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挥手退敌(3)

夏小宝一挥手,让为首的人带兄弟伙下去分钱,大家欢呼着,一哄而散。

两名侍卫在她身边,本是手心都急得要出汗了,此时,看着那些劫匪一哄而散,还感恩戴德,简直呆若木鸡。

把外面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的朱厚照,完全跳起来了。

他揉揉眼睛,证实那群人的确散去了。

简直心潮澎湃。

崇拜啊!

偶像啊!!

三句话退敌。

所有人得以保全。

他简直恨不得冲过去,亲吻夏小宝的脚趾头。

并且与有荣焉--那是自己的女人!

夏皇后啊!

阳光下,他看见她转身回来,昂首阔步,就如一个得胜的将军。

明亮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眼睛上,眉毛上,眼睫毛上……有一种人就是这样,长得好,超能干,能文能武,就连做饭都比你香一些,你能有什么办法?

他觉得此时的夏小宝,简直太帅了!

不不不,是太美了。

国色天香,无与伦比,生平认识的所有美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她。

他冲出去,要给夏皇后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是,伸出去的手擦着门框。

夏小宝的身子很快,灵敏地,已经坐到了屋里的椅子上。

朱厚照跟前跟后,兴奋得无法言说,谄媚到了极点:“小宝,小宝……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我好崇拜你……小宝,哈哈哈,这天下,就我家小宝最厉害……哈哈哈,张永,快去吩咐酒菜,我要和小宝一醉方休……”

张永本是一路上对这个绑匪不服气的,此时,不服也不行了。

他何止是服气,简直五体投地,立马把偷偷藏起来的最后一块银子拿出来,张罗酒席了。

菜肴算不得丰盛,都是当地的粗茶淡饭,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你别想人家给你上御膳大餐。一碟牛肉算奢侈品,然后是花生米,脆蹦蹦的蚕豆,几味焉不拉机的干小菜。

人饿了,什么都算美食。

朱厚照推杯叠盏,正要请夏小宝来享用,没听到声音,便蹑手蹑脚地出去。

看到她在隔壁,正在查看王守仁的伤情。

彼时,她正掀起他盖着的被子,为他涂抹了一层药汁,然后,放下来。

朱厚照心里颇不是滋味,自己也没法形容,但也压抑不住满心的喜悦:“小宝,吃饭了。”

夏小宝站起来,就在她转身的一瞬,仿佛觉得王守仁的眼皮子睁了一下。但是,很快,又什么都看不见,她以为,那是错觉。

她也饥肠辘辘,出去刚坐下,正夹一块牛肉,听得外面人声鼎沸。

张永等也看见了,急了,大事不妙,那批土著又回来了。糟糕,莫非是发现自己等人在唱空城计了?

张永顾不得骇怕,在掌柜的带领下,一群人已经蜂拥进来。

我的妈呀,好家伙,这些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些东西,什么山芋,红薯,野果,干果,最绝的是,还有人拿着一只小猪--的的确确是野猪,明显是刚猎获不久,才杀了,放了血,褪了毛,整治得干干净净。

“钦差大人,多谢你给我们送来粮食啊……”

“多谢你如此体谅我们,这么多年,朝廷还从没赈济过我们……”

“有了你,我们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当今天子英明啊,这么想着我们……”

……

朱厚照目瞪口呆,但是,很快便醒悟过来,这些人,是来感谢自己的。

成就感!

令人飘飘然的成就感。

他咳嗽一声,如服用了十全大补汤,浑身都是轻飘飘的,这算什么?这算成就!

他清一清嗓子,一挥手,众人镇定下来。

“各位,大家听好了,以前你们生活困苦,但是朝廷不知道,消息闭塞,所以,没有对你们及时救济。现在,你们的情况,朝廷都了解了,我已经奏明皇上,在此地减赋税10年,这10年内,一切杂税和劳役全部免除……”

哦也,十年不征税。

又是一大进步啊。

大家伙儿恨不得当众围起来,把那只小野猪烤给他吃。

一个劲地感激。

说了一大箩筐好话,终于,掌柜的发言,说不要影响钦差大人休息,这些土著才兴高采烈地走了。

屋角里,一大堆的土特产。

甚至野鸡毛,野鸭毛都有。

要是放在平常,朱厚照看也不会看一眼这些东西。今日,却觉得赚大发了。门一关,如一个暴发户,狂叫一声:“小宝,我们赚大发了,来来来,做烤乳猪吃。”

夏小宝再是郁闷,脸上也露出笑容。

朱厚照见她笑了,这一笑,简直如春暖花开,忽然心跳起来,就如一个毛头小伙子一般,红了脸:“小宝,我做烤乳猪给你吃好不好?”

她含笑挥手:“好,做好了叫我。”

朱厚照第一次得到如此和颜悦色的回答,心里那叫一个爽啊!

殷勤备至:“好好好,你先吃点东西,等烤熟了,我就叫你。”

火堆升起,是掌柜的亲自点燃,放了一盆火炭。

天气寒冷,这盆火炭立即升温不少。

火炭两边架设了烤杆,乳猪在上面翻滚,张永和另两名侍卫不停地在上面涂抹花椒粉,孜然、以及当地的各种野生干香料……不一会儿,屋子里便飘荡着烤肉的香味。

大家一路奔逃,好些天都饥肠辘辘,就别说这些好酒好肉了。

夕阳落山了,烤肉终于好了。

利索地切了,分割了放在盘子里,朱厚照急忙端一个盘子,拿了刀子递过去:“小宝,你尝尝。”

金黄色的酥皮,肥瘦适中,香味扑鼻。

夏小宝尝一口,真是不错,满嘴都是肉香。

朱厚照一看,真是喜滋滋的,“小宝,你觉得如何?”

“很好吃。”

他哈哈大笑,如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在她对面坐下,倒了一杯酒递给她,自己也斟一杯,“小宝,喝一杯?”

她一口喝了。

朱厚照简直受宠若惊,也喝了。

旁边的张永们忙着舔酒夹菜,自己也大吃大喝,都看着自家的朱皇帝对那个女人毕恭毕敬--要是换在以前,深宫内院也好,外出旅游也罢,都只有别人讨好他老人家的,哪里轮得到他如此殷勤?

可是,实力为王。

他们早已见惯不惊,反而认为,朱皇帝这个殷勤,献得是很必要的。

要不然,你等自己去把那一干土著击败?

谁也自认没这个本事。

酒过三巡,月亮爬上来了。

窗外的寒风吹起来,边陲小镇,一片安静。

没有莺歌燕舞,也没有灯红酒绿,一盆炭火,一个女人,两相对坐。

朱厚照喝了许多酒,但是没有醉。因为这种酒是当地土著自酿的酒,浓度和纯度很低,几乎和米酿差不多,味道美,但也不过是升级版甜汤而已。

对面的女人坐在宽大的木椅子里,仰靠着,打着盹,脸庞被火光映红,淡淡的,有一种化不开的眩晕。

他觉得不胜酒力了,声音温存得出奇:“小宝,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情。”

“???”

“小宝,我想,母后若是得知你还活着,该多高兴啊……”

她沉默着,没有回答。

“母后自来喜欢你,小宝,她见了你一定非常非常开心……”

她笑起来:“可惜,我母亲不会开心啊。”

“!!!”

夏皇后的父母都已经死了,就在她“死”去后不到一年,两个老人都先后去世了。

她淡淡的,如在讲述别人的事情:“当年,我走投无路,曾经潜回家里看望父母……他们不敢收留我,不仅如此,后来,他们忧惧成疾,父亲先死,母亲胆小怕事,也自缢身亡……”

做了皇后的女儿,诈死逃回家,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一旦东窗事发,你一个人死也就是了,却连累全家死绝成何体统?

夏小宝只得连夜再次逃走,从此后,音讯全无,得知父母的死讯,都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

朱厚照对夏皇后都不放在心上,怎会管自己的老岳父岳母?还是张太后下令,象征性地给了点抚恤和赏赐,划拨了200倾良田给夏皇后的哥哥,但夏家也许是风水不好,去年,哥哥也身亡。

朱厚照无言可答,他本是有很多话要说的,很多畅想都要抒发,但此时此刻,什么都说不出来。

四周寂静,只有外面的寒风,一阵一阵地扫在窗棂上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烤乳猪的香味彻底消灭了,都进了人们的肚子里,所有人都困了。

这一夜,大家都很放松,按照时辰估计,也许,明日地方官就要率军赶到了,土著也被收复,安危不成问题。

朱厚照第一次睡得很熟。

这一觉,直到天亮。

外面,张永等已经准备服侍他了。

他翻身起来,习惯性地走向隔壁:“小宝,小宝……”

门是关着的。

他本要推门,但是,想起来,第一次礼貌性地敲门。

咚咚咚,敲了十几下,依旧无人应答。

他觉得不妙,一下推开,里面空荡荡的,别说夏小宝,就连王守仁也不见了。

他大惊失色,追出去:“张永,你们看到小宝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

昨夜大家都睡得很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到底夏小宝是什么时候走的,谁知道?

朱厚照追出客栈,跑了很远,天苍苍,野茫茫,哪里还能见到半个人影?只有自己的那匹最好的马不见了。显然是昨夜,夏小宝就悄悄离开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