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四章:灾星祸害2

果真吸引了童海天的注意力。

羽姨娘心急如焚走去,轻拉起帷幔贴耳道:“是一位得道高憎,说相府会中毒因有妖物在此作祟。”

“妖物?”

童海天十分信风水命理之言,理所当然认为他能稳坐相爷之位也必定因命中注定。

只可惜,童墨染深知,他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全因娘亲所致,并非他一人取得。如今却死皮赖脸说是自己命中注定,想想便觉得他是自以为是到了极点,真是可笑。

老衲手中的八卦盘开始转动,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敢问高憎究竟何妖物作祟。”

得道高憎摇了摇头,重重叹息一声道:“命运啊命运,此妖物乃是千年修道而成,附身在她人之身,如今附身在童小姐身上,怪不得相府上下无一人幸免。”

“爹爹,你听见了吗?妖物附身在童墨染身上,怪不得相府上下人人中毒,独独她无事。”童映雪到童海天身边,可怜兮兮摸着面纱,“瞧雪儿这张脸,若被男子看见,就算雪儿想嫁也怕嫁不出去。”

童海天意识到严重性。

若无童墨染这嫡女,尚有将他这爹爹放心上的庶女童映雪,与这孽女相比,雪儿深得他欢心。

再且,雪儿的相貌一点也不必染儿差。

待上次宴会之事烟消云散,染儿以惊艳之色出现在众人面前,说不定会取得太子的欢心,从而成为太子妃,他日更是风曜国的皇后。

如此想来,区区童墨染,何必放心上呢?

童墨染眯了眯眼,轻易便能看出童海天的心思。

呵,风吹哪边往哪倒的墙头草,特别是与自己的利益有关时,童海天变脸比变性还快。上一秒还称自己为好女儿,下一秒便是孽女,果真是尽职的好爹爹。

“敢问高憎,你口中的童小姐是哪位呢?据我所知,我爹有三女,不止你说的是哪位呢?”

“这,这个……”高憎支支吾吾,半刻也说不出究竟是谁。

而羽姨娘稍微有些震惊,似乎没料到童墨染会这般询问,做了做口信,放在身侧的手指了指身前的人。

“老衲口中的童小姐正在这房里。”

得道高憎似乎不懂羽姨娘的意思,模模糊糊,随意拿捏一句敷衍着。

童墨染唇角上扬,黑瞳散发出银色的弧光,“爹,请你勿近雪儿,据高憎所言,雪儿也有可能被妖物附身。故贴近爹,正是为了令爹的病情加重。”

童海天一惊,快速甩开童映雪的手。

“爹爹,你怎能这般怀疑雪儿?明明是童墨染被高憎揭穿,这才将矛头转到雪儿身上呀。”童映雪小声抽泣。

“相府上下皆中毒,染儿并未中毒乃因那时在桂华阁与太子殿下对弈,故没在相府候着。敢问爹,是谁从染儿房内喊藏有毒药?又是谁第一时间惊呼手中的药包是毒药呢?”

童墨染冷眼看着童映雪冷汗直流的样子,清凉的声音夹带一丝雀跃,“染儿记得雪儿虽时常来我院与我聊天,可不曾注意过我房内的摆设。两日前,染儿见有些拥挤,重新布置一遍,除了贴身丫鬟寒心得悉,怕无人得悉我的东西究竟放何处。”

此话一出,矛头顿时转移到童映雪身上。

“你在诋毁我,明明我俩姐妹情深,为何姐姐你要这般说谎?”

与太子殿下对弈,此事怎会发生在童墨染身上?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独自一人出相府大门便碰上太子殿下,甚与其有所牵连,岂不是笑掉别人大牙。

果真自以为是的脑袋都不怎么样,连像样点的谎话都不会说。

“姐妹情深?”童墨染冷冷一笑,眼底透出深深的厌恶与失望。

“若姐妹情深,你又怎会在羽姨娘赠与我的布缎上下药,若非爹替我挡了,怕我早已被送去无人岛自生自灭?若姐妹情深,神棍胡言乱语,你该维护我,维护相府的名誉,而不是一味说我被妖物附身。”

浑身尽是散发出冷厉的光芒,特别那双猩红的瞳孔如同鲜血,源源不断流出阴沉的寒气,尖锐得如同带毒的剑刃,慢慢没入童映雪的喉咙直到她无法呼吸为止。

字字清晰有力,童墨染痛心又自恨道出这番令她失望的话。

她曾经将童映雪当做真正的姐妹。

处处为这妹妹打点,凡是童映雪想要的,她何时说过不字,到最后连丈夫也一分为二,赠这贱人一半。

奈何童映雪这贱人野心勃勃,想要的并非如此简单。

取其嫡女之位,夺其丈夫,设计将军府,好让圣上相信将军府上上下下一心欲想谋反,最后落得将军府共一百多人处以斩首。

将军府一百多人的性命,这一笔账,怎能不算?

“爹爹,你快看看童墨染这般模样,必定是被妖物附身。否则,怎会说雪儿呢?”童映雪捉住童墨染这瞬间透出杀气的模样。

童海天也被童墨染这凶狠的模样吓了一条。

在他脑海里的童墨染自然是温柔娴淑的女子,怎么会露出这么恐怖的模样呢?

因此,深深相信童墨染被妖物附身。

“高憎,求你告知本相如何解劫难的法子。”锐利的目光紧紧看着所谓的得道高憎,瞳孔里充满了迫切的求救感。

神棍看童海天相信自己,闭着眼继续做戏。

“嗯,此妖物附身童小姐已久,若要挽救整个相府必须舍弃方可。老衲得悉,相爷心爱此女,可为了相府上下众人,相爷该得悉,何为重何为轻。”

好一句何为轻重。

这神棍真的装模作样像到极点。

童墨染深呼吸几口气,将心底的恨意与怒意压下,恢复一贯的冷漠与平静。

她的计划才刚刚开始,怎么能输在这呢?

“敢问神棍,若相爷舍弃了我,你是否要让相爷另立嫡女呢?”童墨染冷淡的双瞳折射出银光。

她喊童海天为相爷,不是爹,代表她现在是以相府嫡女的身份与神棍交谈。

神棍摇了摇头,“此妖物实在强悍,竟不分尊卑胆敢喊老衲为神棍,实在不可饶恕。看老衲不收了你这妖孽。”

神棍拿出别的工具,是一把剑,清清楚楚从锋利的刀刃能看出,是一把透着亮光的利剑,并非檀木剑。

“出家人不杀生,难道无人告知你?”

“老衲降魔除妖,乃是大功大德。”神棍继续说话。

看来是羽姨娘的吩咐,必要时一剑将她杀,斩草除根,免得落下后患。

童墨染面无表情看着剑刃朝心窝冲来,直到一抹月牙白身影出现在身前,两指夹住利刃,轻微用力便令其剑短,风度翩翩又不失温雅。

而被他保护的童墨染脸色有些糟糕,嘴角垂下。

“童小姐无碍?”沈烛海唇边挂着浅笑,眉眼间透出笑意与暖意,橘色的阳光渐渐洒落大地,斑驳的光晕落在他的后背,映得他那张脸更是温润。

这张脸,童墨染足足看了半辈子。

而他的虚情假意也令她后悔了整整半辈子。

如今又怎么可能因沈烛海出来相救而对他有所心动呢?

童墨染面无表情欠了欠声,不高不低,平淡无奇的语调,“谢沈王爷出手相助。”

沈烛海并非偶然到相府,早早坐在屋檐,看这出戏看了许久,清楚懂得童墨染在这相府中并不受爱,任何矛头都冲她头上,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

虽他相中之人并非童墨染此等冷漠的女子,可她身为相府嫡女,对他始终有所用处。

若可以,沈烛海真想相府嫡女是童映雪,并非她。

童映雪看心系之人到来,那副红肿的脸添上一份娇红,侧着头,满是羞涩之情,而沈烛海眼中对她的喜爱,更是显露无疑。

竟敢在她面前郎情妾意,这二人真真浓情蜜意。

“秋彦,看来你迟了半步,未能亲手救美。”其后响起沈海风调侃的声响,只见站在身侧的上官秋彦脸色不太好。

说实在,童墨染看见月牙白时,第一时候理所当然认为是上官秋彦。

看这背影多年,怎样也无法把他认作他人。

羽姨娘心底一惊,暗暗说声:“糟糕。”

未曾料及有此等大人物前来,除了这位沈王爷对雪儿有意,另外两位似乎因童墨染前来。

不得不说,若雪儿能成为王妃也是不错的选择,可既然太子殿下尚未娶妻,自然是成为太子妃更好。

童海天愤恨咬了咬牙,这张脸,为下不下床一事而踌躇。

“臣患病在身不能下床给太子殿下与沈王爷请安,请恕罪。”

“既然相爷患病自然需多加歇息,本太子又怎会怪罪呢?”沈海风笑眯眯看着童墨染,一副温和的皮子底下藏着狰狞的奸诈模样。

童墨染竟派人请他们到相府一聚,确实令他吃惊。

换个想法,也代表着女人对自己上心。

上官秋彦冰冷的灰瞳直勾勾盯着童墨染,瞳中之意似乎是,有无受伤?

童墨染怔了怔,受了惊却向他微微笑,表示无碍,而上官秋彦瞬间松一口气的模样深深烙印在她的眼中。

此刻温柔,如昙花一现。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顾曼曼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