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紫河大法

除夕夜,隋皇宫灯红酒绿。

皇帝、后妃及文武大臣们齐聚宣和殿正享受着美酒佳肴,宫娥侍女穿梭于众臣之中,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婀娜的身段扭得令人眼花撩乱。

当东瀛送来的美女舞完一场之后,隋炀帝发话了。“众爱卿,时值新春佳节,你们有没有什么可以助兴的节目啊?”

听了皇帝的问话,众大臣纷纷献技,于是歌功颂德的诗词全出笼了,隋炀帝虽然好大喜功,但听多了这些歌功颂德的话还是会烦的,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群臣见状赶紧闭嘴。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怪怪的,幸亏这种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阵小孩子的嬉戏笑声给打破。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就应该知道是谁到了。没错,来者正是贺兰临天等六人,他们的到来正好解了群臣的尴尬。

贺兰临天等六人陆续来到隋炀帝的面前向他行礼。

见是贺兰临天等六人到了,隋炀帝的脸色马上变得温和了许多,笑着道:“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是不是贪玩去了?”

贺兰临天答道:“皇上,小子们给您准备新春娱乐节目去了,所以才来晚了。”

隋炀帝的兴趣被勾了起来,连忙问是什么节目,居然得让他们亲自去准备。

六人拍掌唤了一批侍女进来,她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捧着一幅卷着的画轴,贺兰临天吩咐她们面对面的站成两列,然后叫她们打开画轴。

“原来是猜字谜、对对子。”看着侍女们打开画轴后,群臣顿时恍然大悟。

隋炀帝来到第一位侍女身旁,念出题目:“问君能有几许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注一︶

这并不是什么很难的字谜,群臣大多数都能猜得到,只是他们太了解隋炀帝的性情,因此没有一个人敢先站出来说出谜底,故意面露难色。

隋炀帝似乎也猜出来了,他见群臣一脸的为难样,不动声色地道:“众爱卿可有答案了?”

群臣不语,他们都是久居官场的老狐狸了,哪里会听不出皇上话中的意思,他们迎合上意的本领可说是练得炉火纯青,在这种场合,还是让皇上去发挥的好。

果然,隋炀帝满脸得意之色,“既然众爱卿都不愿意说出谜底,那朕就只好宣布朕的答案了,朕的答案就是‘冻’字。”

“吾皇英明。”群臣赶紧称赞。

隋炀帝不理会他们的马后炮,对贺兰临天道:“天天,朕的答案对吗?”

贺兰临天正准备回答时,却被三皇子协抢先一步道:“父皇,您猜对了耶!”

贺兰临天这才说道:“皇上确实是猜对了,请看下一题。”

于是,隋炀帝与众大臣们向第二位侍女的画轴上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凤九声,鸾九声,九九八十一声。

原来是对对子啊!

对于对对子,隋炀帝可是很在行的,瞬间就对出了下联。

隋炀帝道:“坤八卦,乾八卦,八八六十四卦。”

群臣少不了还是要说一番拍马屁的话。

隋炀帝在猜了几个谜语后,命令群臣也要回答;既然是皇上下了命令,他们哪里还敢客气,争先恐后的猜着谜、对着对子。

一时之间,妙语如珠,原来他们并不是草包,而是些深藏不露的人才啊!

陆续往下猜,转眼就到了最后一题了,只见画轴上写着——

狼无良心在青山,山山相叠真壮观。

有米一斗人上顶,下人抬头日为天。

百日去一剩九九,知在里面病在边。

最后,还提示答案为六个字。

六人见众人都在思索,不由得暗觉好笑。

贺兰临天在隋炀帝耳朵边说了一阵悄悄话,顿时就把隋炀帝逗笑了,想必是因为知道了谜底而笑吧,搞得众人很是不解。

贺兰临天的老爹贺兰青云不愧为大学士,几经推敲,就明白了那个谜语所隐含的意思,不由得在心里笑骂着六人的调皮捣蛋。

陆续又有几个大臣猜到了谜底,但他们都是些年老成精的人物,知道谁说出谜底谁倒霉,所以也在心里面笑着,同时想看看是谁会倒霉。

宇文成都真的是太不走运了,平时的他对于猜谜语可谓是外行,但这次他却是聪明了一回,只是聪明过头了,他只猜到那个谜语的表面意思,却没有想到隐含的讽意。

他出列道:“各位,在下不才,却也能猜出这个谜语。”

众人惊奇的看着他,但有的人却为他感到悲哀,有的人则是忍住笑意,大有看好戏的表情。

宇文成都洋洋得意的道:“狼无良心在青山应该是个‘猜’字,山山相叠嘛,就是‘出’字了;至于有米一斗人上顶,应该是个‘的’字;而下人抬头日为天却是个‘是’字;百日去一剩九九则是个‘白’字,知在里面病在边就是一个‘痴’字。”

他的话刚说完,反应快的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得宇文成都觉得莫名其妙。

有位大臣实在不忍再让宇文成都胡涂下去,于是道:“宇文将军,你把刚才那几个字连起来读一遍不就明白了。”

宇文成都还真的很听话地道:“不就是‘猜出的是白痴’六字,这有什么好笑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群臣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笑得更厉害了。

宇文化及喃喃自语:“猜出的是白痴、猜出的是白痴……啊,糟糕,我儿上当了!”

幸亏宇文成都还不是很迟钝,终于明白了众人笑的原因,于是在心里把贺兰临天骂了个够本。

隋炀帝笑得前俯后仰的对贺兰临天道:“你这个小鬼,总是能搞出这么多好玩的事情来。”

贺兰临天不是很负责的道:“新年嘛,当然应该有点搞笑的节目。”

他的话可把宇文父子气了个半死,恨得牙痒痒的,但又不敢有所表示,真是够难为他们的。

猜完字谜,该贺兰临天等六人吟诗作词了,于是早有准备的六人轻松地吟颂起来。

轮到贺兰临天时,他对着杨素道:“外公,孙儿的这首词可是专为您准备的喔。”

杨素想不到宝贝外孙居然会给自己作词,于是呵呵笑道:“好的,只要是天天作的,外公都喜欢。”

贺兰临天再向皇上告了罪后,随口念出第一句:“冰雪少女入凡尘。”

隋炀帝跟众臣听毕皆赞其妙,催促贺兰临天继续吟出后面的句子。

贺兰临天接着念道:“西子湖畔初见晴。”

杨素闻言心神一震,贺兰临天的一句“西子湖畔初见晴”让他想起了当年与李密的母亲邂逅西子湖畔的情景,心神不由得飞得好远好远,以至于贺兰临天后面念的诗句他都没有听清楚。

贺兰青云知道泰山大人的那件秘辛,不由得在心中责怪宝贝儿子无缘无故的勾起了泰山大人的心事。

其他大臣也是心情各异,脸上不由自主地显现出一些只有自己才明白的神色。

贺兰临天见引起了众人的共鸣,续道:“是非难解虚如影,一腔爱,一身恨,一缕清风,一丝魂;仗剑挟酒江湖行,多少恩怨醉梦中,蓦然回首万事空;几重暮,几棵松,几层远峦几声钟。”︵注二︶

这本是一首描写男女爱情的词,但由贺兰临天那清脆的童音朗诵出来,倒是另有一番情趣。

就在众人还沉浸在这首词的意境中时,变生肘腋,一群黑衣蒙面人杀进皇宫。

顿时,宣和殿外大乱,侍女及太监们吓得尖叫声连连,四处躲藏。

“护驾,保护皇上。”反应快的大臣们连忙叫道。

大内侍卫迅速的赶到了宣和殿,拔出刀剑与黑衣人开战,但很显然的是黑衣人技高一筹,三两下就砍了十多个侍卫,更有几个黑衣人凌空跃起,扑进了大殿内,手中的刀划出几道残影,刀芒过后,就有几个大臣被杀伤了。

瞬间哀叫声及摔倒声不绝于耳。

危急时刻,大内侍卫统领杨浩终于赶到,来不及给皇帝行礼,就加入激烈的打斗中。

这些黑衣人出刀狠辣,力道更是重如泰山,简单的几个“劈挑刺削”等招式,杀得大内高手一时之间只剩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力。

几名大臣护在隋炀帝的身边,当然是那几个深藏不露的大臣才会毫无顾忌地为隋炀帝护驾,其他的才不管你是不是皇帝呢,大难当头,还是先保全自己要紧。

一位黑衣人突破了众侍卫的封锁线,人刀合一地直取隋炀帝身边的贺兰临天,而护在隋炀帝身边的人才不管他要杀谁呢,反正只要有黑衣人杀来,他们都是要重重的打下去。

黑衣人持刀夹着千钧之力,冷峻的刀闪着寒光,如毒蛇吐信般地划过重重人影。也许在他的想像中,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大臣们绝对是一刀必杀的软角色,因此,他并没有把这些大隋官员们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就因为自己的失误,以至于走上了死路。

有人出手还击,而且还不只一个人呢!

杨素老当益壮,双手如闪电般地挥出,拳影如山峰峦叠地压向黑衣人。

活该黑衣人倒霉,谁不好惹,偏去惹素有铁血宰相之称的杨素,更让杨素不能原谅他的是,黑衣人谁不好伤,竟想要伤害他的宝贝外孙贺兰临天。

因为在杨素的感觉里,黑衣人不是要刺杀皇上,而是想刺杀贺兰临天,以杨素对贺兰临天的疼爱,黑衣人简直是罪大恶极嘛!

与杨素同一时间出手的还有杨月天、李天翔和柳长风。

四大高手抗敌,虽然是赤手空拳,但他们都是功力深厚的人,别说是四个人,就是只有一个人也能把黑衣人打得哭爹喊娘的。

杨月天、李天翔和柳长风三人练的都是儒家的浩然正气功,他们把真气展出体外三尺有余,黑衣人的刀居然不能再刺进分毫,就在黑衣人发愣的当下,杨素的老拳已经打到了他的胸口,顿时如遭雷击,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飞腾在半空的身子也急遽的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就再也没有动了,眼珠瞪得老大,好像死不瞑目似的。

众大臣们的反应就只能用惊与静这两个字来形容,连打得如火如荼的高手们都静了下来,齐盯着杨素。当然,知道杨素会武功的人除外。

杨素在打倒黑衣人后,做了一个让人为之绝倒的动作,即蜡笔小新的招牌动作,更说了一句搞笑的话。

“他娘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有种的站起来再跟老夫打一场,我们单挑。”单挑一词,想必他是从贺兰临天那里学来的。

就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之际,杨素父子、李天翔及柳长风凌空而起,扑向还在发愣的黑衣人,反正已经泄露了会武功一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打个痛快。

有四大高手的相助,大内侍卫们很快就占了上风,黑衣人武功虽然比大内侍卫们要高出那么一丁点,但他们却不是杨素等四人的对手,瞬间就被点倒了数人。

这时,杨素接到了贺兰临天的传音:外公,他们很有可能是东瀛国的忍者,也就是死士。他们一旦行刺失败就会自杀,所以外公您在点倒他们的时候最好卸下他们的下巴,还有,说不定他们口里藏有自杀的毒牙。外公,别让他们轻易地自杀了。

杨素虽然不明白自己的外孙为何会知道得如此清楚,但他一向是信任贺兰临天的,于是在点倒黑衣人的同时,顺便卸下他们的下巴,让其他的人奇怪不已。

杨素的动作虽快,但还是有几个被点倒的黑衣人咬破毒牙身亡,而且瞬间就化成了黄水,这种诡异的现象让大臣们吓得不轻。

最后,只有三个人被留下了活口,其他的死的死、逃的逃。

好好的一场除夕筵席,就这样被黑衣人搅和了,气得隋炀帝当场就想杀人,幸好被贺兰临天劝住。

话说一场混战,最后只留下了三个活口,隋炀帝当即就在宣和殿亲审三个黑衣人,取下黑衣人的蒙面巾,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三张很普通的脸,年纪也不大,大概三十岁左右。

隋炀帝吩咐人解开他们的哑穴,而三个黑衣人从一开始就恨恨地盯着隋炀帝身边的贺兰临天,好像是有八辈子的仇恨似的,让人很不明白他们为何会那样。

隋炀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来行刺朕?”

为首的黑衣人显得很是不屑。“行刺你?我们才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我们要杀的是他。”黑衣人指着隋炀帝身边的贺兰临天,脸上的表情让人好生讨厌。

李希奇惊叫道:“老大,他是来杀你的耶,你跟他们有仇吗?”

贺兰临天随手给了他一个爆粟,“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一句调皮话逗乐了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隋炀帝疑惑地道:“你们杀进宫来就只是为了杀天天,而不是杀朕?哼,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我大隋的王爷都敢杀。再说,天天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跟你们有那么大的仇恨吗?”

“哈哈,在你们的眼里,也许他是个小孩子,但他却是我们大和民族称霸天下的最大隐忧。”

贺兰临天虽然早就猜到黑衣人是日本人,但现在经由他们自己无意之中说出来,才算是真的肯定。

贺兰临天道:“原来你们是东瀛国的忍者,你们才刚跟我大隋结盟,为什么现在又要来行刺?”

东瀛人见自己无意泄露了身分,于是也不再隐瞒。“既然我们行刺失败,也不怕你们会把我们怎么样。告诉你实话,你的生命关系到我大和民族的兴衰。哈哈、哈哈,神童啊,为什么你不是属于我们大和民族的呢?既然我们得不到你,就要毁灭你。”

东瀛人突然诡异的大笑起来,而且他们的身子也发生了扭曲,接着身子膨胀了起来,越来越大,像是被充气的气球似的,如此诡异的情形,看得隋炀帝跟众人们目瞪口呆。

贺兰临天脑海里迅速地闪过一些讯息,暗忖:不好,是最诡异的紫河大法。于是,贺兰临天赶紧施展传音如密的功夫,对所有的人道:会武功的赶快把护体真气展出体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贺兰临天在传音时,是改变了声音的,所以众人也听不出是谁在提醒他们。

慢慢地,三个东瀛人涨成了一个大大的圆球,而且透着血红的光晕;每个光晕里似乎还有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妖艳而又诡谲。

得到提醒的官员,把护体真气运到了最高层,宣和殿如同被一个气罩笼罩着。

血红的光晕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轰的一声,炸得宣和殿不停晃动,如果不是众人的护体真气保护,宣和殿绝对会被炸飞上天的。

东瀛人的残肢断臂四处乱飞,而大隋的官员们也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似的,功力被消耗得差不多,一个个瘫软在地上。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结束了的时候,怪事再次发生,只见大殿的空中漂浮着三个像婴儿般的人影,快速地向大殿外飘走。

武学知识丰富的大臣不由得惊叫道:“元婴出窍!天啊,怎么可能会这样?”

没错,那三个人影确实是那些东瀛人的元婴。

本来,以东瀛人现在的武功修为根本还没有到达元婴出窍期,但他们为了逃命,施展了诡异的紫河大法,欲借此大法遁走,而众大臣们此时已经是精疲力尽,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去阻挡他们离开。

三个元婴居然露出了诡异笑脸,迅速地又飞了回来,他们想干什么呢?

原来他们还是想取贺兰临天的性命,元婴杀人,有够恐怖的。但他们能得逞吗?最后的事实证明,他们真的很蠢,如果他们当下就逃走,再经过几个月的修炼,也许还可以再世为人,可他们却自寻死路。

元婴具有摄取他人魂魄的能力,只是东瀛人的元婴刚成形,而且还是以不正当的方法修来的,因此威力就显得很小。

众人看着东瀛人的元婴去而复返,聪明的当然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不知贺兰临天底细的人不由得为贺兰临天担心,气氛显得很是紧张。

贺兰临天等六人早就做好了准备,弹弓握在手中,娇喝一声,然后六弹齐发。

众人直觉地认为六人的这番抵抗根本没有任何的功效,但事实却证明了他们的错误。

六颗金豆子成品字型地直取三个元婴的天灵盖。

想必各位该知道这样的一个道理吧,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如果以五行相克来讲,元婴的属性正好是属木,而金正好克木,因此贺兰临天等六人的金豆理所当然地就可以消灭掉小日本的元婴了。

果然如此,六颗金豆子金光乍闪,包围了小日本的元婴,然后慢慢地收拢,三个元婴惊恐不已,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元婴居然能被别的事物压制住。

不足一盏灯的时间,元婴就神形俱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以至于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

众人不解地看着贺兰临天等六人,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六人竟然凭着小小的弹弓就能解决掉元婴。

隋炀帝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刚才你们是否得到某人的提醒,叫你们要运功保护大殿?”

众大臣连忙把自己方才听到的话告诉皇上。

隋炀帝道:“那你们知道是谁提醒你们的吗?”

众人摇头。

“众爱卿,什么是紫河大法?为何这种功法如此的诡异,而且还可以让人元婴出窍?”隋炀帝又继续问。

贺兰青云没有半点的犹豫,马上开口道:“皇上,臣在一本叫作‘诡秘籍’的书上看过类似的功法。书上记载此功发源自春秋战国时期,为一代邪人百毒天尊所创,欲练成此功,必须取孕妇之血浸泡身体三百日方能小成,当取满一百个孕妇之血时,也就是此邪功大成之日。臣观那三个东瀛忍者,根本就还没有达到小成的境界,但威力却是如此的巨大,他们的元婴之所以会被轻易的消灭,是因为天天他们的金豆子正好克其元婴。臣知道的就这些了,皇上如果还有什么问题,请问小儿天天吧,想必他知道得多一些。”

贺兰青云的一席话,很自然的把众人的目光转移到贺兰临天的身上,而贺兰临天却在心里暗骂;臭老爹,干嘛每次都要扯上我啊?我又不是真正的神仙,更不可能未卜先知。我虽然知道小日本施展的是紫河大法,但也只是从小说和电视剧中看到的,难道要我就这样告诉你们不成?那你们岂不是要把我烦死?唉,没有想到世上还真的有如此诡异的功法。

“老大,你快说啊,所有的人还在等你说呢!”五人催促道。

贺兰临天对他们冷瞪了一眼,“其实,关于紫河大法的来历,家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种大法原本并不如今天所看到的那么诡异,紫河大法实为道家正宗功法,只是传到后来被心术不正之人修改过。他们为了一己之私欲,盗取他人之血,其目的是为了增长功力。但修改过的紫河大法缺点很多,容易导致修炼之人走火入魔。想必各位都知道,练功最忌心急,功力的增长应该循序渐进才能越练越精。紫河大法虽然能使功力快速的增长,但练这种功法的人有伤天和,一旦元婴出窍,必遭天谴。所以,正道中人,不屑此功法。”

“哇,好恐怖啊!可是老大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啊?”

五人偏爱打破砂锅问到底,气得贺兰临天暗恨不已。

贺兰临天回答:“我也是从一些残缺不全的古籍书上看到的,有一本叫作‘宇内拾遗’的书曾记载紫河大法在东汉时流传到了东瀛国,所以小日本会这种功法就不足为怪了。”

众人听了贺兰临天的一番解说,这才恍然大悟,而一直没有发言的宇文父子这时却连连暗中交换眼色,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但他们的暗中行为却被贺兰临天发现,因为贺兰临天从未放松对他们的观察。

呵呵,以后肯定会有好戏可看的。

隋炀帝看着贺兰临天的眼神有些怪怪的,最后释然的道:“天天,朕现在终于明白东瀛杀手所说的话了。”

刺客风波算是暂时结束了,隋炀帝下令全城戒严,全力追拿逃走的刺客,两国的结盟协定也自动解约,最后的赢家理所当然是高丽国。

注一:李煜虞美人

注二:作词李兰云天仙子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骄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