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撞见(5)

童映雪恨极了身侧的童墨染,夺了她的光芒,夺了她的嫡女身份,绝不能让这贱人取得圣上或太子的青睐与欣赏。

她准备了这么多,娘更是请来了异国者来教她常人极为少见的盈盈舞,好让她能够在圣上和皇子们面前大放异彩。

相信风曜国中无人知道盈盈舞的存在,更无人见过此等美妙的舞蹈。

皇宫里一片盛况,五颜六色的缎带悬挂在半空,吵闹的声响不断响起,各位官员送上价值不菲的礼品,更是与受圣上宠爱的大臣们交好,欲想官途更上一层楼。

穿着瑰红色衣衫的男子满脸神采,精致的脸庞如被工匠精心雕刻,眉眼带着淡淡的笑意,墨色的瞳孔焕发着宝蓝色的神采,腰带下有一块玉佩,雕着龙形,足以证明,这男子非寻常人家。

“二弟,不知你约我来御花园所为何事?”男子展现笑意,澄清的瞳孔不含半点浑浊,看眼前之人,和蔼友善,无半分敌意。

“太子殿下早对宴会不上心,与其留在那与一群大臣敷衍谈话,倒不如来此欣赏娇艳盛开的花朵,与本王谈谈心,不是很好吗?”手执梅花银扇,一双凤眼微眯含笑,深紫色的眼瞳透着神秘且蛊惑,唇角上翘,似笑非笑。

如此妖魅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烛海。

沈烛海的容颜足以令宫中女子为之迷醉,从未见过比女子还好看的男子,被他那深紫色的眼瞳所凝视,仿佛被吸入了黑洞,迷失了自己只为他。

这张脸不知道给他添了多少麻烦。

沈烛海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人,面对那些不断涌来的群蜂浪蝶,真真有点受不住。

“哈哈,二弟竟然会道出此话真真令我震惊,如此认真,怎会是二弟所说。怕二弟找我来不是为了欣赏这些庸俗的花朵,是为了某朵盛开得美艳的娇花吧。”太子殿下一眼便看出沈烛海的心思。

难得有女子能够令二弟如此伤心,作为大哥的他怎会不好奇呢?

“知我者莫若太子殿下,听闻相爷的嫡女乃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如仙女般梦幻,简直不是一般官宦之女能相比。难得太子殿下不想亲眼目睹此女的真面目?”

“此事我早有听闻,对相府嫡女,确实有几分兴趣。”

“请问,这是皇宫何处?”一把娇柔的声音响起惊扰了他们的谈话,淡雅中透着小女人的成熟的童映雪朝他们微微一笑。

“此乃御花园。”

童映雪眉心一皱,“请问该如何前往圣上的宴席?小女子初入宫,不慎迷路了。”

“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沈烛海邪魅一笑,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息深深吸引住童映雪。

她羞涩低头,小声说:“小女子名叫童映雪。”

姓童,这岂不是相爷的嫡女?

太子殿下在心中感叹一声,相府嫡女果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而沈烛海更是目光灼灼盯着童映雪看,眼中透出的火花与占有欲,完完全全表现出来,怕是对她一见钟情。

童映雪带着小女人的羞涩,粉红飞飞,目光也总是飘向沈烛海,若说她对他无意思,便是假。

一直待在附近的童墨染揉着手指,黑瞳迸溅着冷光,面无表情的脸庞隐约透着森冷的恨意。原来这两人在御花园里互相看中了彼此,怪不得她一直不知道。

好你个沈烛海,竟然欺骗她如此之久,利用她来夺取太子之位,进而成为风曜国的君主。

回想起上一世的自己傻傻为了他,做了许多不曾想过的事,可这禽兽的眼里根本无她的存在,他不过是透过她来看童映雪罢了。由始至终,沈烛海不曾爱过她。

瞧这两人肆无忌惮深情对望,惹得童墨染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清楚知道沈烛海真面目的她看他这假惺惺的模样越发觉得恶心。

呵呵,童映雪想做嫡女,怕这辈子,连想都不准想。

“庶妹。”一声呼喊把陷入美好世界中的童映雪唤醒。

童墨染面无表情来到童映雪身侧,一身鹅黄色的衣衫将她衬托得美若天仙,若那张冰冷的小脸展现笑容必定是一番美景。

“庶妹,你怎能擅自乱跑?我与爹找了你好一阵子,莫给他人增添麻烦。”童墨染皱了皱眉,轻声责备,看了身穿瑰红色男子一眼,欠了欠身,“民女童墨染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受宠若惊,他与这冰山女子理应头一次会面。

“你认识本太子?”

童墨染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他腰间的玉佩,“龙乃天子的象征,风曜国中除了圣上有此资格佩戴,其次便是太子殿下。不知我的猜测是否准确呢?”

“真聪明。”太子殿下笑眯眯看着童墨染,眼里多了一份欣赏,“这位是沈王爷沈烛海,站在一旁从未说话的冰冷男子是名家上官的人,叫……”

“上官秋彦。”

冰冷的脸庞不含半点感情,剑眉总是蹙紧,英俊不凡的脸庞,完美的面廓更是无可挑剔。身穿月牙白的衣衫,随意系上浅色腰带,腰间所挂的羊脂白玉透出浅光。拥有一双难得一见的灰瞳,盈盈光辉在起流转,比一般的眼瞳更为夺目,深深一看,其中似乎透出一抹温柔。

童墨染深感奇怪,上一世不曾有上官秋彦的存在,上官家被陷害成谋反黑手,被圣上满门抄斩,怎会有漏网之鱼呢?

最重要的是,他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童墨染欠了欠身,“庶妹,我们该走了,若惹爹生气便不好。”

左一句庶妹,右一句庶妹,深怕别人不知道她童映雪只是庶出的孩子,而她童墨染是相府高高在上的嫡女。

好不容易能让太子殿下和沈王爷误以为自己是嫡女,又取得他们的欢心,童墨染这贱人偏要在这时候出现坏了她的好事,处处诋毁着自己,真是够了。

童映雪临走前给了沈烛海一抹笑。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依依不舍啊。

朝中大臣不断巴结童海天,好话说尽,惹得他连声大笑,哪还会生气她们姗姗来迟呢?

“爹。”

“染儿,过来。”童海天满脸笑容呼喊,一一为她介绍各个受圣上重视的大臣。

“染儿见过诸位大臣。”童墨染欠了欠身,脸上虽未带有半点温和,却能从她眼里看出尊敬的神情。

各个大臣纷纷感叹相府的嫡女是何等何等的好,想必一定能获得圣上的宠爱,说不定还能成为太子妃呢,说得童海天欢乐不已。

童映雪是完全被搁置在旁边,没人理会。

她愤恨咬着牙,眼底露出深深的恨意,剑刃般的目光直勾勾盯着童墨染,恨不得将这贱人大卸八块。要是童墨染不在,享受这些赞赏的人必定是她。

“这是我的妹妹童映雪。”童墨染拉过童映雪,大方宣告她的存在。

与童墨染的情况截然不同,诸位大臣露出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童映雪。

不得不承认,童映雪长得极美,与童墨染的冷是相反,温柔的笑容如冬日里的暖阳,融化冰山。

可惜啊可惜,她是庶女,不是嫡女。

“相爷,你怎么能带庶女出席圣上的宴会呢?若被圣上得知,说不定会怪罪相爷轻视之罪。”其中一名大臣好心提醒,话中带刺,童海天怎会听不出。

“李大人此话便是不对,无论庶嫡,我与雪儿是亲姐妹,本不该分你我。圣上举行宴会正要所有人与其同庆,既然是好日子,多一个人陪着圣上高兴,圣上又怎会怪罪爹呢?”童墨染淡淡地说。

几乎所有人对童墨染表示欣赏。

而童映雪真是恨死了身边的女人,恨不得将她那张虚假的脸撕破,刮破,更想要让这女人跪在面前向她求饶。

今日所受的屈辱,他日必定加倍奉还,绝不手软。

随公公一声大喊,各大臣,各嫔妃回到位置坐下,圣上慢慢做上龙椅,器宇轩昂,薄唇勾勒着笑容,周身而发的王者气焰猛烈逼迫,重重压着他人的气焰,不愧是天子。

在御花园碰见的太子殿下等人坐在相爷右上方。

先是按照宫中所准备的节目一一展开,只见圣上的笑颜并无改变,也就是说,这些节目不足以让他露出真正的笑颜。

“听说相爷的女儿童映雪特意为朕准备一支舞,此事是真是假?”

“是的。”

“好,让朕看看此舞是否与众不同。”

童映雪换上了纯白的衣衫,折叠宽幅的裙裾拖地,盈盈一笑,如春风,如暖阳,深深落入每个人的心里。身子转动,长裙散开,柳腰柔软朝后弯下,流转银光的眼瞳对上沈烛海温柔的眼神,起了羞涩,拂脸转身,婀娜多姿的舞蹈令人迷醉,沉溺其中。

呵,她真是瞎了眼。

看沈烛海与童映雪眼神交流的次数如此之多,这对狗男女胆敢在她面前秀恩爱。

童映雪想以盈盈舞获得圣上的欣赏,那么就以此舞惹得龙颜大怒。

一阵奇怪的风来袭,纯白的衣衫瞬间裂开且吹散,童映雪蹲下抱着身子,毫无衣衫遮掩出现在众人眼前。

沈烛海不是对她情有独钟吗?不过是献出她的身子供他人观赏,他应该很乐意。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顾曼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