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大战小王子(8)

这时,漫天的尘土已经过来。

已经错失了最好的逃生机会。

朱厚照反而不急了,老神在在的,立即让军队集中迎敌。

来人正是小王子。

他在夏小宝的营帐里来去如风,送了五千匹马之后,当然顺便也会打探情况。当他发现“大明将军”不见了之后,越想越不对劲,夏小宝只要不是真傻,就绝没有那么快放掉俘虏的道理。这其中必有蹊跷。

等他酒醒了,欲望消退了--立即判断,夏小宝绝没那么傻。

一个傻女人,是不能一直黑吃黑的。

果然,他派出探子一打听,发现明军在关外集结,兵分三路,鬼鬼祟祟。

他这些年纵横边境,沿途跑拉练,随意纵横一两千里在大明的边境抢劫。不知已经杀了大大小小多少守将,也俘虏过将军,但是,像朱寿这么大牌的将军还极少见。而且,那些将军,根本不会得到朝廷派遣如此巨大的军队前来搜寻。

就连当年明英宗被俘了,也没这个阵仗。

他立即肯定,这个人肯定是非同小可,抓住了,大大的有好处。所以,从夏小宝处离开后,当即定下了战术,务求把朱寿抓在自己手里,至少,把这支明军给灭了。

小王子这一次不打无准备之战,看准了形势,先分了两万兵马,骚扰追击到的两路明军,自己则集中优势兵力,亲自追过来。

他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

两军相遇,他果然见到大大的旗帜,正是朱寿的旗帜。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二人早就看彼此不顺眼了,立即对砍起来。

明军虽然精锐,但人数远远低于鞑靼军,而张钦的大部队又还不能插翅飞来,且自身难保--

小王子哈哈大笑:朱寿,你死定了!

朱厚照虽然听不见,但是,看他的口型--唇语是这个意思。

***,你小王子也死定了!

小王子很快发现不对劲,因为,对方是强势阵营一起冲来--如此,他反而摸不准深浅了,莫非,对方人数很多?

朱厚照打的正是这个主意,趁其不备,蒙混过关。

小王子还真被唬住了,一时不敢太过冒进,只试探着打。

就是这一试探,从早上到中午,到下午,一直不分胜负。

但是,小王子可不是吃素的,后来发现不对劲了,自己被忽悠了,对方几十个回合下来,老是那么些人,后面没有援军,也没大军。

这下不用客气了,集中优势军力,围剿敌人。

朱厚照没法忽悠了。

动真格的了。

身陷重围,他也不畏惧,举着大刀,亲自指挥,骑着战马在阵势里一再地冲来冲去,鼓舞士气。大家见皇帝都冲锋陷阵了,谁也不敢偷懒,一时间,鞑靼军竟然还是占不了什么优势。

小王子也不着急,就如看着掉进米瓮里的老鼠,瞅准了机会,亲自向朱厚照杀来。

主帅交锋,小兵们忙着护驾,王守仁急得满头大汗,不时看居庸关的方向,至今悄无声息。他暗道坏了,这么打下去,迟早都被包饺子,一个也跑不了。

但是,援兵没有翅膀,一时是飞不过来的。

眼看,鞑靼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明军的尸体也越来越多。

王守仁集中精力,除了打退敌人,还得维护朱厚照的安全,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已经血迹斑斑了。

偏偏朱厚照十分醒目,跑来跑去,人家鞑靼当然会重点招呼他。

小王子哈哈大笑:“朱寿,你这厮甚么将军,赶紧投降,没准,我给你封一个大官。”

小王子的汉语十分生硬,天天在边境抢东西,自然掌握了第二门外语。

朱厚照气得大骂:“小王子,你别得意,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哈哈,是谁的忌日,还真不好说。”

小王子退在一边十分悠闲,欣赏着朱厚照被十面围攻的囧样,兴致勃勃:“朱寿,你能付出多少赎金?”

朱厚照气得要吐血了。

自己给夏小宝赎金--并不代表老子就会给你赎金!

他不怒反笑了:“达延,你想要赎金?”

“嘿,我要得可比夏小宝多多多了,你给出5000万黄金,今天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5000万黄金!

朱厚照几乎要跳脚。***,没文化,真可怕。这些鞑子,知道5000万两是个什么概念?大明十几年的GDP总量都没这么多。

他也扬声大笑:“给美人,千金嫌少;可是,给你这个又脏又臭的鞑子,一两也嫌多。”

达延大怒,最恨被人骂鞑子了。

他扬鞭冲上去,大喝:“杀!一个也不留!”

王守仁一直在埋头砍人,见达延下了绝杀令,再看居庸关的方向,真是穷途末路。他心里存了必死之心,只护卫着朱厚照的安全,企图寻找最后的机会,让这个人逃出去。

如果朱厚照真的战死了也就罢了,大不了换一个皇帝。可是,若不死,被人家俘虏了,这便是天大的灾难。

他拼尽力气,但是,无力回天,眼看,身边的明军,已经一个个倒下去。朱厚照偶尔回头,瞥见他拼死砍人,全身都是血痕伤痕,倒也心有戚戚,当年殿试时,一面之缘,谁料今日,换得他拼死护驾。

就在这时,听得又是一阵马蹄声,很快,便人仰马翻了。

是炮声,火枪手的声音,轰隆隆的。

朱厚照大喜:“小宝,小宝……小宝来救我了……小宝真好……”

王守仁也喜出望外,伸长脖子,看着响声的方向。

他心里也想的是,小宝来救自己了--一定是夏小宝发现自己在这里,不然,她不会来。但是,他当然不会如朱厚照那样说出口。

小王子大怒,夏小宝难道跑来跟自己作对?

倒下去的,全是鞑靼士兵。

火炮轰鸣,顷刻间,那些士兵血肉横飞,一阵忙乱,很快竟然被冲开一条血路。

王守仁本来已经陷入险境,忽然见到火光炮声,早已经大喜过望,精神一振,一下把身边的一名鞑靼兵砍翻。

只见一支千余人的队伍冲进来,火枪手开路,火铳放完了,就用砍刀狼牙棒,所向披靡,闻之者无不让道。

为首之人,提着火铳,头戴兜鍪,看不清男女,只一路地杀将过来。

小王子见这阵势,又惊又怒,虽然蒙了面,可不是夏小宝是谁?

他勃然大怒,提气高呼:“夏小宝,你这算什么?”

回答他的是朱厚照的声音,纵声狂笑:“哈哈哈,小宝,快把这厮一枪蹦了……快……杀了小王子,你便是大明第一功臣……”

回答他的是砰的一声。

那是一颗流弹,差点在他耳边炸响,他的马受惊,完全不受控制,疯狂地窜出去。

小王子哈哈大笑:“你这厮,死快点……”

朱厚照狼狈不堪。

头发都差点被烧焦了,却没法发怒,因为这流弹不知哪里飞出来的,又不长眼睛,幸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

王守仁见机大喝一声:“从西北撤……”

果然,西北出现了一个缺口,众人一拥而上,随着朱厚照冲出去。

王守仁也准备跟上去。

但是,当他回头的时候,立即发现不妙。

那支赶来增援的火枪手只有一千多人,而非是夏小宝的五千人马。再说,火铳虽然威力很大,可是,那是不能连发的,第一拨威慑力一失去,充当了开路的先锋之后,再要上铅弹、火药,就需要时间。

可是,鞑靼军显然是不会停下来等你装好铅弹让你打的。

最初被火枪手打死了一两千人,但是,小王子可是率领的号称10万大军,小王子是何许人也?看准阵势,大喝一声:“快,他们的火枪不行了,杀……杀,别让他们装上铅弹……”

他一马当先,杀将过来。

直奔夏小宝而去。

愤怒的鞑靼士兵跟着主帅,那架势,非把夏小宝抓住,生生劈了不可。

戴着兜鍪的人尽管没有谁能看清楚,但是,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夏小宝。

但见她提着火铳,拿着带刺的狼牙棒左冲右突。她的火铳貌似和别人的不同,要先进很多。而且,她身边有几十护驾亲随,这便给了她突围的时间。

王守仁正松一口气,心想,逃离了西北,便可以汇合。

岂料一回头,但见小王子的大军已经呈全面的包围,除了刚刚逃出去的朱厚照,所有人都被围在中间,连西北的缺口都被堵死了。

密密麻麻的弓箭雨点般的射来,互相展开了激烈的对攻。

就在这时,小王子亲自拉弓,一箭就射向王守仁。

他早已看得分明,对方最厉害的便是这个指挥官,只要此人一倒下,其他的便不足为惧。

好个王守仁,猿臂一伸,腰一弯,躲开了他这一箭,立即转向了旁边的夏小宝,低喝一声:“西北……”

西北边本来已经被堵死了,现在空着的是南方,鞑靼军数量最少也最弱。

夏小宝一惊,她本来看好的是南方,但听得王守仁这么一喝,她心念一转,立即改了方向,果然向西北杀去。

王守仁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西北方虽然被堵上了,看起来人多,事实上,这里因为一个地形的问题,处于下风口。大家集中冲下去,鞑靼军根本守不住,立即被冲开了一个缺口。

就在这时,小王子也发现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