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章旧景

车子停在了洋房的门口,祁仲仰起头,只看得见一片漆黑。

从前,无论他工作到多晚,总是要回到这里。而那个女人,无论多晚,也一定开着灯等他。

或是温粥小菜,或者清淡面食。总之,一定有和他口味的东西,摆在餐桌上。当他吃好,卧室的洗澡水,温度也一定正好。

祁仲推开房门,仿佛房间里还有留有沈秋意的气味。那女人从来不是多言语的人,只会站在桌边温婉的笑,只要看见他,她似乎总是笑的。

然而现在,餐厅的桌子上,还放在早上的冷饭。凌乱的碗筷没有人收拾,干掉变色的小菜散发着异味。上午刚刚熨好的衣服还躺在沙发上,没有挂好的西装,说明了女主人出门前的着急。

混乱不堪不足以形容。

这间房子其实不小,但沈秋意拒绝雇佣保姆。她说:家要有家的味道,她享受让这个家填满的成就感。至于伺候祁仲的事情,别人做,怎么会会有她自己做来的贴心和舒服。

祁仲看着混乱的房间,又走神了。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好看的眉毛,皱到了一起。任他怎么用力,也想不起来当时的样子。大概不会是太愉快的回忆,否则,他怎么会还记得沈秋意讪讪的表情,还有默不言语的尴尬。

“叮铃铃!”电话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祁先生!您太太的状况非常不好,产妇大出血,求生意识非常弱,请您再回来医院,签署病危通知书!”电话那头的人,虽然急切,可语气依旧克制客气。

医院里,急救室里的医生手忙脚乱。

“院长,这情况怎么办!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了!”

厚厚的镜片后面,院长举着双手,半晌才开口,“维持病人生命体征,等祁先生过来。”

时钟的指针一格一格的挑,让人觉得漫长的难以忍受。

“祁先生来了!”

隔着老远,都能听到门外的小护士的急切。

“祁先生,您太太的状况很不好,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住住一个了……”

祁仲皱起眉头,这种老掉牙的选择,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两个都要活着,没有二选一。”

冷峻的模样,活生生就是说一不二的帝王。

可是哪怕是神仙,也救不了现在的沈秋意。

听到护士的转述,院长严肃的脸上显露出了几分怒气。放下急救,走了出去,“祁先生,医院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地方,人命也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事情。您最好现在就给我一个答案,大人和孩子要哪个?否则再拖下去,谁也活不了!”

祁仲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从他继承了家业开始,就是帝王一样的存在。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更没有他开口吩咐了,做不到的事情。

黑色的眼眸深不见底,映着寒潭一样的光,只是抿着嘴,就能让周遭的人都感受到无形的压力。

院子花白的胡子都在颤抖,硬是挺着脊背,撑着看他。

“那孩子,是什么血型?”

僵持了好一会儿,院长都以为,自己的下一次闭眼就再也睁不开了的时候,他才终于开口。

声音冷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隔着一堵墙,里面两条生命,都抵不过他心底的凉薄。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度小凝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