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战小王子(5)

敌人,不可能把武器送到你手里让你去打他。

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

拿了人家的手软,尤其是小王子这样的人。

你吃了一分,必须吐出来十分。

啃一根骨头,你得还给他一头牛。

夏小宝不动声色:“如此厚礼,在下不敢领受。”

小王子哈哈大笑:“阁下请放心,我没有任何恶意,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夏小宝淡淡一笑:“在下有个习惯,看中什么,就去抢。但是,从不接受送上门来的东西。”

小王子的眉毛扬起来,哈哈大笑:“好,我喜欢你这个性。我也实话实说,这马我不是白送你的。当天,你送了我一批鞑靼士兵。要知道,鞑靼士兵一个价值千金,我区区几匹马算什么?”

这个台阶,找得不错。

问题是夏小宝根本不想给他梯子下来。

“多谢小王子一番美意,不过,我的马匹足够,用不着。”

要知道,小王子送这五千匹马,那可是真心实意,人家从来不玩虚的,而且按照他们的风俗习惯,若是对方这样推三推四的,非立即拔刀相向不可。

问题是,他现在没法发怒。

再有脾气的人,面对几十尊红衣大炮,都没脾气了。

脾气,是打出来的。

“阁下,你如此推却,是否怕我有所图谋?”

“!!!”。

他哈哈大笑,十分豪爽:“阁下,你也别小看我小王子。没错,我的确是想送你礼物,博得你的好感……”

他顿了一下,一张彪悍的脸竟然有点发红。

“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我很想娶你,让你做我的王后。我们鞑靼人勇猛,而你智慧机灵,如果我们俩生一个孩子,必将天下无敌……”

好家伙,一下提升到优生优育的地步。

而且,混血儿比一般人聪明漂亮点,那也是不争的事实。

表达很豪爽。

果然很鞑靼。

更主要的是,人家还脸红了,微微的,一个粗豪的男人红了脸,那就表示,他说的话是真心诚意的。

夏小宝不动声色。

也不奇怪。

一个富有身家的女人--只要长得不是太难看,随时可以提供大批嫁妆--从来都会有人争着抢着求婚。

据说宋真宗时,左领军卫将军薛惟吉死后,留下遗孀柴氏。柴氏超级有钱,吸引了当时的两位宰相向敏中和张齐贤争相向她求婚。其中向敏中求婚不遂,输了一招,还暗中指使人弹劾对手,准备把对手给黑了。

夏小宝虽然没有柴氏那么有钱,可是,几十尊红衣大炮,对于夺取江山的小王子来说,肯定比金钱的吸引力更大。

无事献殷勤,所谓非奸即盗是也。

强夺不成,那就联姻好了。

一举两得啊。

“可是,我并不认为这区区五千匹马,就足以打动你。你放心,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这只是一份见面礼,我们鞑靼人的礼节而已,你收下了,并不需要就答应我什么。哪怕马上掉转头跟我打起来,也没关系……”

谁说人家少数民族不会来虚的?

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奇怪?

夏小宝哈哈一笑,“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小王子,没准我收了马,明天就跟你打起来了。”

我也实话实说,不来虚的,收了你的马,照样可能拿大炮轰你。

没必要跟你客气。

什么叫黑吃黑?这就是黑吃黑。

反正夏小宝同志一直干的都是黑吃黑或者绑票之类的营生。

小王子非常满意,“对了,我送这五千匹马,还有个附加条件。”

“什么条件?”

他目光闪动,盯着那双剪水双瞳:“我只想问一句,阁下尊姓大名?老这样称呼阁下,也不方便。”

“在下夏小宝。”

“夏小宝?小宝?哈哈哈。”

他大笑,目光肆无忌惮地打在她的脸上,但是并不猥琐,而是充满了兴趣,就如看着一座金矿--闪闪发光,无穷无尽的金矿。

然后,落在她的手上。

那双手啊!!

他忽然起了个念头,若是拉住这双手,并辔驰骋,惺惺相惜,纵横大漠,一定很爽。

但是,他也明白,这是个奢想--至少目前而今眼目下,没有这个可能!

这个女绑匪,不好勾兑。

但是,他想完成一个逆转。

至少,她收了礼物,便是第一步,不是嘛。

“小宝,我得知消息赶来,一路奔波,十分焦渴,共饮一杯如何?”

“请。”

营帐里,灯火通明,酒菜上来。

食物很丰盛,奶皮子、奶酪、奶干、黄油、白油,当然也少不了“手扒肉”:即将大块肥嫩绵羊肉用白水煮熟后端上桌,用蒙古刀割下蘸作料吃;还有“烤全羊”:即将整只羊去掉内脏,把各种调料填进切口和腹腔内,装进炉子里烧烤,烤全羊外皮香酥、肉嫩味美。

手扒肉和烤全羊,都盛装在大盘子里,很豪放地摆在二人面前。

还有奶酒。把马奶倒人一只大皮囊里,然后用一根特制的棒开始搅拌时,马乳开始发出的气泡,象新酿的葡萄酒一样,并且变酸和发酵。他们继续搅拌,直至他们能提取奶油。这时他们尝一下马奶的味道,当它相当辣时,他们就可以喝它了。

一人端了一碗奶酒,互相敬了一杯,很豪爽地干了。

小王子切了一大块手抓羊肉,环顾四周,“那厮大明将军呢?”

夏小宝不慌不忙地喝了一杯,“此人不过是一个败军之将,留在手里没什么用处,喏,你看帐外,我收了点金子,放人了……”

张钦先期送来的赎金都在眼皮下,小王子看得真真切切。

那赎金虽然很不错了,但远远谈不上天价。

他想,这女人干了蠢事--低估了“大明将军”的价值。

但是,聪明的男人,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该闭口,也是知道的。

女人就是女人,你不能指望她一直很聪明。

就算她拥有红衣大炮,也不能和男人比。

小王子反而有点高兴。

他举杯:“不谈那厮,来来来,小宝,喝酒喝酒。”

夏小宝很豪爽,酒到杯干。

“哈,小宝,我从未见过你这么能喝的女人,我喜欢……再来……”

她一笑,又喝一杯。

一点不曾逊色于小王子。

也许是酒喝多了,小王子的目光也变得火辣辣的,百无禁忌,只是盯着她微微变得酡红的脸,剪水般的双瞳。

他毕竟是粗人,人家又不是汉人才子,写不来情诗,也懂不起花前月下,不知道如何甜言蜜语才能打动姑娘芳心。甚至就像张生那般翻墙越壁,待月西厢偷香窃玉,和张莺莺成就好事,他也干不来--对了,他不识字,没读过西厢记。

可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美女--而且是他志在必得的一个女人--这样喝酒,要让人家不想入非非也是不现实的。

酒喝下去,雄性荷尔蒙升上来。

浑身,便开始瘙痒难忍。

他直言不讳:“小宝,你再考虑考虑?我希望尽快和你成亲。”

尽快?多快?

夏小宝居然若无其事地问一句:“你想多快?”

“最好今晚……实在不行,明天也成。”

夏小宝笑了。

五千匹马做聘礼,送上门来入洞房。

划算,划算,有趣,有趣。

她这一笑,小王子就更是心猿意马,只恨不得,马上去搂住了,立马洞房。

问题是,她身边明晃晃的火铳。

就像他腰上的马刀。

喝酒的时候,都须臾不离身。

他权衡一下,觉得二人还没熟悉到那样的地步--冲上去就扑倒,不现实。

理智终于战胜了欲望,小王子朗声一笑,转眼环顾四周:“既然明军打来,我们不如联手展开痛击,你意下如何?”

她淡淡道:“可惜我部众不足,无与争锋,”

“没事,没事,只要你嫁给我,我有十万鞑靼大军,你有红衣大炮,我们夫妻联手,这天下,再也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了……”

政治,又上了一个高度--变成我们夫妻了。

他迫不及待,老是看到那双白皙的手握着酒杯--他更希望,那酒杯握着自己--他伸出手,“小宝,再干一杯……”

抓了个空。

没抓到手,但是,碰杯的声音响了,恰如其分。

他尴尬地笑一下。

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好搞定啊。

酒不醉人人自醉。

花不迷人人自迷。

张三和朋友喝酒,手机铃响。他拿起自已的手机说道:“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喝醉,请稍后再拨。”次日回家,妻破口大骂,:“昨天你喝了多少酒?连移动公司都知道了。”

移动不知道小王子喝醉了。

但是,小王子认为,夏小宝已经喝醉了。

她面色嫣红,玉手,也散发出一种红润的光芒。

肚子里的酒,早就全部化成了药--一剂春药。

在五脏六腑乱窜。

受不了。

再也受不了了。

要爆炸了。

小王子跳起来。

他是何许人也?

草原上自由奔放的鞑靼人,血液里,流淌着野狼一般的习性。--流淌着他的伟大而光荣的祖先,成吉思汗的血液。

成吉思汗每每攻城拔寨,对于那些坚守抵抗的首领,一旦打败了他们,就会把他们的妻子女儿抓起来,当着他们的面,肆意凌辱。很多时候,成吉思汗为了鼓舞士气,还会亲自上阵,带头强奸那些人的妻女。尤其在攻打六盘山的时候,成吉思汗在强奸一名西夏妇女的时候,遭到强烈的反抗,甚至被咬掉了小弟弟。他也因此身受重创,不久不治而亡。他的后继人为了报复,展开了大屠杀,从此,党项这个民族,灭绝于中华大地。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