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六章.鹤顶山

山,是一座灵山。

上山的路虽然蜿蜒却并不陡峭,虽是初Chun时节但是这里还并没有出现万物复苏的迹象,山路上种的都是深绿色的松树,这种颜色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一直走了很久萧青峰心中略感奇怪,怎么既然已经到了鹤顶山沿路之上却没听到仙羽派的弟子和刘琢问好!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并没有问身边的刘琢,只是默默的走路没有说话!

渐渐的萧青峰听到了隐约的喊声,声音很齐且带有节奏。萧青峰知道自己和刘琢已经赶了一夜的路,此时正是清晨。听这声音应该是仙羽派的弟子早上晨练!

“刘琢你回来了?”一个浑厚而老迈的声音在不远处一块平坦的大石上响起,刘琢抬头看去,一袭白衣如雪的老者盘膝坐在大石之上闭目问道。

“吴长老!”刘琢微微点头朝那老者打了声招呼!

打过招呼之后两人便都不再说话,刘琢继续牵着马朝前走去,萧青峰辨别着声音的方向也微微朝那老者点了点头。

直到走进山庄也没有几个人和刘琢相互打过招呼,虽然看不见但是萧青峰也能感觉得出这鹤顶山庄和虚离山庄相比确实冷清的多。这也不禁让他联想到父亲死了虚离山庄恐怕以后也会变的如此萧条。

刘琢领着萧青峰将两匹马儿拴好:“你先在我房中休息一下,一年不在家中也不知母亲的病可否有所好转!我先前去探望。”刘琢轻声说道。

“你去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萧青峰在刘琢的房中坐下,刘琢刚转身出了门,萧青峰便听到了一个成熟动人的声音对刘琢说道:“你回来了?”

“师姐!”刘琢此时的语气与之前向别人打招呼时有所不同,多了几分认真还含有少许的尊敬、拘谨。听到刘琢语气的忽然转变,让萧青峰产生了兴趣,他侧耳倾听两个人的谈话。

“一年不见,你一点都没有变!”那女人的语气也并不显热情,但是萧青峰能够听得出一份关心!

“师姐也是,不知这一年里山庄中可有什么事情发生!”刘琢说话的时候微微低着头眼睛始终看着地面。

那女子轻叹一声并没有回答刘琢的问题而是淡淡的说道:“师父的伤越来越重了,每次伤势发作功力都会减弱,昨夜大雨她内力全失而且腹痛难忍,此时正在运功调息。”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离开。

刘琢看着师姐的身影渐渐走远心中似乎有所触动,但是冷峻的脸庞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慢慢的走回屋里,自己的房间一尘不染每一样陈设都和他走的时候一样被擦得干干净净。

萧青峰此时已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一笑对刘琢说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有人将你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桌子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而且每天还会沏上一壶热茶!”

刘琢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姐为他做的,两个人的Xing格都是一样的冷漠,但是刘琢却明白师姐的情谊!

萧青峰喝了一口茶又道:“伯母......的旧伤复发......?”他本想说伯母的旧伤复发如果现在耗损内力为自己治眼恐怕伤势加重,但是他没有说。因为他了解刘琢是一个为了朋友能够牺牲自己的人,而能够培养出这样品Xing孩子的母亲,也绝对差不了多少。

萧青峰希望刘琢不要和他母亲提起为自己治眼的事,最起码现在不要。

刘琢又何尝不明白萧青峰的意思,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从自己的衣柜中取出两件衣服,昨夜被大雨浇的浑身湿透现在换上干爽的衣服之后,那股疲劳感也随之被带走了不少。

“你给我的这件衣服是什么颜色的?”萧青峰换好衣服之后问道。

“黑色的!我只有黑色的衣服!”刘琢回答道。

“哦!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以免别人叫我的时候我自己却不知道。”萧青峰笑着解释道。

刘琢没听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对萧青峰说道:“你先休息一会,现在母亲正在运功恢复内力,我也不便去打扰,等午后我再去拜会。”

萧青峰点了点头忽然说道:“对了!你现在不是已经有握固真经了吗?你可以看看其中是否有可以为伯母疗伤的功法。”说完他便躺倒了床上放松了身体的休息。

刘琢也早已拿出了胡康交给他的握固真经,他确实希望这部功法能够对母亲的伤势有所帮助。

展开记录着心法的皮质卷轴开篇的第一句话写着: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一道门立门之宗旨便是以一贯道,天地万物皆由一而衍生,我门下传人若想融会贯通此功法必然要先彻悟一之玄妙!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不明此道者终难大成!

刘琢明白这段话为一道门得名之缘由,也是着重向人强调领悟一这层道理之后的作用,但是想要顿悟此道谈何容易!

接下来便是握固真经的运功心法:

载营魄抱一,而无离;专气致柔,而如婴儿;涤除玄览,而无疵;至虚极守静笃,而无为;天门开阖,能为雌;明白四达,能无知;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第一层心法便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其意思苦涩难懂意境更非常人所能体会,刘琢没有继续看下面两层更高深的心法而是将这一层的几句话反复在心中默读数遍,直到将其了熟于心才慢慢的将皮卷重新卷好收入怀中。

握固真经确实精深,并非一朝一夕间便能学会,所以短期之内对母亲的伤势也没什么帮助,不过母亲的伤已经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找到医治的方法,现在终于有了握固真经刘琢也只有将它练会才有希望解除母亲的伤患。这样想着刘琢便开始去体悟这第一层心法的第一句话。

守营魄抱一而到达无离之境界!他心中琢磨着这句话,盘膝坐地双掌平摊于两膝之上,开始琢磨这两句话的意思,营魄中的营指的是人身体的血液和能量,魄指的是一个人的元气、内息。

而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容器,承载着血液、能量、元气、内息,刘琢记得胡康曾说过握固真经的第一层境界叫做‘抱一境’。看来这第一层心法主要是让学习握固真经的人,先将身体中所承载的多种能量融为一体形成本源。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可没想到刘琢依靠超越常人的天资和大胆的猜想竟然真的明白了这握固真经第一层起步的练法。接着他便收敛神识、内息等一切身体所承载的能量凝聚。

雨虽然停了,可天气却还是阴云密布。中午的时候沉闷的天际再次传来轰隆的巨响,瓢泼大雨随之而来。这一切来源于大自然的声音都没有影响到刘琢此时心如止水的状态。

不过他却睁开了双眼,因为门外正有一个打着雨伞的女人朝这里走来,师姐提着一个精巧的食盒走进了刘琢的屋子。她看到正在练功的刘琢睁开眼睛瞧着自己低声说道:“师父已经知道你回来了,特意叫我送午饭过来!”

刘琢站起身来看着师姐关切的问道:“母亲的伤势怎么样了?”

“本来运功调息已经好了很多,但是现在却又下起了大雨.....”她放下食盒正想走。

刘琢忽然又说道:“师姐!”

“还有什么事吗?”那女子站在门口问道。

“我现在想去看看母亲,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本来面无表情的师姐此时却略感惊讶,看了一眼正从床上坐起来的萧青峰欲言又止,她将手中的雨伞交给刘琢然后走回到屋里把食盒中的饭菜一一端了出来。

刘琢也不多说撑着伞走出了房间,萧青峰此时却很尴尬!刘琢的这种关心让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朋友的拖累,让朋友无时无刻的都在惦记着自己。

“你是刘琢的朋友?”那女子问道。

萧青峰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惊讶,因为他以前从来没有朋友,而我是他的第一个朋友!”萧青峰说着慢慢的走到了桌前附身摸着凳子坐下又道:“您是他的师姐?在下萧青峰不知师姐如何称呼?”

“白素!”她淡淡的回答着,却不禁摇头叹道:“没想到,你的Xing格比他开朗的多,居然能成为他的朋友!”

“白师姐又何尝不是呢?你不光是他的师姐也同样是他尊敬的朋友!”萧青峰依旧笑着说道。

听了萧青峰的话白素冷淡的说道“你错了,很多关心他的人在他眼里却都不配作他的朋友,所以他在山庄中这么多年那些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们,却都离他越来越远!”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些许的幽怨,萧青峰也不再说什么拿起了白素放在他手边的碗筷默默的开始吃饭。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萧七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