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 追忆过往

邬辛夷从正厅回来,正要往西边的厢房走去,却在半路遇到陈总管。

陈忠看上去已经等候多时,见到邬辛夷来了,他忙上前恭敬地行礼,说道:“见过七小姐,老爷吩咐,即日起,七小姐就搬进妙龄苑居住,赐丫鬟仆人二十人。还有老爷之前赐给小姐的那些金银财宝,小的已经差人送进妙龄苑了。”

邬辛夷有些疑惑:“妙龄苑?”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相府里面还有这么一个院子?

陈忠马上又殷勤地回答道:“回七小姐,这妙龄苑是离相爷的居所最近的一座院子,虽然常年空置着,但老爷多年来每日都命人打扫干净,陈设之类样样齐备。因此七小姐可以放心,搬进去即刻就可以住人。”

哦……邬辛夷知道是哪个地方了,上一世在相府的时候,她也曾经不少次路过那座院子,那院落外面的围墙覆满了爬藤植物,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模样。但那些植物却是修剪整齐精心设计好模样的,又不像是被荒废了。

曾听邬泠儿说,那院子除了邬秦,谁都不能进,可神秘了,可说是这相府里的禁地。

没想到原来那院子还有个如此婉约的名字,妙龄苑。

“好吧,那劳烦陈总管带路了。”邬辛夷点点头。

“小人是府中总管,自然是要服侍好各位主子的,怎敢称劳烦,七小姐跟小的来吧。”陈忠又俯身行了个礼,伸出右手请邬辛夷走在前面,自己则在侧旁指路。

路上,路过一处十分幽静的小路,邬辛夷停下来看了看。从前她没有注意到过,这小路从树林蜿蜒而入,幽深僻静,不知通向何方。

“这是去哪儿的?”

“回七小姐,这条路是往五公子的居所去的。”

“哦?五哥哥竟然住在这么僻静的地方?难道是不受宠?”邬辛夷心中对这个五公子的好奇越来越重。

陈忠笑了笑:“五公子是因为身染疾病,常年身体虚弱,所以自己要求住的离人群远一些,好生修养。并不是相爷不喜欢五公子。”

“这样啊。”邬辛夷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妙龄苑到了,邬辛夷在门口抬头左看看右看看,果然是那个禁地。

邬秦也是奇怪的很,原本他该对自己瞧都不瞧一眼的,可偏偏却摆出了不同寻常的热情态度,还把自己安置在一个之前进都不让人进的院子里。还有那个奇奇怪怪神神秘秘的五公子,这相府的秘密实在太多了。

陈忠让人打开大门,一走进去,邬辛夷简直觉得眼前豁然开朗。没想到这院子从外面看,好像什么也没有,可一进来,却仿佛置身于仙境花园。

各种各样漂亮的花朵被精心栽培着,设计成好看的排列形状,还有假山、水池,水池下方通向的,又是一块清澈见底的小溪,小溪之上,有一座玲珑的石桥,雕刻着精致的花纹。

石桥对面,还有一张石凳,石凳周围,是一些雕刻成小兽模样的石凳。

欣赏完院子前面,陈忠又请邬辛夷进到里面。

屋中的装修不是特别华丽的那种,虽然感觉简朴了些,却也是十分的清雅大气,别具一格。

邬辛夷环视了一圈,在软椅上坐下来,身子陷进那棉花一样软和温暖的椅子邬辛夷顿时觉得舒服惬意,闭上眼享受了一会儿。

陈忠忽然冲着门外说道:“进来吧。”

两排婢女和家丁便整整齐齐地走了进来,冲邬辛夷跪下行礼。

“见过七小姐。”

“都请起来吧。”邬辛夷睁开眼,马上就让他们起身。她看了看这些人,都是年纪稍大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婢子。

“这些仆人我要不了这么多,只留几个便可。陈总管可否把之前服侍我的两个婢女夏儿和妙妙找来,我还是想她们两个跟在身边。”

这些年纪稍长,训练有素的仆人在相府中呆的时间长,难保有些人不会是其他夫人小姐或公子的眼线。

妙妙前一世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虽然有些笨拙,但忠心耿耿。

而那个夏儿,刚刚邬辛夷让她去捉凌霄时,也能看出来她办事麻利,为人机灵,是个可造之材。

“小姐想要那两个小丫鬟,吩咐一声便是。至于这些仆人,都是老爷下令留给七小姐的。这妙龄苑院子颇大,还有许多花草,打理起来不甚方便。小姐就算是不想要他们服侍,让他们帮着整理院子也是不错的。”

陈忠不愧为相府管事,三言两语便把邬辛夷要赶这些仆人的话堵了回来。

邬辛夷有些累了,也不愿再多说,便点点头,也罢,就把他们留作园丁整理院子好了。

陈忠告退后,邬辛夷渐渐地脑袋昏沉,也不知怎么地就在软椅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有人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的湘儿又活了……”

邬辛夷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等她猛地惊醒过来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她睡眼惺忪地瞧了瞧周围,烛光中,两个小丫鬟朝她走来。

邬辛夷一动,忽然感觉到身上的重量,低头一看,原来她身上盖着一件深色的毛皮外衣。

“七小姐,您醒了?”妙妙见她掀了盖在身上的毛皮外衣,忙又为她披上了一件外套:“天气冷,小心身子。”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邬辛夷揉揉眼睛,她竟然一下子睡到了晚上。

“回小姐,现在应该是戌时三刻了。”夏儿回答道,又问:“小姐要用膳吗?”

“嗯。”邬辛夷点点头,是有点饿了。

“那奴婢去叫下人送饭菜过来。”夏儿说着走了出去,门一开一关的一瞬间,一股强劲的冷风吹进来,迎面而来的冷风让邬辛夷一哆嗦。

邬辛夷站起来,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把露在外面的脖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小心翼翼地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

朦胧的月亮将柔和的银色光芒洒向大地,如刀刃般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夹杂着密密麻麻小小的雪花纷纷落下。

暗色的花园中,一条银丝带一般的小溪泛着清冽的银色光芒,眼前这神秘而美丽的景象让邬辛夷微微出神,思绪回到了那个她即将被送出相府的那日——

穿着红色喜服的自己在镜子前紧张地等待左顾右盼,下人们在自己身边忙碌着。

她不知所措地瞧着这陌生的情况,心中十分不安。大夫人将她许配给了一户官宦人家,不过几日时光准备,草草就要将自己送出去了。

听邬泠儿说,她的夫君是廷尉大人家的大儿子,是个脾气不错的人。

她有些害羞,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夫君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喜欢脾气性格好的,对自己好的。

最重要的是要有才学,又气质,斯斯文文的。

她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喜欢有气质的读书的。这大概就是自己缺什么,便渴求什么吧。

“妹妹想什么呢!”邬泠儿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侧,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吓了她一大跳,立刻从臆想中回过神来,冲着这个一直对自己很热情的嫡姐姐笑了笑,有些害羞地说道:“妹妹没想什么,就是在想夫君会是什么样子。”

“又在想这个,姐姐不是都跟你说了吗,姐姐都帮你打听好了,廷尉家的大儿子段辰轩长得一表人才,性格也很好,妹妹嫁过去一定不会受亏待的,放心吧。再说,妹妹这不是今日就要出嫁了吗,马上就能亲眼看看你自己的夫君长什么样了,就别想这么多了。”

“说的也是。可……”

邬辛夷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说出来。

“又怎么了?”

邬泠儿心里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母亲让自己过来看看这个庶女是不是安分,她才难得跑这一趟,装这个好姐姐呢。

这个邬辛夷也真是傻,不知道是不是在乡下吃苦吃得太多了,别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巴心巴肝地把那人当做好人看。

自己最开始不过是客套地向她表示了长姐的善意,她却误会自己对她很好,害得她不得不一直装下去,谁让邬辛夷对她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呢?

不过,只要过了今天,顺利把这个傻妞弄走,她的使命也就算完成了。

“可是,大夫人为何要这么急着把辛夷嫁出去,辛夷回到府上才不过半个月,大夫人三日前只支会了我一声,这么快就让我出嫁了。这……”

莫非大夫人是早就打算好了的?

莫非接她回来的用意就是把她嫁出去?

这最重要的问题,邬辛夷还是不敢问出口,生害怕惹大夫人的亲女儿,眼前这个尊贵的嫡小姐生气。

她只想给人留下一个乖顺的印象。

“这、这我怎么会知道?或许,或许是正赶巧了吧?你这个年纪,出嫁也正常,你再过几个月就十三了吧?想当年姐姐也是十三岁便嫁给了前太子。女大当婚,我母亲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

邬泠儿害怕她胡思乱想,会作出什么出格举动,眼珠转了转。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龙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