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九章:龙颜大悦(1)

“放肆!竟然献上此等污秽之舞,相爷,这就是你的好女儿?”圣上怒眉瞪眼,重重拍打龙椅发出清脆的声响,满脸通红,火气不断涌上,连那双黑瞳都能清楚看见,其中的烈火是烧得何其旺盛。

童海天愣了,完全没料过会有这种意外发生。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童墨染面无表情看着周遭的人对童映雪议论纷纷,更有人以异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还真是热闹非常啊。

一抹黑影飞过,脱下外衣披在童映雪身上。

“请父皇莫怪罪,许是有人对童小姐所穿的衣衫动了手脚才会如此,一阵大风又怎么可能将衣服给吹没了呢?”沈烛海为童映雪挺身而出,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若凭他几句话就能扭转局面,沈烛海也未免太过看重自己在圣上心中的地位。

朝中大臣个个都是死要面子之人,身为九五之尊的天子又怎会与众不同呢?

虽沈烛海贵为沈王爷,出生便注定了他的一声身份高贵,与人不同,理应站在高处享受一切的阿谀奉承。可他却不知道,他的额娘容贵妃是皇后娘娘当年陪嫁的小丫鬟罢了。

谁也不知这小丫鬟究竟用了何手段爬上了龙床,获得皇上的恩宠,只知道这小丫鬟终于成为了后宫嫔妃一员,享受荣华富贵。

堂堂的九五之尊竟然封一名丫鬟为妃子,且这名妃子的头衔越来越高,甚至到了贵妃,惹来太后极度不悦。

好几回,太后奉劝圣上将容贵妃贬为美人,不能让其坐大,否则后宫将会一片狼藉。

容贵妃曾经的往事被人查出后,宫里四处都在议论她,连同仅有五岁的沈烛海也惨遭欺负,被其他兄弟姐们瞧不起。

为了避免此事,圣上只能疏远容贵妃。

虽容贵妃所需所求与平常无异,院子少了圣上的光临便少了些许色彩,更何况,无恩宠的妃子,根本不受他人重视。

同年,容贵妃自杀,留下五岁的沈烛海,交由不能生育的木贵妃照顾。

这事沈烛海极少与人提起,也许是为了得到她的同情或者是注意力,他毫不犹豫将这事完完全全告诉自己。

本不屑一提的事,今日终于发挥了效用。

“此乃相府之女,谁敢在她的衣衫动手脚。烛海,你莫牵扯入内,朕不想连你一同怪罪。”圣上看见沈烛海公然维护童映雪,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望。

“父皇,你怎能以自身见解来决定她的对错?作为女子,怎会做出此等事?”沈烛海一心维护童映雪,绝不退缩。

童墨染眯着眸子,锐利如利刃的瞳光散发出杀意。

好你个沈烛海,袒护童映雪袒护得这么明显,深怕他人不知你对她一见钟情,是吗?

后宫嫔妃自然之道沈烛海的身世。

“沈王爷真会说大话呢,他的额娘不就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才当上妃子吗?就算是相爷的女儿,也不过是庶女,想获得恩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想当初,容贵妃若非用了不见得人的手段才取得圣上的宠爱,怎会畏罪自杀呢?”

小声的议论声落入圣上的耳中,只见他脸红得快要爆炸,看似不会轻易放过童映雪。

她可不想童映雪这么快就被圣上处死,这种死法实在是太便宜这贱人。

扑通一声,童墨染当众跪下,“请皇上息怒,是染儿执意带妹妹一同前来,想能多一个人给皇上增添一份喜悦,没想到弄巧成拙,染儿心甘情愿受罚,请皇上放过雪儿。”

童府嫡女竟然为了庶女请罪,甚至愿意为庶女承担一切过错。

这一份心,难能可贵。

不仅仅令朝中大臣欣赏她,后宫嫔妃欣赏她,连圣上脸上的怒气也渐渐减弱,露出欣赏的神色。

一时之间,童墨染戴着高尚的好人光环,而童映雪戴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坏人光环,二者对比,更能看出嫡女与庶女的分别。

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此事与你无关,朕怎能怪罪于你。”

圣上一见童映雪拽着沈烛海的衣衫胆怯倒在正中央颤抖,眉宇一蹙,“相爷,还不将你的好女儿给带下去。”

“是!”童海天快速上前一把将童映雪拉过来。

童映雪经过童墨染身边时,看见她露出得逞的笑容。

难不成,这都是童墨染捣的鬼?

“染儿不懂舞,只能弹奏一曲献给皇上,好让皇上的心情再度晴朗起来。”

“好!朕洗耳恭听。”

童墨染闭上眼睛感受风的吹拂,阵阵的凉意与舒畅,唇角微微上扬,露出笑容,当她睁开眼时,流转般的琴声响起。

原本因她的笑颜而失了心神的人被这琴声给吸引,婉转优雅,声声柔和同时却带着别样的刚强,一阵箫声响起,童墨染抬眼一看,吹箫之人正是上官秋彦。

箫声与琴声相互融合,不分彼此,起伏不定,时而优雅,如同春日里的暖风令人身心出场,有时却又刚烈,似战场上的战士,不到最后一刻,誓不罢休。

一曲尽,周围的人未从各自幻想的世界走出。

“好!”一声高调的喊叫声唤醒在场所有人的意识,掌声四起,童墨染起身欠了欠身,刚迈步,准备回座位却被圣上喊住,“不知此曲名叫什么。”

“回皇上,染儿不知。”

“你不知,却能弹奏出来?”圣上眉眼带笑,对童墨染可是起了兴趣。

“此曲乃染儿在偶然机会下听见,几番倾听,自然懂得弹奏。可惜弹奏此曲之人早不在京城,此曲之名,又怎会得悉。若皇上要怪罪染儿,乃皇上的不是。”童墨染淡淡的笑着,如梅花般冷傲,不失优雅。

无人敢说皇上不是,她,是头一个。

太子殿下看着童墨染的脸色并未因四周之人的议论声而有一丝改变,眯了眯眼,深深觉得她比其他女子来得有趣。

“秋彦,你刚刚为何要助她?”

若无箫声,此曲怎么会达到这种境界呢?

一向不会贸然出手相助的秋彦竟然擅自行动,可想而知,他对童墨染也存有异样的情绪。

上官秋彦喝了一口酒,灰色的冷瞳有些深邃,只看着童墨染,容不下别的身影。

感受到火辣的目光,童墨染自然看向此目光的主人。

对上官秋彦,她也是满腹疑问。

总觉得他那双灰瞳能看穿自己的心思,看穿她的一切,转眼间,她又恢复了冷漠,无畏惧看着圣上。

“朕怎会怪罪于你。相爷得此女儿,乃是你的福气。”如此聪明,懂得讨人欢心的女儿,谁不想要呢?

与朕的刁蛮公主比起来,若公主能有童墨染几分优雅有礼,多好。

童海天起身谢过圣上,一心将希望寄托于童映雪身上的他脸色多少有些严峻难堪,从不看中的童墨染竟以一曲令圣上龙颜大悦不止,甚至夺得了他人的注视,眼观四方的他能够看出,太子殿下对她是起了心思。

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染儿怎会弹奏此曲呢?

童海天虽感到疑惑,却没动怒。

毕竟是童墨染令圣上大悦,这才让童映雪逃过一劫,他又怎么会责怪她的不是呢?

童墨染这贱人,竟然在她的衣服动了手脚,害她丢脸在圣上与众人面前,这份屈辱怎能不报?

如今受大众关注的人并非自己,童映雪更是恨透了自己。

明知童墨染与以往草包的她不一,该对她存有防备,竟让她得逞毁了自己的心思。

好恨!她真的好恨啊!

童墨染,别太嚣张得意,终有一日,她童映雪会将你踩在脚底下,让毒物啃噬你,看你痛苦,看你求救的狼狈模样,绝不会让你好过。

感受到童映雪强烈的恨意,童墨染轻轻一笑,尝了一杯酒,其中的辛辣味渐渐转化成甜味。

果然做了好事,无论做什么都是甜的。

沈烛海的目光悄悄从童映雪身上转移到童墨染那,不得不承认,她的容貌一点也不比妹妹差,甚至更好。

心里喜欢的始终是与他第一次碰面的童映雪。

只可惜,他看上的女人是童府的庶女,并非嫡女,就算娶了她,对自己也毫无益处。

他要的是能够助自己成为太子,夺得这天下的女子,像童墨染此等聪慧,又是相府嫡女,自自然然符合他的要求。

先娶了她进门,日后成了太子,成了皇帝,他想要怎样的女人作为自己的皇后,谁都不能干涉。

而这皇后的人选,自然是童映雪。

感受到沈烛海上下打量的目光,童墨染只感到一丝恶心。

熟悉他的神情,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呵,想利用完她便舍弃她,娶童映雪吗?

沈烛海这么想要娶童映雪,当然不能辜负他这希望,只是,她不会让他娶完好无缺的童映雪。

想着:就算童映雪缺胳膊少腿,你这深情沈王爷也一定全盘照收。

灰瞳映入某个女人上扬的唇角,上官秋彦舔了舔唇,露出蛊惑人心的笑容,哪怕一瞬间,足以让周遭一切黯然失色。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顾曼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