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7章 天不遂人愿

月晨曦在离时尚杂志社所在的写字楼,还有一段距离时,就要求下车了。

她并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而被人当作马戏团的动物一样观望和评论。

陆夜白没有拒绝,而是嘱咐她注意安全,倒是没有再多说。

月晨曦很快就知道,什么叫作天不遂人愿了!

当她下车,往时尚杂志社的写字楼而去,就看到有杂志社的同事从一边走过来。

好巧不巧的是,正是李芸那党人。

“哟,这不是咱们的月助理吗?”

李芸和自己的朋友一同走上前来,顺着月晨曦前来的方向往回看,注意到一辆价值不菲的车辆时,她微眯眼睛。

她记得,月晨曦刚刚好像……就是从那辆车的方向走来的吧?

想到可能会有‘月晨曦被包养’的证据,李芸急忙地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

身侧的朋友有点疑问,“李芸,你拍什么呢?”

李芸翘起自己的嘴角,“这不是月助理刚刚往那方走过来嘛!说不定有什么特殊情况呢不是?”

她说着这话时,还特意地拿眼去瞟了一眼月晨曦,想从月晨曦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月晨曦确实有点紧张。

她没有想到李芸这胡乱猜测居然对了。

她确实刚从陆夜白的车上下来!

不过,明知道李芸的打算,她又怎么可能真的让李芸抓住什么把柄?

所以,月晨曦笑得恰到好处。

“李芸,不知道有一句话你听过没有。”

月晨曦淡定地和李芸对视。

李芸有点心虚。

她其实看得出来,像月晨曦这种人,根本不像会做出被包养的人。

可她内心嫉妒啊!

月晨曦越是表现得纯净,她的心思就越显得龌蹉。

她抿了抿嘴,对上月晨曦的眼睛微微闪躲,“什么话?”

“祸从口出啊。”

月晨曦理所当然地说着,她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李芸,笑着说道,“虽然我们大Z国文华里一直弘扬言论自由,可是法律上也有限制呢。”

“有一个词,叫做诽谤。”

她可不是任由揉捏的人,要是李芸今天对她起了什么歹心思,随随便便地就把她从豪车上下来的事情,大肆宣扬。

那她的名声可就毁了!

虽然说她也不在乎这些,但人嘛,总不能被搓圆揉扁都不反抗啊。

李芸的面色顿变,气急败坏地看着面前的月晨曦,“谁诽谤你了,你说清楚!”

“我说你诽谤我了吗?”月晨曦无辜地摊了摊自己的双手,淡定地说道,“就是作为一个同事,我温馨地提醒你一下。”

“谁要你的温馨提醒!”

李芸恼极了。

她就知道,月晨曦这个小女表砸不是什么好惹的。

她就是说那么两句话,就被堵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

李芸想到了别的事情,不由地嘲讽出声,“我不过是说你好像从那辆豪车上下来的而已~你就这么冲动地反驳我。”

“啧,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

她在诈我!

这是月晨曦心头的第一个想法。

陆夜白也是要上班的人,何况以他的为人处事,估计也知道她提前下车的原因,不会还停留在原来的地方。

分析出这一点的月晨曦面色不变,笑容平静。

“哪辆豪车?”

“就是那辆!”

李芸认定了月晨曦肯定是被她说中了才恼羞成怒反驳她,伸手直接指着之前陆夜白车辆停下的地方。

包括月晨曦在内的几人,都顺着李芸手指的方向看去,然而,她们没有看到所谓的豪车,而是看到了一辆——计程车!

李芸的朋友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茬,看到那计程车时,没能忍住,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李芸也没有想到那豪车居然走了,再加上朋友们的笑声,她有点恼怒,“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当然好笑啊~”

月晨曦见她那所谓的朋友那憋着不说话,而且眼里还闪过不满,她只觉得人以类聚啊。

“你所谓的豪车就是一辆计程车,谁听了不觉得好笑呢。”

李芸也是气得脸红,她梗着自己的脖子硬邦邦说着,“刚刚明明不是计程车!”

月晨曦冷嗤出声,“车不都是会开走的吗?按照你的说法,我从哪个方向来的,那里停了什么车我就是从车上下来的。”

“那我可不得了咯,那么多豪车从你的嘴里说出来,都属于我,我岂不是女富豪了?”

说完,她也不再理会李芸。

这些事情嘛,根本没有必要多说的。

有些人执意要你难堪,就算你有千万种证据,说明你不是那种人,她也会执意认定。

所以,何必跟她计较?

看着月晨曦就这样挥挥手往前走,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李芸气得后牙槽都‘咯咯’直响。

最终,她攥紧双手,低下头缓缓地从口中吐出两字,“贱人!”

这本来就是个小插曲,月晨曦根本不在意,算计着时间,她往写字楼走的脚步也加快了。

早点总比晚点好。

一如既往的,杂志社里召开例行早会。

月晨光很善解人意地问道,“月助理,你的工作都做完了吗?如果没做完的话,就让同事们帮帮忙。我相信同事们一定会愿意的。”

“各位同事,我说得对吗?”

月晨光是那种面上特能装的人,明明是一个经理,却是‘体贴’地关注着自己助理的工作,还用这种温和的语气和底下的人说话。

怎么说呢?

至少这些同事们不乐意接手月晨曦的事情,但对于月晨光这种态度和行为,她们还真的不可能不答应下来。

就算要怪,也只能怪到月晨曦的身上。

月晨曦感觉到不一样了,她也明白月晨光有这种能力。

抿了抿嘴唇,她淡淡回答,“月经理,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

“喔?”

月晨曦好像有点不敢相信,“我昨天交给你的工作做完了?”

“嗯。”

“那你自己的例行工作呢?”

“也做完了。”

居然做完了?

月晨光心里是不敢相信的,不过面上却没有显露分毫。

“喔……做完就好,你做得很不错。”

月晨光像是格外欣赏月晨曦,当着众人的面就夸了起来。

感觉周围同事目光的变化,月晨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轻声回答道,“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应该的。”

月晨光笑笑,“就算是本职工作,你一人兼二职也是辛苦。能够适时的完成很好,我相信各位同事都会理解你的。”

玛德!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拿着一卷胶布,直接把月晨光的嘴给封住。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

简直了!

明知道月晨光这是故意害她,她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想心里就有些憋屈。

例会结束后,月晨曦从会议室出来,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嗤——某些人还真是不要脸,就算是一人兼二职,也领了两份薪水呢!有什么资格把自己没做完的工作推到别人身上的?”

“就是!工作推我们身上也没有见薪水给我们啊,简直恶心得不要不要的。”

“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怎么跟她比啊,人家可是有后台的。”

同事们的话语落进月晨曦的耳中,她分明感受到她们看着她的眼里有着满满的愤懑。

月晨曦双手微微一攥。

不是她把自己没做完的事情推到她们身上的!

那是月晨光陷害她的!

何况,除了前天那一次,昨天的事情她都加班加点地把事情做完才回家!

那推到别人身上的工作,也就是一份!她也没想到月晨光会这么做。

而且,她哪里是领两份的薪水?

月晨曦有点委屈。

她低垂着眼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饿了吧?先垫垫肚子。”

旁边突然递过来一个小型的草莓蛋糕,张瑾温柔的声音响起。

月晨曦心情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张瑾这么朝她示好,她都能感觉到李芸那眼睛里的熊熊怒火了。

她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只是她没接过,张瑾就以为她是默认了,更是准备把蛋糕放在她的桌面上。

“我不要!”

月晨曦直接伸手去推。

不知道张瑾是故意的还是没想到她会拒绝,当她伸手去推时,张瑾手中的蛋糕就这样摔在了他褐色的衬衫上。

月晨曦没有想到会这样,她尴尬地蠕了蠕嘴唇,准备道歉。

可是,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

“月助理真的好大的架子!对别人的真心视而不见就算了,居然还嫌弃到这种地步!你要是不要,倒是干脆地拒绝啊。”

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李芸,看到蛋糕落在张瑾褐色衬衫上,张瑾那温润的脸上出现的一抹失望和难过时,她终究没能忍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月晨曦微微蹙眉。

现在是在办公室,而且还是上班期间,她一点都不想和李芸争吵,徒惹笑话。

然而,她的不理睬在李芸看来,就是不屑一股。

李芸更是愤怒地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双手撑在她的办公桌上方,“月助理难道不应该道歉吗?!”

“没关系。”

还没等月晨曦说话,张瑾站了起来,表现得格外温文儒雅。

他好像一点都不生气,只是脸上带着些许的无奈。

可是,对于喜欢张瑾的李芸来说,在那张温润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那绝对是一种罪孽!

“晨曦她也不是故意的,没有必要给我道歉。”

张瑾表现得善解人意。

“张同事,你就是人太好了,有些人才会觉得理所当然。”

听到张瑾称呼月晨曦为‘晨曦’,李芸的心里是愤怒的。

她觉得这个称呼真的太亲密了,而且月晨曦根本就不配。

“怎么会?”

张瑾的惊讶表现得恰到好处。

紧接着,他微微扬着嘴角,似乎想到了某些幸福的事情,“晨曦她其实很好的,我对她好也是应该的。”

李芸为他的温柔而折服,哪怕明知道这种温柔属于一个叫做‘月晨曦’的女人,可她还是觉得,要是自己有这样一个男友,一定会谢天谢地的。

“月晨曦,你听到了没有。张同事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一点良心都没有,我都看不下去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婉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