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九章 小心试探

赢婳站起,瞥了眼窗外正向这里来的身影,声音清淡:“起来吧。”

“是”碧烟擦了擦通红的眼眶起身。

赢婳见人影越来越近,走出门口相迎,微微一笑道:“爹,您怎么来了?”

见状,秦汉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脸上挂满笑意,道:“爹好久都没来看过你了。”

可不是好久么,赢婳心底忍不住的嘲讽,面上展颜道:“爹,别在门口杵着,快进来吧。”扫了眼身旁垂首的碧烟,“碧烟,去把前日舅父送来的西湖龙井沏上。”

“是”碧烟敛衽施礼,垂着头走了下去。

秦汉轻拍了拍赢婳的手腕,“爹就待一会,不用大费周章了。”

赢婳道了声好后,甩给碧烟和柳叶一个眼神,二人立刻会意的退了下去。

秦汉视线扫了屋内一圈道:“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跟爹说爹叫人给你送来。”

赢婳摇着头,敛起眸中的嘲讽,状似乖巧道:“多谢爹爹,女儿一切都好,就不麻烦爹爹了。”秦汉也没在追着问,点了点头,这才开口:“怎么从没听你说过手中还有闲置的一套宅子?”

敢情是奔着那套宅子来的,赢婳心底冷冷一笑,那套宅子是锦域强塞给她的,说什么是接手千娇阁的报酬,这事儿便是碧烟都是不知道的,想来秦汉是没从府里的下人那儿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才到她这儿来的。

一念及此赢婳轻笑着出声道:“那宅子是舅父送给我做及弈礼的礼物的,女儿原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没张扬,想来大姐姐和母亲应该是知道一些的,我也是今天看着席间祖母的态度怕是要与爹爹闹得不愉快了,这才想到把宅子送给祖母处置。”

秦汉僵笑了两声道:“许是你母亲事多,忙忘了这件事,天色也不早了,早点休息,爹先回去了。”

赢婳点了点头,“爹爹慢走。”望着秦汉走出的背影,赢婳嘴角轻勾一抹讥讽的笑意,王氏,内忧外患你自求多福吧!”

果不其然,秦汉面色阴沉地离开后直奔王氏的园子。

朱嬷嬷一见来人是秦汉忙上前腰行礼:“老爷。”

秦汉不耐的挥了挥手,眼神阴鸷,冷厉道:“主母呢?”

“主母和大小姐小姐都在屋里面。”

话落,秦汉抬步走进屋内,朱嬷嬷弯着的身子直起,眼神中充满不解,老爷这是怎么了!秦紫萱正生着闷气,一抬头看见秦汉,讶异道:“爹,您怎么来了?”

王氏也看向门口,柔声道:“老爷。”

秦汉心中烦躁,二弟留在京中对自己来说总是个威胁,语气有些质疑的问向王氏道:“你早就知道赢婳手中有套闲置的屋子?”

王氏有些疑惑道:“老爷,我怎么可能知道她的事儿呢,您这是听谁传的风言风语。”

“风言风语?”秦汉冷哼道:“赢婳的事儿还有人比你们母女更清楚?!”

王氏和秦紫萱一听这话心中一惊,自从先害赢婳下毒一事之后秦汉对她们母女就是百般怀疑,眼下她们说什么他都是不会相信的了,此时王氏心中忍不住叫屈,她是真的不知道赢婳手中还有一处宅子,她若是知道这宅子早就弄到自己手中了,还能留给赢婳去卖这个人情?

“爹爹,我和娘亲真的不知道二妹妹手中有一套宅子的事。”秦紫萱委屈的说道。

“住嘴!”秦汉怒斥一声:“以后赢婳那边的吃穿用度一分都不许少了,什么都可着她园子里先来,你们也别再去招惹她。”说罢秦汉甩袖离去。

秦汉混迹官场多年稍微动动心思也猜得出那处宅子定不是简单的一座宅院,且不说赢婳的那个舅父是何许人,单单想想这手笔就断不会是无名之辈,若是赢婳没有相应的能力谁会在她身上下这么大的本钱,她这个二女儿,自从重回秦府后就让人越发的看不透了。

自从赢婳回府后,整个秦府丫鬟仆人们都夸二小姐心地善良,和善可亲,除了王氏一系的死忠就连秦汉身边的管家都对赢婳赞不绝口,也就是这些赞叹夸奖让秦汉心中有些发怵,赢婳做的太完美了,这么完美的人,要么就是命定的真凤,要么就是乱世的妖孽。赢婳,是哪种?他不敢断言。

赢婳在园中吹着冷风,直到柳叶关切地为她披上衣衫才回过神。

“小姐,奴婢听碧烟说你把宅子送给老太太了?”柳叶低声问道。

“嗯。”赢婳淡淡地应了声。

闻言柳叶神色有些犹豫地开口:“可是小姐,那是世子爷送给您的,您送给别人世子爷若是知道了……”

“知道了便知道了,今后他不会再找我麻烦了。”赢婳神色不明地低语了一句便转身回房了。

柳叶愣神半晌也没想明白赢婳是什么意思也只好悻悻地回房休息了。

“这棋才刚刚走了一步,王氏,你能撑多久,我很期待呢。”赢婳低低地呢喃了一句便熄了蜡烛。

是夜,没有柳叶,没有碧烟,赢婳难得清闲的窝在院子里摇椅上欣赏欣赏所谓的“月夜美景”。

夜里清凉的风吹着发丝,赢婳看着满园的木槿花无风自摇,花瓣纷飞,飘飘摇摇地在空中旋转着,蓦地想起那日那人站在窗前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隔着漫天花雨,美得惊心动魄。

怎么会忽然想起他呢?

赢婳用力敲了敲脑袋,那种名为思念的情绪不受控制地慢慢在心中滋长,蚕食着她的理智。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赢婳出神地想着,忽然,赢婳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袖口中的手紧了紧,她猛地一跃而起,一只利箭擦过她的衣角飞了过去。

黑巾蒙面的男子有些诧异,似乎没想到赢婳能躲过突如其来的利箭,赢婳俏脸上一片冰寒,沉声道:“你是谁?”

“你还没资格知道。”蒙面男子不屑地嗤笑一声,再次拉满手中的长弓,三枝利箭比之方才那一箭更加迅猛地直直袭向赢婳。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添衣 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