

旁边就是一棵树,在塞外成长起来的树木特有的风姿,挺拔,枝丫并不繁茂。

他看着那棵树:“朱熹说,今天格一物,明天格一物,总有一天会悟了。”

她的眉毛微微扬起来,“是不是这棵树也可以格一下?”

他笑了。

彼时。

她从未陪一个男人看月色。

他从未陪一个女人看月色。

就如前世的一个约定,来得如此巧合。

所以,没法“悟”。

也没法格一物--甚至这棵树。

谁也没注意到,一个人正无声无息的靠近。

就连他的脚踏在草地上,也是轻微的,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再走两步,他停下来。

他诡计多端,千方百计,总是骗得看守的兀木烈答应了他的要求。

说是去方便,却无意间看到那两个人从侧翼出来到了这里。

花前月下,孤男寡女。

那是一种奇怪的直觉,这二人是认识的。

他如此的好奇。

然后,看到那个女人倒在夜色下面,双手枕在头上,第一次如此的悠闲。而王守仁一直端坐着。

两个人之间隔着合乎礼节的距离,甚至彼此之间,连交谈都没有。

但是,无形之中,却弥漫出一股亲昵。

亲昵!!!

许久,许久。

他屏住呼吸,听得王守仁的声音:“小宝……”

小宝?

就在这时,那个女人缓缓坐起来,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笑意,也许是喟叹,非常的轻微:“许多年了,我从未见月色如今夜……”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她侧脸,转向他。

就是这一侧脸,他看到她!

朱厚照看到她!

没有佩戴面具的女人。

没有身穿铠甲的女人。

火铳都不在。

微微的风,吹散了她的一缕头发,贴在面颊上,然后,又随风散开,飘飘忽忽的,就如春日枝头,第一条柳枝。

好奇心就如泄了闸的洪水,强烈的奔涌。

他再也忍不住,顾不得会发出声音,几步就跑过去。

被惊醒的人回头。

月色,远处隐隐的火光。

她在灯火阑珊处。

他把她看得分明。

如遭雷击!

他几乎语无伦次:“小宝……小宝?……”

冷冷的风。

只有他惊诧的声音。

“小宝”二字,传得很远很远。

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震惊,夏小宝若无其事,淡淡道:“朱寿,是谁放你出来的?”

朱寿!!?

她再不叫“朱厚照”了?

就连王守仁也很见机,站起来,恭敬,不卑不亢:“见过朱大将军。”

朱寿--朱大将军--

自从“北狩”之后,他就期待着别人只认自己这个马甲。

只有现在,他偏偏不想--不能!

自己决不能是朱寿!

一定要是朱厚照。

如果不是朱厚照,这一切--

又该如何分辨?

所有的人都在睁眼说瞎话。

朱厚照退后一步,觉得自己的眼睛很花。

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就连这个月色下的女人也看不清楚--轻纱朦胧,夜色朦胧,甚至她的脸也是朦胧的,带着一种淡淡的神秘,淡淡的风情。

他的脑子里想起一句话:

“那个完如果母蜘蛛还没把苍蝇吃完,无耻的雄蜘蛛会用武力把苍蝇抢下来带走……留给母蜘蛛的只有怀孕和生产的无尽痛苦.……”

很久的一句话,很遥远的一个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