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九章 匈奴灭不完的,还是好好安家比较实在

郭也低头顺手收了一个短信:“购房资格让人给你留了,开盘那几天去付款签合同就行。”叶蓁蓁欢呼了一声,郭也问她,“是北京户口吗?要本地户口没有买过房子才能买的。”

“我男朋友是,他能买。”

“房产证上必须加你名字,不加就别买。”

叶蓁蓁抿嘴,知道这位爷是为自己好,答应了一声:“知道啦,放心吧。”

她心里惦记着这件事,得空就在办公室把家里的财务情况好好理了一遍,苏桐前段时间交了一笔数字比较大的项目提成给她,加上之前各种理财、保险基金、各处网络平台上零碎的投资,七七八八加起来,勉勉强强算把首付攒够了,北京这个地方真可怕,要是不买房的话,吃吃喝喝买买东西,感觉自己过得还挺好的,一算首付,砸出去两口子就一夜回到解放前。

她算着算着,顺手就打了个电话给苏桐,响了好几声,那边接了。

“喂,你干吗呢?”她问。

“开会呢,你呢。”

“我给你打电话呢。”

这是两个人例行的对话,苏桐平常接到叶蓁蓁电话,不管怎么样忙,是在开会中间,或者匆匆忙忙赶路,一定会问一句你呢,让她知道自己随时随地都是愿意跟她说话的。

苏桐轻笑:“好吧。”

她接着把买房名额的事儿噼里啪啦说了一遍,格外兴奋,然后问:“你那边合伙人的投资啥时候要啊?我看要不先把那个给了,再跟家里人借点钱买房子吧?”

苏桐赶紧反对:“不行不行,首选买房子,你都想了那么久了,合伙人不当也没什么。”

叶蓁蓁笑:“那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吗?”

苏桐说:“匈奴永远都灭不完的,咱们还是好好安家比较实在。”

叶蓁蓁“嗯”了一声,叹口气,难得的口气里有一点忧虑:“北京房子太贵了,钱真是不经用啊,光靠你挣钱,太辛苦了。”

苏桐马上想到自己还瞒着她的事儿,心里不期然就有点难受,赶紧说:“你不也在努力工作嘛,薪水还巨高不是,慢慢就好起来了。”

“是哦,我在创世三个月工资攒了好几万了呢!”

“就是啊,你看你多棒,我家妹妹有出息得很。”

叶蓁蓁没高兴两秒钟,一想不对,创世可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啊,叹口气:“可是我打算辞职哎,这明摆着浪费高姐的钱,多不好。”

这个想法她跟苏桐也说过,苏桐知道她那个脾气,心安理得吃大户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人间美事,但叶蓁蓁刚好不是那一路的,薪水越高她越心里不安,辞职是迟早的事。

他好声好气安慰女朋友:“想辞职就辞,不怕的,再找别的合适的工作就是了,就算万一没有合适的,不还有我吗?总之别担心啊小包子,我会好好给你挣钱的,房子再贵也不怕。”

叶蓁蓁在电话那头想了想,心里觉得舒服了一点,这是她的习惯,什么事再想不开放不下,跟苏桐说说,似乎也就没那么麻烦了,于是重新高兴起来:“那你加油啊苏先生。”

苏桐当然是两脚一并,小的得令,叶蓁蓁把心事暂时丢开了,声音甜甜的:“对啦,你啥时候回家?”

“还有一个小时吧,还在开会。”

“不要太辛苦啊,喝点儿水。”

“嗯,好。爱你。”

“我也爱你。”

电话放下,叶蓁蓁继续理账,最后把所有理财变现日期算清楚了,所有零碎投资都赎回到一张卡里,一共有四百多万,就是她和苏桐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攒下的全部家当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苏桐回家,洗完澡开始吃水果的时候,叶蓁蓁就把这张卡放在他手里:“拿着。”

“干吗?”

“这是你的工资卡,里面是咱们全部的钱了,买房子得用你的户口,你出资,还有公积金申请也要你去,用来买房付首付、付房贷专款专用啊,好管理。你的工资自动转账我也停了,反正最后都是要存在这张卡里的。”

苏桐接过卡,他没有仔细研究过北京的购房政策,但和郭也不约而同关心一件事:“用我的名字买?那你呢?能加名字吧。”

叶蓁蓁耸耸肩:“能加吧。”

“别啊,得问清楚,万一我这么买了,算婚前财产加不了怎么办?”

叶蓁蓁揪他脸一把:“干吗,算你婚前财产你还想把我踹了独吞是吧?”

苏桐赶紧表白:“说什么呢,我一颗红心向太阳,是个人就知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放下那张卡,伸手把叶蓁蓁抱过来坐在自己腿上,下巴放在她肩窝,若有所思望着屋角,那里有一个小梳妆台,红色的,仿多宝格的样式,一层一层都是小抽屉,小抽屉里放着叶蓁蓁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囤的化妆品、网上买的小首饰什么的,都不怎么值钱,但叶蓁蓁很努力地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小吸尘器没事吸一下,都干干净净的,叫人看了舒服。

为什么心心念念要买房子呢,因为有那么多好看的、喜欢的东西,放在临时之地,总觉得不踏实,唯有永恒的家园令人安定,有所归属。

诚然世间没有永恒这回事。

他把视线收回来,说:“小包子。”叶蓁蓁“嗯”了一声,靠在他身上,双手紧紧搂着他脖子。

这段时间各有各的身累,各有各的心事,这么温馨的时刻太少了,叫人贪恋得不想动不想说话,只听到苏桐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特别特别爱你,天塌下来也不会辜负你。”

叶蓁蓁窝得舒服,声调都变得懒洋洋的,说:“怎么突然说这个,”抬起眼睛看看他,嘴角带着一丝笑,“干什么坏事了赶紧从头招,我现在心情好,肯定原谅你。”

下桥梯都搭到半腰了,要向组织交心,时不待我。

所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说起来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小事儿大家要有各自空间,是不是全盘交代真没什么紧要,但大事上一体同心,是不能瞒的,要对爱人保守秘密,原来滋味宛如上刑。

这当口,只要一咬牙一跺脚一张嘴,而后认打、认罚,总之自己就能解脱了,结果这么关键的时候,嘀嘀嘀嘀,叶蓁蓁的电话响起来了。

高佳妮。

这个钟点打电话,必然是有事,叶蓁蓁赶紧接起来:“高姐?怎么了?”

“蓁蓁,你现在能来我这儿一趟吗?”她声音有点飘忽,叫人觉得不对劲。

叶蓁蓁大惑不解,但嘴上赶紧答应下来:“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来。”

“司机还有几分钟就到,对了,就你自己来。”说完那边就挂了。

苏桐听他们对话的时候已经在穿长裤拿钥匙,结果却得知自己禁止陪同:“要你一个人去?”

他有点不解:“什么事儿是跟你说了还不能告诉我的?”

叶蓁蓁耸耸肩:“等我回来就知道了。”亲了苏桐一口,“司机接送,放心啊,你先睡,不用等我。”

已经是十二月,尽管还没有开始下雪,但已经很冷了,天气预报里说这几天会有寒流,晚上的风格外叫人战栗。

叶蓁蓁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出门果然还是那辆宾利等着,她上了车,到目的地一看表,差不多凌晨时分了。

一路刷卡上去,进门就看见高佳妮在客厅里坐着,旁边放了两个酒瓶,一个已经完全空了,另一个空了大半,走过去还发现地上打碎了一个杯子,尖锐的碎片乱纷纷散在地毯上,隐隐闪着寒光。

房间里本来是暖气充足的,阳台门却大开着,呼啸的寒风里高佳妮脸色惨白,除了溺水那一次,叶蓁蓁从未见过她气色这么糟。

她仿佛没有听见蓁蓁进门,也不答应她的呼唤,就捏着酒杯硬邦邦地坐在那里,神思在另一个世界游荡。

蓁蓁赶紧把阳台门关了,一摸高佳妮的手冰凉,赶紧奔到客房把巨大一床被子吭哧吭哧抱出来,把她跟裹面团似的裹好,然后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拿出来换掉高佳妮手里的酒杯,刚松了一口气,又跳起来奔到厨房找了工具过来,清地毯上的玻璃碎片,而后才靠近高佳妮坐下,小心翼翼地问她:“高姐,你怎么啦?”

高佳妮良久才茫然地转过头来,眼神聚焦到蓁蓁的脸上,终于认出了她,唇角于是出现一丝苦笑。

个性极为坚强的人濒临崩溃,却还试图自救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笑法,叫人看了格外心碎。

“唐在云和罗西今天又来了。”她喃喃低语,“他要离婚,无论如何都要离婚。”

如果不是跟郭也聊过,听到第一句话叶蓁蓁都不知道唐在云是谁,现在听了,她还是不知道罗西是谁,但即使如此,再多听高佳妮说两句,也就知道了。

“他说他一辈子都追求自由,婚姻让他不自由,我,让他不自由,他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不能这么苟且,所以一定要彻底跟我分开。”

在厚厚的被子包裹下,高佳妮身体仍然难以自处的颤抖,就像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很简单的一两句话,她说得断断续续,没有哭,眼睛里却闪着硬卵石一般没有生气的色泽,所有的眼泪都凝聚在那一点点硬而冷的光里。

叶蓁蓁大气都不敢出,也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只是抱着她的肩膀,高佳妮明显是喝醉了,顺势倒下来,靠着蓁蓁,叹了长长一口气,手一软,本来握着的杯子掉了下去,热水倒了叶臻臻满腿满脚,她顾不上去擦,还是努力撑着高佳妮,一面拍她的背:“好了,好了,没事了,我在这儿呢,睡一会儿吧。”

高佳妮固执地摇摇头,抓住了叶臻臻的手,含含糊糊地继续说着没有来龙去脉的话,都是些吉光片羽,闪电风驰而去的瞬间,修了金身成了佛后还忘不掉的人间尘与土,许多破碎的承诺。

“唐在云”“唐在云”“唐在云”,她反反复复呼唤着这个名字,唐在云不爱我,他需要我,他依靠我,可他就是不爱我。

过了很久,高佳妮说得终于没有力气了,她身体突然一阵痉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冲到洗手间去,马桶盖都来不及打开,她弯腰就开始吐,先站着吐,后来蹲下吐,最后双腿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上,呕吐物满地都是,但一点食物都没有,全是酒,整个房间顿时就弥漫着胃酸和酒的味道。

平常再高贵矜持的人,一到这个田地,就连基本的形象都没有了,直落到了泥坑里。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白饭如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