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9章 躺好,太后驾到

“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云浅兮的声音小小的,偷眼看着头顶的男人。

墨熙宸无奈戳了戳小丫头的额头,“你当我是什么人。”

“男人。”

眼巴巴的看着面前的人,非常诚实的回答问题。

绝对是个数一数二的乖宝宝。

墨熙宸:“……”

“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男人,云浅兮终于肯定了心底的想法,窝在墨熙宸怀里,不肯离开,“不,我要你陪我睡觉。”

墨熙宸一愣,“乖,我还有事情。”

“你的事情重要,还是我重要!”

撅着小嘴,云浅兮抓着对方衣裳的手一用力,“咔擦”一个细微布料撕裂声响起,声音不大,却足矣让墨熙宸听到了。

墨熙宸低头一看,深邃的狭长凤眼微挑。

“呃呵呵呵……这布料不太好,等过几日我的伤好些了,我们去街上买几件结实的……”

话音已经落了许久,却久久没听到回应。

就知道不行……

云浅兮微微叹了口气,“不去就不去吧,反正你也不差这两身衣裳……”

看着小丫头失落的小模样,墨熙宸摸了摸云浅兮毛茸茸的头发,“睡吧,我陪你。”

“躺好。”

云浅兮的头枕在枕头上,顺手一拽,就听“咚”地一声,墨熙宸就这么摔在了枕头上。

云浅兮的手一抖,“那个,你没事吧。”

墨熙宸:“无事。”

“那就好。”听到这样的回答,云浅兮暗暗松了口气。

顿了顿,墨熙宸忍不住加了句,“你力气有些大。”

“呃,我会注意的。”

就这么被指出缺点,云浅兮小脸一红,“哦,我会注意的。”

“太后娘娘驾到!”

忽然,尖锐响亮的通报声响起,打破了二人的僵局。

“那个,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云浅兮一下子坐了起来,这个太后,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自己回来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能多安静一天是一天。

墨熙宸:“她就是为你来的。”

“那怎么办,老妖婆会不会把我带走!”紧张的话,脱口而出。

墨熙宸:“相信我。”

云浅兮眼巴巴的望着墨熙宸,“可是我不想见老妖婆。”

看小丫头实在可怜,墨熙宸抬手摸了摸小丫头头顶的碎发,“真不想见?!”

“不想。”

肯定的回答飞快果决。

墨熙宸随手拉下床前的纱幔,将二人的身影搁在里面,“小顺子,怎么了。”

小顺子听到自己陛下慵懒沙哑的声音,心底咯噔一下,死死守在门外,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庞大队伍,坚声道:“太后娘娘也听到了吧,陛下已经安寝了。”

施玉儿听到这声音,狠狠咬牙,如此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不用多想,脑海里就已经播放了无数遍销魂画面,“太后姑姑,你看,那个女人已经把陛下勾引成什么样子了。”

“简直简直不可理喻。”

太后的神情严肃,“皇帝这不还说话呢。”

小顺子:“太后娘娘陛下没说让您进去,奴才哪敢私自放人。”

“连太后的路都敢拦,狗奴才,你不想活了吗!”

“来人,把这狗奴才!”

施玉儿尖锐疯狂的声音,简直嚣张至极。

“放肆!”

小顺子大吼出声,可刚叫出声,人就已经被粗壮的嬷嬷们给挤到了一边。

寝殿的大门并没有关上,唯一守门的小顺子落败,太后带来的人鱼涌而入。

当众人看到紧紧拉拢的重重纱幔后,施玉儿简直要疯,“来人啊,快把里面的小贱人揪出来,狠狠地打!”

“放肆。”

清冷的声音,让施玉儿双腿一软,险些瘫倒在地,“陛下,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我不好吗?”

可笑的声音远远传来。

“呵,这可不是好不好的问题。”闻言,云浅兮不禁冷笑出声。

一听到女子灵动缥缈般的声音,施玉儿唯一抓回的几分理智,瞬间化为虚无,“贱人,你以为这宫里,是你有几分狐媚功夫,就能进来的吗!”

“太后在此,你还不下来行礼。”

静嬷嬷故意放大了声音,道:“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不成体统。”

“来人,把这女人给哀家拽出来。”

太后脸色阴沉,她纵横后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忽视。

她是不能拿皇帝怎样,但一个丫头嘛……

可是太后发话了,太后手底下的宫女太监全部面面相觑,现在床幔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在宫里当差的,谁人不知道自家暴君是什么脾性。

那可是一句话就主宰生死的人,谁敢去惹!

“太后,您何苦为难这些下人呢。”

女子轻慢的声音响起,一只纤手,缓缓掀开重重纱幔,云浅兮终究还是选择了面对。

“贱人,还不快跪下给我太后姑姑赔罪。”

眸光扫过因为脸颊红肿,而带着面纱的施玉儿一眼,看向站在人群正中央的太后,上前一步,“见过太后。”

不低头,不屈膝,目不斜视,言语更是不卑不亢。

太后见到来人,不由得微微一怔,总觉得这姑娘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你父母没教过你规矩吗?”

“就算你出身乡野,这也不是你对待长辈该有的态度。”

“深夜造访,不经主人同意,就乱闯进来,太后的规矩,还真让小女刮目相看。”

明明是唐突的话,可让人听起来,就让人不自觉的羞愧。

施玉儿不由得冷笑出声,“啧,还会说大道理了啊。”

“真是可惜你这张脸了,今晚,便是你的死期。”

“死期”二字被咬得极重。

施玉儿恨不得现在就把眼前的女人给碎尸万段。

“是吗?”

云浅兮脸眼皮都没抬一下,打了个哈欠,“这大半夜的,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

“我不睡觉不要紧,要误了陛下的龙体,该如何是好。”

眼看着少女那慵懒闲适,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模样,施玉儿直接一巴掌甩了过来,“贱人,你就该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桃小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