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2章 蜀山恩怨

屋内的方白衣和罗天道等五人听见崔英盈这满含悲愤之意的大喊,声如泣血当真若九幽鬼哭令人闻之落泪。不由得一个个面面相觑也不知这崔英盈发什么神经,更不知道她口中的周英白、李英琼是何人。但紧接着看到这厉魄周身白光一闪,一股极浓的白气自她身上发出,方白衣一脸疑惑不知是什么缘故。那罗天道却是名门高足心中明了,知道这妖妇是要自断经络散去真元,发动玉石俱焚的一击。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红一黄两道光华自极远处射来,那种速度简直不可形容。只一闪间已射入大楼,屋内的诸人只听得一声清啸:“崔师妹,何必如此呢!时已千年,一真道长更是用无上道法洗刷你的怨气,如何还念念不忘当年之事呢。”

接着屋内红光大盛一股极柔和的真元力充满了整座大楼,不但消去了大楼内强劲的阴气,而且封去了大楼周围五十米内俗人的六识。

另外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声音响起:“崔师姐,当初你误入魔道!与师哥有什么干系,你自己去修炼这人人不齿的厉魄大法,害了多少尘世的百姓!当初一真道长慈悲为怀放你一马将你用元光大法封于棺内,希望你能在里面潜修心性,能够重回道门!没想到你刚一出棺就想伤人!”

方白衣和罗天道眼睁睁的看着一红一黄两道光华绕着崔英盈那厉魄盘旋了一周,不但消去了五行大阵的强大压力连带着方白衣的天罡真元也被逼退了数尺。万念俱灰的崔英盈此时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真元力透体而入,不但阻止了她自崩经脉,而且还修复了她那被天罡真元哄剑朝天逐渐化去的凝炼元神。

叮的一声轻响,组成光环的五柄飞剑光华一敛各自飞回自己主人的体内。正是罗天道与李天英眼看着大变将生,真元内敛五行大阵自然而消。六个人愕然相顾满头雾水不知所措。

他们哪里知道这一红一黄两道光华本是崔英盈的同门,只因昔日的一段缘故三人才反目成仇。这厉魄本是唐玄宗时的蜀山剑宗的二弟子崔英盈,与大师兄周英白本来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只是崔英盈在机缘巧合下修得了道门中久已失传的冰魄玄元,功力大进在同门中成为佼佼者,为同门所忌多有中伤。蜀山掌教误听众弟子之言,对崔英盈也诸多不满。后来周英白迫于师命,与她的五师妹李英琼在云松的主持下结为神仙眷侣,阴阳双修啸傲天地间。

崔英盈这口怨气难咽便凄凄惨惨的私下蜀山,却偶遇退隐的魔道五大名门中血灵门弟子欧阳覆天。满怀愤惬一腔愁云的崔英盈却被翩翩风度的欧阳覆天所吸引,并且在欧阳覆天的怂恿下从此入了魔门,后来她凭着玄冰真元修习成魔门厉魄。

然而在她的心里一直以为是李英琼和师父云松抢走了周英白,她的魔功未成不敢冒然去找云松,便屡次找李英琼的麻烦,但由于周、李二人双剑合壁威力极强,她每次都是铄羽而归。

后来欧阳覆天纠集了魔道中几个杰出的人物,将周、李二人逼得遁入深山不知所踪。崔英盈到处寻找周李二人未得,心火大盛。便与欧阳覆天联手杀上蜀山,蜀山剑宗三千门人在欧阳覆天的九玄钟下作鬼,就连掌教真人云松道长也惨死在九玄钟下,使当时人才鼎盛隐为唐时第一剑宗的蜀山派从此一厥不振。

百年后,周、李二人修行大进又重回人世。找到崔英盈和欧阳覆天一场激战之下,欧阳覆天的九玄钟被毁,本人也在周英白的霸天诀下元神尽灭。而对于崔英盈周英白不忍下手,他知道崔英盈是被欧阳覆天的魔功所惑,所以不顾李英琼的强力阻挠放过了崔英盈。

后来崔英盈隐居在幻波池潜心修行意欲痛改前非,但好景不长。十年后又在血灵门的诱惑和煸动下,为了给欧阳覆天复仇,便去修炼魔门的血魄大法,伤人无数!李英琼瞒着周英白找到当时道界的第一高手明心剑宗的一真道人,在李英琼的极力劝说下,一真道人亲自找上幻波池并用元光大法将崔英盈封于棺内,放在一古墓之中,希望她能洗去戾气重入正道。

周、李二人得知此事后,也曾经大吵了一番,但事已如此周英白又能如何。于是二人每十年至古墓中查看一次,并且使用道力加大元光大法的威力,希望能炼去崔英盈元神内的阴气,让她重归正道。谁知这次到那古墓中却发现这棺木已经不见,两个人大吃一惊急忙在附近查寻,却观察到这个方向黑气冲宵,才御剑赶到。

这段千年前的恩恩怨怨,白罗六人如何得知。六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一红一黄两道剑光幻化成两个中年男女站在屋内,作声不得!方白衣天罡真元突失对手,一团紫雾在屋内迅速扩散。

“小友,好霸道的天罡真元!”说话的正是周英白,本来他心中正在疑惑。在阻止崔英盈元神爆裂时,那极厉害的玄冰真气竟毫无抵抗。但现在他心中明白一定是这浩然如潮的天罡真元重创了崔英盈。不由得深为佩服,多看了方白衣几眼。只是心中划了一个问号,天罡真元本是修道者的入门功法,这年轻人的天罡真元怎会如此强劲!

此时的厉魄崔英盈虽然被周英白的霸天诀封了元神之力,阻止了她自裂元神而死。但她心中怨毒甚深,一见李英琼目眦欲裂仍然强提真气,玄冰剑歪歪斜斜的在空中划了一道不规则的弧形剑光,只飞出去两三尺就叮的一声轻响落在地上。

厉魄崔英盈见到此景心知自己的真元消耗过大,颓然瘫坐在地。声嘶力竭的喊道:“李英琼!你杀了我吧。你们当年就杀了我合体双修的夫君,今日也一并成全了我吧!”

只见那风姿绰约犹如少女中年美妇李英琼格格的笑道:“崔师姐!千年未见你怎么还是这么大的火气,当年要不是我夫妇手下留情,你这背叛师门为祸人间的魔门妖魂又如何能逍遥到今日。”

周英白却摆了摆手轻声道:“崔师妹,你当初与欧阳覆天在我蜀山剑宗造下杀孽!使我三千门人尽丧那九玄钟下,师门重仇我又岂能袖手。逼于无奈我才用霸天诀杀掉了那欧阳覆天,知道师妹是被那欧阳覆天所惑,道心未泯才劝你避世归隐。后来师妹你在幻波池中潜心悔悟,为兄的心中也非常欣慰,孰知你后来又修习血魄大法再造重孽,才被一真道长封于棺内。历经千年不料你戾气未消反而魔性暴涨,刚一脱困就想噬人!”

“哈哈……”崔英盈昂首大笑:“周师兄!周英白!我崔英盈是入了魔道,沉沦已深再无回头之可能!你不是明门正宗蜀山掌教吗,今日就是你卫道除魔之时。反正我崔英盈只要有三寸气在,必定会让你夫妇二人寝食不安。”

“你……”李英琼听到此处柳眉倒竖,剑指一立便要唤出体内的青月剑。却被周英白一把拉住,沉声道:“师妹且慢!”

李英琼面色一肃看着周英白,正色道:“难道你又要放过这妖孽吗?当初如果不是她的话,我蜀山剑宗三千弟子怎会在九玄钟下灰飞烟灭!掌教师尊又怎会身遭兵解,再入轮回!”说到这里那李英琼面色苍白眼中似有泪光“今日你又要阻止我除去这魔道妖人,周英白!妄你修行千载,竟然始终忘不了这妖妇!”

周英白的面色一红,低头无语。手却紧紧的拉着李英琼的右手,只是不让她对崔英盈下杀手。

厉魄崔英盈见到此情此景,心中也是波澜起伏。想起当年在蜀山修道时大师兄对他呵护倍至,二人也曾花前月下相约阴阳双修。后己误入魔道大师兄又多处容情,今日若非是他及时赶到,自己与面前这个后起之秀早就同归于尽了。看来大师兄对自己并非无情!只是恪于师命才娶了李英琼。想到这里崔英盈心中一痛,幽幽的长叹了一声道:“大师兄!你就让李师妹杀了我吧,我入魔已深!虽然从元光大法之下逃出,但自知罪孽深重难脱天道!如果大师兄可怜我的话,就让我的元神保留一线入那轮回道吧!”

李英琼面现悲愤之色小巧的红唇微微颤抖,看了看周英白再看了看崔英盈。暗咬牙齿思忖再三:“大师兄对崔师姐容情数次,可见余情未了。但我蜀山剑宗的累累血债难道就这样算了吗?所谓除恶务尽,你不知坏了世间多少百姓的魂魄,正该形神俱灭不得超生。你居然还想留下元神脱入轮回道,你想得倒好……!”

想到这里李英琼猛的一把挣开了周英白,手掐法咒默运真元,施出天下道门对付魔道中人最为毒辣的手段“搜魂炼魄”,准备以本身真火炼化崔英盈修习千载的厉魄元神。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孤战天下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