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章劝降张须陀

为了把张须陀招揽进瓦岗军的阵列,李密对外宣布处死张须陀,这个讯息如平地春雷,迅速地炸响了大江南北,不久之后又有消息传出张须陀真的被瓦岗军给杀了,而杀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既然不能被己所用,那就只好除之。

一时之间,世人争相传说着这件事情,于是越传越远,越远就越与真实的情况相违背,有心之人逮着这个机会,大肆诋毁瓦岗军的名声,而瓦岗军的众首领们并没有站出来辟谣,他们反而笑看着事情的发展。

朝廷方面却做出了反应,追封张须陀为忠国公,对其家人也是大加封赏,而且还让张须陀的儿子张季常继承其爵位,让其他的官员狠狠的嫉妒了一回。

对于朝廷封赏一事,张须陀是从李密那里听来的,他有一种很好笑的感觉,而且他也没有想到李密为了让他加入瓦岗军,还真的向天下宣布杀他之事。

张须陀决定要弄明白瓦岗军为什么要那样做。

在瓦岗寨的忠义厅,张须陀于此找到翟让跟李密。

见进来的是张须陀,李密摇着他的羽扇微微一笑。“张兄,在下就知道你会来找我们,快请坐。”

张须陀到瓦岗寨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对于李密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自己多次败在他的手里,开始的时候还有点耿耿于怀,现在他真是对他口服心也服了,因此,当李密说他早在等他,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张须陀一走入忠义厅后,直接问道:“李军师,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鄙人加入贵军,而且还不惜故意让天下人误会瓦岗军?如果军师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就加入瓦岗军。”

翟让及李密迅速的对看了一眼,达成协定由李密开口解释。

“张兄快人快语,那我们也不瞒你了。其实,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坚持要你加入瓦岗军的是另有其人,而且你也大概认识他吧。”

张须陀听得有点胡涂了,不解的道:“在下认识的人多数乃朝廷官员,军师,你说的人不会是朝廷的某位高官吧?”

李密摆动着羽扇,显得潇洒十足。“张兄果然睿智,难怪他如此的看重张兄了,张兄不妨猜猜他是谁。”

“什么!还真的是朝中的某位高官?不可能的。如果是某些封疆大臣,我倒还有些相信,毕竟天高皇帝远,就算搞点小动作,皇上也不一定会知道,但朝中的重臣就不行了,因为敢在皇上的眼皮底下搞鬼是很危险的。”

翟让道:“别说你猜不到,就是我们在刚知道时也是既惊且喜的。”

“那他到底是谁啊?”

“是天下皆知的神童。”翟让直接说出了答案。

张须陀惊跳起来,指着翟让道:“你胡说!你不要诬陷他。我告诉你,他曾救过我的命,上次的荥阳城大战,我战败回京,就是他求右相向皇上求情才保住了我的性命,所以你最好别陷害他,否则,我是不会跟你善罢甘休的。”

翟让及李密想不到张须陀居然会这么激动,搞得他们一愣一愣的。

由此可见,贺兰临天在某些人的心中是多么的重要,不容他人有半点的诋毁。

见张须陀满脸怒意,李密赶紧劝说道:“张兄请暂停雷霆之怒可好?容在下给你解释清楚。”

“那就请军师直说吧,是真是假,鄙人还是分得清楚的。”

于是,李密向张须陀娓娓道出为什么贺兰临天才是瓦岗寨幕后真正首领的原因。

当然了,有些事情李密还是没有告诉张须陀,毕竟张须陀还没有真正加入瓦岗军嘛!俗话说“天道无常,人心叵测”也正是这个意思。

末了,李密对听得入了神的张须陀道:“张兄,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提出来吧,只要能回答的,在下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案。”

张须陀略微思索了一会儿。“鄙人还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

翟让道:“什么事情让你想不通啊?”

张须陀定定神,“想必你们也知道,皇上对神童是多么的宠爱,连皇太子也没有如他那般的待遇,而他对皇上也是敬爱有加,难道他对皇上的敬爱是假的吗?这种猜测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嘛!再说满朝的文武大臣吧,他们虽然经常被他捉弄,但他们认为那只是他的小孩子心性,即使是宇文父子一派的人对他也是喜欢多过恨啊,如果真的有人不喜欢他,那就只有宇文父子了。你说像他那么讨人爱的孩子,会造朝廷的反吗?”

李密纠正地道:“张兄,我想你大概是搞错了一件事情。我们瓦岗寨从未想过要造反,而是官逼民反啊!张兄,你也是在官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的人物,应该理解当朝文帝时候,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天下太平无事,皇上更是崇尚节俭,并以身作则,长安及洛阳一带的大仓库里甚至储存许多的粮食及布帛;可是,自从现在皇帝继位后,整个天下就好像被翻了一遍,他亲小人远贤臣,更是大杀忠臣,看看吧,他当皇帝才十二年,就弄得民不聊生。为了自己的私欲,他修运河,征高丽,劳命伤财无数,迫使千千万万的农民离乡背井,大量的田地荒芜,农民靠树皮野菜充饥,甚至还发生了人吃人的惨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反是死;反,最多不过也是死。张兄,如果是你遇到了这种景况,你会坐以待毙吗?”

李密越说越激动,张须陀虽然受其感动,但还是道:“军师,你说的都是老百姓的事情,这跟神童反朝廷是两码子事啊,他家世显赫、有权有势,有必要造反吗?”

“张兄你又弄错了一件事,神童从未想过要造反。张兄乃大智之人,当知道天下大势吧?农民起义的同时,朝廷各诸侯是不是也在蠢蠢欲动呢?到时候天下大乱,最吃亏的除了老百姓外,就是朝廷那些无兵权的高官们了。神童之所以被称为神童,想必能猜到以后要发生的事情吧,他有那么多的亲人在京,一旦战争爆发,谁来保护他们啊?为了不让亲人们受到伤害,就只好自己暗中培植军队了。既然成立了军队,当然得打仗,以后发生的事情,张兄亲身经历过,就不用在下赘言了吧?”

张须陀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只能喃喃自语:“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会是他啊?”

“张兄、张兄。”李密连叫了数声才把他叫回过神来。

张须陀平复了激动的心情,想起自己曾许下的承诺,又想到以后要在贺兰临天的麾下效劳,居然有一丝的期待,于是对翟让抱拳道:“元帅,如果你还信得过张某人,从此,我张须陀生是瓦岗军的人,死是瓦岗军的鬼!”

翟让呵呵笑道:“兄弟言重了,有你加入我们瓦岗军乃是我们的荣幸啊!以后我们就是自家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翟让爽朗的笑声得到了外面的人的回应,只听一阵笑声传进大厅,接着就有人问道:“大哥,什么事情让你笑得如此的开心啊?”

翟让惊喜地道:“是秦五弟回来了。”

大厅门外出现几个人,为首的正是从京城赶回来的秦琼,其身后是王伯当和裴元庆,他们满脸笑容地走进大厅。

众人坐定之后,翟让就把张须陀加入瓦岗军一事告诉给众兄弟知道,当他把秦琼介绍给张须陀认识时,张须陀居然很惊异地对秦琼道:“原来夺命金枪就是你啊!”

看来,秦琼在江湖上的名气倒是大得很,连朝廷中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号。

秦琼十分平静的道:“张兄过奖了,小弟徒有虚名啦!倒是张兄,堪称隋朝有勇有谋的将领啊!”

张须陀显得有点尴尬。“惭愧得很,不提也罢。”

李密道:“五弟,你有见到他吧?感受如何?你又给我们带回来了什么样的好消息呢?”

一提到进京的事,秦琼就显得很激动。“小弟还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不外乎是惊、是喜,心服口服啊!”

他们口中的他自然是指贺兰临天了,众人都明白的。

李密问道:“那他有些什么指示,你总得给我们讲一下吧!”

秦琼呵呵一笑,“指示倒是没有,他让我们全权负责,只是叫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军权掌握住,还说了句话,叫什么‘只有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真让人想不明白他年纪那么小,脑袋瓜里的主意倒是很多,而且说的话不但奇特,还很有道理,让人不得不信服。”

“枪杆子里出政权,好精辟的言论啊!”张须陀不由得惊叹。

“五弟,他没有说怎么样才能掌控军权吗?”李密问秦琼。

秦琼摇摇头,“他叫我们自己想办法。”

李密想了一会儿,“王世充之所以要跟我们瓦岗军结盟,不外乎是看中了我们的实力,他是不会轻易地把兵权交到我们手里的,能有什么办法让他放弃军权呢?”

秦琼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只要他敢跟我们来一场比武,以武力决定军权的归属,我想我们瓦岗军就赢定了。”

“兄弟,你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告诉你,我们瓦岗军还有一支秘密军队已经暗中训练三年了,那是专门为保护京里的他而训练的,为了军权,说不定得让他们出手了。”翟让显得很兴奋。

除了张须陀因为刚加入瓦岗军而不知道那支秘密军队外,其他的人可是非常清楚自己另有一支秘密军队,其战斗力之顽强,绝对是支王牌军队。

张须陀对他们所说的话虽然不是很了解,但就他对瓦岗军的战斗力而言,他有理由相信凭瓦岗军的能力,绝对可以胜过任何一支同数量的军队,所以他也对瓦岗军充满着信心。

解决了关于结盟的事后,他们就商议着过年的事情。

裴元庆提议把贺兰临天也请到瓦岗寨来好好的玩一回,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但他们又担心贺兰临天的安危,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贺兰临天可是关系到整个天下的人,可他们还是向贺兰临天发出了邀请信函。

再战荥阳以吃下败仗为结束,隋炀帝对此虽然感到不满,但眼看新年即将到来,于是就没有再追究宇文成都战败的责任。

是夜,长安城灯火通明,隋皇宫张灯结彩,尽管还不是佳节之日,却洋溢着佳节的喜庆气氛。

这日晌午时分,贺兰临天独自到了隋炀帝的御书房,难得一见的是隋炀帝正在批改来自全国各地的奏章,太监王吉见进来的是贺兰临天,赶紧轻声的对隋炀帝道:“万岁爷,博渊王来了。”

隋炀帝似乎没有听清楚,仍然看着奏章问道:“王吉,你说是谁来了啊?”

“皇上,是博渊王来了。”

这次总算是听明白了,隋炀帝丢掉奏章,抬起头来,眼前的人儿不是贺兰临天还会是谁呢?于是笑呵呵地道:“原来是天天来了啊,怎么没让人先向朕禀报啊?”

贺兰临天正色道:“皇上,是小人要他们先不通报的,如果皇上要怪罪,就怪小人好了。”

隋炀帝笑道:“朕怎么会怪你呢?天天,你找朕有什么事情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其他几个小鬼呢?”

贺兰临天呵呵一笑,“他们还在太书院里写功课呢!皇上,您还记得小人给您画的那幅画吗?小人就为完成它而来。”

隋炀帝惊喜地道:“天天,你已经想好后面的诗文了?”

“是啊,人家刚刚才想好的。”

隋炀帝赶紧叫王吉把贺兰临天给他画的那幅叫作江山万里图的画找出来,他还真的是很珍藏那幅画呢,居然为画加了几道锁。

隋炀帝小心翼翼地把画铺在案几上,对贺兰临天说道:“天天,朕可是每天都要观摩此画的,也曾想过续写你未完成的那首诗,但总不能让朕满意。呵呵,现在好了,你终于可以了朕的一个心愿。”

隋炀帝真的是把贺兰临天当宝贝般疼爱,让贺兰临天矛盾极了,很多次都差点泄露“天机”,他也真的希望历史记错了隋炀帝,因为就贺兰临天的亲身经历,隋炀帝并不像历史书上所写的那样。

也许,隋炀帝只有在面对贺兰临天的时候才会显现出他仁慈的一面吧!

贺兰临天抛开纷乱的思绪,提笔在空白处写下了后世伟人的诗篇,只是改了几句,于是全词就成了——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唯余茫茫。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像。

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

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孟玄二德,稍逊风骚。

一代天娇,飞燕貂婵,倾国容颜皆已凋。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隋炀帝见贺兰临天所写的字如活生生似的跃然于纸上,忍不住赞叹道:“天天,想不到你年龄不大,这手书法却是已经达到大师级的境界,还有这首诗,朕最欣赏的就是后面的这几句了,特别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一句。”

贺兰临天心想,你也不想想这是谁写的,想当年毛老人家的这首“沁园春——雪”问世后,在当时的文学界引起了多么大的轰动,他老人家的政敌蒋中正甚至怀疑不是他所作的呢!

也难怪蒋中正不相信,其实当时的许多人都不相信,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的文人,他们根本就不承认“沁园春——雪”这首词是毛泽东写的,但事实胜于雄辩,毛泽东的老师们乃是亲眼目睹,他们的话在当时的文学界可是很有权威性的,由他们出面澄清,别人才没话可说。

而“沁园春——雪”确实是一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以超越的词,也是毛老人家诗作中最好的一首。

贺兰临天一时之间想得入了神,隋炀帝连唤数声才把他唤回过神。

“天天,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没……没什么。”

隋炀帝一副信你才怪的表情,饶富兴味地道:“真的没有?你没有骗朕?”

贺兰临天眼珠骨碌碌的转个不停。“皇上,您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我就告诉你。”

隋炀帝呵呵笑道:“好你个小鬼,居然跟朕讲起条件来了,朕可是皇帝哪!”

贺兰临天撒娇不依的道:“皇上,您到底答应不答应嘛?”

隋炀帝观看着江山万里图这幅诗画。“说吧,是什么条件,朕都答应你。”

贺兰临天高兴得跳起来拍着小手。“好耶!皇上,是您亲口答应的喔,您可不许赖皮,我的条件就是我要出宫。”

隋炀帝还以为贺兰临天提的是什么条件呢,原来就是为了要出宫,他觉得很奇怪。“就为了出宫吗?你们几个小鬼以前不是也经常出去?朕也是早就允许了你们啊。”

“皇上,小人这次出宫可不比以前,这次我是单独一个人去,而且至少得待上十多天才能回来,因为……”

贺兰临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隋炀帝给打断。

“不行,你一个人出去岂不是很危险?而且还要十几天才回宫,现在兵荒马乱的,你一个小孩子家,又没有出过远门。天天,你告诉朕,你缺什么,非得出去这么久。”隋炀帝满脸的关怀之色。

贺兰临天又暗暗的感动了一回。“皇上,您放心,我是不会有事的,您就答应了吧!”

最开始时,无论贺兰临天说什么,隋炀帝都不答应,但贺兰临天缠人的功夫可不是白练的,死缠烂缠,最后还是让隋炀帝答应了,可他却要求贺兰临天过完年才准出宫,贺兰临天也爽快地答应了。

爆竹声声辞旧岁,锣鼓阵阵迎新春。

新春佳节如一位出浴的仙女,披着节日的盛装悄悄的降临凡间,顿时把繁华的人间点缀得美轮美奂。

早朝时分,文武百官身着节日的盛装正等待着皇帝的到来,大殿的四周摆满了礼品,这些礼品都是皇帝将要发给他们的新春贺礼。

在众人的期待中,皇帝终于姗姗来迟,群臣顿时被皇帝的龙袍给吸引住,因为他穿的龙袍居然跟贺兰临天为他画的那幅画上的龙袍完全一样,无论是款式,还是颜色,简直就是如出一辙,而这时的隋炀帝给大臣们的感觉就像是要乘风归去似的,飘然若神仙。

见群臣惊讶的表情,隋炀帝很满意自己营造的气氛,得意地道:“众爱卿,可是觉得朕的龙袍很眼熟?”

有位脑子灵光的大臣惊喜莫名的道:“启奏皇上,臣想到了。皇上的龙袍跟博渊王给皇上画的那幅画上的龙袍一模一样。”

“哈哈哈,爱卿好记性啊!事隔那么久都还能记得,好,朕决定多给你一样礼物。”

“谢万岁爷恩典。”

于是,众臣们就在大殿里分礼品,在隋炀帝离开之后,他们才三三两两的结伴走出皇宫。

贺兰青云、杨素、杨月天、李天翔及柳长风五人当然是一路同行。

说起来也真的很奇怪,他们五个大人不管是上朝还是下朝,几乎都是一起行动的,另外他们也从来不坐轿,甚至身边连半个护卫都不曾带过。

五个男人一路有说有笑,不时还发出几许爽朗的笑声,而行人们也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且不提他们五个大人们的事情,就说说皇宫里的贺兰临天等六人吧。

六人此时正在御花园里玩弹弓,这时,花园里的花可全遭殃了,被他们打成了残枝败叶,还真的是应了那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诗句,只不过眼前的落花是人为的,而诗中的落花却是自然的威力,但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知什么时候,小太监小多子来到了御花园,当他看到遍地落花,不由得惊叫道:“小祖宗们,是你们干的吗?天啊!”

贺兰临天道:“小多子,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多子正想重复刚才的话,但当他看见六人那不怎么友好的眼神时,连忙道:“奴才什么也没有看见,奴才的眼睛这几天正好生了病。”

六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太子嗍道:“小多子,你到御花园来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本宫刚才已经下了命令,没得到本宫的允许,除了父皇,谁也不能进来的吗?”

小多子连忙回答:“小的是奉了万岁爷的口谕才敢进来的,还望太子饶恕。”

二皇子辩道:“父皇要你传什么口谕?”

“皇上要太子跟王爷们还有两位公子出席今晚的筵席,另外,还得让你们作诗填词,皇上要小的早些告诉你们,叫你们有所准备。”

见小多子战战兢兢的说完话,贺兰临天故意问道:“小多子,你是不是很怕我们啊,说话怎么说得这么辛苦?”

小多子可不敢不回答,连忙道:“太子、王爷们以及两位公子乃是千金之躯,小的自然是敬畏万分。”

贺兰临天见他这么说,也不再为难他,挥挥手让他离开,小多子如逢大赦似的逃离现场。

见他那种害怕样,六人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骄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