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引子

异能大陆,轩辕帝国最南部。

这里是黄沙的世界,举目四望,周围皆是黄金般的沙粒,蔚蓝的天空之中不见一丝云彩,这里是轩辕帝国最罕无人烟的地方……

“嗖”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打破了这里长久的静寂,蔚蓝的天空中闪过一道精纯的绿色流光拖着长长的尾巴以极快的速度划过天空,还有四道不同颜色的流光紧随其后。

不知为何,绿色流光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与后面流光的距离也越来越短。

十几息后,几缕绿光砸落在黄沙上。

“嘭”

茫茫沙漠之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腾空而起,掠起阵阵黄沙。

黄沙散尽,露出一张儒雅,俊逸的脸,虽说男子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脸上也布满了泥垢,但却丝毫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那份风度。

望着不远处的天空,男子讥讽一笑,伸手抿去嘴角的血迹,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响起。

“四大帝皇强者,十万六千里的追杀,呵呵,想不到在下的面子居然这么大!”

声音携着风声传出很远,但却久久无人应答,男子也不在意仍自顾自地说着:“好了,想必你们四位也看出来了,在下已趋于油尽灯枯了,已经对你们产生不了什么大的威胁了,到了这种时候,你们还是不肯现身吗?”

“……”

依旧无人应答,这时男子平静的脸色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讥讽之色更胜。

“既然你们不肯出来,那就只好我请你们出来了!”

话音未落,一道黑光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光芒散尽,一柄长约四尺宽约两寸的剑现出面貌,剑身通体呈黑色透明,正反两面共用不同的颜色镌刻了十个大字,闪闪发光。

当长剑出现的一瞬间,天地仿佛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风不再刮,沙不再飘,时间不再流转,似乎天地之间就剩下这么一把剑。

“大擒拿手!”

下一秒,一个冷肃的声音响起,紧跟着天空中凭空出现了一道火焰凝成的大手,带着灼灼烈焰向男子手中的剑抓去。

男子冷哼一声,右手握剑,随意一划。

一道亮光闪过,便看到原本来势汹汹的火焰大手便从中直接一分为二化作点点火星消逝于天地间。

“雷霆锁链!”

“水龙术!”

“空间切割术!”

几乎在一瞬间,三道声音同时在四面响起。

这一方天地中的元素也以恐怖的速度在变化着,原本蔚蓝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被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住,给人一种压抑到极点的气氛。

“咔嚓!”

恐怖的蓝紫色雷电划破天际,无数条雷电在半空相互碰撞,最后凝聚成了一条水桶般粗细的“钢铁锁链”。

与此同时,在男子身下的沙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河水仍在潺潺流动着,这种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在空气干燥到极点的沙漠中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但这一刻就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几息过后,原本很静寂的小河忽然变得“激荡”起来,水流以极快的速度分向四面八方,凝成了一个个玄妙的符文……

从始至终,男子就静静伫立在半空之中,不做一点儿动作,只是握剑的右手却愈发的用力了。

终于,伴随着脚下最后一个符文的凝成,刺眼的蓝色光芒诞出,一条巨大的水龙从阵法中咆哮而出,直扑头顶的男子。

天空中的“钢铁锁链”也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下的“锻造”,以极快的速度绑向男子。

面对这足以开山裂石的攻击手段,男子没有惊慌,只是发出一声轻叹,左手在剑身上轻轻拂过,目光中迸出几分决绝。

左手在剑刃上用力一握,殷红的血液瞬间流满了整个剑身。

大量失血使得男子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多了几分惨然,但他的神色却是愈发的坚定了。

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从男子手中流出的鲜血都被长剑一滴儿不剩地吸收了。

吸收了鲜血的长剑,剑身上的十个大字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风、火、水、土、雷、音、光、暗、时间、空间,一个大字代表了一种元素。

看着十个大字同时绽放光芒,男子嘴角浮现欣慰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终究是承认了我,只可惜已经……太晚了!”

说罢,男子猛地转身,手中长剑携着无上的威势斩出一道透明剑气,在数百米外的天空与另一道攻击发生碰撞。

爆炸声响彻天际,男子却无暇顾及,长剑在手中流转,又是两道剑气斩出,一道向上直面锁链,一道向下斩向龙头。

“轰隆”

“轰隆”

一连两道爆炸声响起,爆炸声过后所有的攻击顿做无形,天地间再无一丝元素涌动,只有那黑压压的乌云和地下泛起的黄沙提醒着世人,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大战。

这一切并未出乎男子的预料,他对这把剑的信任从未降低过。

良久,他再次叹出一口气,“你们想看的东西已经让你们看过了,还不准备现身吗?”

这一次,他并没有等很久,两息过后,天地间的元素再次发生变化。

四道流光闪过,四道身影同时出现在男子的四面,呈合围之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四人出现的一瞬间,天地间水、火、雷、空间四大元素或呈前所未有的踊跃之态,紧紧团结在这四人的周围,就好像在恭迎他们的皇帝一般。

这一切无不彰显着这四人的境界——人间帝皇!

男子平静的目光从这四人或苍老或威严的面孔上扫过,似乎是想要看清这四张追了他一万六千里誓要将他诛杀的脸。

长时间的静寂之后,一个头发上闪着雷光的壮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林洛,你已经无路可走了,交出裁决之剑,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些!”

闻言,林洛冷冷一笑。

“你感觉可能吗?”

四人默然。

那个一袭黑袍的老者开口了,声音坚决,“无论如何,裁决之剑我等是一定要带回去的。”

林洛抬剑指向他,“那就来试试吧,在下虽不才,但想要在临死之前带上你们其中一两位陪葬还是做得到的。”

此言一出,四人脸色同时微微一变,老者更是迫不及待地开口,“我们上,杀了他!”

话音刚落,四人的身影同时消失。

林洛哈哈一笑,手握裁决之剑,胸中更平添了几分豪气,“来战!”

“火焰大手印!”

站在林洛身后的帝皇直接双手一合,排出一道两丈多高的巨大“手掌”,掌中尽是橘红色的烈焰,所到之处,连空气亦为之燃烧。

“冰天雪地!”

四人之中的唯一一个水系帝皇更是直接掏出一柄天蓝色的法杖,站在半空中重重地向下一砸。

只听到“咚”的一声闷响,法杖末端诞出一圈圈的波纹,紧接着一条凝实的冰雪之路凭空出现在半空中,异能者脚下,以极快的速度在几息之间延伸出百米,直向数百米外的林洛冲去。

“空间封印术!”

黑袍老者抛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小匣,匣子在半空中迎风见长,眨眼之间便“长”成一副两米多长的黑铁棺材。

“吱呀”

令人牙酸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棺材盖缓缓打开,直面林洛竖起。

棺材内部是黑洞洞的一片,肉眼根本无法看清其中的情形,黑暗中充满了诡异,神秘,就好像是棺材里连接着另一个空间一般。

“咔嚓,咔嚓!”

雷发壮汉再次出手,伸手向天一挥,天空中雷云再次翻滚,成百上千道雷电相互碰撞,绚丽刺眼的电光之中一柄丈许长的狼牙铁锤缓缓铸成。

壮汉再次伸手,大锤就好像有生命一般缓缓落在壮汉手中,遥遥可以看到在锤头尖锐的倒刺之间仍有骇人的蓝紫色雷光在劈啪作响。

提着大锤,壮汉嘿嘿一笑,几个大步迈出,缩地成寸,直接来到林洛面前,迎面就是毫不留情地一锤砸下。

与此同时,其余三人的攻击也同时打向林洛。

冰与火的夹击,黑铁棺材迎头盖下,另有壮汉的狂暴一锤。

在四人这足以毁天灭地的攻击之中,林洛就好像一只在狂风暴雨中飘零的小舟,似乎一点儿风雨就能够将他掀翻。

“若是你们在三天前就拿出这些看家本领,哪里还会有这十万里追杀,现在才想起动杀心,晚了!”林洛淡淡道。

裁决剑横起,迎着壮汉的大锤横切上去,没人看到的是,就在林洛出手的一瞬间,裁决剑身最上端的大字在微微泛着绿光。

壮汉只感觉眼前一花,紧接着胸前像是受到了重击一般,撕裂的疼痛袭遍全身。

我竟然受伤了?

壮汉心中满是不可思议,多少年了,都没人能够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疤痕,雷电铸成的躯体实在太过坚硬了,同级之间的战斗,他堪称无敌。现如今,终于有人再度让他品尝到疼痛的滋味了,而且这个人的修为比他还要低上几个小境界。

但一想到林洛手中的裁决之剑,壮汉心中顿时释然,再看林洛的目光中已经带上几分凝重。

“雷霆一击!”

壮汉咆哮出生,狼牙大锤正欲砸下,但他的动作才下了一半,就再也不能向前一点儿了。

看着眼前,壮汉露出一副宛若见了鬼的表情,他手中还握着两米多长的锤柄,但在顶端,巨大的锤头已经消失不见了,身前的空间中只留下了几丝小蛇般的雷光。

“死!”

林洛轻轻吐出一个字,裁决剑宛若惊鸿过隙般在壮汉身前带过。

“不好!”

壮汉大惊失色,下意识地就想横起大锤挡在胸前,但他横起的却只是一根铁棍。

“铮”

金属碰撞声响起,剑刃就好像切豆腐一般,直接切过“铁棍”,深入壮汉的皮肉中,千百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不!”

求生的欲望迫使壮汉将身体在最后十分之一息的时间内错了一个身位,使得原本应该开膛破肚的一剑只带走了他一条肩膀。

一剑过后,林洛也不做停留,脚尖在空中轻轻一点,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冲进了盖下来的棺材中,见此情形,黑袍老者不惊反喜,双手结了个手印。

“啪”

就在林洛冲进棺材的下一秒,棺材盖直接盖上,而后急剧缩小,眨眼之间就再度化作了一个小匣子。

老者一伸手,小匣子听话地回到他手中。

见此,剩下两人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冰系帝皇法杖一砸,原本已经延伸出数百米的坚冰顿时消散,化作冰渣消融,已经拍出的火焰大手印也在火系帝皇的驱使下直接改变方向,飞向远处。

最为凄惨的当属雷发壮汉,在这一战中他不仅损坏了温养多年的武器,更兼本人身受重伤,成了单臂的残废。

但一想到此战的成果,壮汉心中所有的愤怒、不快都消于无形。

“淼兄,给我来道治疗术,他***,这小子下手还挺狠的!”壮汉呲牙咧嘴道。

闻言,其他三人不约而同地大笑出声。

那个被他称作淼兄的水系帝皇更是毫不吝啬地一连打出六七道水系治疗术。

晶莹透彻的水滴落在壮汉胸前和肩膀上的伤口处,原本骇人的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着。

看着老者手中的小匣,火系帝皇毫不吝啬溢美之词,“天老这虚空棺真不愧是半神器级别的存在,连裁决之剑的威能都可以阻挡,此一役,头功当属天老。”

黑袍老者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嘴上依旧客气着,连声道不敢,看着手中的小匣,心里盘算着自己回去之后能够得到什么样的赏赐,一想到大战之前那位开出的奖励,老者心中就满是火热,以至身体都激动得有些颤抖。

起初老者以为是自己太激动了,但眨眼之间他就又反应过来,颤抖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手中的虚空棺。

觉察到自己法宝的意动,老者马上闭眼用精神力感受。

下一秒,他猛地瞪大眼睛,一把抛出虚空棺,“不好,快退!”

听到老者的呼喊,其他三人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出于对老者的信任,三人不敢懈怠,纷纷几个闪身,退到千米之外。

“嘭!”

几乎就在他们后退的同时,被老者抛出的黑匣在半空中轰然炸裂,化作漫天黑烟。

烟雾之中飞出一袭白色身影,手握三尺长剑熠熠生辉。

千米之外,老者死死盯着有些狼狈的林洛,心疼得无以复加,那虚空棺可是他的家族历代相传的宝物,即便放在异能大陆上也是为数不多的空间系半神器,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如今就这么被人毁了,但比起这个更让他心惊的是林洛所展现出的实力,能够轻易毁灭一件半神器,这怕是只有帝神才能做到的事情,这等程度的攻击要是打在他们身上,那后果……

其他三人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儿,顿时,四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就在老者纠结着要不要暂时退却的时候,半空中,林洛再次发生了变化。

只见上一秒还俾视天下的林洛突然脸色一潮。

“噗”

一道血箭从他口中喷射出,紧接着便看到他眼神一黯,整个人像是飘零的残叶一般,无力的砸落在沙漠上。

四人瞬间大喜过望。

“我们上,他支撑不住了!”

留下一句话,壮汉便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下方的林洛。

“小……”老者本来还想提醒一句小心些,但看着壮汉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也只好无奈地叹出一口气,与其他两帝皇对视一眼,三人同时冲了下去。

壮汉心中虽满是兴奋,但也并未完全失去理智,在距离林洛还有百米的距离时,及时刹住了脚步,心神一动,右手中雷光闪过,一把布满蓝紫色电光的长剑出现。

向林洛轻轻一甩,甩出一道电弧,劈在林洛身体上。

“嘭”

电弧炸裂,将林洛击飞出十几米,半空中留下了一连串触目的血珠。

见此,壮汉完全放下心了,哈哈一笑,仅剩的右手提着长剑向林洛冲去。

他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一剑,只需要一剑,我就能斩下这个小子的头颅,然后带着裁决之剑回去邀功。

昏迷中的林洛在他的瞳孔中一点点儿放大,壮汉脸上的狞笑也越来越盛。

“死!”

一声厉啸,壮汉手中的雷光剑猛地放大数十倍,带着恐怖雷电从半空中斩下,直指林洛。

剑落,炸起漫天黄沙。

这时,其他三人也来到壮汉身旁。

“这小子怎么样了?还能活吗?”老者关切地问道。

壮汉摇摇头,自信地道:“放心吧天老,这小子被我们追上的时候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刚才不过是凭借裁决剑的威力才能昙花一现,爆发出帝神级的力量,现在,没有了裁决剑的加持,他不过是一个刚迈入帝皇境界的小辈罢了,这一剑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闻言,老者脸上并未露出喜色,反而喟然叹道:“只是可惜了他一身强绝的天赋,据说他修炼至今也不过百年光阴,便已是人间帝皇,此等强绝的天赋在老夫平生所见中也唯有那位可以相提并论了,如若放任他再成长百年,我轩辕帝国未尝不能诞生第二位帝神,可惜了!”

对于老者的感慨,火系帝皇有些不以为然,撇了撇嘴,“是非成败转头空,红尘往事笑谈中。史册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书写,如今不是我们想要这小子的性命,而是那一位,我们最多充当个执行者罢了。”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居然还有心情感叹,还不快过去收了裁决之剑,我们也好回去交差,拖得够久的了,要知道,那一位可不是什么好脾气。”水系帝皇提醒道。

提到那一位,三人同时身体一颤,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当下不再犹豫,身形闪过,扑向林洛所在的地方。

水系帝皇遥遥一招手,招来万千雨露,驱散了未散尽的黄沙。

待黄沙散尽,一个直径百米深不见底的大坑出现在四人面前。

火系帝皇忍不住赞叹道:“雷兄,你这一剑可是够狠的,怕是有半神级别的威力了。”

壮汉脸上闪过一丝自得,“我雷系毕竟是十系元素中除空间系之外最强的攻击元素,有这等威力也在情理之中,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看着嘴角微咧的壮汉,火系帝皇不禁有些鄙视,怎么说也是站在大陆顶尖一级的人,居然因为一两句好话就洋洋自得,心性修为如此之差,这千年的光阴大抵都修炼到狗身上了吧?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老者发出一声惊呼,“怎么可能?”

三人一愣,还未来得及询问就看到老者一副宛若见鬼的表情,不停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天老,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壮汉忍不住开口道。

老者向下一指,“我在这里面感受不到任何生命和能量的波动,这怎么可能呢?”

“嗨,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怎么了,这小子怕是已经被我打得连渣都不剩,自然感受不到生命的……嘎!”

壮汉话刚说到一半,便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蓦地他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即便林洛在他的攻击下已经化为烟尘了,那裁决之剑呢?那可是超神器级别的存在,自己的攻击打上去,怕是连个痕迹都留不下。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裁决之剑还在的话,那为何天老会感受不到它发出的能量波动呢,除非……裁决之剑根本就不在这里!

几乎同时四人都想到了这种情况,相互对视一眼,皆是从其他人眼中看到了惊慌之色。

“找!”四人同时开口道。

唰,唰,唰,唰,四道流光直接飞入大坑中。

一盏茶的功夫,四人的身形又重新出现,互相看一眼,皆是摇了摇头。

看着三人的表情,老者用颤抖的声音道:“都没有找到吗?”

三人再次摇头,火系帝皇更是直接道:“我已经把方圆千里的范围都搜索过了,没有发现林洛和裁决之剑的踪迹,他们,他们就像,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说到最后,火系帝皇就已经是在嗫嚅了。

“这,这不可能,林洛已经死了,裁决之剑也成了无主之物,无主之物怎么会消失呢,这根本不可能!”老人嘶吼道。

“大切割术!”

近乎失去理智的老者直接荡出体内九成的元素力量和精神力,磅礴的精神力布满了方圆千里的沙漠,一道道漆黑如墨的“丝线”凭空出现,将沙漠划成一个个正方形。

心神一动,范围内所有的沙粒都凭空消失不见了,下面露出火红色的岩浆。

强行压下身心上的疲惫,老者再次催动精神力在空间的每一处搜索着,不放过一个角落,当他搜索完最后一寸地方之后,无力地闭上眼眸,重重叹出一口气,紧接着便是一个踉跄,整个人直挺挺地向下方的岩浆摔落。

其他三人被吓了一跳,壮汉最先反应过来,身形一动,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怀里抱着老者羸弱的身躯。

“我们,回去吧!”

良久的沉默之后,火系帝皇艰难地开口道。

两人默然,回去?可回去之后又该拿什么向那位交代呢?自己等人追了三天两夜,最后却什么都没追到,该如何向那位交代呢?

一想到那位的手段,三人均有些不寒而栗,彼此相视一眼,皆是从其他两人的眼中看到了说不出的惊慌和恐惧。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豆沙爱吃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