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没落的人类文明

黎明破晓的曙光掀起了笼罩在大地头上的那块盖头,哨塔上打着盹儿的哨兵也在晨曦的微微暖意中醒了过来。他用手背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像往常一样朝远方眺望着。

哨塔在仍然氤氲着夜雾的村口孤零零的耸立着,村外是一望无尽漫向了天际的草原,晨风舞动着她的裙摆在草原上轻盈的跳跃着,哨塔下一人多高的灌木丛悉悉索索的在风中轻吟。

村子傍溪向南,左近没有起伏的山峦,偶尔突兀起的小土丘,也并不碍着哨塔上年轻哨兵的视线。

哨兵打着哈欠,意犹未尽昨夜里三番四次被溪边聒噪的溪蛙叨扰的那一帘春梦。然而远处地平线上零零星星的几个黑色豆点让还在现实和梦境间所及若离的年轻人瞬间警觉起来。哨兵凝神蹙眉,双手在额头搭起一个凉棚,踮起脚尖使足了气力辨认着。

黑点越来越多,源源不断的从地平线上涌出来,像是天幕的那端打碎了装着黑色豌豆的陶罐。

村子里的百姓都是耕种为生,难得有几家经营着畜牧,也都是圈养在村镇里的,村外无边无尽的草原上,蒿草经年累月,都已经有两人来高。

哨兵望着在辽阔的草原上飞快的向自己的村寨逼近的隐没在丛草中密密麻麻的黑色豆点,手心里不觉捏了一把汗,回头抄起了靠在自己脚边的长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步步逼近的漆黑一片。

晨风拂过,蒿草顺着暖暖的风左右摇弋着。年轻的哨兵不仅没有再感觉到方才醒来时沐浴到的那股暖意,反而后脊梁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哨兵看到被晨风撩开的丛草中狰狞着的那一张张青面獠牙的面孔,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挂在胸前的护身符并没有给村落和自己带来好运气,兽族的步兵像燎原的野火一样侵袭着洪水纪后大陆上的片刻安宁。

手里擎执着铁斧和铜锤的兽族步兵鼻子里“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支棱着獠牙的血盆大口里嘟嘟囔囔不干不净的唠叨着。即使是远远的站在瞭望塔上的哨兵,也都感觉似乎能闻到嘴角上残留的前夜的血腥。

粗制滥造的皮甲上已经微微泛着黝黑的血用粗犷的线条勾勒着兽族各个部落的图腾,皮甲下隆起的肌肉青筋暴起,把用牛筋拼接在一起的皮甲撑得满满当当。

兽人的块头都很大,每一个兽人的身高都在两米之上,有的兽人甚至达到了三米的高度,巨大的块头让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凶神恶煞的死神一样。

兽人以极快的速度朝这座人族村庄冲了过来,他们的嘴里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吼叫,那是兴奋至极的吼叫。很显然,兽人都是嗜血的战士,他们很期待这场对人类的战斗,他们天生就喜欢这种战斗。而事实上,每个兽人一出生就是一名优秀的战士,他们天生就会打架,骨子里有着一股野蛮劲,喜欢争强好胜。

在看到下方那如潮水涌来的兽人军队之时,士兵被吓了一大跳,“哦,我的天啊!”不过在愣神了一会之后,士兵也终于从愣神的状态之中反应了过来,然后急忙跑到不远处的大钟旁边,拿起大铁锤就死劲的敲响了警戒钟。

“嗡嗡嗡……”

随着大铁锤一下一下落在大钟上面,这座人族村庄警钟也随之响彻了天际。

在听到警钟想起的那一刻,村庄之中的人类就像是火烧屁股一样纷纷醒来,他们急忙从屋子里或者营帐里跑出来,拿着武器接二连三的跑到了木墙之上。

与此同时,村庄的木门也随之被几个大汉关上了,他们用大木栓子将木门死死的顶住,防止兽人从木门之外闯进来。

至于孩子和女人,他们则被带到了地下室躲了起来。带着他们的壮汉将他们关进了结实的、密不透风的地下室里,然后将大木门紧关上。当然,这地下室也并不是一个死胡同,里面有一条通道,如果情况紧急的话,里面的人可以利用这条通道逃到村庄外面去。

人类的男人都拿起武器成为的战士,他们需要跟兽人战斗,他们必须守护自己的家园。尽管他们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兽人的对手,特别是看到下方如潮水般涌来的兽人之时,他们更是被吓得脸都变了色,因兽人实在是太多了,数量甚至是他们人类的两倍。

老实说,就算是一比一的数量,人类也完全不是彪悍而野性的兽人的对手,所以现在他们基本上只有被兽人屠杀的份了。不过人类战士并不会选择逃跑,这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祖业,他们土生土长的地方,他们只能死守,不能逃脱。

看着下方那密密麻麻的兽人军队,留守的人族战士只感觉头皮发麻,死亡的气息濒临笼罩在村庄之上,每一秒中都有惨死在兽族手中的亡魂。在这次没有悬念的战斗之中,他们将必死无疑。特别是听到兽人兴奋的吼叫之时,他们心中的绝望再也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兽人终于来到了这座村庄之前,因为奔跑的实在太快,他们身后扬起了漫天的灰尘,看上去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秉着兽族原本的那股子野劲,他们并未和人类有任何的言语商谈,直接就展开了进攻,几个兽人拿着长梯子往村庄上面爬去,有一部分则分成数个小组一般抱着巨木去撞击村庄的大门,甚至有的兽人拿起手中的大斧去砍那木墙,似乎准备将木墙砍出一个缺口来,杀戮的气息更加的凝重了。

“都还傻愣着干嘛,等着被这帮畜生屠杀吗,放箭!快给老子放箭!”

一向崇尚和平的人类显然被这种场面给吓得有些发傻,愣在原地甚至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也就是在这时,一个类似统领的人类大汉突然高声大喊,“快放箭啊,如果让兽人攻进来,我们将被他们碎尸万段……不想死的就跟我拼命,我们要跟兽人拼了!”

在大汉的鼓舞之下,人类终于发动了攻击,顿时就是一片箭雨朝兽人射了过去。很多箭矢都被兽人躲了过去,只有一小部分射在了兽人战士们的身上。兽人的皮毛着实的厚重,就算是挨上一两箭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他们依然可以冲锋。当然,如果是射在比较致命的部位,也只能够趴在地上惨嚎了,甚至有的运气不好的兽人直接被箭矢射穿了眼睛,只是死去的兽人却是寥寥无几。

几个大汉合力将兽人用来攻城的梯子给掀翻了,梯子上面的兽人顿时就摔了下去,在地上打了个滚却又架上了梯子向上爬。城墙并不高,兽人从上而下摔落也不过是儿戏一般。这只会让兽人越来越愤怒,让他们更努力的进攻这座人类村庄。

“砰砰砰!”

十几个兽人抬着一根大原木疯狂的撞击着村庄的大门,那厚实的木门很快就被撞的摇摇晃晃,显然是快要支撑不住了。不少人类战士都拼命用身体顶住大门,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大门被攻破,那么他们就真的全完了,到时候兽人会将他们屠杀的一干二净。

不过驻守的人类显然无法顶住兽人那强有力的冲击,很快人类就连同木门被撞倒了。巨大的木门轰然倒塌,将不少人类战士都压在了下面,有的人类被活活压死,有的被压的失去了战斗力,只能够在原地哀嚎。

这个时候,兽人便速度冲了进来,他们那强壮的身躯很快将拦在门后的人类战士撞飞了,然后对村庄里面的人类展开了疯狂的屠杀。人类尽管手里都有武器,但是在强大的兽人面前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在一段长期的和平的时期,这些人都放下了武器成为了农夫和商贩,他们不曾经历过战斗的训练,在兽人战士额面前,他们如同案板上的鱼肉。

很快,人类就被杀的溃不成军,在经历过如此的场面后,很多人甚至丢掉了武器选择了逃跑。只是,当他们跑出村庄之后,等待他们的却是兽人的狼骑兵的追杀。那是兽人族中的狼族兵团,他们的速度极快,对于逃跑的猎物最是欢喜,很快就将逃走的人类杀了个光。

先前被藏起在地下室的人类也开始胆战心惊,几个兽人正用斧头试图将地下室的门劈开。这个时候,地下室里已经乱成了一片,哭声喊声连成一片。只是此时,一个少年倒是十分的理智,他建议大家通过地道逃到外面去,他鼓舞道:“这条地道一直通到远处的树林,只要我们进了树林,安全度过就会找到水源,直通龍城,那样的话兽人应该就不会追杀我们了。”看着大家无动于衷,继而又说道:“我们应该去找大祭司柳永,他一定能够保护我们。”

少年嘴里的大祭司柳永是上古十巫之一满月儿的后裔,也是人类唯一的一位祭祀。柳永现如今是人类的领袖,也是人类复兴的希望。据说大祭司柳永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他不会不管这些被袭击了村庄的人类。

听了少年的话,地下室之中的人也纷纷冷静下来,纷纷往地道走去。不过他们都很不舍得,因为他们的父亲或者说是哥哥丈夫,甚至有的是爷爷都在外面跟兽人战斗。尽管他们知道在兽人的屠杀之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活着走出那里,这些亲人们,是他们逃跑最后的一道防线。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野奴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