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七章 蓁蓁很不错,真是天生招人喜欢

他们在写字楼B1层的一家港式茶餐厅坐下来,叫了东西吃,郭也问叶蓁蓁:“你知道高姐是什么人吗?”

叶蓁蓁眼睛一亮,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哎呀郭叔,我早就想问你这个问题了。”

“她不跟你说?”

“不说,我的事儿给她问个底儿掉,她的事儿啥都不说,”叶蓁蓁摇摇头,“老奸巨猾。”

郭也失笑:“可能说出来怕吓到你。她是头几个在华尔街大投行做到高级管理人员的中国人,回国和她先生一起创业,遇到了经济高速起飞的十五年,开始做实业,后来做商业媒介,两个公司都上市了,他们保留了部分股份,其他套现出场,而后投身地产,也很成功,现在名下的集团公司有软件、电商、农业、国际贸易几条不同的产品线,她和她先生的主要精力这几年都在投资上。”

叶蓁蓁肃然起敬:“哇,郭叔你可以的,几句话说出来了让人目眩神迷的效果,高姐原来是个活传奇啊。”她掐指一算,觉得这事儿并不简单,“我搜过她的信息,什么都没找到,媒体居然不追着她写?”

郭也端起玻璃杯,喝了两口泡了一阵子的咸柠七,这是广东香港地区特有的一种饮品,把腌制成熟的咸柠檬放进雪碧里泡开,味道非常酸爽解渴,但北方人往往喝不惯,他给酸得皱起眉头来:“并非每个人都是马斯克,需要聚光灯带来的能量续航。

“真正专心做事的人,是不喜欢被人注意的。”

“金句,郭叔你果然是个写书的人呢。”

“你知道我写书。”

“我男朋友告诉我的,他很喜欢看你的书。”

“是吧,你搜不到高佳妮很正常,那你有没有试过搜一下唐在云。”

叶蓁蓁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她坐言起行,说搜就搜,搜完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唐在云达沃斯论坛专题演讲:世界的趋势是人追求自由,商业追求垄断。”

“年度人物:商业模式大师——唐在云的二十年先知之路。”

“BBC专访:蓝海发现者唐在云”

还有不少文章来自比商业更有格调,也更挑剔的艺术收藏专业媒体:

“唐在云:我的品位是检验天才的一条金线”

点开看看,这个叫唐在云的人的确配得上万众瞩目,他身上有一种现代罕见的、中国古典上流社会男性的潇洒气概,雅致清俊又内藏金铁,既能小楼一夜听春雨,也能了却君王天下事,在杂志上的定妆照品质之高,足以媲美一干明星。

慎重起见,叶蓁蓁还确认了一下:“是不是这个唐在云?”

“是的,他是佳妮的先生,也是负责在聚光灯下出现的那个。”

叶蓁蓁觉得奇怪:“我天天去高姐那里报到,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

郭也沉默了一下,轻声说:“他们分居不少日子了。”

想一想倒也在情理之中,叶蓁蓁老气横秋地叹口气:“难怪高姐就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你看得出来?”

叶蓁蓁往自己脸上比画了一下:“还用使劲儿看啊?都在脸上,她都不怎么笑的。”

郭也眼神黯淡了一下:“她今年身体也不太好,所以去年年初就退出了公司管理,养着。”

叶蓁蓁摇头,很不满:“身体不好怎么还喝那么多酒啊。”皱起眉头来,是真心实意地担忧,让郭也凝视着她,似乎都转不开眼,“怎么劝她她都不听。”

“你劝过她吗?”

“劝啊,软硬兼施,劝得她都发脾气了。”

“软硬兼施怎么说?”心想你还能对高佳妮来硬的,翻天了!

“一开始当然是好好劝,她不听,我就把她的酒都藏起来,到处藏,还藏得特别深,她半夜想喝找不到,打电话来训我。”

郭也忍俊不禁:“你真这么干了?”

“是啊。”叶蓁蓁挑了挑眉头,表情仿佛在说,这有啥。还模仿人家气急败坏的腔调:“蓁蓁!我的酒呢,你这个调皮鬼。”

这和郭也记忆中、心目中那个高佳妮的形象,完全是对不上的。她不可能会半夜打电话去问我的酒呢,也不会叫人调皮鬼,她连对自己的儿子,都是直来直去永远全名在线。

当年有一本风靡中美的育儿书,叫作《虎***战歌》,里面那位精英妈妈奉行极其严厉的育儿方法,确保两个女儿能够出人头地。

但要是和高佳妮比,虎妈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温柔的保守派。

郭也这么一说,叶蓁蓁大吃一惊:“不可能吧。”她回忆了一下高佳妮的样子,虽说肯定跟温柔敦厚搭不上边,但也不至于凶神恶煞啊,“我也没见过她儿子。”

“跟你差不多大,年底可能会回国,是个艺术家。”

叶蓁蓁扑哧一笑:“真的??”

“其他艺术造诣怎么样我不知道,花钱绝对是艺术家的水准,一年在欧洲什么都不干,能造掉一两千万。”

他摇摇头,有点不满:“造了小十年没回家。”

又不是他儿子,回不回家不关他的事,所以这个不平,显然是帮高佳妮抱的。

叶蓁蓁歪头看着一会儿郭也,忽然轻快地说:“郭叔,你是不是喜欢高姐?”

她话说出口觉得不对:“叫你叔,叫她姐,哎呀,辈分有点乱嘛。”

郭也一怔,老狐狸如他,居然不自觉有一点耳热,不知道有没有被叶蓁蓁看出来,也许就是看出来了,她嘴角那一丝好奇的微笑,倒像是已经把他的心事了解了个八九不离十。

“怎么这样问。”他摸摸自己脑袋:“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叶蓁蓁摇头:“没有,”她很坦荡,“没啥不该说的话,但你提起高姐的时候,样子就是提起一个特别喜欢的人,她跟你说话的时候,样子就是知道你特别喜欢她,所以有恃无恐。”她把自己绕进去了,迷惘了一下,“我说明白了吗?”

郭也点点头,突然助理电话打进来,提醒下午还有约会,蓁蓁赶紧叫了埋单,回到办公室干自己活儿去了。

郭也回到办公室,离约好的会议还有几分钟,他若有所思地坐了一会儿,然后给高佳妮打了个电话,对方接起来他就问:“你干吗呢?”

这问得不寻常,高佳妮有点惊讶:“没干吗,在家待着,怎么了?”

“我刚和蓁蓁聊了一会儿,她说你最近不太忙。”

“是不太忙,你知道的,你跟她聊什么了?”

“聊她在创世这几个月怎么样,聊聊你。”

高佳妮在那边似乎喝着什么,轻轻一笑:“我有什么好聊的。”

郭也沉默了一下:“她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高佳妮的反应和郭也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问?”

“她说她看得出来。”

“这姑娘,那你怎么说。”

郭也很平淡:“我当然说实话。”

“郭也,我们都知道你从来不跟任何人说实话。”

“欸,我怎么就不说实话了呢,我说我是喜欢你啊,我为你辗转反侧,终身不娶。”

高佳妮哈哈大笑:“你敢不敢给她看看你和那一军团女朋友的微信聊天记录,见识一下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终身不娶。”

郭也听到她近年来越来越少的爽快笑声,嘴角也浮上一丝微笑:“乱说。不过,蓁蓁很不错,你说得对,真是天生招人喜欢。”

“是的,在所有的可成长品质里,对人的吸引力是最考验天赋的,蓁蓁是个好苗子。”

郭也表示同意,他还有更多的疑问:“你到底想让她做什么?”

高佳妮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开口了:“过了年,阿洛就回国入职和合上班了。”

“阿洛?”

“我所有股份都已经转到他名下,董事会通过了。”

“他在外面飘了这么多年,你叫他回来管公司?他干不干?”

高佳妮反应之快速和激烈,超出了郭也的意料:“干也要干,不干也要干,这是他的责任。”

郭也不知说什么好:“佳妮,他已经大了,你再去决定他的人生,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结果高佳妮承认得很痛快:“是不合适。”她语气里有深深压抑的愤怒,唯独亲近的人听得出来,“但我没有选择。”

她似乎就在这一刻厌倦了谈话,清了清喉咙,放缓声调:“我不怕跟你说实话,其实你可能比我知道得更清楚,公司跟我的那一批人,这大半年都已经被清得七七八八了,我再把股份全都让出来,和合就完全不在我控制之内了,我让叶蓁蓁在你这里受训,就是为了在阿洛进公司的时候跟过去,多多少少能起一点作用。”

“你要蓁蓁入职和合,去给你当卧底。”郭也觉得这个答案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听到这句话,高佳妮的声音有了一点点的变化,就像一杯水在天寒地冻之中,慢慢变成一块冰,在很多人生的重要时刻,郭也都听过这一把声线出现,象征着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极致决心与执着,那个杀伐决断的高佳妮,总是带着这把声线攻城略地。

“在自己的公司当卧底,是不是很可笑?不过,我还希望她可以做更多。”

“到底要做什么?而且,你觉得蓁蓁可以胜任吗?”

“尽人事,听天命吧。”

“她知道你的安排吗?”

“还不知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她?”

“看情况,对了,你见过她男朋友吗?”

“没有。”郭也想起刚和叶蓁蓁在餐厅聊天,她接了一个电话,对方似乎在问她刚表现怎么样,叶蓁蓁说挺好的,然后自己和老板吃饭呢,晚点给他打回去,电话就挂了。

对话很简短,内容语气也平常,但从看到号码的瞬间,蓁蓁就嘴角上翘,眉尖扬起,她在微笑,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就是在笑。

微表情从来是最真实的情绪反映,你接到一个随随便便的电话,你不会觉得有什么好高兴的,除非打电话的刚好是能让你高兴的人,那想必就是叶蓁蓁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是个厉害角色,对蓁蓁影响很大,我有预感,他可能对我想要蓁蓁做的事会有不同的意见。”

“是吗?”

郭也很少听到高佳妮评价谁是厉害角色,但他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她到底要叶蓁蓁去干什么,但高佳妮突然就打住了,她不愿意说,就是不愿意说,谁也勉强不了她,谁也打动不了她,在这个沉默的空当,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还年轻的时候,高佳妮还没有遇到唐在云,而在他郭也还为高佳妮所爱的时候,无论她在做什么,每当望见他,总是会在一秒之间,从猛虎变回驯鹿,容光焕发,温存动人。

一个人可以对世界有力量,同时仍然温柔如水,只要你为她所爱。

他制止自己继续往下想,听到高佳妮总结陈词:“总之,还有几个月,你帮我好好看着蓁蓁,推她一把,她需要这个。”

“我知道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白饭如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