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 除了你,我没有其他信得过的人了

叶蓁蓁也有伺候苏桐喝醉酒回来的时候,但没这么糟心过,第一他酒量好,第二总体而言还是有节制的,回到家都是人醉心不醉,不吐不困不发疯,拉着叶蓁蓁不放手,跟只小哈巴狗似的,情话一嘟噜一嘟噜往外冒,比平时甜十倍,有时候她觉得生活有点乏味,还盼着良人稍微喝点酒。

高佳妮这个阵仗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去把她扶着,从后面握着她的长发免得被呕吐物弄脏,等高佳妮吐得差不多了,再半扛半扶回到客厅里,让她好好靠着,一看长睡衣到处都溅上了呕吐物,湿湿的、黏黏的,又掉头赶紧冲进她的卧室找干净衣服。

衣服倒是好找,衣柜里面都分门别类,该挂的挂,该叠的叠,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叶蓁蓁在睡衣堆里随便抓了一件宽松长袍,刚要走,忽然看到旁边床头柜上摆着两张照片,都是高佳妮跟其他人的合影,一张应该是她比较年轻的时候,和一个男人站在一起,肩膀彼此依靠着,显得很亲密,叶蓁蓁认出那是唐在云,男人身边还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大人都在笑着,少年却神情冷漠,和唐在云之间隔着相当的距离,像是很不情愿来拍照,三人身后是无垠的草地与极蓝的纯净高天,不知道是在哪里。

另一张上面,少年已经长成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和高佳妮坐在一张花园里的长凳上,两人都穿着白色衬衣和牛仔裤,手臂搭在长凳靠背上,向着镜头望过来,都没有笑,一模一样的姿态,一模一样的表情,仔细看上去,这个年轻人既像唐在云,又像高佳妮,毫无疑问是他们两个的孩子。

叶蓁蓁看了两眼又赶紧跑出去,手忙脚乱地给高佳妮换了衣服,擦了手和脸,让她好好坐着,端着热水给她喝了一口就呛了,于是急急忙忙放下杯子,轻轻给她拍后背。

吐了喝水,喝完又吐,来来回回搞了好几次,到后半夜高佳妮才终于安稳了下来,脉搏和心脏都咚咚咚急跳着,叫人担心,但总算是不折腾了,她靠在叶臻臻的身上,合上了眼,昏昏沉沉筋疲力尽之中,终于放开了对情绪的把守,流出泪来,一颗又一颗,黏稠沉重,滚下来簌簌有声,从眼角、脸颊,一直落到叶臻臻的肩膀,把她的毛衣打湿很大一块。

叶蓁蓁一动也不敢动,就让高佳妮这么睡着,过了大半个小时,估摸着已经睡熟了,才慢慢扶着她的头放平到沙发上,腿脚抬上来,被子盖好,站起来才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麻了,腰酸背痛。

她从包里摸出手机一看,苏桐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信息也发了好几条,都在问没事吧,怎么回事,已经有点着急了。

她赶紧打回去:“你还没睡啊。”

那边气不打一处来:“我睡得着啊?什么情况现在?”

“高姐喝醉了,折腾,我看着她呢,她今天心情好像特别不好,可能跟她老公有关。”

“她老公怎么了。”

“说非要离婚什么的。”

她压着声音怕吵醒高佳妮,一边走到客房,看样子今天是回不去了:“宝你赶紧睡吧,我今天就待在这儿了。”

“要我过去陪你吗?”

“我倒是想,不过高姐这个样子,肯定不乐意给你看见,还是算了吧。”

“也是,那你需要什么不?我给你送过来?”

“不用,就凑合一宿,这儿啥都有。”

“行吧,那你也赶紧休息,别累着了啊。”

“嗯嗯,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快睡,明天还上班呢。”

“知道了。”

叶蓁蓁跟男人飞了一个吻,把电话放下来,在客房和客厅转悠了好几圈,最后下定决心,把另一张沙发拖过去,跟高佳妮躺的那张并排放好,是个单人扶手沙发,躺不下,她就半躺半靠地窝上去,玩了一会儿手机,打了个哈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她不知道在跟苏桐通话的时候,他其实人就在公寓的大门口,之前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这哥们儿心不定,干脆赶了过来。

他顶着保安的严密监视,一边吸溜鼻子一边在周边转悠,脸冻得通红,叶蓁蓁再不接电话,他就要硬闯上去看个究竟了。

叶蓁蓁向来睡眠好,窝着也照样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发现身上盖得好好的,高佳妮已经起来了,坐在旁边喝茶。

叶蓁蓁赶紧一骨碌爬起来:“高姐,你没事了??”

高佳妮对她微笑:“醒了?睡得真香啊,跟只小狗似的。”

叶蓁蓁盘腿坐着,睡意犹存,猛打哈欠:“我比狗强多了,我重庆屋里养了条大金毛,开门就醒,跟个门铃似的。”

“这也要比。”

她坐过来,摸摸叶蓁蓁的脸:“辛苦你了。”

叶蓁蓁揉着眼睛笑:“有啥,”关心溢于言表,“你舒服点了吧?”

高佳妮脸色还是不好看,但已经洗了头洗了澡,还化了一点淡妆,精气神是回来了,她从厨房给叶蓁蓁拿了个杯子过来:“早上喝点热水,对肠胃好。”

“这话跟我妈说的怎么一模一样。”

“我和你妈妈应该也差不多大吧?”

叶蓁蓁扑哧一笑:“才不会呢,我妈妈五十多岁了。”想起亲人心里高兴:“她可逗了,年年都去拍艺术照,还专门挑拍得好的洗出来放我卧室摆着,说是激励我养生。”

高佳妮莞尔:“我生孩子生得早。”

她低头想了想:“二十岁出头就生了,当时还在读大学。”

叶蓁蓁还真没预料到这一出,本来嘛,印象中那些但凡二十岁就生了孩子的女生,接近的都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世界,再要和投行高管,精英企业家这样的人生赢家联系起来,千难万难。

她的讶异之色全都落在高佳妮眼里,她对自己的过去倒也并不避忌:“我年轻时格外叛逆,以为万物皆备于我,我登上哪架飞机,哪架飞机就绝不会坠落,不小心怀了孩子,那就生下来,也没什么。”

她说到这里停下,微微出神,像正沿着人生的路回看曾经的自己,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心里没有半点顾虑,面对命运昂头而进,不知挫折为何物。

失败当然到处都是,但都是留给其他人的。

高佳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摇摇头,不知道是嘲笑自己的轻狂年少,还是激赏那时的一往无前。

结果反正是一样:“所以我比你妈妈小一点,但儿子跟你差不多大。”

“我在卧室看到你们的照片了。”

她热爱八卦的天性在哪儿也改不了:“高姐,你大学的时候就跟你先生在一起啦?”

高佳妮摇摇头:“没有,我当时跟郭也在一起。”

“啊?郭叔啊,我就说他喜欢你,他还嘴硬不承认,那,那儿子呢?”

“儿子倒是我先生的。”

信息量太大,叶蓁蓁开动全部脑筋消化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回过神来,她有心往下深挖细节,鼓了几次勇气没好意思,只好调用情真意切的东北口音感叹了一声:“唉呀妈呀,高姐你这个人生经历太丰富了。”

高佳妮拍拍她:“相信我,人生经历太丰富不是什么好事。”她看着叶蓁蓁,像看着一个女儿,或者一个妹妹,也像是在看着从未有机会成为这样一个人的自己,“越单纯的越坚固,所以要好好维护。”

“嗯。”

而后她话题一转:“说到我儿子,他叫唐洛,洛阳的洛,过了年就回国了。”

“是吗?那挺好啊。”

叶蓁蓁心里想的是,儿子回来了,应该可以多来陪陪妈妈,最好也愿意早上六点去游泳,高佳妮就不用整天跟自己过不去了。

结果高佳妮一句话就把她的美好希望堵死了:“他恨我,不会愿意来陪我的。”

“啥?”

“他回来是为了接替我进公司当联席总裁,还要签署我名下所有财产的让渡合同,要签很多。”

“好吧,就,为什么他要恨你啊?”

叶蓁蓁对高佳妮管的到底是什么公司,有多少钱,联席总裁是多大的职务之类信息明显没有兴趣,反正都跟她没关系,她注意的全是属于个人的小事儿、小情绪。

也许唯独这些小事儿、小情绪,才是真正属于一个人的东西。

“我二十岁生下他,交给他爸爸和爷爷奶奶,然后就去了美国读书工作,很少见面,一直到十多岁了,我们回到北京定居,他才搬过来跟我住。”

叶蓁蓁恍然大悟,脱口而出:“那正常,换了我是你女儿,我也一样恨你。”

她成长在一个七大姑八大姨十几个堂兄表弟的大家庭,每个周末都在不同的亲戚家里吃饭,进进出出浩浩荡荡,从小到大,随便一个期末考试,妈老汉就不用提了,三四个阿姨舅舅在外面等着考完接去吃火锅是常事。

长到十多岁都不怎么见得到***人生是啥样的,叶蓁蓁不了解,但她肯定不喜欢。

没有人会喜欢。

高佳妮对她的评论完全泰然处之,语气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她已经听过一百次,每一次她都不曾为自己辩解。

“恨就恨吧,没关系的,但我们的事业是我和他爸爸一生的心血,交到他手里,他就要负责任。”

叶蓁蓁叹口气,心想自己这种婆婆妈妈心慈手软的人,和高佳妮他们显然就不是一挂的,难怪挣不到钱,嘴上还是附和:“说得也对。”

高佳妮严肃地看着她:“蓁蓁,答应我一件事。”

叶蓁蓁还以为高佳妮要嘱咐她不准告诉别人自己喝醉酒失态的事儿,刚要满口答应下来,却听到一句:“为了我,你要好好帮他。”

这一锤彻底把叶蓁蓁小姐给锤蒙圈了:“啥?”

“你要去帮唐洛管公司。”

叶蓁蓁摸了摸耳朵,嘀咕了一句:“大早上好好的,怎么就幻听呢?”

等发现不是幻听,她就奋起反抗了:“高姐!我去郭叔公司上班,已经是够超纲了,你现在要我去帮人管公司。”

她跳起来摊开手,照着自己比画了一下:“我?!”

坐下来搂着高佳妮脖子摇了两下:“高姐你醒醒。”

高佳妮微笑着给她摇,摇了半天没奈何,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你不是管公司的料,尤其还是一个大公司。”

她看了看叶蓁蓁:“很大。”

“比企鹅集团还大吗?”

“那没有,但小得也不多。”

“那你叫我去管?”她在“我”这个字上加强了语气。

高佳妮叹口气:“确实太急了,你还没准备好。”

叶蓁蓁把这看作是高佳妮收回成命的口气,松开手,笑嘻嘻的:“所以说嘛。”

却没料到下一句话,让她再没有反对的勇气。

“可是蓁蓁,除了你,我没有其他信得过的人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白饭如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