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章 该死的教官(求收藏)

“你这个怪兽,”一路上我把着孟大高个的肩膀,实际上是被他拖着走,我的脚都不着地,心里却还在回想着刚刚那个三分球,于是就出现了这么惨烈的一幕,我低着头在回想,孟大高个就拖着我向前走,好是难看,真像是一个肢体不全的人被拖着向前。

就这样我被拖上了山寨,做了压寨夫人,额,不是不是,是我就被拖上了教学楼。

在第一节晚自习上,群哥自己直接拿主意,给了我一个副班长干干,实际上就像闲官一个,没多大事,最让我受宠若惊的是我竟然做了105的舍长,这官,在我眼中可大了去了,我的宿舍里有这么些能人异士,英雄好汉,我岂不成了二龙山的鲁智深,额,是梁山泊的宋公明了吗?

我岂能担此大任,于是就在群哥安排完了职务的十几秒后,我想站起来推辞呢,可谁承想群哥到来了一句,“大家都同意吧?好既然都同意,那就上自习吧。”这,这不是,大家被自愿吗?

我像是一个小头人,被带上了大帽子似的,环顾着周围的舍员,奇怪的是除了水哥之外大家都在有说有笑,刚刚也被钦点了副班长的超只顾着和王楠瓜,柳康说话,真是死性不改,倒是那个被群哥钦点的郑金正班长,这名字起的好,怪不得她是郑班长呢?引起了我的兴趣。

且看她,“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聪明清秀,绝丽无双,气质脱俗,淡雅若仙,妩媚风流。”

“你说的这是林小姐吧?大哥”超像是听见了我的自言自语,表情猥琐的,对我窃语道。好吧,我承认,刚刚是我看错了,因为我把晓給看成郑大王了,不过这郑金也是长的很有气度,恩,给人一种很沉稳的感觉。

也许是从英国留学初中的原因,她的头发是黄褐色的,一身宽松的英伦服饰更是给人一种帅气感,我不由得说了一声,“好帅啊!”“你小子不是看上她了吧?”超很是疑惑地看着我,“去,没有的事,别乱说,这种事对小女孩不好。”“夭夭,还怜香惜玉呢。”“你看你可猥琐样,上一边和你的王楠瓜玩去吧,还有柳康,快去。”“你看,急了,呵呵”超打趣着我。

他也没想到这日后,竟会流传出这么段“绯闻”,而且传得很真,可是实际上我是一种真的不能再真的钦佩感在心里,我是想和她做朋友,可是这朋友她却只是一种知音关系。

我相信,我想,她也相信,我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却在意别人对女孩的看法,因为女孩你是伤不起的,她们需要去保护,但是我却不是在阐述恋爱关系,我更向往的是一种真的无拘无束的男女好朋友的关系,我十分想有一个这样的知音,可是十六年了,我的人生道路上却只有半个,在这里我想寻找甚至是一个真正的好“女”朋友。

我说的是真心话,因为我很听妈***话,我知道学习才是硬道理,即使我有心仪的女生,我也只会告诫自己,为了妈妈,爸爸的心愿,值地值地。记得姐曾说过,他很是讨厌那种吃醋的男生,我想,我不是那种男生吧?呵呵,这可能是姐的话让我害怕了这种行为,所以无论与男或女交朋友,我都秉承信任第一,他人第一,合益(共同的利益)第一。

这番话,我记得对超说过,他很感动,觉得我俩确实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他也很明白,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传过我的流言蜚语,我确实很高兴。

“你这个四眼天鸡,看什么看?”超原本还和后面的两个小美女说话呢,掉过头来却和前面的一个不怎么说话的同学吵了起来,只见这同学听了他这一句,双眼使劲的蹬,但难耐眼睛小,他资质不好,说啥也瞪不大;他两腮一起的鼓,却难耐脸长得园,越鼓越像叮当猫的脸,我忍不住笑了一声,口里刚喝的水,一下碰到了,叮当猫的脸上,他摘下眼镜,无奈的用手擦了一把,逗得我身后的柳康,哈哈的笑个不停,这一笑不要紧,这三节晚自习就没停,只见这笑的是山崩地裂,海枯石烂,笑的肚子疼,吃嘛嘛香。

紫萱出门洗了把脸,看见一脸无奈的叮当猫哥,也是呵呵呵一笑,然后装作很着急的说,“是谁,是谁把一姐,给弄成这样了,这么不怜香惜玉?”“怎么他是女的么?”超很惊慌的问,紫萱听了,笑的更欢了,“女的倒不是,倒是胜似女的。”一姐还很给面子的帮衬道“讨厌。”哈哈,我们周围几个都笑翻了天,当然柳康大姐还在笑,只不顾早已笑得捂着肚子,趴在桌上流出了眼泪。

终于结束了难耐的折磨,明天终于要开始了——我的军训。

这一天早上,宿舍里延续了昨日中午的热闹劲,大家还是不习惯宿舍里的小小床铺,都睡得不太安稳,所以5点多一点,大家就都坐在宿舍里说起了话,大概是因为初中住了三年校的原因,先学睡得倒是格外香,所以我们不敢打扰他,说话声自然小了许多,大家也像小孩子似的在讨论。

今天我们的教官是个怎么样的啊,是长得像李逵那样的黑炭头呢?还是像小李广花荣那样俊秀呢?是粗暴脾气呢?还是温和可亲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现在想想是那样的美好啊?

也忘记是谁说了句“教官应该很好,毕竟他要跟我们想出十几天呢,他要不跟我们处好关系,能行吗?”这下可引发了水哥的一番咆哮。

“你懂啥,你说你懂啥?教官?哼,就是魔鬼,我初中军训的时候,不就像咱刚认识似的自我介绍了那么一番吗?你说那教官,非得让我跑圈,还跑十几圈,你说这,这,”水哥也有了难以下口的时候,“这些该死教官。”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星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