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6章 新愁旧恨(2)

柳如烟咬紧牙关,暗自下了决心,等过会儿一定要把周定睿打成猪头。她的脸上神情僵硬,各路记者的闪光灯亮个不停,一阵阵白光刺得她的眼睛一下子流出泪来,难受极了。她甚至可以想象,明天报纸上娱乐版的新闻头条标题——痴情女子啊,你泪洒旧爱婚宴为哪般?

不由得抬手挡了脸,听到一阵阵窃窃私语。不外乎是看笑话,或者是落井下石的。三姑六婆倒真是不少。

柳如烟的脸色难看了一点,垂在身侧的右手不由得握成了拳,越握越紧,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像是随时都会暴发。

一只温暖的手突然覆上她的右手,耳边响起周定睿的声音,“别怕,这些记者都是纸老虎。你拿出勇气来,别被他们打倒了。”

她咬牙,低声道:“我这会儿最想打倒的是你!”随即昂了头,看向逼近的记者们。

已经有性急的记者抢先开了口,“柳小姐,您真的是柳家的大小姐吗?”这是菜鸟级的提问。那些做过功课的记者提的问题便很尖锐,“柳小姐,您回到柳家参加订婚宴,是什么目的?是宣告您打算重回柳家吗?是柳董的默许吗?”

问题一波接一波,像是海浪击打在岩石上,发出轰鸣的声音。

柳如烟昂着头,带了无懈可击的微笑,任由闪光灯在自己脸上滑过,只是闭口不言……目光正与从彼端出来的柳华衣撞上,她清楚地看见柳华衣眼底的惊怒与愤恨。

陶南站在柳华衣的身边,面无表情,原本握着柳华衣的手,慢慢放开了。

有记者逮住了这个镜头。第二天的报纸上便有了一个大大的特写。

“柳小姐……”现场原本甜蜜温暖的订婚气氛被完全破坏掉,几乎所有媒体的注意力全都移到了她们这场八卦上,甚至有人开始期待“姐妹俩”的对决。

柳如烟拧紧眉头,当机立断。

她挑眉向柳华衣抛了个挑衅的眼神,冰冷着声音开了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记者们想写八卦,那她就配合一下,想来后面会更受关注的,也只会是站在商界之中呼风唤雨的柳家,而绝非早在十几年前就被扫地出门的自己。说完这话,她突然一个转身,迅速地向门口奔去。那群记者愣了一下,立刻发疯似的跟在她的身后,一个跑,一群追。看上去十分可笑。

柳如烟先前一直强撑着,她不想在人前露怯,她只是讨厌这样的情况。她向来惊惧这样的情况,或许是因为母亲当年离婚时,当众和柳老头子的掐架。她亲眼看着母亲被他从石阶上推下,额头上全是鲜血,她就站在一边,扶着高高的铁门。

这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吧?

她一路狂奔,只觉得小腿一阵阵打战。眼见后面跟过来的记者越来越近,就在快要追上时,火红色的奥迪TT如旋风般迅速停在她的面前。

“上来!”叶紫按了车门锁,柳如烟立刻两眼发亮,跳了上去。

她一跳上来,叶紫便猛踩了油门,车门被惯性地一甩,立刻自动关上。车子便在众记者面前扬长而去,只留他们气得在原地跳脚。

叶紫开车时,不忘侧目看了看柳如烟几眼,见她一头一脸的汗水,不由得放声大笑,“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柳如烟简直有些气急败坏了,脱了高跟鞋,用力地敲打着车子前方的挡板,“笑,再笑!”

叶紫这才停住笑声,漫不经心地道:“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巧地赶来接你。”

柳如烟皱皱眉头,靠在椅背上,“哦,你为什么这么巧地来接我?”声音极为机械化,像是科幻电影中机器人的声音。

叶紫趁换挡的功夫瞪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连连狂踩油门。

柳如烟其实早已经习惯叶紫开猛车,但是,这回叶紫开得实在太猛了。柳如烟甚至怀疑车子在经过前面的环岛时,会打开一个时空隧道……她紧紧地握住侧边的扶把,手背因为用力过猛而泛白。

“叶紫……你你你……”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眨眼之间,就已经飙出很远。柳如烟紧紧地闭了眼睛,不敢看车子在山道上疯狂地穿梭,生平第一次生出悔意,她为什么自己不去拿驾照呢?

等平缓下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山下。

叶紫将一张唱片推进CD机,温柔得让人心醉的男声便流淌出来,稍稍抚慰柳如烟被惊吓了的心灵。

“呃?”柳如烟挑了挑眉,有些诧异地看向叶紫,“向晖的歌?”

叶紫没回答,手指一动,打了右方向灯,将车靠在街边。将车熄火,拉上手刹,叶紫才将身体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声音幽远得像是从上个世纪传来,“那个……向晖,就是小衙内的父亲。”

柳如烟的嘴巴吃惊地张大,足以塞进一颗鸵鸟蛋。她上下打量叶紫半天,目光古怪,半晌才道:“原来当年和你一夜露水的男人,竟然就是向晖……”

叶紫一脸疲惫,“我是真的没想到,他后来会这么有名……”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当初他不过是个小明星……”

“总之,你麻烦大了。”柳如烟毫不留情地指责她,“按周定睿说的,没几天,你就会发现,铺天盖地的全是你要订婚的消息……你会被向晖的粉丝砍死的!”

叶紫叹了口气,“这就是我来接你的原因了……”她眨眨眼睛,露出一弯笑容,“我已经买好了去澳洲的票,什么都带了,只等一会儿去机场了。”

柳如烟也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完全没听懂你在说什么啊。”

叶紫瞪她一眼,无力地塌了肩,笑起来,“其实我自己也不懂……我的意思是,我要去澳洲躲一阵子,今天夜里就走。所以我来和你告别。”

柳如烟这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盯着她,“你就这么走了?”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没入黑暗中的山,“向晖……你……你把你和向晖的事给我说清楚再走!”

叶紫爽朗地一笑,帅气地探出半个身子,帮她把一侧的车门打开,“这里很容易打到车。”然后,一脚将柳如烟给踹了下去。

柳如烟瞠目结舌地看着叶紫的车在一声轰鸣之后扬长而去,转瞬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然后,只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叶紫,我的鞋子还在上面……”

可惜叶紫早去得远了。

柳如烟气得直想跳脚,但她不能,光着脚站在地上已经很惨了,再跳,会非常痛的。她扁了扁嘴,觉得自己实在是最可怜的人。

好在叶紫并没骗她,不到五分钟,便有一辆的士驶过来。

不过……柳如烟眼尖地看到,那的士并没有亮起空车灯,也就是说,车上是有乘客的。她往后退了一步,省得被人看到自己光脚的样子。

于是,接下去的十五分钟内,经过十辆的士。不过全部都是有乘客的。

柳如烟已经郁闷得快要发疯,只好咬牙切齿地诅咒叶紫早些被向晖抓到。以向晖的性格,知道叶紫背着他生了一个孩子,肯定会有好戏看的。

“快点让她被抓到吧!”柳如烟抬起头,看向天上的明月。

一道刺目的光线从正前方射了过来,柳如烟下意识地偏过头,却听见周定睿的声音,“如烟,你干吗不穿鞋?”

她这不是幻听吧?

柳如烟眯了眼睛,发现周定睿已经下了车,向自己走来。

一瞬间,她有些失神。

周定睿没关掉车灯,于是他走过来时,就好像走在光线铺织成的地毯上,像是从天堂徐徐降落人间的天使。

“如烟?”周定睿见她一脸迷茫,不由得再度开口。

柳如烟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能麻烦你送我回去吗?”

周定睿点点头,“荣幸之极。”

柳如烟立刻跳上车,当她的双脚踏在厚实的长毛地毯上时,不由得绽开一股满足的微笑。原来人生不是缺少幸福,缺少的是对比。

相比方才站在坚硬冰冷的地上,这地毯的触感实在是让人觉得身临天堂。

“你确定要这样回去?”周定睿一面开车,一面看了看她的脚,“不如先去买双鞋吧?”

柳如烟摇了摇头,“记者们已经盯上我了,若是再和你一起去买鞋,万一被看到……”她叹了口气,有些恼恨地看向周定睿,“你带我去参加订婚宴,就是为了那一时刻吧?”

周定睿的神情呆滞了一下,不说话。

“我很讨厌被那样揪出来。”柳如烟狠狠地瞪着他,“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媒体这样盯上。完全没有半点自己的空间!”

这回周定睿终于开了口,“可是以前,你不一样被媒体盯着么?”

轮到柳如烟沉默了。她将整个人缩在宽大的座椅里,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周定睿见状,似是有些后悔,连忙转换话题,“你现在恐怕回不去了。”他轻轻地一笑,侧头看了看她,“记者盯上你,绝对不会放过你家楼下那个绝好的蹲守点的。”

柳如烟顿时拧紧了眉毛。

“去住我那里吧。”周定睿趁机提出,像极了欲占便宜的色狼。

却把柳如烟逗笑,她还不至于相信周定睿是这样的人。她摆了摆手,“到前面让我下吧,我走回去……”

“不用了,我送你上去。”周定睿耸耸肩,“反正我和你同去的消息,记者们很容易拿得到。有些绯闻,也不是什么问题。”他向柳如烟凑近些许,“或许还可以趁机打击陶南一下,你觉得呢?”

于是柳如烟又把眉头拧了起来。

她总觉得,周定睿的行为极为古怪。她抬头看向周定睿,是什么她不知道的,此刻正在他的脑子里酝酿着呢?

就像周定睿所说的一样,车子刚刚开过去,就引起了记者们的注意。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着,刺得柳如烟根本睁不开眼。周定睿也被刺得眼睛生疼,车子又不敢开,怕撞到人。一停下来,记者更是蜂拥而上,将迈巴赫紧紧地包围起来。

“看来明天娱乐版的头条就是我们了。”周定睿转过头,像是毫不在意地开着玩笑。

柳如烟这会儿也放松了心情,反正拍都被拍了,再郁闷也没有用。她伸出食指,轻轻摇了摇,“错了。”迎上周定睿有些诧异的目光,笑开来,“或许是财经版的。”

两人目光对视着,似乎有什么在隐隐流转。

外面的记者很不满隔着车子拍照,有性急的甚至开始敲打车门。周定睿眯了眯眼睛,拿起车内配的扬声器开了口,“如果敲坏了车,我会要求照价赔偿的。”

这招果然有用。迈巴赫62最便宜的也要600多万。那些小记者听到“赔偿”二字,连忙缩回了手。这时候闪光灯已经不再狂闪,周定睿微微挑了挑唇角,突然一踩油门,车子猛地动了起来。

吓得小记者们赶紧闪开,车子便顺当地滑入了前方的地下车库入口。

还好车库是不允许行人走入的,保安也恪守职责,将他们都拦在车库外。周定睿和柳如烟这才不紧不慢地停好车,喘了一大口气。

周定睿极为绅士地为柳如烟拉开车门,目光却落在她光着的脚丫上。

柳如烟察觉到他的视线,脸上一热,喃喃道:“我的鞋子……呃……那个……”心底一阵恼恨,都是那个可恨的叶紫……

“没事,现在已经十二点了,灰姑娘的装备在这时候,都会消失的。”周定睿很有风度地笑了笑,打趣缓和她的尴尬,“不过,如果从这里走到电梯口……”他指了指看上去并不遥远的一段路,“恐怕你的脚会磨破,破了的话,三两天不能走路也说不定。”

柳如烟皱紧了眉头,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定睿也不说话,只是笑了笑,突然弯下腰来,探出手臂,将她拦腰抱出车子。顺手按下中控锁,“还是让我抱你上去吧,可爱的灰姑娘。”

柳如烟先是一愣,随即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像是在发烧。周定睿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窜入她的鼻腔,像是一只小手轻轻撩拨着她的心。

不过她脸红归脸红,却没有像小姑娘一样的扭捏,要周定睿放她下来。她又不傻,要是真自己一路光脚走回去,倒霉的还不是自己……抱都抱了,干脆让他占便宜占到底吧。

她低下头,偷偷吐吐舌头。身体倚在他的怀里,柳如烟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他的眼神……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柳如烟啊柳如烟,过去的事情,真的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想了!

好在从车库到她家,不过三分钟的距离,周定睿一路抱着她走,竟然一副君子模样,手动都不动一下。柳如烟甚至能感觉到那套西装下僵硬的肌肉。再想到那天自己接钢笔时调戏他的时候他的反应,柳如烟险些偷笑出声。

难道这个周定睿,竟会是个没接触过女人的正太?

正想着,就只见周定睿在她家的门口站定,轻轻地把她放下来,“到了。”

柳如烟这才抬头看他,果然,他的脸甚至比自己的还红。她更加确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不由自主地想要调戏他一下……这样的恶趣味,到底是和谁学的?

“进来喝杯茶吧。”柳如烟眨巴眨巴着眼睛,掏出钥匙开了门,弯腰为他取来拖鞋。小礼服就在她弯腰的时候,露出一片雪白的美背。

周定睿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僵硬,“呃……啊……哦好。”

柳如烟再度在心里偷笑,觉得他有意思极了。方才在宴会上的一些不愉快,因之一扫而空。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脚步都轻盈起来。

端上亲手泡的龙井,柳如烟在周定睿的对面坐下。

他现在的样子,和之前在公司见到的,根本就是两个人。若非她肯定眼前此人绝对是周定睿,恐怕要怀疑他是否有一个双胞兄弟了。

周定睿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忙端起龙井喝了几口,像是镇定过来,“今天那件事,不是我授意的。”他叹了口气,“我的确有设计事情,想闹闹场,可那件事完全不是我设计的。我根本不知道。”

柳如烟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什么大小姐的事。她看周定睿一脸真诚,确实不像撒谎的样子,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不是他,那会是谁呢?总不可能是陶南吧?

想到陶南,她胸口不由得堵得慌,于是深吸了口气,“不提这事情了。我想问你,你接下来,想怎么做?”

周定睿看了她一眼,将茶杯放下,“我哪有什么想怎么做的……”他叹了口气,“我只想保住世泰……谁知道柳氏下面会对世泰做什么。”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谁知道陶南会突然成了柳氏的东床呢?”

柳如烟狠狠地瞪他一眼,他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

此时已经过了十一点,从窗口看出去,夜色下的城市呈现出一股冶艳的美,霓虹闪烁,无数的写字楼亮着灼灼的灯光,从远处望去,像是无数幢珍珠塔立在空中,美轮美奂。

周定睿看了良久,才将目光从窗外收回,转向柳如烟,眉头紧锁,“我想,世泰最大的考验,就要到了。”

柳如烟心中十分明白,微微咬了咬唇,点点头,“该来的总归会来,挡也挡不住的。”她挑了挑眉,“你有没有什么应对之策?”

周定睿的目光上下扫视她的脸庞,仿佛仔细打量一件稀世的珍宝。柳如烟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恼怒道:“你干什么?”

他这才笑开,不紧不慢地道:“应对之策,我肯定是有的,只是我不能告诉你。”他亦向后退了一步,换上一脸严肃的神色,“锦囊妙计,总要到最后才能说出来,先说了,就不灵了。”一副神神道道的样子。

柳如烟从心底涌上一股不满,觉得好像是生生地被人推开……她并没有看错,周定睿此刻的神情与那日初见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么,”她深吸一口气,突然起身走到门边,抬手将门打开,做了个请的手势,“您先回去吧。已经很晚了,您在这里不方便。”

周定睿看向她,黑眸之中映出门灯的光芒,幽幽地,像极了夜里的孤狼。

“好的。”他停了一停,便直向门边走来,“明天早些到公司,我想,有一场硬仗要打。”他说得极为顺畅,好像天经地义似的。

柳如烟有些郁闷地看了他一眼,用力合上房门。

她再度看向深蓝的天幕……是深蓝的,而不是纯黑的。那些闪亮的霓虹灯将夜空原本的黑色冲淡了。小时候那种纯黑的天空上镶着钻石般星星的景象,在城市里是再也看不到了。或许这就是有得必有失吧。

得到一些什么,必然会失去一些。

柳如烟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心烦。事情似乎发展得有些脱轨,与之前的都不一样。先是陶南破天荒地叛逃,她不是没有想过陶南有一天会和别人订婚结婚。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陶南会在这样的时候,选择这样的人订婚。

她呢,本来想着要对付周定睿,帮陶南一把的。现在倒好,她和周定睿成了一条船上的人,而陶南……一向拿她当宝的陶南,已经站到她的对面去了……

柳如烟的心头一阵阵烦躁不安,烦得她想转过身狠狠地挠墙——如果她是猫的话。

可惜她不是。所以她只能深吸了几口气,取来睡衣,放了满满一缸水,将身体沉下去。微烫的水从毛孔浸入,似是将五脏六腑熨烫了一遍,让人出奇地舒服。

泡了约有半小时,水温渐渐凉了,她才踏出浴缸,擦净身上的水,换上柔软的棉质睡衣,倒在松软的大床上。

洗个热水澡,对放松情绪的确有帮助。鼻间是阳光晒过被子以后的味道,就在阳光的香味中,她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竹喧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