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一章.一道门

刘琢在为萧青峰倒满了第三杯酒之后才走出了屋子和胡康来到了院子里。

胡康停下脚步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中的月亮发出了一声叹息,随后语气缓和的问了一声:“刘琢,你跟着我多久了?”

刘琢面无表情简短的回答道:“不记得了!”

胡康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哎~~~不记得就不记得。那这段日子以来你跟着我学到了什么?”

刘琢没有回答,他也抬起头看着那夜空中皎洁的圆月。

“虽然你没有回答,但是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平日里我为军队里的人治伤看病,大多是一些粗浅的医理方法。而你出身仙羽派所以这些手段你根本不放在眼里。”胡康转过身来看着刘琢:“那你可知道你母亲为什么要让你跟着我?”

刘琢一字一顿的回答道:“因为我想要把仙羽针练到最高境界,就必须要学会你师门的独传绝技‘握固法’”

此话一出胡康心中大惊,自己从军已有二十多年,而少年时的师门江湖上少有人知,这刘琢却是如何知道本门的握固法?

他盯着刘琢的脸孔片刻后镇定住自己惊诧的内心:“仙羽针的最高境界是十指连心,你母亲不是早就达到了这层境界吗,你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来跟我学?”

刘琢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胡康的问题。

“你不愿说也罢!但是我有两个问题只要你回答我!我就将‘握固法’的心法口诀和脉络图给你!”看到刘琢点了点头,胡康便问道:“第一你是如何知道我二十年前的门派和门派秘传心法的?还有.....”

“母亲告诉我的!”没等胡康的话说完刘琢便干净利落的回答道。他看了胡康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胡康本来还想说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没有问完,但是他知道面对刘琢的Xing格自己显然已经没有必要解释,所以仔细的斟酌了一下第二个问题该如何问才能不让对方钻空子,片刻之后他又说道:“我要仙羽针法用内力发针的诀窍。”其实这就等于是在向刘琢要仙羽针法的修炼之术。

刘琢丝毫没有犹豫转身就朝屋子里走去,胡康猜到刘琢可能不会将仙羽派的心法和自己交换。他之所以提出如此要求无非是想试探刘琢,看他对家族的心法是否重视!看他是不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一个人。

但他没想到这刘琢丝毫不给自己这个当师父的面子说走就走,他心中微怒还没等刘琢走出几步他便厉声喝道:“放肆!好歹我也是你师父!你怎能如此无礼?”

看到刘琢停住了脚步胡康略微消气,其实在他的心中早就认准了刘琢这个徒弟,也有心将师门的传承交到这个徒弟手中。不过这刘琢虽是一个极为难得的人才,但他对刘琢的了解实在太少了,所以必须要知道刘琢是不是一个坚韧不拔能够堪负重任的人。

他此刻正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到底应不应该把师门的至高心法传授给他。

思考了片刻胡康便已想明白,自己只有刘琢一个徒弟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不然数百年的师门道统岂不是要在自己手中断绝?如今他也只能赌一次,于是他立刻说道:“握固法我给你!但是你从此之后就不光是仙羽派的传人,还要继承我一道门衣钵!将一道门发扬广大!”

刘琢站在原地没有动,胡康走到他面前再次认真的盯着他看了良久后叹息一声问道:“你可曾听过一道门?”

刘琢点了点头道:“母亲既然能看出你会握固法,就自然知道你的师承。以一贯道故名一道门!”

胡康微微一笑感慨道:“想不到!今天还有人能说出以一贯道这四个字!看来你确实与我一道门有缘啊!希望你真的能重振一道门!”说完他从贴身的衣袋中掏出了一个破旧的皮卷,然后又从衣袖里手臂上解下一颗金线贯穿的玉珠。这玉珠碧绿无瑕,上面刻着两个古字‘一道’。

“一道门第十四代传人刘琢,还不跪下接我门派信物!”胡康庄严的站立在刘琢面前威声说道。

刘琢跟随胡康多日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的庄重威严,这种自然散发的气势让刘琢孤傲的心境也感到了压力!

刘琢低下了头慢慢的双膝下跪抬起双臂。

胡康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玉珠和皮质卷轴交到了刘琢的手中,然后伸手将徒弟扶起轻声说道:“如今你已是我一道门第十四代掌门,光大天地一道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刘琢沉声说道:“弟子刘琢定不负师门重托!”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但是有一点希望你能明白。”胡康说道。

刘琢点头应道:“师父请讲,弟子必当谨记!”

“一道门成立于三百年前,创派者是‘虚了一’祖师爷!本门派从创派以来就门丁稀少,原因就是因咱们一道门收徒的标注太高!你莫要以为我当初收你为徒完全是看你母亲的面子!若你不是天生精气充盈胜于常人而具备握固之根骨,我也不会收你。”胡康说着双眼之内神光炯炯看着刘琢,他从这个徒弟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大一道门将握固法发扬光大的希望。

他轻轻拍了拍刘琢的肩膀:“握固法注重养精蓄锐、固本培元。如能保持赤子之身不破便能永保巅峰,内力无止境的上升,所有关照的法门和脉络图都在这部‘握固真经’当中。”

说到这里他惭愧的摇了摇头叹道:“这真经共有三层境界分别是‘抱一境、赤子境、虚极境’但这真经每一层境界的内容却都艰涩难懂!为师我苦心钻研二十余年才勉强算是踏入最初境界为‘营魄抱一’。至于你能否将这握固法完全融会贯通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刘琢听后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将玉珠和卷轴揣如怀中。

此时胡康黯然叹息道:“一道门在江湖上无甚名声、实力弱小,传到我这一代的时候你师爷就只收了我和你师伯两个徒弟。那时为师年少轻狂惹下了仇家害得师父和师兄为救我而被仇人所害,这四根手指也是那时被砍断的。”

他一边伸出自己那只有一个小拇指的右手继续道:“后来我苟延残喘逃得Xing命,为了躲避仇人追杀投入镇西王麾下,从此隐姓埋名在王爷帐下做一名军医。”

刘琢看着师父感受着他心中的悔恨和无奈,沉默良久问道:“仇人是谁?”

胡康摇了摇头叹道“哎!现在为师还不能告诉你!等你有朝一日功力在我之上具备了报仇的能力,再来镇西王处找我,到时候为师再对你说仇人的身份。”

师父不说刘琢便没有追问,胡康又看来一眼屋里已经喝的微醉的萧青峰:“镇西王对为师有再造之恩,萧青峰虽不是他的亲外孙但王爷也非常痛爱他,此次他与你去鹤顶山治眼。路上还希望你多加照顾,就当是帮师父还人情好了!”

“师父放心,这一点弟子绝对可以保证!”

“那就好!话不多说!今后的路还需要你自己走!为师就先回去了!”说完胡康转身朝院外走去,在师父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院子门口时,刘琢忽然跪在地上,对着胡康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在此刻这个刘琢跟随了一年的人,才真正的成为了他心中的师父,成为了他的亲人。

刘琢是个从小就很孤独。一个亲人、一个朋友、一个师父!生活至今他孤独的心中终于有了三个值得牵挂的人。

从当初另怀目的拜入胡康门下、从他心中完全没有把胡康放在眼里,到现在他真心的磕头拜师、到现在他已经把胡康当做自己至亲的人。这一切就在那短短的不到一刻钟内发生了转变!

正是这次具备使命的真正意义上的拜师才使刘琢的心境有了新的提升,也正是这一次提升才让刘琢的灵魂中产生了侠者之意,正因如此才奠定了他日后成为一代宗师,民族大侠的基础!

而胡康呢?在听到那三声重重的磕头声之后他欣慰的笑了!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萧七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