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被迫回宫(1)

可是,朱厚照同志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好无耻的,相反,他兴致勃勃:“小宝,这次我回宫后,发现自己简直离不开你,所以,悄悄地跑出来找你。快过年了,我必须在过年之前赶回去,不然母后追问起来,我没法交待……对了,小宝,我说了要给母后一个惊喜,她要是看到你,肯定会跳起来……”

一股愤怒的火焰在胸腔跳跃。

夏小宝却不动声色,脸上甚至还带了点笑容。

她目光闪动:“朱厚照,你就不怕我回去后,再向你下毒手?”

“啊?”

“如果我这一次真的跟你回去了,你只怕距离死亡之期就不远了。”

他哈哈大笑:“小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不怕。”

他不怕的。

他当然不怕!

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

夏小宝也笑起来,她伸长腿靠近火盆。

朱厚照就在她的对面,看到那修长的腿从大裘下舒展,笔直。就算隔着厚厚的裤子,也觉得一股让人心跳加速的曲线。

还有她的大裘下面,白皙的颈子,脸是苍白的,黑白对照,显现出一种仓冷的妖娆。

他觉得舌头有点干。

伸出手去,将她的大裘取下来,柔声道:“小宝,屋子里暖和,把大裘脱了吧。”

她毫不在意,像一个大爷一般,脱了皮裘,任朱厚照如小厮一般,给她挂衣服,递瓜果。

她手里端着热茶,吃了一块点心,心底仿佛暖和了一点。

朱厚照就坐在她的对面,殷勤备至。

她终于转眼,仔细地打量他。

此时的那张脸上,那种殷勤,真是令人作呕--因为他的存在,她只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朱厚照却因为这凝视,浑身热起来--她从没这样看过自己,从未。

“朱厚照,我曾给过你机会,想放你一命……”

“嗯,我知道……”他傻傻地点头,“你还救了我,在小王子哪里救我……然后,又在土人哪里救了我一次……我知道,你不想杀我……”

当你一再救一个人的命的时候,肯定是不会想要杀他。

但是,这个法则,在夏小宝这里,是有点出入的。她想起焚烧掉的那个东西--心里,一阵一阵的翻江倒海。

就像一笔债,朱厚照欠下了自己的,自己欠下了别人的……循环往复,终究,这笔账,还是必须算在朱厚照的头上。

她痛苦的不是如何面对朱厚照,可是,现在,她决定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对了,小宝……王守仁这厮呢?”

她握着茶杯的手,稍稍紧了一点。

眉毛一挑:“张永他们没告诉你?”

朱厚照老老实实:“我昨天才到,一来找你不再,我就出去了。今天,还没等张永他们的报告,你就回来了……”

她笑起来。

张永还是死性不改。

他不是不报,而是根本不敢报。

“王守仁这厮还没死?哈,他也算命大。那一次,他舍命救你,也算是有功之臣,我决定重新启用他,诏书都发到他父亲那里去了……这厮,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哈哈,我就知道,找你找不到,难道找他还找不到?”

谁说朱厚照是蠢货?

他向来比任何人都更狡诈。

“他救了你一命,你也照顾了他这么久,算跟他扯平了。小宝,这厮看样子还算老实人,忠心耿耿,他若是真有能力,以后一步步提拔他,也算是报答他了。”

如果说夏小宝之前还抱着一星半点的希望,此时也完全熄灭了。

眼前一片茫然,只把茶杯放在桌上,慢慢地闭着眼睛。

朱厚照走来走去,“我看看,王守仁的父亲王华对吧?这个老头子在南京做吏部尚书。王守仁也可以就近在南京做官,照顾他的父亲,这样,他们一家人就团聚了……我还听说,他父亲给他在江西定了一门亲事,到处抓他去结婚都找不到人。不过,他被刘瑾逼得有家不能归,也怪不了他……王守仁是个人才,最初,我还以为他只是文章写得好,这次和小王子作战,发现他还有指挥才能,在南京锻炼几年,以后外派地方,做个封疆大吏,说不定能成为国家重臣……”

看,人家替王守仁考虑得多周到?

连借口都为王守仁找好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今生别想进北京了。

要想再见夏皇后一面?

做你的春秋大梦。

过去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今后,就别在我面前晃悠了。

“小宝,对了,我还替王守仁订婚的那个女孩家里打听过……那家人不错,也是诗书世家,小姐也长得漂亮。王守仁有功于我,他结婚,我们送点什么好?”

看看,人家站在高瞻远瞩的角度。

那是领导级别的发言。

“小宝,我得大大赏赐他。我已经禀明了太后,太后也准备了一份礼物。”

一张网!

铺天盖地而来的天罗地网。

“小宝,你认为我的安排如何?”

她很干脆:“朱厚照,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你真的要我跟你回宫?”

“当然!宫里不能一直没有皇后。小宝……”他忽然有点羞涩,压低了声音,不胜苦恼,“大臣们天天旁敲侧击的,要让我收养宁王的儿子。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悄悄地看过宁王那个孩子,胖得跟猪似的,太丑了,我一点也不喜欢。我想自己生一个……”

“!!!!”

他直言不讳:“我想生一个嫡长子。”

朱厚照这样说,是有原因的。

大明王朝几百年下来,真正的嫡长子只有两个人。第一个是马皇后生的太子朱标,也是长子。但是,马皇后生朱标之前,朱元璋还没得天下,不是皇帝,而且,朱标死得早,根本没做过皇帝。

另一个嫡长子,就是朱厚照本人。

朱厚照是在父皇登基后,由张皇后亲生的,既是嫡子也是长子。这在宗法制的社会里,他的优越性可想而知,几乎不会遇到任何的地位挑战。

所以,他才五个多月就被立为了太子。然后,顺理成章的登基。

可以说,大明王朝两三百年,有且只有他一个人是嫡长子登基的。

所以说,命好比什么都重要。

朱厚照深谙这一点,当然就无限畅想:“小宝,如果我们生一个孩子,就是天然的嫡长子……”

夏小宝瞪大眼睛。

有时,她发现自己不了解朱厚照。

真的,一点也不了解。

朱厚照却兴致高昂,简直呆不下去了。

窗外寒风漫卷,呼啸而来,到处是莺歌燕舞。

秦淮河边,风月洋场,人家悄悄地微服前来--那是货真价实的微服,连侍卫都只有几人,吃穿都自己付钱,没得地方官接驾。

如果不玩够本,见识此间风月,岂不是白来一趟?

“走,小宝,快走,在这屋子里闷着烤火多没意思?快陪我出去走走。”

她坐着一动不动。

“小宝,我请你吃饭?”

也没语言。

“小宝,我答应让你处置一个人。”

“谁?”

“刘瑾!”

“成交”--这二字还是没有到来。朱厚照不明白了,都许诺这样的事情了,还不行?

“小宝,你……”

夏小宝已经站起来,伸手拿了大裘:“走就走,还罗嗦什么?”

朱厚照大喜过望,立即跟出去。

在外面候着的张永等人一见皇帝和夏皇后一起出来,心里之震惊,简直没发言说。这是怎样的情况?朱皇帝满脸笑容,夏小宝看起来也非凶神恶煞。虽然朱厚照一路跟前跟后,有点狗腿,可是,毕竟,跟他们料想的任何一种情况都不同。

张永暗忖:是不是王守仁他们发现了什么?

如果这二人知难而退,从此断绝了纠葛,那真是天大一桩好事。也免得他为难。要知道,这种事情,去向皇帝禀报,不但没功,反而有过。

为尊者讳,你懂的。

皇帝老婆偷人,这事,最好永远别提了。

就在张永一心指望夏小宝在皇权的压制下,从此洗心革面,彻底和王守仁一刀两断的时候,他看到二人出去了。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十里秦淮,万里风月。

天公作美,风雪已经停了。

正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之前最好的一段时光。

小桥结冰,轻烟烂漫。

对面的花船,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妇人好女,歌舞青春,妓女风月……在这里留下了千古的传奇故事。

最大最气派的一艘画舫就在前面停下来。

有个歌女坐在上面弹琵琶。她穿一件雪白的大氅,粉脸嫣红,手指轻敲,一串地音符滑下去,大珠小珠落玉盘。

随之起舞的,是一群豆蔻年华的少女,其间还有一个面色雪白的波斯美人儿。

朱厚照的眼珠子都快转不过来了。

夏小宝也停下脚步。

他却问她:“小宝,你干嘛停下来?”

她反问:“你想看就留下欣赏呗。”

“哈,我不想看,这些歌舞都欣赏腻了,都差不多,没事,走吧。”

张永等人大跌眼镜。

简直是言不由衷啊。

只怕是怕了那谁谁谁吧?

一个男人,之所以有天翻地覆的变化,通常来说,并不是因为忽然变成了柳下惠,而是因为害怕--比如,遇到了河东狮之类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吴眉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