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五章 毒计陷害

朱嬷嬷是王氏的陪嫁嬷嬷,也是王氏自小的乳娘,对王氏可真是像亲女儿一般,朱嬷嬷此时心里也是大感疑惑,这二小姐平日里疯疯癫癫的一个病秧子,何时如今日这般伶俐了,仔细打量着赢婳,总觉得二小姐不一般了,一时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只好边为王氏顺气边低低的说道:“夫人,别气了,当心身体。”

闻言,赢婳心底冷冷一笑,脸上却是一派无辜,轻声开口道:“是啊,姨娘,您听朱嬷嬷的话别气了,我想四妹妹想必是从哪个丫鬟婆子口中学来的,做不得真,没有人会认为是您对四妹妹的教养不尽心的。”

赢婳此语夹枪带棒,字字诛心,噎得王氏和朱嬷嬷一时之间有些没缓过来,待两人回过神来,王氏满脸怒意,沉声说道:“赢婳,你说你这没有藏来路不明之人,我姑且信你一次,那紫菱的伤你如何解释!她可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忍心对她下如此狠手!”

王氏一怒,周遭看热闹的丫鬟婆子都噤若寒蝉,夫人的手段她们可是清楚的。

“母亲,三妹妹不是女儿伤的,你也知道,女儿身子不好,自身都难保哪还有余力去伤人呢?”赢婳柔柔弱弱地说道,不时还不忘咳几声。

她这话一出,众人都是深表赞同地点头,众所周知二小姐是刚出生就落下的病根,终年疯疯癫癫,缠绵病榻,就这几年才微微地有些好转,哪里能伤的了跋扈张狂的三小姐啊。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赢婳的眼光不禁同情怜悯起来。

就连王氏和朱嬷嬷也不禁动容,赢婳的身子弱的像风一吹就要倒一样,即便秦紫菱只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可她怎么也不可能被这个病秧子给伤到啊,此时就是她们自己也怀疑了起来。

“紫菱的贴身丫鬟扶柳说是你伤了紫菱的。”王氏眯起了眸子,仔细地盯着赢婳,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赢婳委屈地扁了扁嘴:“扶柳是四妹妹的丫头,如何会向着我说话?”

王氏面色一沉:“你是说,紫菱叫扶柳诬陷你?”

“我从未这样说过。”

“哼!来人,把二小姐请回屋子去,三天内不许给她送饭!”王氏冷冷地说道。

几个丫鬟闻言连忙上前推开破旧的房门,将赢婳和柳叶都“请”进去后从外面将门锁上。

简陋的房间内只有一方桌子两个凳子,一张冰冷的硬床板,上面铺着破旧不堪的薄毯,赢婳,丞相府的二小姐,住的与城外的乞丐怕都有得一拼,说得难听点,乞丐路过都会扔两个铜板。

隔着门窗听着外头渐渐远了的脚步声,赢婳微微一笑,转头对气的小脸圆鼓鼓的柳叶说道:“好啦,人走了,我不这么做咱们怎么溜出府去?”

嘎?柳叶满脸错愕的抬起头,呐呐的问道:“小姐这是为了要出府才会心甘情愿被关起来的?”

赢婳勾唇轻笑,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没有出去过,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呢:“今夜出府,我可不想饿肚子。”

趁着黑夜赢婳带着柳叶又一次溜出了丞相府,这厢赢婳两女“寻欢作乐”,逍遥自在,殊不知那厢王氏已经被气昏了头,屋子里但凡是能摔的物事儿已经没一件儿是完好的了。

朱嬷嬷小心地为王氏顺着气,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夫人,奴才看二小姐不止是不傻了,头脑还伶俐得紧,就看今天她对您那怡然不惧的样子,便留她不得,否则后患无穷啊,十七年前那桩事若是被她寻出了个蛛丝马迹,老爷定要发落了您不可。”

闻言,王氏眉头猛地一跳,对着门外高声唤道:“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叫来!”

清晨园中的木兰花上挂着剔透的露水,鸟儿一阵儿一阵儿欢快地啼叫着,赢婳还似往常一般在园中舒展舒展身子,自她接手这具身子以来这身体虽日渐好转,可先天的不足却还需要一点一点地弥补才是。

忽然,柳叶满脸惊慌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小姐,出,出事了!”

赢婳见状神色一肃,柳叶这般惊慌失措地赶回来报信,想来定是出了大事了,“你别急,慢慢说。”赢婳按住柳叶微微颤抖的肩膀柔声安抚道。

柳叶自己也明白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慌了手脚,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定下心神,对赢婳说道:“二少爷中毒了,老爷和王氏抓住了下毒的仆人张三逼问主谋是何人,可,那个张三说,是小姐你指使的!所幸二少爷已经没事了。”

“张三呢?”

“已经被乱棍打死了。”柳叶俏脸一白。

闻言,赢婳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脑中飞速思考着这件事情所有的可能性,显然这件事是有人故意陷害她,以秦丞相对那儿子宝贝得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件事一出,加上张三的指控,即便不是她做的她也逃不掉干系,现下想让一个死人说出真相依然是不可能的了。

无论这件事的主谋是谁,她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让她赢婳在相府连立锥之地都没有。

“柳叶,这件事情还有其他的线索么?”赢婳神色凝重的问道。

柳叶想了半晌后颓然地摇了摇头,转而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惊呼出声:“奴婢知道了!小姐,奴婢听一个二少爷房里的李嬷嬷说二少爷今儿个早上截了你的粥。”

“截了我的粥?”赢婳挑了挑眉:“丞相府里什么时候有人惦记给我送早饭了?”

柳叶深以为然的点着头,愤愤不平的说道:“奴婢也纳闷儿呢,难不成是今儿个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对!秦宇轩截了她的粥,中毒

赢婳脑中灵光一闪,出声问道:“柳叶,秦宇轩今天早晨吃了几份早饭?是只有我的那份还是连他的一起?”

柳叶认真地回想起当时与李嬷嬷说话的场景。

“李嬷嬷,二少爷怎么好端端的会中毒了?”柳叶悄悄的躲在人群的最后面扯了扯李嬷嬷的袖子小声问道。

李嬷嬷微微一叹:“唉,说也奇怪,按说少爷也没吃坏什么东西啊,都是往常一样的,不过,今儿个一早少爷有些饿了正巧看见大小姐房里的丫鬟要去给二小姐送粥就截了下来”,说着李嬷嬷猛地神色骇然地住了口,任凭柳叶好说歹说也不肯再提。

赢婳听着柳叶的描述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来,秦宇轩是不凑巧地当了替罪羊了。”

跟在赢婳身边耳濡目染这几天,柳叶虽然性子直率但也不是个笨蛋,听赢婳如此一说她便反应过来了,那碗粥是要送来给赢婳的,毒也是冲着赢婳来的,只是丞相府的大小姐秦紫萱没想到的是那碗粥秦宇轩给截下来。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就是借秦紫萱个胆子他也不敢害秦宇轩,别说她不敢就是她的母亲王氏同样不敢,秦宇轩可是云丞相的心头肉,秦家唯一的传人,秦紫萱找来张三诬陷赢婳,张三是王氏抓的,也是王氏下令乱棍打死的,人证一死就算赢婳长了一百张嘴她也说不清了。

这厢赢婳正考虑着对策,突然“砰”地一声园门被秦汉狠狠地踹开,一时间静谧的园子里木屑纷飞,随之而来的姨娘们今儿小姐们谁也不敢出声。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添衣 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