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三章 长发舞动飘逸

“哈哈,浩然哥,你这次完蛋了。”自从听了浩然哥貌似谈恋爱的消息后,我一上午心不在焉。

“哈哈”这不我想着想着,就不禁出了声。“碰!”教官狠狠的给了我后脑勺一下,“傻笑什么,是不是昨天还没玩够啊?啊?”教官板着脸,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真是令人七魂走三了。

“呵呵”我傻笑一声,身上不禁打了个寒颤,昨日的伤痛还能够感受到。

“什么呀,教官?我这不是傻笑,我是在笑,没错,可是我真的没在傻笑!”“那没傻笑,你在笑什么?”这我可不能说啊。“报告,教官我是在高兴的笑。”“放屁。你有什么可高兴的!”“教官我哪能当着大伙的面放屁啊,多不卫生啊,教官我呢实际上啊是在为我们能有你这么一位潇洒非凡,帅气*人,主要是威武不屈勇士当我们的教官真是三生的荣幸啊,你就像那黄继光举炸药包,董存瑞堵枪口一样,伟大,让人骄傲!”

教官挺了挺胸膛,说“哥们,你说反了吧!”“啊,一样一样,反正我就是在为你笑。”“那你能证明吗?”“能,当然能,我可以发誓!”“恩?”“我发誓,我从今以后不再发誓!”

“碰!”教官被气得摔倒在地,“我告诉你,别跟我耍滑!”“是教官,你可以问我的同学,我是怎样评价你的?”“那好,你说问谁?我就问谁!”我环视了四周,大家才相处了三四天不好配合啊,恩,只有找超了。

“教官你可以问超。”在说他的名字时,我还和超对视了一眼,给他使了个眼色,“那好,来,那个超,我问你,他!”教官指了指我,“平时是在背后怎么说我的啊?”“这么说吧教官,他呢曾经用一句歇后语评价过你!”歇后语,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对超要说什么,充满了好奇心。

“你说,是什么歇后语?”“他说他对你真是(撅起腚来看天——有眼无珠)”“恩!恩?我说你这是损我啊,还是夸我啊!”教官双手掐腰看着我,我还没说话,折杀千刀的水哥插了话,“报告教官,他就是没打着正眼看你!在他眼里你就只配那什么了。”

“啊,奥,额·······”我的腚确实开了花。

从那开始两天,不对,是四天,因为我刚好上厕所又摔倒了,一共四天没有缓过腚上那劲来。可是不论怎么说,我们四班都是在很努力的军训着。

大家虽然有时调皮,练习时常常败北,但我们拉歌第一;虽然我们跑步不齐,但我们跑的路程最远是第一(主要是男生受罚);虽然我们常被教官说“这是他遇到的最烦心的班,但是我们高兴是第一。

我们在烈日下站着军姿,不抛弃不放弃,任凭雨打风吹,我们决不放弃,我们的脸上虽然写满了狰狞,但是我们绝对不会让笑容溜去。我们就着汗水与泪水,把困难咽下去;我们用毅力和拼搏,迈过挫折的门槛去。十天的风风雨雨,十天的不离不弃,高一四班的神话在延续,高一四班的班魂永不解体。

“明天就要开始大阅兵了,大家有没有信心!”教官的嗓门很大,但是有些沙哑,大概是这些天为我们喊口号累的吧。

“有!”我们尽最大努力的把声音喊高喊齐,“那好!那大家今天也不要放松,把对列排齐,把正步踢出声音。”“是,教官。”这次大家的声音更加洪亮有力,“恩,那好,今天的训练开始,十人一伙分组练习,先练蹲起,再练正步,跑步,齐步走,接着把三种步式连接在一起,最后训练转体命令。”

各组小队长听了,各回去抓紧时间练习,我不是队长啊,教官却突然叫了我,“来,”“我吗?”我疑惑的看着他,“就你,来,过来,快过来啊。”“奥。”我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站在了教官眼前。

“教官,有什么吩咐。”“你是宿舍长吧。”“报告,是。”“你看见二班的教官了吗?”“恩,教官,看见了。”“你看见他身边站的那些各个班的学生了吗?”“报告教官,看见了。”“那你也过去,今天二班教官把内务再强调一遍,准备明天校长的检查。你是宿舍长就赶紧去吧。”“奥,是!”我一溜烟就跑向了人群,谁曾想我这一跑,竟让我捡了个大便宜。

跟着二班教官在宿舍楼内转了一圈,他就是讲了些“毛巾要怎么放啊?暖壶要怎样摆放?放哪啊”被子又示范了一遍怎么叠好啊?壁橱里的东西的摆放啊?”等等诸如此类的小细节,竟慢悠悠的度过了两个小时,等我回到方阵,竟已经十点多了。

我正挠着头想着步骤和舍员们说呢,突然一个头戴眼镜的陌生同学对我说道,“喂,教官领你们去哪了?”我仔细一看,这个男生好生面熟,废话,自己班里的,可是我怎们没见过除大哥和改哥之外这么短头发的啊?

我仔细一看,这人怎么如此像陈超啊?我思考了片刻叫道“陈弟。”“去你的吧,什么陈弟啊?我是陈超,”“可是我看你的头发如此之短,又颇似陈超,我还以为你得阮生弟弟又到这来了呢?”“我靠,就你幸运。”陈超看着我近十厘米的长发好生羡慕,两个眼睛中以泛满了泪光。

“哥呀。”陈超摸着我的“长发”,“你知道吗?就你在执行任务的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咱们班原来头发长度超过3厘米的男生已经一律劳改了。”说完,陈超趴在我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没事没事,头发吗?头可断血可流,发型······,啊,不是。是,头发是革命的本钱,啊,呸!你说我。”“哥呀,你就别再刺激我了好不好啊。”陈超不停哭诉,我的上衣已然湿透了。

在那一天,我第一次那么骄傲,哈哈,站在这片草场上,我的头发,鹤立鸡群,多少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在盯着我,这些眼睛能够杀人。

我顿时想起了一句广告词:“长发舞动飘逸。”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星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