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章 相认,你家的

尽管想着照办,云凌恒还是提不起耐心来。

陛下胡闹就胡闹,一个女流氓,用得着让他这个专办重案要案的刑部尚书,亲自来审吗,“你可知罪!”

被上了药后,云浅兮这会儿已经清醒一些了。

只是一直闭着眼睛,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姑娘来刑部大牢,还不就是受罪的命。

云浅兮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应付过刑部的官员,不让自己受刑,在牢里呆几天就呆几天吧。

左右追杀她的人,往死里也不会想到,被国师请回来的右丞相,不但是个女人,还被丢进天牢里。

在牢里呆着,可比外面风餐露宿的好多了。

可当那一道熟悉的冰冷声音传来,云浅兮整个人一抖,猛地抬眸看向堂上正襟危坐的俊朗男子,眼睛顿时一亮。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这狗皇帝,对她还是不错的。

嘴上说着,把她送天牢来,下一秒就把亲哥哥送到自己眼前了。

“如果说那件事的话,我知罪。”

云浅兮瞬间来了精神,回答审讯,恨不得举一反三。

看着稀奇大胆的女流氓,尽管是见过无数穷凶极恶罪犯的云凌恒,也有点看不下去,这还是女人吗?!

居然能把那种事情大方承认。

“既然如此,就画押认罪吧。”

云凌恒连看都懒得看云浅兮一眼,不耐烦的挥挥手,一旁师爷立即把接到圣旨后,就写好的罪状,送到云浅兮面前。

云浅兮扫了罪状上的内容,不满皱眉,“这内容与实情不符啊。”

等着拿回罪状的穆均不禁微微皱眉,“罪都认了,还说这些干什么,赶紧画押。”

“我们家大人忙着呢,没时间在你这浪费时间。”

云浅兮抬眸,嘟嘟着小嘴,可怜巴巴的看向端坐在那里的云凌恒,“大人,你这审案方式,难免太草率了吧。”

“你还没问我所犯何罪,具体过程呢。”

云凌恒的眉心一跳,有些耐不烦,“你一个姑娘家,这种话你好意思说出来吗?”

“你家里人到底怎么教你的。”

云浅兮闷闷嘟嘟出声,“没人教。”

听到少女这有些委屈的小声音,云凌恒心底仿佛露了一拍,再看躺下少女的眼神,也由不耐烦,变成了同情,“是不是你家里人对你不好?有什么冤屈尽管说出来,本官替你做主。”

云浅兮低着头,咬着下唇。

云凌恒见此,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说话的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尽管说,你是谁家的,怎么管教你的。”

只听“吧嗒”“吧嗒”眼泪落地的声音,云浅兮仍然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在这世上,唯一的家人好。

尽管说,这件事情,是她自愿的……

那她自己接受就好,可当自己不堪,完完全全的展露在自己唯一的家人面前的时候。

云浅兮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可以对墨熙宸,肆无忌惮的喊着,对他负责。

可面前的人,是世上,她唯一的亲哥哥啊。

看着眼前的少女落泪,云凌恒心底绞痛,却不知道为什么。

拿出一张雪白的手帕,递给身旁的穆均。

穆均一挑眉,“呦呵,你还知道同情哪个姑娘啊。”

云凌恒没好气的道:“送去。”

看着堂下的少女接过手帕,云凌恒想了想,才缓缓开口,“姑娘,你有什么委屈尽管说。”

“虽说本官不能拿陛下怎样,但你家里人那边,本官会帮你说,一定不会让你家里人责备你的。”

“说说你是谁家的,家在哪里。”

又是这句话,这人就这么想知道,她是谁家的吗!

云浅兮磨了磨牙,好,成全你,“你家的。”

“你说什么?!”

云凌恒听到这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云浅兮很有耐心的重复一遍:“你家的。”

穆均嘴角的笑容更甚,“呦呦呦,我这是看到什么了,咱们铁面无私的尚书大人,也有被赖上的一天啊。”

“姑娘,此言不能儿戏。”云凌恒的脸色微沉。

云浅兮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身子一僵,她的玉佩的呢!

没有玉佩,她要怎么证明,云浅兮想了想,抬眸目光坚定的看着云凌恒,“我说的是真的,请给我一盆水。”

看着面前,一双仿佛在哪里见到的眼睛。

云凌恒的心,仿佛漏了一拍,“快拿水来。”

很快,就有人端来一盆清水,云浅兮将药水滴几滴在清水里,缓缓洗脸,最后用云凌恒地给她的手帕,把脸上的水渍擦干净。

露出一张虽然苍白毫无血色,却难掩天姿国色的容颜。

云凌恒看着看着,张了张,喉结哽咽。

云凌恒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了云浅兮面前,“你你你真是浅儿?!”

云浅兮一直瘫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云凌恒过来,便强撑了站了起来。

可她伤得实在太重,脚步一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还好云凌恒手疾眼快扶住了她。

云浅兮将头搭在云凌恒的肩膀,“哥哥,我总算见到你了。”

云凌恒只觉得抱着妹妹肩膀的手下黏糊糊的,抬手一看,居然全是血!

“浅儿,你!”

而下一秒,云浅兮依然瘫软在云凌恒肩膀上,逼着眼睛,彻底晕死过去,“浅儿浅儿!”

“快叫大夫,叫大夫!”

云凌恒被云浅兮吓得不轻。

带着云浅兮一路走来的秋月秋雨二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的劫后余生的紧张。

天下皆知,十年前,天澜国右丞相云意家,一夜之间,被人尽灭满门。

只有对出不在家的云家长子云凌恒幸免于难,为奖云意忠烈,先皇追封右丞相云意为世袭永乐侯。

而当今陛下,自幼跟云家失踪的幼女浅兮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当今陛下登基后的第一道圣旨,就是追封云家已故的幼女为皇后,牌位供奉宗庙,为天澜皇后。

虽说当时不满者甚多,却挡不了墨熙宸一切雷霆手段。

谁又愿意跟一个死去的无关紧要的人,影响自己当前的利益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桃小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