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3章 青月炼魄

周英白在旁边惊呼一声:“师妹!你……”却见李英琼柳眉紧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周英白猛的一顿足将头转过了一边。

只见一道黄光自李英琼手中发出,正是蜀山剑宗的镇山之宝青月剑。只见这道剑光在崔英盈的身上盘旋一周,化成了一道光幕将崔英盈裹在正中。李英琼默运真元,在青月剑幕之外又多了一层青色火焰,正是李英琼的本身真火在一丝丝炼化崔英盈的元神。

崔英盈惨笑一声道:“李师妹!你好……!”接着仰天发出出了一声凄厉的长啸,“唉!也是我作孽太深至有此报。天道昭昭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李师妹你尽管出手,我不怪你!”

李英琼柳眉跳了一下,面有不忍之色。但她偷眼看了看周英白,却发现周英白扭头他望,身形颤抖显见得心中十分难受!旋即银牙暗咬剑指一引,催动真火但只见崔英盈身周的青焰大盛!厉魄元神在剑光、青焰内不住的翻滚,身受这炼魂之苦但却一声不出!

旁边的罗天道在旁边观看许久,只看三人间的神色来往,心中隐约感到崔英盈恐怕罪不致死。心下恻然,不由得轻声说道:“这位前辈!崔前辈即已知错,似乎应当……”

李英琼嘴角微微一笑道:“小伙子,你知道什么。这厉魄狡猾之极,千年前我夫妇二人就曾经给过她机会,但她甫一出困就想伤人。你看看这一地的凡人,被她魔功所伤恐怕三五月内无法康复。”她所指的正是刚才被崔英盈的迷魂大法所摄的众人。

罗天道哑然嘴张了几张,毅然道:“李前辈!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即然崔前辈有悔过之意,不如……”

“格格!”李英琼清笑一声如风过银铃:“小伙子,不知你是何人门下!被她的美色所惑,居然忘了除恶务尽!我蜀山剑宗三千弟子皆因这妖妇而死,今日断断不能再放过她!”

罗天道上前一步还要接着说,却听得青焰之内崔英盈的声音传来:“这位小哥,不要再费口舌了。也是我平生杀生太众,才有今日!李师妹卫道除魔正该如此,你不必再劝就让我灰飞烟灭吧!”

“这……”罗天道低头退在一旁,只是心中觉得李英琼的做法实在是太狠毒了一些。

周英白在旁边再也忍耐不住,转过身来拉着李英琼的手臂道:“师妹,崔师妹当年也是由于我才误入魔道!而且她已经知错,是不是……”

李英琼柳眉倒竖,直瞪着周英白道:“周师兄!亏你还是蜀山掌教!名门正宗居然说得出这番话来,自古道魔不两立,何况她身上还负有我蜀山血债!难道只因为你们往日的情缘,便要让她从此逍遥,如果这样你如何对得起掌教师尊!如何对得起那三千兄妹!”说到最后李英琼的面色铁青,娇躯晃动无明之火大盛,混然不像修行千载的有道高人!

周英白的嘴唇嗫嚅了半天,却无言以对眼望着盛怒之下的李英琼。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背过身去负手而立,再也不发一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崔英盈的语声颤抖而凄凉,沙哑而又满含悲意的嗓音在青焰内低低而吟。“周师兄!你当日迫于师命违誓背约,我一时气愤私下蜀山铸下大错!悔之晚矣,但我不怪你,只是怨天意弄人!造化弄人!”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弱,几乎淡不可闻。眼见得崔英盈苦修千载的元神凝炼体就要被李英琼的真火完全炼化!

“好狠的女娃儿!”一个苍老而清朗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一道金光敛去有人突破了周英白的霸天诀所布的混元大阵,闯进了楼中。

周英白早就感到漫布大楼的霸天真气的波动,心知有高人到此身躯一抖,转身观瞧只见屋内出现了一老一少。老的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精神矍烁目光如剑。少的面如芙蓉明眸皓齿,娇躯婀娜纤腰如柳,好一个风华绝尘的美少女!

一见这老者周英白急忙上前见礼:“原来是明心剑宗的一贫道长架到!弟子周英白有失远迎,恕罪!”

旁边的李英琼一见此人,心下一惊面色红白不定,望了望青焰内的崔英盈眼看着元神已经被炼得如纱如雾,大功将成!只是一心催动真火。

一贫道人却没有答理他,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同时面色一肃对着李英琼道:“娃儿怎么还不住手吗,本是同门何必如此呢!老道劝你还是给崔师侄一丝生机吧,不必赶尽杀绝!”

李英琼柳眉一皱大感不悦,但没有办法只好剑指一引收了青月剑与本身真火。敛容施礼道:“一贫老前辈,这妖孽……”她话还没完,一贫道人轻笑道:“你这娃儿,你们三人昔日的恩恩怨怨。一真大师兄当日也曾对我提起过,老道以为崔英盈虽入魔道虽其行可诛,但其情可悯。这其中的缘故还要老道细说吗?”

李英琼面色一紧不自然的道:“即然一贫道长为这妖魂求情!弟子怎敢不尊,只是师门重仇……”

崔英盈如雾般的元神飘然下拜,悲声道:“道长!你就让李师妹下手吧!这段恩怨纠缠千年,贱妾今日才幡然大悔,当日只为一时之愤,残害世间生灵实在是罪不容诛!况且掌教师尊与诸多同门,皆因贱妾身遭兵解再入轮回,贱妾实在是罪大恶极!”说到此处崔英盈泣不成声,伏身于地秀肩抖动。

一贫道长身边的那少女却嘴解一撇道:“崔前辈,你可知当年你为何不为师尊所喜?又被何人在同门面前中伤?”

一贫道人白眉一轩瞪了那少女一眼:“多嘴!”那少女吐了一下舌头但又做了一个鬼脸道:“吟雪也是实在看不过去……”

一贫道人一摆手怒道:“住嘴!你小孩子家懂什么,胡说八道!”

但梅吟雪这一番话却如一石投起千层浪,先是李英琼的娇躯一抖,面色发白眼光恶狠狠的在梅吟雪身上转了几圈。后是周英白的双眼神光一现,双拳紧握胸口起伏不定。

而崔英盈却很淡然,杏目含悲轻声道:“小姑娘!事已至此,我崔英盈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当年之事我再也不想提起,还望道长大发慈悲,超渡于我!让我就此烟消云散,并将我这体内吞噬的元辜怨魂送入轮回道!”说完之后轻纱般透明的元神再也支撑不住,“扑”的一声轻响屋子中淡淡的白光一闪,崔英盈的元神凝炼体突然爆开。

“英盈!”周英白虎目含泪望着屋内飘然而舞的片片轻云,悲啸一声右拳恨恨的在自己胸口重击了一下!而一贫道长却双手合十低声念道:“无量天尊!善哉善哉!”

梅吟雪却重重的一顿足,目光不屑且满含愤慨的盯着李英琼!李英琼的娇躯一抖,不敢与她对视面有羞愧之色低下头去,只是轻轻的将一双已经冰凉的小手伸出去,握住了不住在自己胸膛重击的周英白的右拳。

罗天道望着屋内如羽毛般飞舞的片片白雾,心中突有悲意。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促使他使用朝天剑宗的收魂囊,将这片片白雾尽吸至这师门至宝中。李英琼目光呆滞的看着罗天道的举动,这一次却没有阻止罗天道。而一贫道长若有深意的看了罗天道一眼,微微的向他一颔首道:“这位小兄弟所用的法宝可是昔日七大剑宗中朝天剑宗的收魂囊?”

罗天道将收魂囊放入怀中,施礼道:“正是!”

一贫道长仰望着天花板,喃喃的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定,难道天意当真如此。云……”说以这里却突然顿住,话锋一转:“收魂囊妙用无穷,定能将崔师侄所炼的怨魂一一超渡,老道也就放心了。”说完深深的望了罗天道与收魂囊一眼,嘴角浮出了一丝微笑。

方白衣在旁边已经呆立了这么久,却仍然没有看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心中暗暗想道:“这崔英盈看来倒是挺可怜的!虽然修成魔门大法,但想来也是为人所逼,不容于师门才做出这等人人不齿之事!也不知道是谁陷害的她,才让她这名门之秀走上了这条绝路!”

镇天环却轻轻的长叹了一声道:“唉!情关难破,世间修道中人魔障极多,这情之一字实为大碍,不知有多少良材美质均栽在这情关之上。这厉魄虽然吸魂无数,但我老人家刚才偷偷的进入了崔英盈的元神内,才发觉这厉魄的确与众不同。她虽然噬了不少怨魂,但大多是横死的魂魄,很少吸取生人的精魂!可见道心未泯,正气尚存一线。”

说到这里镇天环又古怪的道:“我道门虽以卫道除魔为己任,但对于这等其情可悯的魔道中人。只要一心悔悟,就应该给人家个机会,让他们再坠轮回,重修道缘。这姓李的女娃子也委实太狠了一些,竟然要人家元神俱灭!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孤战天下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