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一章:谁为了谁1

童映雪越是呼天抢地,越会惹童海天不高兴,如此一来,他心里最看重嘴疼爱的宝贝女儿将会成为不如童墨染的孽女。

上一世,童映雪好事做尽,令她这嫡女在爹面前连自称嫡女的资格也没有,羽姨娘扶正后,相府更是没了自己的地位。

名义上是相府嫡女,光鲜亮丽,实际上不过是童映雪的衬托物,仅有此价值。

童墨染待在院子里喝茶,享受着美好的景色风光,看着萧瑟的院子渐渐恢复了生气,唇角的弧度越是扩大。

院子里的丫鬟下人比往日多了,许是童海天担心有人来访,目睹嫡女在相府的日子连庶女都比不上,怕招人话柄才急急忙忙找来了丫鬟下人过来伺候童墨染。可这些丫鬟下人里是否有其他房的心腹,一一清楚。

偶尔看见闲来偷懒,胡言乱语的丫头,不管她曾经是否伺候过何人,均杖打三十。

看着跪在地上哭着喊饶命的丫鬟下人,童墨染平心静气看着,“许是我往日待你们太过优厚,令你们忘记谁才是你们的主子。日后,若胆敢违背我的话,一一发卖,不可求饶。”

丫鬟下人们吓得浑身颤抖,除了回应是,没别的选择。

获得童墨染信任只有寒心与素琴这两个贴身丫鬟。

素琴的心思无寒心这般聪明,虽不能从自己的眼神话语里得知其想法,可她死心眼,忠心耿耿,不会像冰青卖主求荣,这便足够。

听闻冰青在羽姨娘那,日子并不好过。

虽能独占一房,衣着与往日毫无异样,受到羽姨娘那边的丫鬟排斥,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通通都不能如意,被羽姨娘责罚好几回,早已经遍体鳞伤,最近更是被唤去倒夜香,自视甚高的冰青不甘心又如何?

作为丫鬟就得接受这命。

童映雪被禁足一个月,对童墨染来说乃是天大的好事。

一个月,能做的事多着呢。

“染儿,姨娘来看你了。”欲出门,一把讨好的声音传入院子里,羽姨娘身穿上等丝绸,大红花色,头戴金钗,手带乃是云清末的遗物,也是大将军所送的嫁妆之一,血手镯。

大将军曾说此血手镯乃是不凡之物,晶莹通透,泛着血红的光芒,女子戴了身子便好,寒气不侵,长久之时,面色红润,肌肤嫩滑,对女子而言乃是难得一见的宝物。

云清末一直戴着,珍爱得不得了。

可被诬蔑红杏出墙,死后,属于云清末的嫁妆理应交给她唯一的女儿童墨染。谁知,谁知童海天这白眼狼将娘的嫁妆占为己有不说,更是将这些宝贵的东西一一送给羽姨娘这贱人。

每日看着羽姨娘带着云清末的嫁妆得意洋洋走在相府里头,童墨染一口咬碎银牙,恨不得将这女人得意的嘴脸给撕破,划破。

一直紧握的双手轻放小腹之上,“染儿见过羽姨娘。”

无事不登三宝殿,羽姨娘前来必定是为了童映雪。

呵,如今想讨好她,让她跟童海天请求将童映雪禁足的日子缩短,想都别想。

“姨娘特意带了燕窝人参给染儿补补身子。”羽姨娘满脸笑容,亲切和蔼,上前便捉住童墨染的手,“快将东西递上。”看了消瘦一圈,黯然无光的冰青,童墨染的心情倒是舒畅了三分。

“羽姨娘欺负染儿。”童墨染嘟着小嘴,漂亮的大眼睛挤满了泪珠打转着。

“姨娘疼染儿都来不及,怎会欺负染儿呢?说说,是何人惹我家的染儿生气呢?”

我家的染儿?

羽姨娘为了童映雪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出,她最看重最在乎的,不就是自家女儿吗?

“染儿听说冰青在姨娘倒夜香,让此人将燕窝人参此等食材送上,岂不是要染儿……”咬着粉红小嘴,一副受了大大委屈的模样。

“是姨娘疏忽了,请染儿莫误会。”羽姨娘狠狠瞪了冰青一眼,“你过去命华信过来,且让她入我房取其燕窝与人参。”

“是!”冰青可怜兮兮转身离开。

想起当初在童墨染身边伺候着还不曾受过此等待遇,从上等丫鬟落魄到低等丫鬟,院子无不尽是嘲笑自己的声音。

想想,若当初不卖主求荣,好生在小姐身边伺候着,谁敢说她冰青半句不是。

要怪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认为羽姨娘是明主。

如今就算冰青到童墨染面前跪地恳求,怕也不可能回到她身边伺候。

养不熟的白眼狼,即便改邪归正,依旧是一直会咬主的白眼狼。

羽姨娘面带笑容,眉宇间紧皱不要,瞳孔流露出满满的痛心,看来这些送上的燕窝与人参只是一般货色,命亲信华信带来的燕窝与人参乃是珍品。

连这点小小的钱也舍不得,她这姨娘也当得太过寒酸了吧。

“小姐,茶叶没了。”

“皇上赏赐中不正好有茶叶吗?用上吧。”童墨染淡淡的说,看羽姨娘眼睛一亮,嘴角微微上翘,满心讽刺。

“不知姨娘前来所谓何事。”

羽姨娘甚至童墨染已不是当初随意好糊弄的小丫头,得谨慎点,好让她为雪儿请求。

羽姨娘连忙跪下,一副痛恨内疚的模样,“是姨娘不好,着了黑店的道,差点令染儿蒙上不白之冤,更令雪儿在圣上面前出丑。只望染儿念在一家人的份上,到相爷面前为雪儿请求,将禁足的日子缩短。”

若雪儿一个月不能出去,期间发生什么事,对她们来说是大大的损失。

童墨染是刀子嘴豆腐心,肯定会顾念一家人,答应自己的。

“染儿三言两语怎能改变爹的注意呢?若姨娘继续跪在此处,传入爹的耳中,不知会成何等不得体的谣言蜚语。”

童墨染平静的态度与反应令羽姨娘为之震惊。

怎……怎么会?染儿怎么会变得这般冷血无情?

“茶凉了。”

羽姨娘立马起身,不再假装虚伪的小脸,反倒是以相府当家身份与童墨染说话。

“染儿,你可曾记得雪儿往日待你的好?当年你贪玩不慎将含毒的药物放入相爷茶水中,雪儿为你请求,这才让你免其杖打,禁足一个月。如今,雪儿出了意外,你怎能如此狠心,连一句请求都不与相爷说呢?”

童墨染轻轻一笑。

羽姨娘真是好心,提起了一件她早已忘却的往事。

童墨染从小便是性格温和,不好动的女子,因云清末自杀身亡,无娘无疼爱的她,在相府的日子自然过不下去。而童映雪也在那时对她起了恶意,将含毒的药物给予自己,说此药能令童海天的疲劳瞬间清除。

年纪尚小的她听信童映雪的话,真真将此药倒入童海天的茶水中。

然后童海天因中毒昏倒躺在床上,得悉是她做,狠戾的嘴脸一一展现,而童映雪则充当好人,为她求情。

如今想来,怕童映雪有此举措,应是羽姨娘教导。

而童墨染也因此事与童映雪关系友好。

“姨娘是否说染儿冷血无情?”童墨染垂下眼帘,双手紧握茶杯,“雪儿被爹责罚,怎会不为她求情?可爹固执,姨娘并非不知,再说,在如此重要的宴会之上丢了爹的颜面,就算染儿是嫡女,爹也未必会听染儿的话。”

“染儿不为雪儿求情,避免雪儿禁足的日子增添。”

童墨染咬了咬唇,一副为童映雪好的样子。

自从云清末与将军府,相爷不待童墨染好,这嫡女在相府有任何受累受病也不曾理会过。

若染儿替雪儿求情,说不定会惹怒相爷,禁足的日子怕是只增无减。

羽姨娘也明白童海天有多爱面子,不杖打雪儿,已是对雪儿的怜爱。

潸然泪下,轻轻抽泣,面对童墨染突如其来的反应,羽姨娘可是乱了手脚。

此处无相爷或圣上在,童墨染做戏给自己看也讨不了好果子,再说她待雪儿如此之好,信任雪儿,怎会陷害雪儿呢?

许是自己太过多虑,童墨染就是聪明了,也不可能会知道自己与雪儿的心思。

“染儿莫哭,是姨娘错怪了你。”

“羽姨娘,奴婢带了你所需的。”华信将手中珍贵的燕窝与人参递上。

“这燕窝与人参乃是皇上赐予相爷,相爷再转赠于姨娘,今日姨娘将此送给染儿,请染儿莫再生气,也莫与雪儿生分。”

羽姨娘一副滴血痛心的样子,将藏了许久的珍贵燕窝人参送给童墨染。

“姨娘与妹妹待染儿如此之好,我又怎会生分?日后姨娘和妹妹需要染儿帮忙,染儿必定竭尽所能。”童墨染破涕而笑,很是单纯天真。

听了这话,羽姨娘便觉得这燕窝和人参值了。

“姨娘有事需处理,先离开。”

童墨染看着羽姨娘完全离开了院子,那副单纯天真的嘴脸瞬间卸下。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很明显,羽姨娘不懂得这话的意思。

她与童映雪待自己如鱼肉般宰割,又怎能不好好回馈她们母女呢?

“寒心,陪我出去走走吧。”童墨染起身踏出院子,灿烂的阳光落下,丝丝的暖意被她的冷意所冻结,如魑魅般的笑,令人毛骨悚然。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顾曼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