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战小王子(6)

小王子在明朝边境抢了十几年了,当然强奸了不知多少妇人女子。自从他成年后,向来是看上哪个女人,便和那个女人嘿咻,几曾需要什么忍耐,妥协?

这一次在火枪大炮的胁迫下,好不容易妥协了一回,可是,现在女人就在眼前,把酒言欢,谈笑风生,伸手就可以推倒……

他决定用不着客气了,马上推倒。

女人嘛,推倒之前,一切都很矜持。

推倒之后,一切都很顺从。

就如那些抢来的汉人妾妇--其中也不乏贞洁烈女,但是,那只是开头,按照他的经验,只要男人占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子,很快,再是贞洁的女人,也会顺从下来。

慢慢地,成为彻彻底底的妾奴。

女人,就是要在男人身子底下,才会驯服。

他忍不住了,决定用自己的身子把夏小宝驯服。

他熊掌一伸,扑上去。但是,只触摸到空空的酒杯。

对面的人已经站起来,嫣然一笑:“小王子,天色太晚了,请回吧。我不胜酒力……”

直说吧,老娘还没醉呢,清醒得很,你快快滚蛋。

小王子瞪大眼睛,如变戏法一般。

刚刚还面带桃花,酡红一片的女人,就如滴酒不沾一般,整个人清醒得出奇。

他只好认为是自己醉了,自己看花了眼睛。

但是,醉了,也认识那个洋玩意--火铳!

在她身边,在她手里,不经意地拿起来,摩擦一下--刷刷刷--要小心哦,万一走火了可不关我的事。

他权衡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的硬度,然后,决定不再以身试法。

男人女人,都讲究实力。

就在这时,兀木烈进来,悄悄地在夏小宝耳边说了几句话。

夏小宝面色不变,也低低吩咐了几句,然后挥手让他退下。

小王子郁闷得不行。

也没心思猜测他们有什么紧急军情。

只身子燥热--早不发泄,就要崩溃了。

难受死了。

男人这一口气上来,可是要人命的啊。

“小王子,多谢你的礼物。”

端茶送客。

小王子全身都不自在了--因为,他没法掩饰自己了,很囧,很狼狈,只好闪人。

夏小宝放下酒杯,很不厚道地笑了一下。

男人!

一般都是这个样子滴。

她想出去看看那五千匹上等的蒙古马--黑吃黑的生涯,将她的心脏锻炼得非常强健。

你敢送,我就敢要。

你想占便宜--我就没便宜给你!

出去的时候,一阵风一般。

差点迎着一阵风一般进来的男人--是差一点。

几乎刚好错过。

问题是对方“刚好”看到了他--因为小王子头上戴的那个劳什子东西,一顶很奇怪的高帽子,在黎明的晨曦里,很高调。

朱厚照气得吐血了。

不止是小王子离去的背影,还有小王子在这里呆的这么漫长时间,他统统都知道--只不过,他被兀木烈捉住了,闯不进来。

本是要捉奸的!

人生,还有什么能比眼睁睁地看着奸夫潇洒的离去更加悲剧的事情?

他还看到那五千匹马,黑压压的纯种蒙古马。

男人肯对女人大方,归根结底只有一个想法--你懂的。

他双目血红,仿佛头上飘来一朵绿色的云彩。

但是没有诗意,只有死意。

他气急败坏冲进去。

帐篷里,酒宴正残,马奶酒的味道很浓郁,手抓羊肉被砍去了大半……呀呀呀,如此丰盛,这女人,从未请自己吃过这种好料。

最最过分的是,虎皮金交椅上的女人歪坐着,花容半残,睡意迷茫……一脸都带着残醉。

残醉,才更是迷人。

他三魂已经出了两魂。

脱壳了。

然后,强烈地甩了甩脑袋,他的一口血真的吐出来了。

“小宝,你想偷人?”

注意,是想--而还未实施。

“啪”的一声。

一耳光。

没人看到她怎么出手的。

火辣辣的疼痛。

太欺负人了。

真的跳脚了,朱厚照跳得如一只大马猴:“好你个夏小宝,你背夫偷人,还敢动手?深更半夜,和男人一起喝酒,而且还是鞑子小王子,他丫的来干什么?就是想来泡你的,你不可能不知道……你明明晓得,还和他眉来眼去……你这个潘金莲……”

他可没兴趣像武大郎一样,重申和西门庆一起“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发”--他坚定不移地认为,那主权是自己的。

谁要抢,那只有一个办法--打!

不打死,也打得半残!

至少烙个烧饼把西门庆毒死!

干掉小王子。

但是,无论他怎么骂,没人理他。

也没人生气。

夏小宝挥挥手,如赶苍蝇一般:“去去去,困了,我要休息了。”

他玩命一般跳起来:“***,好你个小王子,老子不敲断你的狗腿,不把你的大小老婆抢光,老子誓不为人!夏小宝,我警告你,下不为例,如果你再敢和别的男人这样乱来,休怪我不客气了……”

又是一耳光过来。

重申主权,也是需要实力的。

这一次,他跳得快,险险避过一掌,捂住脸:“夏小宝,打人不要打脸……你给我记住……”

你给我记住,我马上回家叫我哥来揍你。

朱厚照不是小学生。

他挥舞着躲闪,并不是因为打不赢,而是不想和女人打架--其实,也真的是打不赢。

而且,也不敢打。

不知为何,他很“怕”这个女人--并不是怕挨打--而是怕她翻脸--怕她再也见不到了。

他捂着头:“张永这两个家伙误事,我昨晚就要返回来,***,他们一直阻拦,这下好了,让那个奸夫跑了……”

他几乎催人泪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小宝,我是为你好,鞑子有什么好的?那厮是骗你的,现在花言巧语,送点东西,等骗到手了,就不值钱了……区区五千匹马,算得了什么?小宝你才貌双全,文才武略,他给你提鞋子都不配。还有,鞑子身上很臭的,他们脏得很,据说一辈子也不洗一次澡,全身上下都是膈泥和虱子……好小宝,你千万别上当……他是想骗你的红衣大炮,真的,他绝对没什么真心真意……”

千言万语,这世界上,除了朱厚照,没一个好男人。

转眼,看到小王子那张案几上喝过的酒碗,用过的刀叉,更是受了刺激:“可恶的鞑子,该死的鞑子,***,下一次见了,我非把这家伙碎尸万段不可……”

他跳着脚大骂。

还在盘算:“他不过区区十万人马。这一次回去,我马上调集我大明大军,彻底把他给灭了……”

开军舰和敢于觊觎自己领土的敌人对峙,并且撞翻丫的,是非常必要的。

夏小宝端坐椅子上,看着这个跳脚的家伙。

望之不似人君!

比一个街头小混混还能混。

果不愧号称有史以来最能胡闹的皇帝。

眉头皱得如核桃一般。自己的营帐,何时成了旅游观光胜地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大声道:“兀木烈!”

兀木烈闻声进来,垂手肃立。

她冷笑一声:“把一切闲杂人等全部驱逐出去,今后,再敢放任,一概军法从事。”

老大发怒了,后果很严重。

兀木烈其实是有苦衷的,因为,朱大将军说,他还想再送一点黄金来--生怕绑匪们老了没有退休金可发。

兀木烈想领取退休金--毕竟嘛,绑匪这行当,干久了,妓女还想从良呢。

何况,他们一直认为这个大明将军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猪头。

不是猪头,怎会一味想着送钱来?

谁也不想得罪财神。送钱的是大爷,所以,他们对朱厚照反而恭敬起来。

夏小宝立即明白,这样下去,朱厚照别说随意进出,只怕,很快把自己的位置给撬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

“兀木烈,马上送客。”

兀木烈迎着那双寒光刺激的目光,立即明白,退休金太遥远,受惩罚就在眼前。他当即翻脸:“大将军,请。”

不止动嘴,还动手,按着腰间的家伙--你走得也走,不走也得走。

朱厚照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闭嘴了。

“退下!你知道我是小宝的什么人?”

我管你是什么人?

叫你走你就得走。

朱厚照叫起来:“小宝,你这算什么?我好歹还是你的……”

“闭嘴!”

兀木烈只好退下,因为,是夏小宝让他退下的。

他退下的时候一直在好奇“我好歹还是你的……”--到底是什么?

但觉朱厚照和夏小宝之间,不单纯!

简直太不单纯了。

帐篷里变得空荡荡的,四周一片死寂。

朱厚照识趣地把自己控制在一个安全范围的距离之内--目光很谄媚,声音也很谄媚:“小宝,我真的只是担心你……你想想我会带给你的好处……不让你两面受敌,不让明军跟你作对,让你潜心研究核武器……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很情圣。

“小宝,我知道,你其实心里记挂我。不然,就会把我交给小王子了。你看,都没有,对吧?你为了保护我,还不惜和小王子作对,你根本不可能看上那鞑子,脏兮兮的,没文化,真可怕,而且还是盲流,到处地蹿……”

当盲流遇到贵公子。

盲流自然是小王子。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