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八章 腹黑世子

赢婳在输完血之后又昏迷了整整两天才有悠悠转醒的趋势,这一日锦域又背着手迈着大爷步子晃晃悠悠地来到了赢婳所住的偏房,美其名曰:“不能让自己未来的奴隶就这么死了。”那语气,那神态,看得阿一和阿二捶胸顿足就恨自己不是个女人,这待遇,羡慕嫉妒恨啊!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纸照进屋内,刺眼的光打在榻上,赢婳不适地睁开了双眼,含含糊糊地咕哝道:“唔,水。”

一脚刚迈进房门就听赢婳喑哑地低呼声,锦域一张祸水脸瞬间沉了下来,那寒气冰冻三尺就是分分钟的事儿:“该死的女人,竟敢指使本世子!”嘴上咒骂不停,但手上却已端起了桌上的茶水,从来不懂何为怜香惜玉的锦王世子皱着眉,扶起赢婳的身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茶水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咳”若说方才赢婳只是意识朦胧还没清醒的话,这下子是彻彻底底醒了个通透,剧烈的咳嗽让赢婳肩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雪白的里衣渐渐渗出血色,赢婳一双大眼瞪得滚圆,狠狠地看向罪魁祸首,这一眼,赢婳蓦地一惊,这张祸水脸怎的这般眼熟?

在哪里见过?哪里?她这三年几乎日日闷在那个小园子里,他不是丞相府的人,那是衣冠禽兽!!!

赢婳心中大呼不妙,锦域则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断变化的表情,心中暗叹:都说女人翻脸跟翻书一样,今日一见,古人诚不欺我。

“你,你你,看什么!”赢婳鼓足勇气大声吼道,没事的,没事的,那天她穿了男装这个禽兽一定认不出来的,赢婳在内心安慰自己。

锦域挑了挑眉,冷冷地瞥了一眼赢婳肩上的血色:“小贼,伤口裂开了,不想死就别乱激动。”

赢婳闻言一窒,此刻她很想把自己三十六号的鞋拍到这禽兽四十二码的脸上去,到底是谁害她伤口裂开的!现在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无耻嘴脸。不过一想到禽兽对自己的称呼,赢婳顿时蔫儿了,天大地大债主最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看到本我,有这么悲愤麽?”锦域冷冷一哼。

赢婳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语气沉痛地说道:“有。”

闻言,锦域不悦地皱了皱眉:“做贼你还有理了?”

“好吧,我有罪。”赢婳小脸一垮,唉,被人抓住把柄真是不好受啊,何况她前世可是一位英明神武的法医,多么崇高的职业,她之前的行为显然有损她的职业操守。(o(╯□╰)o)

“叫什么?”

“赢婳。”赢婳面无表情地答道。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救命恩人的?”

“救命恩人?你吗?”赢婳满是怀疑地打量起锦域,半晌,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张口:“你确定你不是为了亲自虐我麽?”

好吧,赢婳果然够聪明。

出乎意料地,听闻此言锦域不但没有企图用眼神杀死赢婳,反而勾唇一笑起身走到书岸前,紧接着“刷刷刷刷”潇洒地挥笔弄墨,在赢婳心中警铃大作的时候,锦域左手拿着墨迹未干的纸,右手端着一小盒朱砂信步走了过来。

“做什么!”赢婳有种不好的预感。

锦域眯起了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把手中的纸和朱砂往赢婳腿上一摆,漫不经心地说道:“签字画押。”

赢婳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去听宫谨湫说了什么话了,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那纸上硕大的三个字“卖身契”!

具体内容如下:

我赢婳于半月前偷了锦域纹银一百二十一两,祖传龙纹玉佩一枚,两日前被锦域所救,而后取其血无数,故此甘愿为奴五年以还其大恩。

元乾年六月二十三日。

见鬼的卖身契,谁要卖身给他!落到这个衣冠禽兽手里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她可不想被万恶的旧社会折磨。

这个时候赢婳能意识到这个关键的问题,证明她觉悟还是很高的。

想到此处,赢婳对锦域大声吼道:“我不同意,凭什么要我签卖身契!”

“凭你是个毛贼。”

“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是锦王世子!”赢婳有些抓狂,若是知道他是锦域,就是送上门来她也不会招惹,倒不是欺软怕硬,她是真的不想跟这些背景复杂的人扯上一毛钱的关系。

锦域不急不缓地抿了一口杯中茶,随即悠悠开口说道:“本世子是通知你,不是征得你的同意,第一你偷了本世子的东西,第二你欠本世子一条命,就这两点卖了你都还不起,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同意’?”

“我,我”赢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的话,一时之间只能支支吾吾地“我”了个半天。

“我什么我?”

“我可以还你钱!”在锦域强大的压力下,赢婳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还没等赢婳来得及反悔呢,锦域便嗤嗤一笑,轻蔑地打量了赢婳一眼,不屑地撇了撇嘴:“还钱?那本世子就成全你”,说着不知道从哪搞出来个小算盘噼里啪啦”地拨弄起来,“纹银一百二十一两就算你一百二十两,玉佩是锦王府一脉单传的无价之宝,但是可怜可怜你算你十万两黄金,你的伤是女神医寒潇湘亲自医治的,算你纹银一万两,还有你身体里本世子的血,算你十万两黄金,一共是黄金二十万两,白银一万零一百二十两,你这些日子的药费食宿费本世子给你免了。好了,还钱吧。”说罢,手中的算盘“啪”地往桌上一拍,好整以暇地等着看赢婳的笑话。

“你,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赢婳倔强地不肯服输。

似是早就猜到她不会束手就擒一般,锦域淡淡的开口:“你可以去问你的侍女,如果本世子言不符实,随你处置。”

“不签!”赢婳厚脸皮地别过头。

锦域挑了挑眉:“那就还钱。”

“没钱。”赢婳无赖地撇了撇嘴。

锦域脸上露出薄怒之色:冷冷的说道:“二选一!”

“不签,没钱”赢婳搬出对付腹黑男三大法则,第一,坚持,第二,不要脸,第三,坚持不要脸。

闻言,锦域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凶狠地瞪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赢婳,沉声说道:“那本世子就派人把你送到青楼,安排你日日接客直到赚够了钱为止。”

“下流!”赢婳忍不住怒骂。

锦域斜睨了炸毛的赢婳一眼,沉声唤道:“阿一进来。”

阿一闻言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另一只脚还没来得及提起来,就听屋里赢婳一声尖叫:“我签!”

随即锦域的怒斥声响起:“滚出去!”

阿一瞬间石化,一时间头顶乌鸦乱窜,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那个,我的手暂时写不了字,等几天可以不?”赢婳不甘心地临死挣扎一下。

闻言,锦域薄唇轻抿极力忍着笑,打开小小的朱砂盒怒了努嘴:“不用写字,按个手印就行。”

尼玛还能再腹黑点麽!赢婳在心中咆哮。

“要本世子动手?”锦域不怀好意地勾起了唇角。

赢婳暗骂锦域混蛋王八蛋,眼一闭心一横在纸上摁了个手印。

锦域掩起眸中的笑意,清了清嗓子道:“其实本世子的人待遇还不错。”

“所以呢?”赢婳毫不吝啬地赏了他一记大白眼,没好气地接下话来。

“所以,你的表情可以不用那么的,视死如归。”

“”她的表情已经那么悲愤了麽。

“好好休息两日,本世子自然会送你回秦府。”留下这么一句话,锦域轻轻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锦域人已经消失在赢婳的视线内,赢婳才反应过来他走前的那句话,秦府?他帮她?为什么?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添衣 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