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龙颜大悦(2)

羽姨娘不断徘徊,双手揉着手帕,紧张兮兮的,担心童映雪会出岔子。

要是不能得到皇上的欣赏,怕以后想引起皇宫里的皇子们注意,怕是不可能的。

听下人说,相爷回来了,羽姨娘快步走去大门迎接,只见一箱箱的金银珠宝抬进来,眼瞳一下亮了起来,满心欢喜。

看来雪儿得到了皇上的欣赏,否则怎会有这么多大赏呢?

羽姨娘太过高兴并未察觉到童墨染的存在,任由她在挑选首饰,赠送给其他两房的人。

“左手是给龙姨娘和妃儿,右手是魏姨娘和雅相,莫记错。”

“站住。”羽姨娘一声呼唤,及时阻止寒心,“染儿,你怎可擅自将皇上赏赐给雪儿的东西赠送他人呢?”

看她那副痛心的模样,分明是不舍得。

若羽姨娘大方点,待其他两房好点,说不定她的结局会有所改变。只可惜,她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做舍小财得大财。

“我将我的东西送给其他人有何不妥?”

童墨染偏了偏头,疑惑不解紧盯着羽姨娘。

跟随入宫的随从自然知道,皇上赏赐的这些东西到底是属于谁,只有羽姨娘一心认为,是童映雪受到了欣赏。

欣赏确实是欣赏,是她让人欣赏了一番。

“你的东西?”羽姨娘不悦皱紧了眉头,“雪儿受到皇上欣赏获得赏赐乃是好事,染儿又怎能因嫉妒而擅自将这些东西归纳为己所有呢?这般小鸡肚肠的嫡女,真会被人笑话。”

“被笑话的是你。”

童海天双手紧握放置身后,单挑着眉,怒气冲冲瞪着羽姨娘,“羽氏,这些珠宝全是皇上赐给染儿,她要如何处置轮不到你来说。管管你的好女儿,竟在宫中出丑,真是丢了本相爷大脸。”

若非染儿令圣上龙颜大怒,怕整个相府都得陷入危机中。

怎会得到这般丰厚的赏赐呢?

披着外衣的童映雪哭红了双眼,一见羽姨娘便飞奔而去,哽咽地说:“娘,是童墨染这贱人,是她害我在皇上和众人面前丢脸。”

她的身子被那些人看过,要她如何嫁出去。

此事肯定会传到后宫的每个角落,太子也在场,原本想取得皇上的欣赏便让太子对自己上心,欲擒故纵,这点小把戏,她童映雪还是懂得。

如此一来,太子便会牢牢被自己锁在掌心,太子妃一位,皇后一位,非她莫属。

谁知,谁知,被童墨染这贱人得逞,毁了自己的清誉。

不过被看了几眼身子便哭得这么用劲,上一世的自己可是上了当,被她们母女设计,没了清白。

相比起来,她待童映雪算是友善。

入了宫,带着相府嫡女这身份,又怎么敢胡乱做出过分之事,令童海天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无法进宫呢?

“你还敢说?”童海天恨得咬牙切齿。

他宠童映雪宠得无法无天,丝毫不将这份宠爱割舍落在童墨染身上,童海天一心认为,童墨染这女儿总是跟他对着干,必定不会为他着想。

事实相反,越来越觉得这女儿聪明乖巧,比童映雪省心多了。

童映雪当场出那岔子惹得龙颜大怒,没染儿,她能相安无事回府?连一句感谢也无,竟要将染儿拖下水,实在可恨。

“还不快点过来给染儿道谢,你这孽女。”

龙姨娘与魏姨娘听见吵杂的声音纷纷出来观看,恰恰听见童海天怒骂童映雪孽女。

看来,今回入宫面圣,羽姨娘的计划被破坏得很彻底。

一向疼爱童映雪有加的童海天怎会因小事而骂她孽女呢?

童雅相打开折扇轻轻摇晃,嘴边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紧紧看着童墨染平静的神情。

“不,我不要。”童映雪咬着樱唇,眼睛周边的轮廓阴霾加深,折射出红光,火气快从嗓子里冒出来,恨不得亲手将童墨染这贱人的喉咙刮破。

竟让她在此等重要宴会丢脸,恨童墨染都来不及,又怎么愿意道谢呢?

羽姨娘皱了皱眉头,对童海天那句孽女表示深深不爽。

就算童墨染取得皇上的欣赏,得到了皇上的赏赐,这并不代表她的雪儿就是孽女,因这小事而痛骂她,有失慈父的风范。

“相爷……”

扑通一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童墨染面无表情跪在地上,把童海天吓了一条。

“请爹莫在说雪儿不是,此事是染儿的错,未好好检查过雪儿带来的衣裳才会有此事发生,惹皇上动怒,惹爹在众人面前丢脸,全都是染儿的错。请爹处罚染儿,染儿心甘情愿禁足一个月。”

好一招以退为进。

从童妃儿口中听了关于童墨染这段时间的变化,看来她是用这招用上瘾了。

还是说,对付童映雪和羽姨娘,不需别的计谋呢?

“此事与染儿无关,爹又怎忍心处罚你呢?”童海天满是怜爱的模样,慈善将童墨染扶起。

童墨染眼角泛泪,楚楚可怜,“若爹真疼染儿,莫再怪罪雪儿。”

“不,爹不能答应染儿。”

出了这岔子惹龙颜大怒,回了相府还不处罚她,这要他相爷的面子往哪搁?再说,染儿一句话便能说服自己,日后这府里有人出了更大的乱子,他也放过,连一家之主的威严也丢了。

此事万万不可。

“女子不可无德,瞧雪儿这未定性,需在房内修心养性,将礼记抄写一百遍,禁足一个月。”

童映雪愣了,拉了拉身侧从未说过半句话的羽姨娘。

“妾身虽不知雪儿在宫中做错了什么,可凭这事说雪儿孽女,禁足其一个月,相爷是否太过狠心了呢?”羽姨娘淡淡的说。

“呵,羽氏是说此乃小事,不足以处罚雪儿,是吗?”童海天昂首挺胸,冷笑道。

“你可曾知道,雪儿在宫中献舞作贺礼时,衣衫随风剥落,斗胆在皇上面前跳此等无素质的艳舞,不处罚她,是否要处罚你呢?”

羽姨娘瞳孔放大,又一次惊呆了。

过去曾咄咄逼人的羽姨娘一日内吃惊两回,可真是不错的场景。

“不不不,请相爷明察。雪儿怎会跳艳舞呢?其中必定另有乾坤,说不定有人在她的衣衫下药,好让风吹剥落。雪儿为了排练此舞受了不少伤,妾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绝不允许有人这般陷害。”

羽姨娘的目光隐约落在童墨染身上。

表面一副为童映雪痛心的样子,实际上为此感到不甘心。

花费了这么多钱请那人教雪儿盈盈舞,竟因此舞而闯了祸,令童墨染这贱人在皇上面前威风一番,更是取得相爷的另眼相待。

该是雪儿获得皇上的欣赏,紧接着成为相府中人人都想讨好的人,若可以便待童墨染更好,取得信任后在她面前装模作样一番,说不定就能当上相府主母的位置。

这下子被童墨染得逞。

这主母位置,何时才能坐得上呢?

都怪雪儿这不聪明的孩子,明知道童墨染与往日不一样,为何不提防点?

“羽姨娘口中的有人是否指染儿?”波澜不惊的瞳孔看着羽姨娘,一副毫无畏惧的模样,童墨染的冷静实在令他人无法相信,是她做的手段。

“染儿与雪儿姐妹情深,怎会做出毁雪儿清誉之事?妾身所说的有人是指未知的陌生人。”

“羽姨娘又是如何肯定,一定是有人陷害雪儿呢?”童墨染平静的说,“据染儿所知,相府里所有人所穿的布料皆是羽姨娘所买,下人也罢,爹与我也罢,除了他人赠送或自己所买,其他衣衫是羽姨娘买下的布缎所制。”

换句话说,真有人要陷害童映雪,那人也必定是羽姨娘。

童墨染的话,倒是提醒童海天某件事。

“羽氏,上次本相所穿的衣衫染毒,此事调查清楚了吗?能否给本相满意的答案呢?”

童海天说的是“本相”而不是“我”,代表,他已经没耐性,彻底愤怒了。

“这……这……妾身……”羽姨娘冷汗直流,没想到竟然会被童墨染逼到这般绝路。

一次又一次以布料让她陷入危机,真行啊。

素琴大汗淋漓跑回相府,气喘吁吁到童墨染身边,“果真如小姐所想。”

“染儿得知什么?”

“染儿私底下调查售给羽姨娘布缎的店铺,发现这家店早在几天前关门,听附近的百姓说这家人突然起了怪病,瘙痒红斑,还有不少人购买了这些布料,过几天便会烂掉成碎片。”

童海天一惊,这不是与他与童映雪的情况一模一样吗?

“染儿想,可能这家店有问题才会导致这些问题发生,并不是有人陷害。”童墨染看了羽姨娘一眼,宽心道:“羽姨娘下次购买布料可要看清楚,莫中了黑店的道。”

“既与雪儿无关,爹便不能禁足雪儿一个月。”

“放肆!”童海天怒吼一声,刚消下的火气又涌起,“你丢脸于皇上和众人前皆为事实,怎能不处罚。来人,送二小姐回房,一月内不得出门半步。”

就算得知事情的真相,错怪了童映雪,顾虑面子问题,童海天又怎么松口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顾曼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