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我这不是出租车

钟菱一直觉得只要是她做下的决定,她就永不会后悔,甚至当唐铮以分手来相要挟时,她也不曾妥协。

但当飞机刚一降落在浦东机场时,她就开始反思自己的一意孤行,是否值得。

二月初夜晚的上海依旧阴冷,她裹紧了羽绒服,还是觉得丝丝寒意渗进了骨髓里。

她左等右等,原本说好了来接机的两个人,竟然都不见踪影。

寻思片刻,她从手机里调出郭芷君的号码,拨过去,一个甜美的女声以公式化的口吻说道:“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钟菱秀眉紧蹙起,她不是怪责芷君的爽约,反而有些担心她是否出了什么事。

紧接着一场大雨倾盆而至,搅得她心情更差。她抬腕看了眼表,决定不再干等下去,她随着又一波下机的人群,涌入出租车候车点,耐心等候。

刚把行李放进车后备箱,她的手机急促的响起。“芷君?”她一边钻进车,一边问。

“对不起钟小姐,我是方然,高架堵车,我还没到机场。”

“哦,”钟菱的语气淡然,“没关系,我已经上了出租车。”

对方停顿了一会,“那我把酒店信息发到您手机上。”

“好的。”钟菱挂了电话。

比起她本人的姗姗来迟,方然的短信简直可媲美火箭:上海威斯汀大饭店,坐落于外滩。钟菱微笑着合上手机。

在酒店安顿下来,把自己收拾妥当,钟菱终于缓出一口气。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收一下电邮,手机铃音再度响起。

“钟小姐,我已到酒店大堂。”是方然的声音。

钟菱不温不火的说:“哦?可是我已经打算休息了。”

方然显然没预料到钟菱会这样回答她,一时无话。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挂电话了。”

“钟小姐我上来和您说几句就走,不会耽误您休息的。”

钟菱笑一下,“好吧。”

她知道她是不受欢迎的,方然这样做,无非是想给她个下马威,但她并不会因此退缩。休说方然这位市场部经理,恐怕公司那位执行副总裁更加视她为眼中钉。想来也难怪会如此,平白从英国总部空降一名市场总监到上海办事处,任谁心里也不舒坦吧。

她要面对的难题很多,她要历经的道路还很长。

方然留一头卷曲的长发,化着精致的妆容,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这是钟菱对她的第一印象。

而她粉黛未施,一张脸素净的像刚剥壳的鸡蛋,散着长发,穿一双家常拖鞋,平易近人的根本不像是公司高层,倒像是亲切的邻家小妹。

她把方然让进屋,笑问:“喝什么?”不待她回答又说:“不过我这里只有净水。”

方然只得说:“不用了。”

“其实明天公司见就好,不必再辛苦你跑一趟。”钟菱笑着说,看不出丝毫不悦。

“不辛苦,我应该去机场接钟小姐的,但是路上堵车……”

钟菱迅速截断她的话,微笑,“好了,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你还有其他事么?”

方然知晓这是她在下逐客令,面色微露尴尬,她咬了下唇,“向总和斯总监本来也要来接机的,但工作繁忙实在抽不出身,还请钟小姐见谅。”

钟菱极轻的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她不咸不淡的态度让方然不禁有丝窘迫。“那,明天见。”

“明天见。”钟菱将方然送到门口,“我就不送你下楼了。”

“晚安,钟小姐。”

钟菱唇边笑意不减,然阖上门,她就长叹了口气。

她揉了揉双眼,疲累的歪在床上,随手拿起手机再次拨了郭芷君的号码。

这一回,电话竟意外接通了。“喂。”是个低沉略带磁性的男声。

“林森?”钟菱不太确定。

“嗯,你是?”

“我是钟菱,芷君呢?”

林森说:“我们在医院。”

钟菱心头一紧,“怎么回事?”

“芷君她流产了。”林森无声叹息。

钟菱心急如焚:“你们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林森报了医院名字和地址,钟菱迅速穿上外套,将长发扎成马尾,抓起提包出了门。

不愧是五星级的大酒店,一见钟菱行色匆匆,马上有门童上前问道:“小姐您需要出租车么?”

钟菱点点头,“麻烦你。”

她站在酒店大堂内避雨,门童打着伞,跑到路中央拦车。由于是深夜,又大雨滂沱,途经的出租车都载着乘客,拦了约莫有半小时,一无所获。他回来时,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

“小姐,恐怕要到再远一点的地方才打得到车,您在这里等我。”门童是个青涩的小伙子,一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学生气十足。

钟菱被他感染,不自觉回以微笑。她的笑容暖暖的,“不用了,我自己出去打车。”

“这……”小伙子稍稍一犹豫,钟菱已经走出玻璃门,他疾走几步,“小姐。”

钟菱回过头,小伙子把手中的伞递给她,她笑着接了过来,道一声:“谢谢。”

钟菱径直穿过两条马路,这里视野开阔,车流往来众多,等到空车的机率应该会高一些。

她眼睛有两百度左右的近视,平时不爱戴眼镜无妨,但一到下雨天,湿气弥散,往往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于是每每远处有车灯亮起,她便招手拦车,却总是失望。

她不停的看手表,距离和林森通电话又过去了近一个小时,而她还在原地徘徊,焦急担心加上天气阴冷,她只得不停的跺脚、转圈,试图汲取点滴温暖。

又耽搁了十几分钟,许是她的真诚感动了上天,终于有一辆车在她面前停下。钟菱匆忙收了伞,打开右边车门上了车,说:“师傅,麻烦到RJ医院。”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嘴动了动,欲言又止。

钟菱也觉得好生奇怪,问:“怎么了师傅?”

司机没有回答,他嘴角微勾,一脚踩下油门。

虽然下着大雨,道路泥泞,但显然这位司机师傅的车技精湛,他驾轻就熟的穿梭于大街小巷之中,没过多久,他扭过头,“到了。”

钟菱闭着双目养神,闻言忙从手提包里掏钱包,边问:“多少钱?”

“小姐,我这不是出租车。”司机爽朗的笑了笑。

“……”

钟菱诧异的抬头,发现车前没有计价器。眯眼打量司机,他轻轻抿唇,似笑非笑,皮肤晒成古天乐那般的古铜色,看起来朝气蓬勃,衬得一双眸子格外清亮。穿白衬衣,黑色西服,没有打领带。

钟菱面色一窘,嗫嚅一下,“对,对不起。”难道是工作压力过大,害得她老眼昏花,摆了个大乌龙。

“没什么,”男子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

钟菱下车后释然,这是一辆八成新的黑色普桑,除了没有顶灯没有计价器,和每天驰骋于上海大小马路间的数万辆出租车几乎无差别。

她在关上车门前优雅的俯身说道:“谢谢。”

“不客气。”男子笑容明亮舒心,好似划破乌云的一抹阳光,暖人心田。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叶紫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