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4章 谢恩

晚上,莲依让流苏找了几床被子,在地上给凯文搭了个地铺。流苏为人老练,在宫中待的时间也久,自然是主子吩咐什么就做什么,没有太多废话。倒是花雏,一直如同警惕的小狼,盯着凯文不放。

“花雏啊,你不觉得安公公人长得俊朗吗?”莲依随口一句玩笑话倒是让花雏脸一红,支支吾吾道:“主子,传出去,名声不好。”

“好不好的本宫担待着,你们嘴巴闭严实了就行。”莲依见收拾妥当,摆摆手让她们下去。

“依依,你说古代的床真小,要搁在我们那儿,一张床能睡下三四个人。”凯文躺在地上,一米八的个头让这内室的空间瞬间变得狭窄起来,莲依连忙做了个噤声地手势,指了指旁边的吊床,示意灼儿在睡觉。

“真想不懂,看你模样比我小多了,怎么愿意来这儿当妈。”凯文嘟囔了一句,翻了个身,背对着床榻。

这一句话倒是说的莲依心坎泛酸,这是她愿不愿意的事儿吗?她倒是想拒绝,有机会回去吗?

翌日清晨,莲依被噩梦惊醒,忽然下床推醒凯文,道:“我有个法子让你不再躲进我宫中,若是你能成为侍卫或者进太医院,许是可行的。”

凯文还没睡醒,一时间没听明白莲依的话,嘟囔了一句“不去”,继续熟睡。

莲依的小孩子脾气上来了,拧着凯文的耳朵便不撒手:“都日上三竿你还不起?等着皇上来捉奸呢?我们现在可不是在cosplay,是真枪实战,你认真点行不行?”

“你轻点,知道了。那你说吧,我该怎么做?”凯文揉了揉眼睛,湛蓝的眸子睁开的一刹那,让莲依有些痴恋,果真是尤物。

“咳,我也不知道,但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会帮我们的。”莲依笑了笑,起身看了一眼吊床,灼儿已经醒了,睁着黑溜溜的眼珠瞧莲依,莲依忍不住在他柔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却引得了灼儿的笑意。

“他竟然没哭?”在凯文仅有的印象里,小孩子都是喜欢哭闹的。

“当然,这是因为我身体里内在的母性,感染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莲依带了一丝小骄傲。

流苏跟花雏打了水进来,服侍莲依洗漱。苏嬷嬷也进来给小阿哥喂奶。

“你转过去。”

听见这话,凯文有些好笑地将身子转过去,他是那么没风度的男人吗?

旗头盘起来的那一刹那,莲依就清楚,这一天的担子,又担在肩上了。

“最近宫里有什么新鲜事儿吗,都说出来给本宫听听,也不能因为不出门,就如此不知天下事啊。”莲依知道自己宫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嘴巴严,可这宫里哪有不透风的墙?她们听也听了不少了。

花雏这次想想,没说话,反倒是流苏说了一句:“主子,有位宁氏,汉人,本来入宫时只得了个答应,可听说她人长得乖巧,日日去太后那儿请安也勤快,还侍了寝,如今封了贵人。”

“宁氏?宁兰心?”听闻这话,莲依锁紧眉头,她印象中,顺治帝的妃子里没有这么一个人,难道她只为贵人,因为无嗣,且并未再升品级,所以没在史册上记载?

“阿嚏”莲依忽然打了个喷嚏,她使劲儿揉了揉鼻子。“花雏啊,去御膳房要一盘子桂花糕,咱们会会这宁贵人去。”

“凯文,麻烦你先忍耐忍耐,一会有人给你送吃的,若是机会大好,近日没准你就能出宫了。”

凯文的嘴巴干咧了咧,想起阿尔博教授生前一再叮嘱自己,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使用穿梭机,现在好了,自作自受。“fukeyou.”他不禁咒骂。

“愿意骂就骂吧,反正没人听得懂。”莲依耸耸肩。

“苏嬷嬷,灼儿就拜托你了。”见苏嬷嬷屈身称是,莲依也放下心来,带着花雏跟流苏离开了。

莲依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姐妹相见的亲情戏码,演好了,没准还能将这宁贵人笼络到自己身边,毕竟多个朋友就少个敌人嘛,可是,她似乎想错了。

流苏带路,三人在半路上就遇到了宁贵人,那条路看来,应是从慈宁宫出来的。

许久未见,莲依已经有些淡忘了她的容貌,只记得她是如名字一般淡雅的女子,还有她亲手做的那盘桂花糕的味道。

“贱妾给佟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见到莲依,宁贵人面上竟无一丝喜色,规规矩矩行了礼。

“妹妹不必行如此大礼的。”莲依扶起宁贵人,见她身上旗装仍是那清墨淡雅的颜色,可是那眼里的神色,怎么对自己如此疏远?

“贱妾不敢当此称呼。敢问娘娘可还有事?若无事,贱妾便退下了。”莲依说完这话,目光遥遥望向前方,又朝着那处跪了下来。“给惠妃娘娘请安。”

惠妃是谁?宫中除了皇帝和太后,还有人值得行这么大的礼?莲依带着疑惑的神色回身去看,身畔的流苏和花雏早已跪了下来。这位惠妃娘娘,竟然就是自己一入宫就得罪了的乌兰格格。

博尔济吉特氏,怪不得如此嚣张,竟然穿了一身大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出嫁呢。

这下子,莲依懂了,为什么宁贵人与自己刻意疏远,原来是怕得罪了惠妃啊。

“你个贱蹄子原来在这儿啊,几个月不见,长得还是那么惹人厌烦。见到本宫,怎么不跪啊?”一见到莲依,惠妃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跑过来好一番训斥。

“臣妾知错,臣妾见过惠妃娘娘,娘娘吉祥。”

“见到你,本宫便再不吉祥了,今儿个本宫心情好,太后刚赏赐了本宫珠宝,先不与你计较。等着本宫成为皇后,再慢慢收拾你不迟。”

莲依一声不吭,今儿个能放过她,已经是一件好事情。

待惠妃走远,莲依随即起身离开,她没必要再去看那个宁贵人了,因为她再不会叫自己一声“佟姐姐”。

!#10852a513703

惠妃打出了自己宫门,就一直挺着身板,脚下的花盆底让她的身姿更为婀娜。打小她就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进宫,成为皇上的女人,所以那傲劲儿,是与生俱来的。

她前些日子,还不大懂规矩,刚封了妃,却没见到万岁爷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也不知道要日日来给皇太后请安,所以让宁氏那小蹄子抢先了一步,得了先机。可没关系,她说到底不过才是个贵人,还是千求万求来的,而自己呢,因为那高贵的血统,不需要争夺,就会是那后宫的主子。

今日,她特意换了一身喜气的大红旗装,头上还插了不少珍珠的钗子,她要让太后看到她的美艳,知晓她的前程。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当惠妃真走进这慈宁宫的时候,心脏还是扑通扑通跳的厉害,这里如此安静,似乎每个人的呼吸都听得清楚。这强烈的压迫感让她无法坦然自若的傲起来,她的心,有一丝畏惧。

“起了吧。抬头让哀家瞧瞧,呦,这好大的架势,穿红戴绿的,是想要做什么?”太后手里端了杯茶,用茶盖轻轻抿着浮沫,随口说道。

“太后娘娘说笑,臣妾今儿个是来谢恩的,昨儿个太后娘娘赏赐了臣妾那么多珠宝,晃的臣妾眼睛都痛了呢。”惠妃努力平和着自己的情绪,说着以为能让太后开心的话,她可不觉得这样说话会惹人厌烦。

“你父亲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说到这儿太后把茶盅往身旁的小桌上使劲一叩,那清脆的响动让惠妃打了个颤。

索玛看到这一幕有些着急,眨着眼睛让惠妃少说两句,可人家似乎并未领情。

“我阿布怎么了?”

“放肆,我博尔济吉特氏怎么出了你这样不成大器的东西!”太后顿时火冒三丈,觉得眼前的惠妃比她姑母静妃还要蠢笨,指望她赢得皇上的心,怕是难了。

“皇上驾到。”

听到这句话时,还未待太后说什么,惠妃起身就往门口跑,见到那锦绣龙袍就行了个万福:“臣妾博尔济吉特氏.乌兰见过皇上,皇上吉祥。”

福临只觉得一进门,还没闻见慈宁宫的熏香味,先是看到一团刺眼的红。随即他伸手推开了惠妃,径自走到太后面前,神鞠一躬:“儿子给母后请安,母后今日可曾安好?”

“皇上来了啊。索玛,去,给皇上沏茶,皇上快坐。”无事不登三宝殿,福临可向来没有日日跑到慈宁宫早晚问安的习惯,只是今日前来所谓何事?拒绝立乌兰为后?看样子又不像。

“不麻烦索玛了,母后,儿子就想闻一句,先朝可有皇帝娶了大臣之妻的先例?”福临的语气甚是急迫,让太后措手不及,这是什么问题?

太后手中的翡翠链子瞬间被扯断了,珠子洒了一地。

“皇上,下个月,立惠妃为后。”这不是商量,而是太后对儿子的要求。

“母后,您还没告诉儿子呢,此事可有先例?”

“哀家该说的,都说了。人老了,总觉得困乏。皇上近来公务繁忙,也该多休息休息,索玛啊,送送皇上吧。”说完这话,太后倚在小桌上,闭上眼帘。

福临此刻气的牙都痒痒,休怪他与母后合不来,光在立后选妃的事儿上,她就总这么强人所难,这关系还能好了?身为帝王,竟然什么自由都没有,这帝王做的有何意思?不过所幸,他遇见了仙蕊,他遇见了那幅画,这还让他的心,多了一丝慰藉。

半月前,福临在夜晚批那厚重的奏折,琐碎的事情与近日太后的态度不由得让他更为烦心。突然,奏折里加了一张纸条。飘了出来。上面是娟娟小字书的一首词:别来几春未还家,五窗五见樱桃花。况有锦字书,开缄使人嗟。至此肠断彼心绝,云鬟绿鬓罢揽结。愁如回飚蓝白雪。去年寄书报阳台,今年寄书重向催。胡为东风为我吹行云使西来。待来竟不来,落花寂寂委青苔。

在这样的心情下,看到如此娟秀文字书成的相思情诗,福临怎会不触动?当即唤来贴身太监总管唐吉顺,让他去查字条的这出处,想知道这痴情女子究竟何人。

可是茫茫人海,凭借一张无名字条,哪儿查去啊?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狐晚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