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六章 我不就是进来当闲人的吗

不表苏桐的去向,叶蓁蓁那一头冲进项目会,赶在自己开始害怕之前就紧锣密鼓地上了台,面对大家的目光炯炯,牙一咬,心一横,釜底抽薪就开始喷。

一开始心还怦怦乱跳,完了一看下面那些精英分子听八卦也和普通群众一样听得津津有味,还有人对她竖大拇指,慢慢心情就平静了,有没有价值另说,混过去就是王道,就跟苏桐说的一样,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别的不会,扯淡还不会!

事实证明她的战术完全是成功的,她一喷就喷了小二十分钟,讲完下台的时候,会议室里居然响起了笑声和掌声,简直给大家的疲惫工作带来一股清流。

笑声、掌声都很短暂,接下来会又开了两个多小时,成果是密密麻麻一大串的方案修改要点,眼看大家都饿得奄奄一息,好不容易苦着脸散了,郭也向叶蓁蓁招招手:“蓁蓁,跟我来。”叶蓁蓁吓一跳:“啊?”

看看门,忍着肚子里咕咕乱叫,她没奈何地跟着郭也去了他的办公室。

跟其他公司大老板不一样,郭也的办公室在一个特别不起眼的角落,很小、很简朴,四壁空空如也,靠墙放着一张桌子和一个小柜,柜子上堆了一箱子矿泉水,桌面上摆着很多书和一卷一卷的大白纸,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郭也走进去坐下,把桌面上的东西一扒拉,空出一块地儿来,动作很潇洒,显然平常就是这么干的,叶蓁蓁跟进去刚要顺手关门,被他制止了:“开一点儿。”

叶蓁蓁不明所以,“哦”了一声,留了三分之一,郭也说:“男性管理层单独跟女性员工谈话,一定要留门,公司的规矩你不知道吗?”

叶蓁蓁很老实:“不知道啊。”想了想,“这规矩还挺好的呢。”

郭也微微一笑:“是吧。”坐下来看着她,“怎么样,还适应吗?”

“适应啊。”

“是吗?说说看,对新工作是怎么看的。”

叶蓁蓁认为老爷子跟自己来虚的,于是也打太极拳:“还在学习阶段,不敢随便说。”

郭也抿了抿嘴:“没事儿,就随便说。”

叶蓁蓁摸了摸鼻子:“那就随便说了啊。”

“可不。”

“就是,太闲了。”

郭也刚好拧开一瓶水在喝,差点没喷出来:“太闲了?”

这想必是他开公司以来,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员工抱怨太闲了,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抱怨过劳死。

“怎么会闲呢?”

叶蓁蓁一不做二不休,直指人心:“郭叔你逗我呢,我不就是进来当闲人的吗?您怎么这么惊讶呢?”

郭也把水放下,又好气又好笑:“什么叫你进来就是当闲人的?”

“高姐啊,她老觉得我救了她一次,得报答我,直接塞钱给我又不太好对吧,所以就让我来您这儿镀镀金,我拗不过她,那就来呗,实际上公司哪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啊。”

她认为这个说法很有道理:“您说对不对?”

郭也怪有趣地看着她,他在高级咨询行业是行尊,是个人见到他,真真假假,表面上都恭敬得很,功成名就的寻求他的认同,后进的年轻人想得到提点。

他见的人绝大部分也都聪明绝顶,尤其是创世的员工,个个出身优越、学历耀眼,野心勃勃又八面玲珑,滴水不漏的。

说话能这么实在又直截了当的,尤其是女生,真不多。

不过说回来,说话直截了当,居然能一点不得罪人,这是天生的本事,学是学不到的,郭也好像突然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高佳妮会对叶蓁蓁这么上心。

“那你这两个半月都干了什么?”

叶蓁蓁叹口气,沉痛地说:“开会。”她从兜里摸出手机来,打开看了一眼,“根据我的记录,我这两个半月,开了227个会,最长的六小时,最短的二十分钟。”

“你记这个?”

“对,其中有119个会议我才疏学浅,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开,因为结尾都会说,很好我们达成了共识,那下周再约一个会议来继续讨论推进事项。”

她诚恳地看着郭也:“郭叔,如果我敢当场就掀桌子的话,我觉得我的工资真的不够赔桌子的。”

郭也摸着额头,笑得眼角皱纹都出来了:“还有呢?”

叶蓁蓁继续翻手机:“修了复印机。”

“修复印机?”

“嗯哪,我以前用过公司这个型号,所以会修,然后,我看看,帮人力资源粉刷了一下心理咨询室,跟快递公司压了一下价格,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都是杂事。”

“粉刷墙壁?欸,我们啥时候有个心理咨询室的。”

叶蓁蓁对他发出友善的嘲笑:“有一两个月啦,预约天天满呢。”

“不错啊,我们这一行心理压力确实大,谁想出这主意来的?”

“Linda姐。”

Linda是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本科在耶鲁心理学系读的,有这个想法很对路。

这样的小事不需要郭也批准,他不知道也很平常,于是挥挥手:“好吧,听起来你确实不是干我们公司这一行的。”

他放缓语气:“但以我对佳妮的了解,她不会每天早上六点陪一个闲人游泳,她对你是真心的,想培养你。”

叶蓁蓁一愣,有点不好意思:“哎呀,那怎么办?”她很诚恳,“郭叔你跟她说说别这样?我真不是这块料。”

郭也若有所思:“佳妮不会看错人的,她眼睛最厉害。”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沉,而后站起来,居高临下望着叶蓁蓁,“抛开你之前干什么不管,至少刚才会上对代言人的想法很不错,那什么来着?粉圈?嗯,那些粉圈的运作细节特别有价值。”

他绕着狭小的办公室转圈:“这两年有一个趋势,就是我们帮客户制定的品牌策略越来越难以执行到位,钱花很多,创意也常得奖,传播数据好看得不得了,但转化很不理想,就像是在街上卖艺似的,看的人很多,没几个人真金白银埋单。”

叶蓁蓁不假思索:“不接地气呗。”

郭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怎么说?”

“我老去开会,你们接的客户都是大品牌,所以才有钱请你们吧,他们的东西也都是贵的,然后你们做品牌传播,全都跟热点,陪年轻人玩。”

她两手一摊:“我男朋友够能挣钱的了,我们买房子看装修方案,都小心翼翼避开那些贵的,使劲儿观察性价比,那你想想那些每天刷短视频,社交媒体的小孩子,能有多少钱去给你们贡献真金白银啊。”

她不知不觉模仿了一下苏桐说正事儿时的口气:“别被数据骗了,沉默的大多数,才是消费得起的大多数。”

郭也若有所思:“为什么我们那些精研媒体的高级顾问没有想过这一点呢?”

叶蓁蓁耸耸肩,脱口而出:“何不食肉糜。”

郭也一愣,随之哈哈大笑:“说得好!”

他伸手摸过手机,拨号,开到免提,叶蓁蓁不明所以,傻看着他,电话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传来一个挺耳熟的声音:“郭总。”

是史一辉。

“从今天开始,叶蓁蓁来做我的私人助理,你这边需要交接吗?”

史一辉明显没有回过神来:“啊?没,没有。”

“好,发邮件给HR那边备注,即日生效。”

电话放下,一扭头发现叶蓁蓁在旁边苦着脸,郭也觉得有点稀奇:“怎么一脸不高兴呢?”

叶蓁蓁勉为其难地咧咧嘴:“高兴,高兴。”郭也忍不住笑:“演技不行,没看出来高兴。”他站起身,“来,咱们去吃点东西吧,顺便聊聊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从郭也办公室走到大门,要走五六分钟,这五六分钟的时间里,郭也发现了,或者说再次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很多人都认识叶蓁蓁。

说再次,是因为刚才叶蓁蓁在会议室上台讲想法的时候,郭也就感觉到了,他手下那帮千刁万恶的中高层,居然对这个姑娘的态度都不错,而且明显都对她不陌生。

现在也是,倒没有人大张旗鼓打招呼,但郭也目光如电,看得到叶蓁蓁一路的互动,跟这个眨眨眼,跟那个小幅度挥挥手,笑一下,甚至做个鬼脸。

全是小动作,但在人际交往里,小动作往往是真的,而那些满面春风,以礼相待,则是场面上的。

创世有一百五十多个员工,够资格坐独立办公室的不超过五个,其他都散坐在大大小小分出隔间的公共区域里,不同的人分属不同部门或项目组,某甲和某已彼此之间的座位相邻只有十米远,但完全可能各自从入职到离职,都还是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郭也对团队建设、企业文化之类的东西没兴趣,公司创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任何集体出游之类的项目,激励机制简单粗暴,就是升职、加薪、发钱。效果也不错。

金钱是冷冰冰的,真正的商业世界犹如科幻小说中的白银未来,也是冷冰冰的,成王败寇。

郭也一直信奉这一点,也就从不需要员工之间亲如一家。We are family这种氛围,是无可奈何的补偿措施,主要是为了补偿公司挣不到足够的钱这个大问题。

对郭也来说,这算得上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一个人在自己公司里,货真价实受人欢迎。

他装作没注意,和叶蓁蓁并肩走出了大门,下电梯,在电梯里突然问:“你认识技术支持部的Sam吗?”

叶蓁蓁漫不经心:“认识啊。他是攀岩高手,每年都出国攀岩,前几个月刚去了美国优山美地,拿了业余速度赛第十一名,我看过视频,哇咧,那是轻功啊。”

郭也很喜欢她说话这个调调,叫人心情愉快,“那人力资源部的林丽丽呢?”

“更熟了,丽丽人特别好,我不懂的都会去问她,不过她最近挺不好过的。”

“怎么呢?”

“她有个特别亲的姑姑得了尿毒症,估计没多久了,这段时间她天天穿过半个北京城去看她姑姑,很辛苦。”

郭也看叶蓁蓁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叶蓁蓁觉得这话问得奇怪:“我们聊天啊。”

郭也失笑:“是啊。”

电梯到了,他挡住门让叶蓁蓁先出去,而后跟在后面给高佳妮发短信:“你有注意到叶蓁蓁是天生的话题开启者和心灵开启者吗?”

高佳妮很快回信息:“我只注意到她天生就讨人喜欢。”

郭也回了一句:“难得。”而后收起了手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白饭如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