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章已浑身是汗

这是在上官运仓隆离开雪迪璐的两天后。

杨青淋躺在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目不转睛。空气凝滞,时间像蜗牛一般缓慢地前行。

好无聊啊……他在心中说道,如果那个小鬼在的话,或许还能打发会时间。

老子已经多久……没有握过那象征着暴力与血的武器了呢?

困意上涌,杨青淋闭上眼,浅浅地睡去了呢。朦胧的梦境中,浓烈的烟气扑进他的鼻子了,他怀抱美少女在火光中踉踉跄跄地前行,火红色的楼梯的尽头,是一声残酷的枪击……

他猛地睁开眼,不知不觉,已浑身是汗。

外头有人不断地按门铃。

由于这间房间是特制的,杨青淋不能从里面到外面去,外面的人也不能轻易进到里面,除非情况紧急。一般时候,外头的人想要进来,必须先按“门铃”,在杨青淋回应之后,门才会解开第一层锁,接着就要用密码解开第二层锁,而杨青淋的则进出权掌握在艾德文的手中。把这里比喻成监狱似乎也不为过。

“谁啊?吵醒老子的梦……”杨青淋从床上爬起来,触碰了门旁边的感应区。

过了几秒,平移门唰地打开,一张没什么特色的脸孔进入杨青淋的眼中,那是副事务长科琳?利克?利特的脸,他一脸不情愿地打开了门,说道:“真是倒霉透了,又要干这种事!”

“科琳?利克?你来做什么?你不是最讨厌老子了啊啊?”杨青淋扬起嘴角,不屑地笑着。

“艾德文舰长让我带你去见他。”

“是吗?艾德文那老不死的啊,那倒还好,要是你找我有事的话,我可就头痛了呢。”

“你什么意思啊?”科琳?利克的眉间透出怒气。

“什么……意思啊?”杨青淋抓住科琳?利克的衣领,一把把他按到墙上。他的力气大得惊人,尽管科琳?利克用尽力气去对抗,却依然无法挣脱杨青淋的手臂。

“别给老子瞎动!告诉你,老子好歹也是在战场上一次次活着回来的人,你那点骗人的小把戏可吓不倒我。看看你,除了满肚子的无能和嫉妒,你还有些什么!”

“唔……”

科琳?利克的喉咙被杨青淋的前臂压住,透不过气来。而杨青淋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他似乎非常讨厌科琳?利克?利特,他看他的眼神,就像在鄙视垃圾一样。

华盛顿?伯里克正好路过,看到两人扭打在一起,不禁吓了一跳,说道:“杨青淋!住手!”他立即上前将杨青淋一把推开。

“华盛顿?伯里克啊,说道:“杨青淋微笑着退到一边,毫不理会在蹲在墙边咳嗽的科琳?利克,说道:“今天没宿醉的吗?”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对科琳?利克啊?”华盛顿?伯里克的语气难得的有点冲。

“没什么,开开玩笑而已。”杨青淋随意地说着,转过身去,说道:“我自己去艾德文那里,不用劳烦您带路了呢。”

“混蛋……你要去哪里?回来!”科琳?利克捂着脖子,愤怒地吼道。杨青淋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在嘲笑科琳?利克一样,笔直地往前走。

“算了呢。”华盛顿?伯里克对科琳?利克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说道:“拿他没办法的。”

“这家伙,也不知道我哪点惹到他了呢。”

“嘛嘛,消消气,要不要去喝一杯?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

他们一直都是关系较好的酒友。

“喝一杯啊?”科琳?利克的眼神游移了一会,支吾着答应了,说道:“好、好吧。”

“怎么了?别影响心情啊,一点小冲突而已。”

华盛顿?伯里克笑着拍了拍科琳?利克的肩膀,科琳?利克则无奈地叹了口气。

离开华盛顿?伯里克和科琳?利克以后,杨青淋没有游荡一会打发时间,而是直接前往舰长室。对于艾德文的召唤,他一向不会选择无视,反而重视,因为这往往代表重大事件。

杨青淋走到舰长室门口,没有按门铃,直接打开了门,颇为无礼,然后他走进去第一句话就是——

“老头,找我什么事啊?”

“呵呵,看来你是永远也学不会礼貌了呢。”艾德文靠在沙发椅上,抽着烟斗,一如既往地亲切和蔼。

“坐。”他示意让杨青淋坐下。

“有事快说。”

“和你的新室友相处如何啊?”

“还不赖,有他在我不会太无聊。”

“呵呵,那你得多照顾他,他不是会让你失望的人。”

“叫老子来不是说这种的吧,说正事!”杨青淋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呢。

“啊啊,老夫有一样东西要你保管。”艾德文的眼神一转,气场顿时改变。

艾德文从抽屉里拿出一根大约小拇指大小的白色长方柱,摆在杨青淋的面前,说道:“如果老夫不幸遇难,就是用它的时候,在那之前,你绝对要保护好它。”

“老不死的你在说点什么啊?”杨青淋的眉头深深地皱起,说道:“老子听不懂!”

“你多少也知道吧,现在是一个转折期,说道:“艾德文不紧不慢地说,说道:“美军在伊特娜岛的基地计划破产,政府失信,苏维埃联合国也开始了动作,即将公布其下第四世代的机体。恐怕北联会在这一个时期动手,所以要早作准备。”

“老不死的,你也会害怕的吗?如果你死了,还有谁能控制我啊?”

“老夫相信你,会为了保护船而战斗,因为这里有你要保护的人。”

“为什么要交给我保管,给乔副岂不是更好啊?”

“因为你是最强的,没人能从你那里抢走东西。”艾德文露出笑容,那笑容充满信任。

“呵呵呵……老不死的,你难得也会说点有趣的话么。”杨青淋难得地语气变得柔和,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在我回到那个笼子里之前,给我个特权,让我去见她一面。”

“没问题。”

杨青淋向艾德文借了套西装,将狮子毛般的乱发扎了起来,将胡子刮得一干二净,那张带着凶悍气味的脸也英俊了几分。然后他踱步来到医疗室,里面坐着医师和护士,但是映入他眼中的,只有那名娇小的护士的身影。

格瑞的酒吧是精致型的,虽然空间不大,却散着典雅的味道。灯光永远是柔美的,天花板上用水晶做灯芯的吊灯是格瑞的至爱。肖邦的钢琴曲总是回响在客人们的耳畔,楠木桌的味道配上淡淡的酒香,无不让人沉醉。所谓**的清吧,说得就是这种。

上官运仓隆在格瑞的酒吧帮工已经一周多了,大大小小的事情还可以自如地应付。大致上每天都有一两个在吧台喝着闷酒,抱怨世道艰难的人,原本对于他们,上官运仓隆很是头疼,但是经过几天的适应,现在也多少能搭上点话。

往往中午到晚上八点这段时间,酒吧是没有客人的,格瑞也一般挑这一个时候睡觉或出门。今日他也像往常那样,有事出了门,酒吧里就只有上官运仓隆,以及一位不能称为客人的客人。

“香槟,一杯。”

银铃般的声音,不管听多少次都是那样悦耳,上官运仓隆一度认为华盛顿?玛丽丝不去做歌手是个遗憾。

“酒吧的工作怎么样?还适应的吗?”华盛顿?玛丽丝喝了一小口上官运仓隆为她倒的香槟,问道。

“还不错。”

“你很久没回雪迪璐了呢,不回去看看的吗?”

“嗯……再过两天。”

上官运仓隆一直在擦拭酒杯和酒具,对于华盛顿?玛丽丝的话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华盛顿?玛丽丝感到了些许无聊,便提出要上官运仓隆陪她一起喝酒。

“呐,我这样喝酒很没劲,能不能去那边的沙发上陪我喝啊?”

“可我还有工作。”

“反正也没客人,晚点再做也没关系。”

上官运仓隆瞥了眼华盛顿?玛丽丝,华盛顿?玛丽丝一脸无趣地喝着酒,上官运仓隆觉得这样对她而言,似乎是有些无聊,毕竟华盛顿?玛丽丝之前来这里一直为他无偿地上课,讲述SS的发展史和冷战背后的历史,不满足一下她的要求可说不过去。

“好吧。”上官运仓隆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抹布,说道:“就陪你喝一会。”

虽然格瑞的酒吧不像大酒吧那样有豪华的卡座,但是在朋友聚会的时候,也有带沙发的小包厢供其选择。格瑞的牛皮沙发大概能坐下三四个人,对于上官运仓隆这样偏瘦体型的人和华盛顿?玛丽丝那样娇小体型的人来说,很是宽松舒适。

上官运仓隆从酒架上拿了瓶便宜的香槟和两支高脚杯,接着走到最近的包箱,坐了下来,华盛顿?玛丽丝坐到他的身旁。上官运仓隆娴熟了打开瓶盖,优雅地往一支杯子里倒上半杯,然后又往另一支里倒上四分之三杯。

“每次都是和你聊雪迪璐和组织的事,能不能聊聊你自己的事呢啊?”华盛顿?玛丽丝微笑着问。

“我的事?很无趣的哦。”上官运仓隆拿起那支倒了四分之三香槟的酒杯,轻撮一口。

“才不会,我很想听听你和慕容玉馨的事。”

华盛顿?玛丽丝举起酒杯,伸向上官运仓隆,上官运仓隆也举起酒杯,两支杯子轻轻地优雅地碰了碰。

“为什么你总问慕容玉馨的事啊?”

“因为好奇。”

“好吧。”上官运仓隆露出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

上官运仓隆喝了口酒,继续说,说道:“我父母遇害以后,那段时间我很悲伤,也很迷茫,我发现我之前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所拥有的几乎都是他们给的,我的钱、我的名气、我的成绩……那个时候我的叔叔夺下我父亲的财富,我一无所有,连容身之处都失去了,所以我决定离开中国,我的叔叔很高兴地帮我把一切都搞定了,于是我去了伊特娜,据说那个地方是和平的理想乐园。”

“理想乐园?抱歉,我实在不敢恭维这一个说法。”华盛顿?玛丽丝叹了口气

“没错。我来到外国公校,发现那边的人十分的冷漠,因为各国学生混杂,到处都有歧视,但至少也是个容身的地方。说实话,那时我也一样冷漠,从来都不对任何事物含有期待,也基本不与人交往。就在那个时候,第一次微笑着和我交谈的人,就是慕容玉馨。”

华盛顿?玛丽丝注视着上官运仓隆的脸,看到他的眼中流露出些许复杂的感情,那是有些怀念又有些悲伤的感觉。

“之后,说道:“上官运仓隆继续说,说道:“我和她就成了朋友……不,或许不算是朋友吧,但至少能说说话。你知道吗?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有治愈效果啊?”华盛顿?玛丽丝尝试着开开玩笑。

“对,差不多。”上官运仓隆点点头。

“那你喜欢她的吗?”

上官运仓隆怔了怔,没有回话,而是拿起酒杯,又喝了口酒。

“你和她接过吻的吗?”

噗!上官运仓隆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

“为、为什么这么问啊?”

“怎么了?我反倒觉得你这么吃惊才可疑。”华盛顿?玛丽丝露出浅笑,透露着坏坏的意味。

“哦……反、反正没有。”

“是的吗?”趁上官运仓隆不留意,华盛顿?玛丽丝就顺势爬到了他的身上,说道:“真的没有啊?”

华盛顿?玛丽丝的脸庞越靠越近,上官运仓隆不禁屏住呼吸,尴尬向后挪动,但不管沙发再怎么长,也总有个头。

“呐,要不要试试看,和我接吻啊?”

樱**的嘴唇渐渐靠近上官运仓隆的脸颊,上官运仓隆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脸看上去红扑扑的,非常可爱。

“你喝多了呢。”上官运仓隆把头撇到一边,不去看华盛顿?玛丽丝。

“才没有。”华盛顿?玛丽丝嘟起嘴说。

“这、这样有什么意思的吗?”

“很有趣啊。”

华盛顿?玛丽丝似乎乐在其中的样子,上官运仓隆是相当苦恼和尴尬,当然他的心跳也在加速,毕竟华盛顿?玛丽丝可是不可不扣的美美少女。

“呐……”

华盛顿?玛丽丝的嘴唇越挨越近,上官运仓隆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然后他的眼神开始迷离,轻柔的音乐在耳边回转,他的手不停地摩擦着酒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把头转回去,为什么视线会一点点聚集到那双淡紫色的深邃的瞳孔里。

双唇与双唇即将相触——

突然,他们听到了装满东西的袋子掉在地上的声音。华盛顿?玛丽丝和上官运仓隆一怔,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看到,吧台旁站着呆住的华盛顿?玛莉娜。

华盛顿?玛莉娜红着脸沉默了一会,低头小声说。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到……”

杨青淋走了以后,华盛顿?伯里克和科琳?利克在卡蒂文璐号的休息室里喝起了酒。华盛顿?伯里克拿出了休假时买的高档酒芝华士十二年。虽然科琳?利克?利特和华盛顿?伯里克不是挚友,但是为了缓和一下科琳?利克的心情,华盛顿?伯里克很愿意把自己的爱酒拿出来一起分享。

雪迪璐上唯一的休息室,面积很小,摆着一张沙发和一张茶几,只够坐得下三到四个人,但是这里的恒温系统和柔和的灯光却能让人全身心放松下来。

华盛顿?伯里克和科琳?利克同时举起酒杯,轻碰一下。琥珀色的酒滑过舌尖,浓郁的苹果味和带有甜味的花香,伴随温和的干果味在口中散开。

“很不错。”科琳?利克放下酒杯,称赞道。

“如果之前心情没被搞砸的话,或许会更好。”他补充了句。

“他这人就是这样的。”华盛顿?伯里克冲科琳?利克露出无奈的笑容,说道:“拿他没辙。”

“真的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他了呢。这家伙已经算是彻头彻尾的暴力贯彻者了!”说完,科琳?利克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华盛顿?伯里克给他的杯子里又倒上半杯芝华士,同时夹起两块冰块,放进杯里。

“尽情喝,那些不愉快的事就此忘掉吧。”

科琳?利克点点头,又和华盛顿?伯里克碰了次杯。他们就这样一杯又一杯地喝着,直到瓶子里消失了一半。那个时候的华盛顿?伯里克的脸已经很红了,他虽然很喜欢喝酒,但是酒量一般,倒反科琳?利克还神志清醒。

“其实啊,我多少有点羡慕他们,那些进化者……”科琳?利克像是喝醉一般,开始诉着哀怨的苦,说道:“杨青淋这么暴力,舰长却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不是因为他是进化者,而且强得像怪物一样。我啊,努力读书,认真工作,到最后却沦为一个打杂的。”

“还有那个中国小鬼,不过就是因为有了点奇怪的能力,就受到艾德文舰长的重视。”他继续抱怨,说道:“如果我能成为进化者的话,还需要受这些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气吗?抱歉,可能我喝多了,说了点牢骚。”

是这样的啊……华盛顿?伯里克静静地听着,双眼无神地盯看天花板。柔和的灯光无言地穿透玻璃酒杯,琥珀色的酒上闪烁一丝妖娆的气息。

等等……能力?华盛顿?伯里克似乎想到什么,呆了呆,但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他没想起来什么,便呼出一口气,把酒杯里的芝华士连同快融化完的冰块一起喝了下去,也再没去在意什么。

格瑞的酒吧里弥漫着异样的气氛。华盛顿?玛丽丝因为酒精的缘故在沙发上浅浅地睡去了呢。华盛顿?玛莉娜不知为何一脸不快地坐在吧台座上喝着威士忌,上官运仓隆则坐在她身边陪她。

“其实这是个误会。”

“不用和我解释!”

上官运仓隆尝试解释,但是华盛顿?玛莉娜根本不听。上官运仓隆叹了口气,他搞不清楚华盛顿?玛莉娜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那说正事吧,你来有什么事的吗?”

“没、没什么,艾德文船长让我带点物资给你!”华盛顿?玛莉娜撇过头,支吾地说。

上官运仓隆记起华盛顿?玛莉娜刚进来时拎了一个袋子,他移了移视线,看到了那个布袋,从口子探望,里面似乎是些零食和日常用品。

艾德文会让人带这些东西给我吗?上官运仓隆不禁感到纳闷,毕竟从阿尔克里拿得那笔钱的数目已经由华盛顿?玛丽丝上报给了艾德文。那么如果不是艾德文让她带的话,就是……

“看、看什么?有这么好看的吗?”华盛顿?玛莉娜发现上官运仓隆一直在注视着她,便没好气地转过脑袋。丝绢般的黑发随之轻轻飘动。

“你的侧脸很好看。”上官运仓隆眯起眼,轻声说道。

“别这么说,有点恶、恶心!”华盛顿?玛莉娜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一下。

“玩笑而已,别生气,趁这一个机会,我正好有点事想问问你。”边说上官运仓隆边给华盛顿?玛莉娜的空酒杯倒上半杯。

“什么啊?”华盛顿?玛莉娜拿起酒杯问。

“我想问,弗朗卡斯?得洌斯的事,不管是艾德文还是华盛顿?玛丽丝,他们似乎都不愿和我说关于他的事。但是,说道:“上官运仓隆顿了顿,说道:“我一定要知道。”

“好吧……”华盛顿?玛莉娜叹了口气,说道:“虽然说我对弗朗卡斯?得洌斯的了解肯定没艾德文舰长来得多,但是知道什么都会告诉你。”

“谢谢。”

“弗朗卡斯?得洌斯这一个家伙吧,怎么说呢……反正是个很厉害又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据说他拥有的战力超过雪迪璐。”

“连雪迪璐都能超越啊?”上官运仓隆愕然。

“没错,这一个家伙是各国政府都不敢动的头号恐怖分子,当然政府也不敢公开他的存在,而且这一个家伙的Xing格相当随意,经常让人不明白他在做什么,但是到最后赢得总是他。据说他一直在追寻什么东西,伊特娜岛上也是,这些我不懂,你得问华盛顿?玛丽丝。”

“是吗?这样啊……”

“曾经有好几次啊……好几次我都眼睁睁地看着他笑到最后,而我是那样的无力,救不了任何人,也保护不了任何人……”华盛顿?玛莉娜垂下头,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睛,说道:“那种无力感,你能明白的吗?”

“或许吧。”上官运仓隆沉默了一会,喝了口威士忌,小心翼翼地问,说道:“呐,华盛顿?玛莉娜,你有家人的吗?”

“有,有一个妹妹。”

“父亲母亲呢啊?”

“死了,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呢。被人打死的,用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一刻。”华盛顿?玛莉娜垂着头,上官运仓隆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他知道那一定是很悲伤的模样。

“是吗?你和我很像呢。”

“哪里像啊?”

“孤独吧。”

“或许吧。”

之后就再没人说话,酒吧里依旧放着带点哀伤的乐曲,回忆像音符一样像穿过空气,或许动人,或许伤人。这种气氛一直持续,直到酒吧的门帘被人掀开。格瑞外出归来,似乎是去采购了什么的样子,因为他拎着几个装衣服的布袋。

“上官运仓隆先生,你带朋友过来了的吗?”格瑞走近华盛顿?玛莉娜,伸出手,说道:“请问芳名。”

“叫我华盛顿?玛莉娜。”华盛顿?玛莉娜微笑着和他握手。

“华盛顿?玛莉娜小姐,你好。”

“格瑞……你回来了啊啊?”在沙发上睡着的华盛顿?玛丽丝坐了起来,正揉着眼。

“是啊,华盛顿?玛丽丝斯多小姐。”接着格瑞看向上官运仓隆,说道:“上官运仓隆先生,街上现在很热闹呢,不带小姐们出去转转的吗?”

“外面怎么了啊?”

“阿尔克里将他的街装饰得相当繁华,有很多外国的小吃摊,还有卖衣服的商贩都来了,他甚至还请了小丑在街上表演。”

“这样啊。”上官运仓隆又想起一周前的事件,又喝了口酒。

“没什么事的。”格瑞似乎察觉到什么,对上官运仓隆露出微笑,说道:“阿尔克里并不是那么坏的人,放心地带小姐们去。”

“对啊,难得这里有这么有趣的事,我们一起去吧。我正好想买点衣服。”华盛顿?玛丽丝摇了摇上官运仓隆的肩膀,一副很想去的样子。

“华盛顿?玛莉娜,要去的吗?”上官运仓隆问。

“那个……刚刚我过来的时候也看到啦,像在搞庆典一样,我不太适合这种场合,而且……”华盛顿?玛莉娜香香吐吐地说着,脸颊微微发红,食指不停地摩挲着脸,说道:“女生衣服什么的,我不太适合去挑这些呢……你和华盛顿?玛丽丝去就好了啦。”

“一起去吧,华盛顿?玛莉娜,你也该买点好看的衣服。”华盛顿?玛丽丝坏坏地笑着,说道:“更加年轻,更加Xing感的那种。”

华盛顿?玛莉娜瞧了瞧自己的衣服,上身一成不变的紧身衣和白衬衫,下身一成不变的深绿色军裤。虽然看上去是挺Xing感,但说实话连她自己也觉得没有美少女特有的美感。

“我会陪着你们的,一起去吧。”

上官运仓隆这么建议道,虽然他依然没有笑,但是表情分外温柔。

“好、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去转转吧。”到最后华盛顿?玛莉娜还是鼓着脸“妥协”了呢。

“祝你们玩得愉快。”

格瑞目送三人的背影离开。

“真是可爱又不坦率的孩子们。”

闪耀的太阳堆起笑脸,清扫完垃圾的石板路像是新铺的一样,冒着喜庆的气息。热闹的街仿佛被粉刷过了一样,之前的阴晦一扫而空。人们欢笑着摆起一个个摊子,拿出便宜又好吃的食品,挂起一件件虽然不名贵但是靓丽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街道两侧矮矮的楼房上竖起了华丽的广告牌。明明是与这座城市格格不入的装饰,看起来却是那样亲切。或许之前这条街道上、这座城市的人们活得虚无且没有实感,但是此时此刻的欢乐却是令人难以忘怀。

“不错呢,看上去好像很有趣。”华盛顿?玛丽丝东瞧西望,像是刚刚进城一般好奇。

“你喜欢就好。”上官运仓隆原本以为华盛顿?玛丽丝看上去就像千金小姐,不会喜欢这种属于平民的活动,可没想到她热情却是最高的。

“在我的故乡,很多时候街上都是这一个样子的。”华盛顿?玛莉娜说,眸中流露出怀念的神色,说道:“有时候比起这里还要热闹。”

“华盛顿?玛莉娜是亚洲人吧?故乡在哪里啊?”上官运仓隆边走边问。

“上官运仓隆!”华盛顿?玛丽丝停下来,用眼神示意上官运仓隆让他不要多问。

“没关系的,华盛顿?玛丽丝,他迟早也会知道。”华盛顿?玛莉娜淡淡地微笑着,嘴角上似乎带着点哀伤,说道:“我很多事都不记得了,包括故乡在哪里。以前我做过一次手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记忆就很零碎。唯独清楚记得的,也只是让人不愿回忆的事。”

“抱歉。”上官运仓隆诚挚地说。

“没关系的,说道:“华盛顿?玛莉娜笑着,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呢。”

“我们去那边的衣饰店里看看吧,上官运仓隆,给华盛顿?玛莉娜挑两件衣服。”华盛顿?玛丽丝指着一家店说道。

“好的,想买几件就买几件,钱我会付的。”上官运仓隆很大方地答应了,他正愁前两天从阿尔克里那里弄来的钱没地方花。

“不用了,我真不大适合那些衣服。”华盛顿?玛莉娜笑得羞涩。

“没关系的,平时休假的时候可以穿啊。”

“可是我们休假的时间不多哎。”

“不要紧的,去看看吧。”

在华盛顿?玛丽丝的建议下,三人向一家装修精美的衣饰店走去。华盛顿?玛丽丝走在前头,华盛顿?玛莉娜以一步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上官运仓隆走在最后面。突然,华盛顿?玛莉娜停住脚步,上官运仓隆差点撞到她。

“怎么了啊?”上官运仓隆问。

“我……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华盛顿?玛莉娜担心地说。

“怎么了,你感觉到什么了的吗?”这次是华盛顿?玛丽丝问的。

因为华盛顿?玛莉娜拥有共感的能力,她有时无意间的第六感非常地准,华盛顿?玛丽丝知道这一点,所以在意。

“我说不清楚,但感觉是不怀好意。”华盛顿?玛莉娜说。

“明白了,我会注意的。”华盛顿?玛丽丝点点头。

接着三人走进衣饰店,华盛顿?玛丽丝很高兴地开始挑衣服,她看中一件粉红色的洋装,便急着去试。华盛顿?玛莉娜左挑挑右挑挑,似乎都看不上,于是上官运仓隆上前为她挑了一件黑色的女式衬衣,她呆了几秒,露出了愉悦的神情。

“好看的吗?”华盛顿?玛丽丝穿上新的洋装,像第一次见到上官运仓隆那样贵族一般的行礼。

“好看。”

“还是依旧这么没诚意。”

华盛顿?玛丽丝扁了扁嘴。这时华盛顿?玛莉娜从试衣间走出来,走到镜子前,微微转转身,她的动作有些僵硬,脸上也泛起不自然的红晕。

“很好看啊。”上官运仓隆上前,盯着华盛顿?玛莉娜,似乎看入迷了呢。

“你偏心!”华盛顿?玛丽丝不愉快地鼓起脸颊。当然他们都知道那是她在故意使坏装的。

“没有,说道:“上官运仓隆拿出钱包结账,说:“都很漂亮。”

不管是对上官运仓隆而言,还是对华盛顿?玛丽丝和华盛顿?玛莉娜而言,这样的时光总是愉悦又值得留恋的。或许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却足以治愈人的心。

他们走出衣饰店,又在街上逛了一会,吃了点点心。太阳开始落山,将街的尽头染上一层甜甜的蜜糖色。入夜前的黄昏,街道的中心出现一队杂技演员,他们表演的主题似乎是小丑与白鸽。一名穿着奇怪的小丑带着一大群的鸽子,在街中心的小广场舞弄起来。然而这表演的水平并不高,也没有吸引太多人,只有稀疏几个好事者在嘲笑而已,可华盛顿?玛丽丝就是很起劲的要和白鸽合照。上官运仓隆答应做她的摄影师,而华盛顿?玛莉娜说有些口渴,就跑去买饮品。

华盛顿?玛丽丝走进鸽群中,白鸽们很自然地像是被吸引一样飞向她。那就像一幅画。起舞的鸽群中,优雅地站着一位像百合一般微笑着的女孩。

上官运仓隆拿出手机,半蹲着,想要认真地拍好这张照片。他按下快门的一瞬间,闪光灯闪过,鸽子们受惊似飞开。

然后——

他呆住了呢。

“华盛顿?玛丽丝啊?”

他没看到华盛顿?玛丽丝的身影。

换句话说,那一秒,华盛顿?玛丽丝消失在了上官运仓隆的视界中。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潘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