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2章 无碍,说完了?

“三小姐,你莫不是忘了,这是镇国公府。”

杏花冷冷提醒出声。

宁思彤却丝毫不把杏花放在眼里,“本小姐和你家小姐说话呢,你一个奴婢,你有什么资格说本小姐!”

“来人,给本小姐掌嘴!”

立即有个健壮婆子迎了过来。

杏花瘦弱的身体微微一颤,却问问站在那里,“这地方,就是我家小姐的。”

云浅兮一把把杏花拉到身后,眸光清淡的看着凛然就是一个主人姿态的宁思彤,动作慵懒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完了?”

“你什么意思?”

宁思彤得意的脸色一僵。

云浅兮半眯着眼睛,揉着发疼的额头,“说完就快滚。”

宁思彤瞬间咬紧牙关,他们大房随时两个月前才搬来镇国公府居住,可她怎么说也是家里唯一的嫡女,从小被惯着长大,何时受过这个,“野种,你说什么!”

“让你滚!”

“耳朵有问题吗?”

云浅兮的声音依旧清淡,却完全没了耐心,她真的真的好困,真的没心情跟这小姑娘抢什么房子。

“啪!”

宁思彤瞬间站了起来,一个茶杯摔在地上,摔得粉碎,大步走到云浅兮面前,冷艳看着坐在那里,比自己矮半截的云浅兮,扬手就要给云浅兮一巴掌。

“三妹妹,你这是……”

男子清润的声音传外面传来,宁思彤回头一看,就看到门外站着三个青年男子,话说的是镇国公嫡长子宁廷枫。

云浅兮自然是不认识来人的,也懒得去看。

眼皮耷拉着,意识模糊,昏昏欲睡……

看到宁廷枫,就地撒泼的宁思彤,只好走过去,向来人打招呼,“二哥哥,你怎么来了。”

宁廷枫:“我听到这边又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三妹妹你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母亲说,这里住了她的义女。”

就看这院子里的狼狈模样,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只是宁廷枫身为男子,不好明说就是了,看着那边软软靠在椅子上的瘦弱身影,宁廷枫清了清嗓子,“那个是云妹妹吗?”

“我叫宁廷枫,是镇国公长子。”

男子清润的声音,温润随和,让人不忍拒绝。

可云浅兮这会儿,已经困得意识模糊了。

宁思彤看了眼,根本上不了台面的云浅兮,“二哥哥,这就是上不了台面的野丫头,真不知道二婶是怎么想的,居然收这样的野种为义女。”

宁思彤尖锐的嗓音,终于把云浅兮的困意消了大半。

杏花飞快把来人身份提醒了一遍。

云浅兮起身,不着痕迹的整理了下稍稍有些凌乱的衣裳,缓步走出房门,向宁廷枫微微低头,“云浅见过枫哥哥。”

举手投足之间,大方得体,衿贵优雅之气自天成。

看看云浅,再看看那个从老家搬来的宁思彤,谁高谁低,很明了。

宁廷枫微微颔首,“云妹妹无须多礼,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浅儿,没收委屈吧。”

另一个清朗的声音,忽地传来。

云浅兮这才注意,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近前的云凌恒。

而一起来的另一个男子,却一个规矩的,站在院子门口,并没有进来的意思。

云浅兮看到云凌恒,也是一惊,瞬间睡意全无,“恒哥哥,你怎么……”

云凌恒:“说,是不是这里的人欺负你了。”

云凌恒现在心里眼里关心的,全是他失而复得的妹妹,根本顾不上许多。

“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嘛。”

云浅兮低头看了眼自己还算得体的穿着,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妥。

云凌恒看着云浅兮有些发红的小脸,有些心疼,“瞧你这脸,这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有发烧了吧。”

“咳!”

云浅兮轻咳,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宁思彤和站在院子门口的人,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听云凌恒这么说,宁廷枫看云浅兮,也意识到不妥来,“还是找大夫看看吧。”

“钟哥哥,好久不见。”

可这会儿,宁思彤根本没空关心这边的事情,看到站在院子门口的钟毓霖,就凑过去。

没话找话说。

云浅兮闻言,不由得又看了那边的钟毓霖一眼。

一个正如名字般,钟灵毓秀的男子。

前世,却骗了她一生,回了她一声。

暗暗咬紧牙关,不着痕迹的回了一声,“无碍。”

“你这丫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你家小姐请大夫去。”宁廷枫看向还傻傻站在原地的杏花。

“我我……”

杏花看向云浅兮,还是有些担心。

宁廷枫看出了杏花的担心,“本公子在这守着呢,你去找大夫吧。”

“多谢二公子。”

宁廷枫看云浅兮好像真的发烧了,就跟站在院子外的钟毓霖说了些什么,钟毓霖就离开了,一向喜欢钟毓霖的宁思彤自然不会在这里多呆片刻。

宁思彤走了,宁思彤带来的人,就也跟着走了。

一时间,偌大的云月阁里,就剩下宁廷枫云凌恒两个男子,和云浅兮一个女孩子。

“咳。”

宁廷枫看着三人的画面,难免有些尴尬,“凌恒,你认识云妹妹?”

云凌恒冷冷看着自家妹妹,看着小丫头通红的小脸,却还是忍不住担心,一时间,也忍不住什么了,“我家妹妹,我当然会心疼。”

说着,云凌恒上前,扶住了云浅兮的胳膊,“别逞强了,我扶你进去。”

云浅兮不由得微微皱眉,自家哥哥怎么时候这么沉不住气了。

可自家哥哥这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云浅兮也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多说多错的道理,云浅兮还是懂得的。

很快,杏花把大夫带了过来。

一起来的,还是房氏带着精心挑选过来的丫鬟婆子。

大夫:“云小姐伤势过重,必须卧床静养,好生调理才行。”

房氏紧紧拧着眉头,“你这丫头,伤得这么重,怎么也不吱声呢。”

“一个女孩子,不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可怎么是好……”

“母亲,就是这贱人抢了女儿的住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桃小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