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挥手退敌(2)

他没说她是什么,一打马,拼命地追上去。

那是一座已经废弃的驿站。常年的边境战争,羸弱的老驿卒早就失业了,断壁颓垣,残破的砖头,冰冷的石屋,连老鼠都呆不下去了。

夏小宝勒马,拖着王守仁进去。

他还是昏迷不醒,因为失血过多,面如金纸,一点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了,放眼看去,石壁周围,光秃秃的胡杨,一些生命力顽强的枯黄的芨芨草……一些露出土地一截的珍珠果……千里无鸡鸣。

夏小宝找了一堆废砖垫起来,看到墙角还有一个破瓦罐,架在火上,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水囊和几块干粮。

常年的军旅生涯,她从未在任何巅峰时候忽略过这些逃生的必备装备--水在破瓦罐里咕嘟咕噜,一会儿,便有了融化的麦饼的香味。

她放在一边,等凉了,才扶起王守仁,捏着他的鼻子,就灌了一大碗下去。

咕噜咕噜的声音流淌在肚子里,她松一口气--好了,能够吃下去东西,就不会死了--至少不会死那么快。

然后,再为他换一次创药。

他的衣服已经很破旧,被砍得七零八落,她处理起来不方便,干脆全部给他脱掉了,放在一边,就那么给他仔细涂抹,一点也没觉得尴尬。

因为太过专注,她一点也没留意到悄然站在门口的人--正困惑地看着屋里的一切。

那时,她彻彻底底是一个女人。

在为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涂药,擦拭,喂东西……十二分的细心,温柔,就如平凡之至的小女人,在照顾自己的丈夫、家人……

一股没来由的恐惧,他忽然觉得很害怕,很冷--自己也不知道在怕什么。

这和小王子是不同的。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豪爽痛饮,跟亲自细心照顾一个男人,那是完全不同的。

但是,他偏偏没法说什么,简直一个字都想不出来,只是悄然脱下自己的衣服,走过去,轻轻地盖在王守仁的身上,“太冷了,他若是受寒了,就更加好不起来。”

她没拒绝,伸手拉了,给他盖得很严实,然后,把他往火堆边再挪了挪。

张永站在门口,这时,他已经把夏小宝看得清清楚楚。

他瞪大眼睛,模模糊糊地觉得一阵惊惧--可是,怪异在哪里说不出来,而且,连张口都不敢。

太可怕了!

她是谁?

“皇……上……”

“上”字尚未出口,听得朱厚照的声音:“张永,去弄点吃的东西来。”

张永等立即出去。

外面荒芜,实在是没有吃的,幸好有一匹累死的马。很快,马肉便在火堆里冒出嗞嗞的香味。烤好了,张永用小刀割开,先给朱厚照一块。

朱厚照已经很饿了,肚子里咕咕叫,随手,便递了过去:“小宝,先吃点东西吧。”

她没推辞,接过来,拿在手里。

那时,她靠在墙角边,守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手里拿着烤马肉,三下五除二,狼吞虎咽地吃了,困得实在支撑不住,眼皮也睁不开了。

朱厚照拿着水囊递过去:“小宝……”

他住口,看到她已经歪在角落里,看着墙壁,发出微微的鼾声。

太困了,实在太困了。

这一刻,她尘满面,鬓如霜。

朱厚照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擦拭一下她脸上,头发上的沙子。但是,终究还是缩回来,只抖了抖自己头发上,衣服上的沙子。

他也满眼血丝,困得要命。

微微闭眼的时候,只觉得轻微的喜悦--一种慢慢靠近的喜悦。这一生,他从未这样的靠近一个女人--一种亡命天涯,共同患难的情怀。

张永本是还要说什么,但是看到夏小宝那张奇异的脸,他说不下去了。不仅如此,简直连问都不敢多问半句。

这不是真的,天下相似的人多得很。

他想,夏小宝,只是长得像一个人而已。

那时,众人并不知道,在几路明军的配合之下,小王子已经大败而归。朱厚照挑起的这场战争,把小王子打得落花流水,从此,许多年不敢在边境转悠了。

这一支人马,从未如此齐心协力。

就像一群难民。

一切资源都是有限的,夏小宝骑马护送着昏迷不醒的王守仁,朱厚照骑马跟在她身后。后面几个侍卫没这个待遇了,马死的死,吃的吃,只能走路跟着。而且,还必须走快点,不然,小王子万一再追来,就真的完蛋了。

终于,边境的荒芜风沙开始退去,前面,出现了成片的树林,还有一些起伏的山脉。

但是,还是没有旅馆,连找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

朱厚照和他的一干随从们,毕生都没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一边眺望,一边问:“这是什么地方?小王子还会不会追来?”

夏小宝淡淡道:“小王子追不上了。这是大明的境内了。”

朱厚照松一口气,喜道:“这么说,可以找地方官接驾了?”

“当然!只要他们肯迎接你的话!”

这里居住的全是凶悍的少数民族--虽然不是鞑靼,虽然理论上来说,也是天朝子民。问题是山高皇帝远,人家从没沐浴过皇帝的圣恩,不买账的。

而且,本地盛产土匪,遇谁抢劫谁。

现在,这群大肥羊送上门,难道还指望人家不来“接驾”?

简直如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来。

朱厚照很快发现,夏小宝所言非虚,因为,就在他们借宿一家好不容易找到的客栈的当晚,就来了很多踩点的黑道兄弟。

都是清一色的当地土著,扛着大刀,看好地形,随时准备打一个劫。

大家集中在一间屋子里,走来走去,十分焦虑。尤其是朱厚照,他身上穿金戴银的,很有点值钱的东西,但见夏小宝的目光在他身上溜达,急了:“小宝,我们该怎么办?”

她很累很想休息,因为一路上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有个饭馆,能吃热饭热汤,能洗澡沐浴,还有床可以睡一下。

“朱寿,你们都先下去休息,我们好好在这里休整两天再说。”

朱寿还是朱厚照,这个称呼可以随着需要而变动--朱厚照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好好休息2天?你说休息就休息?人家晚上摸黑来砍怎么办?

张永等人也非常紧张。

夏小宝不以为然:“在没彻底摸清楚底细之前,他们不会来的,放心。趁这段时间,你召地方官护驾也来得及了。”

然后,她真的放心--睡了!

问题是朱厚照睡不着,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谁受得了?还是堂堂天子,简直没王法了。别无他法,只好连夜差遣江彬先去搬救兵。

由于地方官的衙门太远,来回,起码两三天。

这些土著,能等这么久?

朱厚照一夜不能成眠。

夏小宝却睡得十分香甜,醒来的时候,照例先去看王守仁,他还昏迷着,但明显高烧退了,伤口不再恶化了。

她心情大好,吃了小二送上来的粥点,精神焕发。

朱厚照走到她身边坐下,眼珠子里全是血丝,被折腾得声音也嘶哑了。

“小宝,今天怎么办?”

夏小宝随意地看一眼客栈的外面,黑压压的扛着菜刀、镰刀甚至鱼叉的土著……打劫的上门了。

她面不改色,看着朱厚照的浑身上下,一伸手:“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摘下来……张永,还有你们……”

大家面面相觑,却不好不从。

一堆金银首饰,甚至连纽扣都取下来了--因为有几个哥们很牛逼很有钱,纽扣都是金子。

夏小宝拿了这些东西,再打量一下几名侍卫,挑选了两个长得比较周正一点,衣服还算干净的:“你们跟我出去一趟。”

二人看一眼外面黑压压的劫匪,心里毛毛的,这一出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朱厚照忍不住了:“小宝,干嘛?”

她神秘一笑。

转身出去。

两个侍卫见人家一个女人都出去了,自己总不好意思太胆怯吧?只好跟着出去。

朱厚照也要跟出去,却被夏小宝严厉喝止:“你老实呆着,别添乱、。”

他不敢动了,只站在窗边看。

夏小宝大摇大摆地出去,径直走到那群人面前,摊开袋子,顿时,一堆金光闪闪的东西出现在众人面前。

哇,钱!

淳朴的土著们眼冒金光。

她朗声道:“今有朝廷特派的钦差路过此地,见你等民风淳朴,忠勇热情,所以,特别给予赏赐。对你们的情况了解后,会回报朝廷,增加对你们的救济。”

哦霍。

炸开锅了。

原来,人家没把你等当成劫匪--以为是仪仗队,组织好了,来欢迎钦差大臣的。

忽悠,继续忽悠。

“实不相瞒,钦差早已微服私访,暗中了解到你们的所有情况,现在,地方官正在押送一批粮食,三日之后,就会到达,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分到粮食,酒肉,每人还有几两银子……”

淳朴的土著们欢呼起来。真金白银摆在眼前,而且,还有后续--酒肉有了,银子有了,粮食有了--既然不费一刀一枪,就能得到钱财,还砍个什么劲?

人家也是没饭吃才这样。

又没有什么政治野心。

砍人也是有风险的,就算人多势众,也得费力气是不是?

天上掉了馅饼,大伙儿立即围住了夏小宝,还纷纷道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