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四章 烫手山芋

“咣当!”房门被一脚踢开。

赢婳淡淡扫了门口一眼,果不其然,锦域黑得像块儿炭似的走了进来。

“世子爷,没人告诉过你进姑娘的闺房要敲门的麽?”赢婳白了锦域一眼略有不满地说道。

锦域一巴掌照着赢婳后脑拍了下去,赢婳吃痛地捂着后脑勺恶狠狠地瞪着他。

“还敢瞪爷?当心爷把你那双眼睛挖出来让踏雪踩着出气!”锦域沉声威胁道。

说罢赢婳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要打要杀悉听尊便,给我个痛快吧。”赢婳心中就是笃定了锦域不会动她,至少在锦域没折腾够她是时候她还是十分安全的。

锦域闻言一窒,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回击,只能色内厉荏地冷哼道:“你吃准了我不会杀你?”

赢婳别过头理都没理他,站在一旁围观的阿一和阿二都忍不住直翻白眼,别说她了,我们都看出来你不会杀她了。同时阿二在心中为踏雪默哀,唉,这黑拳是白挨了,指望着主子讨回公道,怕是不成了。

“世子爷,马我也给你喂完了,什么时候放我回家啊。”赢婳瞄着锦域的脸色,心中暗道:此地不宜久留。

锦域挑了挑眉:“怎么,闯了祸就想跑?”

“不是跑,是回家。”赢婳板起脸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爷忽然不想放你回去了,要不你就在这长久地陪踏雪做个伴吧,我想,踏雪一定会,很,喜,欢,你,的。”说到最后锦域一字一顿地强调着。

赢婳闻言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她毫不怀疑如果她再敢出现在踏雪面前,踏雪一定会踩死她,想到这里,赢婳讪讪的笑了笑:“还是算了,我迟迟不回去的话秦府那边会遭人怀疑的,呵呵,嘿嘿。”赢婳暗自在心中鄙视了自己的没骨气,唉,不过没办法,面子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等她哪天修炼成绝世神功看她不把这一人一马打的满地找牙。

“行了,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再敢有下次,看爷不扒了你的皮!”锦域将赢婳那些表情收入眼底,凶神恶煞地威胁道。

赢婳嘟了嘟嘴心不在焉地“奥”了一声。

“爷今天找你来是要跟你说正事的。”锦域面色一肃,正色道。

赢婳见状也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疑惑地看着锦域等着他的下文。

“爷有一桩生意要交给你打理。”锦域深深地看了赢婳一眼缓缓开口说道:“千娇阁,想来你是听说过的。”

千娇阁?赢婳讶异地挑了挑眉。

千娇阁是上京城最奢华的销金窟,说白了就是最大的青楼兼赌坊,来来往往的都是些跺一跺脚整个上京城都要颤上一颤的豪门显族,传闻千娇阁美女如云,传闻千娇阁的阁主更是个国色天香,风华绝代的美人,传闻千娇阁个把月的收入抵得上幽羽国国库一年的税收,关于千娇阁有太多传闻,谁也不知道所言有几分虚几分实,但千娇阁能在水深的上京城稳稳地伫立这么多年,后台肯定是过硬的。

现下看来,千娇阁的主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世子爷真看得起我。”赢婳蹙眉,她可不想扯进这趟浑水。

“不多,只要三年。”锦域微微一笑:“这担子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世子爷只是强人所难!”赢婳柳眉一竖。

“爷将这事告诉了你,你若不接着,还有命走出锦王府吗?”锦域冷冷地说道。

赢婳轻咬下唇,锦域的话不是威胁,是事实,此事牵连重大他既然告诉了她就断然没有让她再传出去的理由。“我,不喜欢被人威胁。”赢婳皱眉说道。

“你有选择吗?”

赢婳悠悠一叹:“没有。”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的。”锦域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便起身离去,他一脚刚欲迈出门槛便听身后赢婳沉声说道:“既是世子爷逼我趟了这趟浑水,那三年过后,赢婳欠锦王世子的债一笔勾销,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行至门口的锦域身躯一僵,暗黑的眸子里一丝异样的情绪一闪而逝,赢婳站在他的身后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锦域低沉地说了一声:“好。”

赢婳听着他那一个“好”字,顿时仿佛被抽空了力气,扯起唇角轻声说道:“既是如此,那便请世子爷放赢婳回府吧。”

“阿一,送她回府。”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赢婳浑浑噩噩地回到秦府迎面便撞上了神色焦急的柳叶,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怎么了?”

“小姐,四小姐和五小姐在咱们园子等了您一小天儿了。”

四小姐五小姐?秦汉那两个与自己一样不被承认的女儿?外界都说丞相府有三位小姐,殊不知秦汉其实有五女,她二小姐的名声会传出去还得幸于她嫡女兼傻子的身份了,想藏都藏不住。

赢婳不耐烦地揉了揉额角,转头对柳叶说道:“她们来做什么?”

柳叶不屑地撇了撇嘴:“说是想看看您身子好些了没,姐妹之间拉拉家常。”

赢婳深深吸了口气压下纷乱的心绪往屋子里走去。

“呦,二姐姐回来啦,可真是让妹妹好等啊。”秦紫燕殷勤地走到门口扶着赢婳往屋里走。

屋内另一名女子则是微笑着对赢婳颔了颔首,柔声道:“二姐姐身子可好些了?”

“劳四妹妹挂心,我一切都好。”赢婳报以一笑。

两相比较,高下立见,秦紫燕急功近利,虚伪做作,反而是秦紫衣,一身书卷气,淡然从容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四姐姐一向足不出户的,怎的今日有空出来走走了?”秦紫燕见秦紫衣抢了自己的风头不满地说道。

闻言秦紫衣脸上笑容一敛,有些歉疚地看了一眼赢婳便低下了头。

赢婳心中了然,这秦府里不是每个人都有秦紫衣的胸襟的,向来是她那位生母玉姨娘逼着她来与自己套关系的,想到此处,赢婳淡淡一笑说道:“四妹妹既然有心,那日后便常来我这儿走动,左右我这儿一个人也闷。”

秦紫衣感激地看了赢婳一眼点头应声道:“二姐姐不嫌妹妹烦就好。”

秦紫燕也在一旁不甘示弱地吵嚷道:“那以后我也来陪二姐姐。”

赢婳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四妹妹有空还是多陪陪玉姨娘。”

闻言,秦紫燕悻悻地离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添衣 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